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市場的六大怪相

作者:祁月   |   2015 / 11 / 18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在金融市場裡,有趣的事情正在上演。

一些現象似乎違反了以往的金融邏輯,比如現在,利率交換低於同期限國債收益率——美債是無風險資產,而利率交換具有交易對手風險,因此理應有溢價。

有些事情是與市場的正常狀態脫節,有些則是過去罕見的情景現在越來越頻繁地出現。比如,曾經罕見的市場大幅波動如今正在頻繁上演。

1、處於負值區間的利率交換和國債的價差(swap spreads

swap-spreads

最近幾週,利率交換價差跌至零以下,觸及歷史最低水平,這似乎是在藐視市場邏輯。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這種現象是指交換率低於同期限國債收益率,表明投資者和銀行及企業開展利率交換獲得收益還不及國債收益率,他們在承受未來利率水平波動風險方面的意願較高。

這種現象原本不應該發生,因為美國國債被視為無風險資產。而利率交換具有顯著的交易對手風險,因此理應要求額外溢價。

根據彭博社的解釋,之所以出現這種“詭異”現象,源頭就在於新的金融市場交易法規。新規則要求利率交換要通過中央清算機構進行清算,以取代原有的雙邊清算,這實際上就​​等於解除了交易對手風險。與此同時,美國國債融資成本據說因為後金融危機時代的交易規則而攀升了。

當然,這對散戶投資者沒什麼意義。

2、回購利率分裂

回購利率分裂

用以進行短期融資的回購市場利率正出現分裂跡象,這與以前的國債抵押利率差別甚微不同。“回購利率不再單一,市場本身正在碎裂。”巴克萊分析師Joseph Abate上周如此表示。

下面兩張圖來自彭博社,可以清晰看出回購市場利率分化的趨勢。圖1是一般抵押融資利率(GCF)和紐約梅隆銀行三方回購利率對比。圖2是GCF回購利率減去資本市場基金賺取​​的美國國債回購利率之後的差價。針對相同的抵押品,它們的回購結構相差不大,但各自收取的利率差則在不斷擴大。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與要求銀行對擁有的資產持有更多資本的新監管要求有關,而不管這些資產的風險大小。這種所謂的補充槓桿率讓銀行在開展回購交易時的成本增加,把重點放在交易對手的質量上,並引發利率變動。

這種現象一般在會計季末會特別突出,銀行會在屆時被要求限制槓桿,並在接受監管者和投資者的考研之前優化資產負債表。

雖然這種情況目前來看對市場沒什麼影響,但在美聯儲升息之後就不一樣了。央行退出寬鬆貨幣政策,依賴新的隔​​夜回購工具從金融體系中抽離出多餘的流動性。

3、企業債庫存低於零

企業債庫存低於零

大型經銷銀行持有的一些企業債庫存變成了負值,這種情況為美聯儲開始記錄該數據以來首次出現。這意味著,大型銀行現在是到期時間一年以上企業債的淨空頭,扭轉了此前的淨多頭長期趨勢。

與回購市場相似,銀行監管新規造成的後果據說讓銀行持有企業債的難度增加。同時,多年以來的低利率使得投資者蜂擁進企業債市場尋求高收益。

這種現象引發了所謂的流動性擔憂。一些人認為,流動性匱乏可能加劇市場動盪,特別是升息以後。

4、合成信用衍生品市場比抵押品現金借貸更為緊張

合成信用衍生品市場比抵押品現金借貸更為緊張

那些在流動性明顯缺乏的環境中難以交易債券的投資者,如今轉戰具有可替代性的產品或工具,以增加或減少他們的企業債風險敞口。

這種工具包括了信用違約交換(CDS)、總收益交換(TRS)、信用指數交換期權之類的衍生品。衍生品市場的流動性要比有抵押的現金借貸市場多,這在市場上造成了另一個奇怪的錯位。

CDS和美國投資級公司債的價差被稱之為CDX IG,可以被視為一種潛在的現金債。他們的價差在過去幾年持續加大並且呈現負值,因為相較於現金,CDX指數處於在更高的水平。

“為了獲得衍生品大量流動性,投資者寧願承受負數息差。當前負息差的狀況接近非金融危機情況的峰值。”巴克萊分析師Bradley Rogoff表示。

除了流動性之外,融資成本優勢也是投資者對其趨之若鶩的因素之一。

高盛分析師Francesco Garzarelli和Rohan Khanna認為,和CDX相比,企業債需要更好的資產負債表融資狀況,因此大家更傾向於CDX。

5、本不應發生的市場變動卻在不斷發生

本不應發生的市場變動卻在不斷發生

不同於以往的市場異動越來越頻繁的發生,很多種資產的價格變動超過了歷史上曾經有過的水準。價格大幅波動的資產數量在不斷增加,較以往的正常交易區間高出了4個甚至4個以上標準差。而這種波動通常預計每62年才會發生。

美銀美林信貸策略師Barnaby Martin將這種情況歸咎於央行們的意外行動,比如,瑞士央行決定放棄瑞郎對歐元匯率上限。

還有一些人士認為,是低於以往的流動性造成了市場巨幅震盪。道明證券分析師Priya Misra和Gennadiy Goldberg在9月表示,同樣的流動性問題和企業債市場流動性問題類似,都會將波動性傳導至美國國債市場。“意外的宏觀事件或者大規模的風險轉移有可能催生出比以往更大的市場波動。”

6、波動性本身製造出更多的市場波動

波動性本身製造出更多的市場波動

2008年10月雷曼兄弟破產時,市場一片混亂,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波動指數(VIX)觸及134.87點。

2015年8月,股市重挫5.3%,VIX當天在盤中觸及有史以來的日內最高點位,收盤報168.75點。

無論人們如何解釋造成股市拋售狂潮的原因,都很難反駁全球市場8月承受了比金融危機時更大的壓力。相反,VIX指數的變動凸顯了後金融危機時代波動性滲入自身的資產類別的趨勢。

如今,各種ETF、期貨和衍生品都受到大型專業基金和散戶投資者的青睞。同時,一些大型投資者通過出售波動性提升了回報,Pimco可能就是個典型。

Bespoke Investment Group分析師George Pearkes認為,“現在的波動性市場比以往更加複雜;ETF、指數、期貨和期權擁有復雜的關係。這種關係並沒有被全面測試。最終,就像我們在8月時看到的情景一樣,當市場出現錯配,平衡機制就會起作用。但是,達到平衡的過程是非常複雜的。在我看來,波動性並未改變過,改變的是它被管理和轉移的方式。”

類似的看法適用於大部分市場,因為它針對的是金融系統中的巨變和它的相應玩家。由此看來,市場似乎的確存在於一個有趣的時代。(文/祁月)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