三星王朝威權下的輝煌與昏聵

作者:華爾街見聞   |   2016 / 09 / 30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1

至今,沒人能說明白,究竟是什麼引爆了三星(Samsung)Note7,是什麼引爆了三星。有三星員工推測,可能是三星對於電池的檢測或者驗證算法出了問題。

這篇文章來自我的一位朋友,在他的職業生涯,與三星有過諸多交集。這本是一家上市的公眾公司,卻通過種種手段,讓其成為一個王朝,控股表決權、現金流、人事任免權被牢牢掌握在李家人的手裡,這裡有上皇,有太子,有外人察覺不到的權威等級,有利益輸送渠道,甚至有東廠。

這位朋友說,正是這種集權與威權的方式,讓三星的整個組織,隆興的時候可以迅速躥升,因為它的執行力異常強大,停滯、平庸、甚至低迷的時候,則暗流湧動,病灶叢生,因為整個免疫系統都可能出了問題。

聚光燈打在主席台正中,一張桌子、一個座椅、一個話筒、一個男人,顯得寬闊的主席台有些空蕩。台下是富麗堂皇的會議廳,全部是衣著正式的男男女女,這是三星某次內部大會,非常正式的Kick-off會。

台上的男人很自然地點燃了一支煙,吸入一口,繼續他高屋建瓴的戰略訓示。在煙霧的縹緲中,他拿著煙揮動著,他的狀態也越來越輕鬆,話語越來越霸氣十足、擲地有聲。

這會場中最值得玩味的,正是那支隨領導有力之手上下飛舞的煙。因為人物會變,場景會變,不變的只有那支煙。

在三星,任何正式的工作場合,都不會發生大家集體抽煙、雲霧繚繞的情況。而只會有一個人抽煙,那個人正是在場的職位或者地位最高的那個人。更加有意思的是,除了極少不抽煙的人以外,幾乎沒有人會放棄這個不成文的權力。彷彿這就是進行權力的宣示。不要笑,這不是笑話,這是真實的場景和經歷。

這看似荒謬的“現象級”場景,近乎行為藝術,折射出來的卻是三星實實在在的企業文化和治理方式—威權—以李健熙家族為核心、自上而下、上行下效的威權體制。

美艷動人明星拍的廣告、設計新潮充斥市場的明星產品、登上權威期刊的明星經理人,再加上專家學者的各種吹捧,在過去這十幾年裡,三星結結實實地被打造成了萬人景仰的明星公司,甚至是眾多已經成功的企業家們崇拜和意圖模仿的對象。而當你真正透過這些浮華炫麗的表象去一窺究竟,你會發現一個全然不同、出乎意料的三星。

2

說三星的治理方式是威權,而且是帶有濃厚封建專制色彩的威權體制,這可能嗎?他們真的能做到嗎?又是如何做到的?

因為無論主觀意願如何,畢竟這是一個龐然巨物,其中的旗艦級公司—如三星電子—已經是上市的公眾公司。而由於其體量巨大,李氏家族無論在三星電子還是整個三星集團所擁有的股份已然很少。據不完全統計,李氏家族在整個三星集團所佔股份不及2%,以區區2%的股份就能操控這個龐然巨物?

事實上,他們的確是做到了。

即便僅僅是從股權上,他們就已經用這大約2%的股份控制了整個三星集團。關於股權控制,這並不需我們在此進行詳述。三星是非常典型的韓國財閥企業,有著非常複雜的交叉持股、循環出資的設計安排。

這種特殊的財閥體制早已飽受韓國公眾的詬病,歷屆韓國政府也都言之灼灼要打擊財閥,然而迄今為止起起伏伏沒有實質性的改變。至於是否是因為對三星接近韓國20%GDP的龐大營收投鼠忌器,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畢竟,替窮人說話幫富人辦事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韓國當然不可能免俗。

在此,我們只需要看一些簡單事實,雖然李氏家族在整個三星集團佔有的股份很少,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一些關鍵節點擁有絕對統治性的力量。

