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知名大空頭的獨白:我受夠了,他們其實沒穿衣服

作者:顧成琦   |   2016 / 04 / 29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ayroz


法興銀行的總經大咖分析師Albert Edwards可能是全球最知名的賣方“大空頭”,過去幾年裡他的研究報告簡直就是對全球央行的“控訴”,許多投資者都會將其作為對市場的另類理解(儘管大部分人都不會聽…)。最近Edwards又“放炮”了,他在研究報告中公開警告:

一直以來,我都很坦承我自己的“另類”,也希望這對我自己選擇的行業是有幫助的。如果你們想看到是那些符合市場一直預期的牛市鼓吹手,你們很清楚這到處都是。

Edwards“通縮冰山即將爆發”的觀點此前廣為流傳,他對此作了進一步解釋:

我既不是貨幣主義者也不是凱因斯主義者。我認為兩派理論各有優劣。但當我看到,在過去幾周裡,葉倫表態沒看到美國有泡沫、柏南克繼續鼓吹知名的“直升機撒錢”理論以及德拉吉說歐洲央行的印鈔和負利率政策正在奏效,我感到非常的沮喪(同樣的表態還可以從日本、英國和中國找到)。我毫無懷疑的確信,這些央行毫無節制的干預將會摧毀全球經濟,而政治動盪將會是最終的結果。最終唯一獲益的人並非投資者,而是那些無政府主義者。

冰山即將爆發

他認為:

我不知道(央行)這種狀態能持續多久。我們的經濟復甦已經到了第七年,但至今仍然疲軟。而這正是歷史上最大規模之一的私部門信貸泡沫後所應該出現的問題。去槓桿的過程總是充滿混亂。這些“快速補救”式的貨幣QE毫無意義,他們對經濟復甦所起的作用無非是抬高資產價格、讓富人更富以及貧富差距加大。這使得許多大選中建制黨派和候選人的落敗,以及選民會選擇更多極端勢力。但這能怪他們嗎?

我剛去了趟德國,我非常贊同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對歐洲央行寬鬆政策的抨擊,他認為這導致了德國極端右翼黨派的崛起。朔伊布勒直接向德拉吉說“你們可以把這個德國新黨派崛起的50%歸功於貨幣政策的失敗”,而這並不僅是德國獨有的現象,這是個全球現象。人們很憤怒並且他們將此表達了出來。但央行們用過度自信的言辭和貨幣實驗把自己逼到了死角。而他們如今挾著我們所有人走向“滅亡之路”。

對於那些強烈相信央行的人,Edwards有如下的表述:

隨著投資者們再一次被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嘴炮”所吸引,Phoenix Capital的Graham Summers在他們非常棒的閱讀報告中解釋了當央行們被逼入牆角時會有多瘋狂。Graham寫道“當某家央行說,如果有授權我們就準備行動”,德拉吉就說過類似這種話“我們會竭盡所能…,相信我這足夠。” 這個時候你一定要記住,正如前美國財長蓋特納所披露的,這種著名的聲明完全是倉促作出的。

蓋特納是這麼說的:

夏天事態的大幅惡化最終導致他(德拉吉)在八月說了這段話,但他完全是倉促為之。當時他在倫敦參加一個會議,與會的都是對沖基金及銀行。所有對沖基金都認為歐洲完了,德拉吉有非常大的觸動。我記得此後他告訴我,當時他感受到了這種警告,並且決定將(那段話)加入其評論,所以著名的“我們就愛那個竭盡所能”的聲明就是這麼毫無準備的出現了。多麼荒謬。

訪問者:這看起來非常倉促。蓋特納:完全毫無準備,我當時去看德拉吉,德拉吉當時毫無方案。他做了這種聲明。但市場都認了。這是前美國財長蓋特納公開說德拉吉“毫無方案”,只是在裝樣子。

不要騙自己了,這些國王可能沒穿衣服。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