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恐懼

作者:漁_夫   |   2015 / 09 / 13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每次股市大幅下跌,都有恐怖的名目,而且越說越恐怖,讓人目不暇接,大多數時候是只緣身在股市中。

這次下跌談得比較多的恐懼就是流動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害怕流動性沒了,然後導致金融危機、經濟危機什麼的。更恐怖的事,是國家也居然會相信這樣的論調,來參與救市,而且買類似梅雁水電這樣的企業,想想也讓人醉了。

我曾經談過,投資需要聰明地去承擔風險,有幾類風險我是願意在好的估值下是去承擔的:信貸風險、流動性風險、集中風險與槓桿風險。只是怎麼去承擔算比較聰明,這是很多投資者所不能把握的。在這些風險中,我最不害怕的就是流動性風險。為什麼能不害怕呢?是因為在買入時,需要考慮到可能不利的原因,然後即使股市關門很長一段時間也無所謂。

投資需承擔風險

但我們有些投資者不一樣,買入的時候是基於短期股票是否能漲做出來的,很多就僅僅因為最近在漲,然後認為其繼續漲,就買入了。其做法根本應對不了股市的大幅度變化。

我們誰都知道,簡單趨勢性的東西是容易把握的,修改幾個參數就可以了,所以有很多的分析方法試圖把握這些趨勢性的東西。但是忘記了投資最重要的是應付意外,把有些意外考慮進來。

我相信在這次大幅下跌以前,誰也沒有想到什麼流動性風險,股票都跌停不會動了。所以真發生了就產生了莫名的恐懼。本質上恐懼還是來源於無知,而無知本身沒有那麼可怕,我們人類我們作為個體,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從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是具有很多無知的。但無知可以用安全邊際去化解的,而且很大程度上化解。

股市中變得成熟的標誌,就是什麼時候都不害怕了,知道自己在何地。恐懼總以不同的形式存在,這次叫流動性、下次可能是金融危機、下下次可能是外星人入侵等等,反正各式各樣、名目繁多,但投資者只要知道了整體的內在價值,學習會大致評估企業的內在價值,就好像有了準備,就不怕各種莫名的恐懼了,那時候可以告訴自己,這些就是恐懼而已,沒有其他。

令人恐懼的東西真的要發揮其作用,需要估值高的時候,對於估值低的時,恐懼是投資的良師益友,尤其是群體性的恐懼共識,基本上都是超額收益的源泉。

我常常希望自己身邊的人可以不恐懼,但儘管我反覆解釋,還是做不到,我不曉得為什麼對於大家來說那麼難。總認為投資成功的基礎在於規避掉可能的下跌,而抓住牛市或者是大幅上漲的機會。其實股市漲漲跌跌,上上下下的機會有N多,不是每一次上下我們都要做出反應的,只有機會足夠大的時候,才可能考慮做出一些反應。

所以投資常常是很個人的事情,平時有不少人問我,現在這個股票怎麼操作,是買還是賣,其實就相當於變相問,是漲還是跌,我沒有那麼水準,根本不知道漲跌如何。我喜歡看一個問題,看一個投資,是否是足夠保守了。如果足夠保守了,那再怎麼讓自己害怕的事,也是要告訴自己,是紙老虎,不用害怕,告誡自己那僅僅是令人害怕的恐懼而已。

投資者要識別恐懼,當自己真的害怕的時候,問問自己,真的應該害怕嗎?當自己真的不害怕的時候,問問自己是不是應該要害怕呢?不少人喜歡引用巴菲特的話,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別人貪婪時候我恐懼。但忘記了這句話有一個前提,就是內在價值。當在價格遠遠低於內在價值的時候,那才可以貪婪;當在價格遠遠高於內在價格的時候,那是需要恐懼。不明白內在價值,不評估內在價值,以價格當價值,那往往是悲劇的源泉。

內在價值

市場先生有這麼一個特點,就是對經濟性、宏觀性的東西反應特別敏感,一有風吹草動,總會做出這樣或者那樣的反應。投資者容易被這些吸引,認為企業的價值也是類似變化了,其實忘記了,內在價值具有穩定性的特徵,如果一個內在價值不穩定,那麼就不能稱為內在價值,最多暫態價值而已。

恐懼在不斷改頭換面,來到你我的身邊,在股市中混著,就必須不斷地與此作鬥爭,投資者需要自己開發出一套辨識系統,就顯而易見地方式識別它們,因為它們的內核都是一樣的就是讓你感覺到害怕的東西,只是相貌不一樣,畫皮了而已。真希望有一天,我身邊的投資者都告訴我不害怕了。(文/漁_夫)

雪球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