比如,愛寶樂園。愛寶樂園可不能只看它的名字,它遠不止一個遊樂場那麼簡單。它甚至也不僅僅只是持有三星電子7.6%的股份那麼簡單,它同時還承擔著整個三星集團的融資、再融資業務。目前太子爺李在鎔是愛寶樂園的第一大股東,擁有25%的股份,再加上其妹和李健熙本人,李家名義上就已經持有愛寶樂園37%以上的股份。其餘股份則被與李氏家族過從甚密的其他財閥家族持有,其性質和代持並無兩樣。李家控股的愛寶樂園以其持有的集團各子公司股份再加上控制了整個集團的融資、再融資業務,實質上已經是整個三星集團的控股公司。

其次,你以為李氏家族只是和一般的亞洲家族企業一樣,只是簡單控制表決權嗎?太天真。他們還控制著實實在在的現金流。

在三星工作,是有一些不因地區、業務、平台和人事而異的紅線的。比如無論你在哪個分公司負責什麼業務,你可以傷害任何人、任何部門的利益,但是你絕對不能動三星廣告(在韓國叫第一企劃)的奶酪。

有一位通過獵頭空降到三星的職業經理人,初來乍到,發現自己管理的部門連發給代理商的產品彩頁都不夠。雖然本部門以及運營平台都有Marketing,北京總部也有Marketing,但自己連區區的彩頁都不能印刷,而必須要通過另外一家集團子公司三星廣告的中介,三星廣告給的價格直接和市場價差了一個數量級。這還只是一個彩頁,各種Marketing執行,各種線上線下的廣告、Event,那就可想而知了。

於是這位不明就裡的空降兵,做了點毫無私心的小調整。然後他就悲催地經歷了一段非常難熬的日子,直到有人發善心提點了一下—你怎麼能動李家自己的買賣呢?

真正在這類大公司工作過的人都知道,辛苦給公司賺錢的人很可能只是苦力,而舒舒服服給公司花錢的才是小主。李家倒好,直接單起一個爐灶,幫集團所有子公司花錢,把最豐腴肥厚的一塊兒給弄成了自留地,不能不說太高明了,但也太露骨了。

這個其實不算精妙但非常實用的設計讓三星眾多公司的Marketing部門成了非常尷尬的存在。可想而知,如果單單一個Marketing就做到這樣登峰造極和露骨,那麼集團內其他證券、保險等擁有高超財技的金融機構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不過,這裡我們並不好胡思亂想。

除了控股,控制最實惠的現金,李家還有一條暗線,就是神秘的“室”。

“室”有過很多名字,秘書室,戰略企劃室,甚至曾經假模三道地作勢要取消過。然而,它一直都在,一直都是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室”,是權力不可一世的“室”。

從功能上,它既是參謀本部,也是特務情報局,既是組織部,也是監察部,既是財政部,也是發改委。說到參謀部,順便提一句,韓國概念的財團秘書室,其本身源流就來自日本,有很濃厚的二戰時期日本關東軍的參謀組織的味道。通過這個完全服務於家族的秘書室,李家得以將其掌控力深入集團的方方面面,特別是關鍵的人事安排。可以說小到一個部長的任免,李家都能有效管理,因為已經有大量的人力將詳細的人員考察功課做好了,無論是其個人能力還是未來發展、家庭情況以及更重要的裙帶利害關係,堪比天朝的政審。是的,部長本身在三星不是什麼高級職位,但卻很重要。因為再向前跨一步就往常務、專務去了,而那是本質的區別。其區別之大遠比幾十年前天朝的普通職員和脫產幹部的區別大得多。篇幅有限,對於在三星集團內權力無遠弗屆的“室”,以及它所帶來的對企業文化的深刻影響就不深入剖析了,大家多少也能想像出來。

壟斷了控股表決權,掌握了實惠的現金流,更加管住了人事任免權。想不集權也很難,不是威權也是威權。

3

至此,要說說目前讓三星焦頭爛額的手機爆炸事件有關的。以上說的林林總總並不能直接推導出手機爆炸事件發生的必然性,更不是出於牆倒眾人推、落井下石的用心。然而出於兩個原因,個人認為從這個視角,切入今天炸機的三星,是非常有意義的。

首先,三星這樣自上而下的集權、威權治理模式,確實是一把雙刃劍。

在這樣的體制下,無論個人,還是一項事業,抑或整個組織,隆興的時候可以迅速躥升,一片繁華著錦,烈火烹油,因為這樣的體制執行力非常高,能一氣貫通,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耐。但在停滯、平庸、甚至低迷的時候,則暗流湧動,病灶叢生,因為整個免疫系統都可能出了問題。也由於這樣的體制的壓制,平時不出事,一出事必是大事。

拿三星第一個登頂全球的業務平板電視來說,正是三星的一意孤行,導致了它的巨大成功。而反觀日本諸多技術實力甚至更強的競爭對手,內部戰略分歧嚴重,猶豫不決;外部勾心鬥角,相互傾軋,最終導致徹底敗北。

而在面臨危機的時候,三星也有著超乎尋常的優異表現。97年亞洲金融風暴,除了大刀闊斧的經營革新,三星更是全面緊縮,連從招商局買來的北京總部大樓都迅速賣回給了招商局以回籠資金。08年金融危機,三星迅速將眾多法人分支機構降級為連發票都不能開的非法人機構,減縮一切不必要的開支。說起來簡單,但是對於像三星這樣的巨型公司來說這並不容易,無數的先例說明,大多數公司非得拖到於事無補甚至破產清算的境地才有這樣的覺悟,而三星至今表現一直很好,未有昏招。

辯證的來說,這十幾年,在這樣的體制下,取得了多少成功,就一定積累了多少問題,因為它天生就不具備自我修正的基因。

其次,三星目前整個事業已經到了非常關鍵的節點。在其集團旗艦公司三星電子中,三星手機業務所創造的利潤曾一度達到全部利潤的90%左右,風光一時無兩。然而這樣嚴重失衡的風光本身就是巨大的危機,即便沒有此次的爆炸事件,三星手機的市場份額也早已受到了巨大的挑戰和擠壓,在重要的中國市場,其市場佔有率一度跌出前五,在此次爆炸事件的持續發酵下,跌出前六毫不為奇。雖然三星也在嘗試開發新的業務,比如進軍醫療設備。然而在這個歐美日公司技術、標準和市場佔有壓倒性優勢的行業,三星能有多大的作為?需要多久才能有所作為?對整個集團又能有多少貢獻?只有天知道。

任何事業,最後起到決定性作用的,說到底都是人。說到人,就不能不提三星在過去這段燦爛輝煌時期最耀眼的明星經理人,崔志成。崔志成就是帶領三星平板電視業務打敗日本競爭對手雄踞第一的實際操盤人,被譽為市場奇才。後在2006~2007財年手機業務受挫之時,火線馳援數碼產品事業群,使得整個業務轉虧為盈,將手機業務帶入輝煌,並於2009年榮升CEO。可惜好景不長,2012年即下課,改為執掌所謂的未來戰略,開始養老。莫非,崔志成就是一個縮影,就是三星快速從平庸到輝煌再到暗淡的直接見證人和採樣標本?

說到人,更不能不提李家父子。李健熙於2014年5月便重病入院,至今未有明顯改善的消息。如此,距離太子李在鎔正式登基應該不會太久。一代創始人李秉哲成長、創業於日據時代,二代壯大事業者李健熙出生於日據時代,父子二人都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富三代李在鎔,日本慶應義塾MBA,美國哈佛博士,生在新社會,長在民主中,連小孩進入精英學校都要以單親家庭弱勢兒童為藉口,雖然惺惺作態,起碼總還得作。

如果說前兩次三星的危機是外部原因造成的,那麼這次危機則歸根到底是自身內部的原因。而外部,還有韓國民眾、政府對財閥體制的譴責,對交叉持股、循環出資的審查和限制。一邊是表面的事業危機,一邊是深層的體制陷阱,左邊酷暑,右邊寒冬。

受命於危難的太子李在鎔,他能理解父輩的江山嗎?如果他能理解,他要如何修補今日的殘破?如果他不認可,商學院是否教會了他如何走向共和?他,會將三星帶往何處?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