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股神:巴菲特答全美8所大學MBA學生16問全文(下)

作者:王維丹   |   2017 / 01 / 28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問題 7:收購一家公司的時候,您怎麼評估收購對象的管理高層?

巴菲特:我收購 Nebraska Furniture Mart ,給了他們一大筆錢,按說那些被收購公司的經理們誰都不必再工作,可以退休了。可等到他們收到那筆錢,我又得到了他們公司的股票,他們的表現還會一如既往嗎?他們把錢放進自己口袋裡之後,還會一直那麼賣力幹活嗎?我們四分之三的經理不靠公司的收入也已經富有。這些經歷不需要為生存工作,可他們會讓工作必不可少。如果我給他 40 億美元,下個月他還會拿出和現在一樣的成績嗎?2014 年呢?我沒有用簽約解決問題,我必須衡量管理階層是否會一如既往地工作。通常我的評估都沒錯,我的表現更好了。那些高層經理人不需要我,我需要他們。

為什麼我還去工作?我已經可以隨心所欲做事,可我每天早上還會去上班,而且迫不及待地要工作。每週六我工作起來都樂在其中,還會和學生們談話。為什麼我要這麼做?

首先,我要畫自己的畫。波克夏  (Berkshire Hathaway) 就是我的一幅畫。誰都喜歡創造事物。我覺得自己是米開朗基羅,正在給西斯廷禮拜堂畫壁畫,不過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像一團亂麻。

第二點,我希望得到喝彩,我喜歡有人欣賞我的畫作。如果別人也有自己繪畫的作品,我還要和他們講授怎樣繪畫嗎?就像被收購公司的管理高層那樣,我欣賞他們做的事。我了解規則,所以我誇他們的時候,他們就知道獲得了一位自己喜歡的評論人士認可。我持有了他們所在公司的股票,那還是他們的企業,只有在管理者真正關心業務的時候,才會形成良好的企業文化。

問題 8:現在訊息無處不在,如果您今天在秘魯出生,還可能用同樣的方式致富嗎?

巴菲特:是的,我可以。世事變遷,無處不變,人能融入潮流,在各個社會經濟階層中力爭上游。美國的 GDP 比其他國家成長得多,並不是因為工作更努力,是因為給予我們平等的機會。美國甚至都不算做得更高明,只是釋放了更大的潛能。世界在給所有人機會。

問題 9:您會給今天想從事投資的人哪些職業道路上的建議?

巴菲特:這一行你什麼都得學,要學的很多。學著了解什麼有用、什麼沒用,哪裡有價值、哪裡沒有價值。我第一次試水溫是在 11 歲,也就是 1942 年。那年我以 38.25 美元的價格買了 3 股 Cities Service 的特別股。我姊姊同時也買了 3 股,我父親買了 4 股。我們合起來買了 10 股。姊姊上學的時候每天都在抱怨股價,所以我在股價 42 美元的時候就賣掉了。兩年後,那檔股票的售價漲到了 200 美元。

我會以審計後的記錄管理資金,這樣在業績好的時候看起來會吸引更多的人。和投資相比,我更喜歡經營企業,打造企業比操作資金更有意思。

Todd Combs 和 Ted Weschler 每人掌管著波克夏 65 億美元。如果願意自己經營對沖基金,他們的收入都會更高,但這兩人喜歡在波克夏做事。他們擁有的錢夠多,他們還有我欣賞的性格。

問題 10:您​​對女性有什麼建議?

巴菲特:我建議女士們讀一讀 Katherine Graham 的自傳《Personal History》。幾位總統接見過她。雖然母親和丈夫都說她一無是處,但她還是克服了個人缺點。很多女性今天都當上了 CEO,獲得成功。珠寶公司 Borsheim 的 CEO Susan Jacques 就要離任,去領導全球知名的美國寶石學院 (GIA) 了。

問11:您​​是第一個用“護城河” (moat) 一詞表述競爭優勢的人。投資研究和基金評級公司晨星 (Morningstar) 就是基於這一理念建立的。您認為晨星在護城河方面的工作怎樣?

巴菲特:我認為他們做得很棒。我 40 年前想出了這個詞,因為在資本主義制度環境中有一些經濟城堡。蘋果 (Apple) 、微軟 (Microsoft) 等就是。有些公司的城堡比較小。如果你在這種環境下也有個城堡,別人就會想方設法來奪走它。為此你需要做兩件事,一是修一條環繞城堡的護城河,二是找一位騎士守在城堡,讓這位騎士努力擴大護城河。

可口可樂怎樣修建自己的護城河?他們讓可口可樂與幸福同在的想法深入人心。這家公司的護城河就是人們的思想意識。鐵路行業的護城河是准入的障礙。汽車保險公司 Geico 的護城河是低價。我們波克夏每天都在拓寬自己的護城河。See’s Candies 公司在消費者心中修建了護城河。如果要用作情人節禮物,Russell Stover 糖果性價比更高的選擇。每年的 12 月 26 日,Russell Stover 都會上調價格,41 年來始終如此。 1972 年,波克夏以 2500 萬美元收購了喜思,今天這家公司盈利 8000 萬美元。維珍集團 (Virgin Group) 董事長 Richard Branson 十年前推出的可樂 Virgin Cola 宣告失敗​​。Snickers 巧克力四十年來都穩坐糖果產品的頭把交椅。

問題 12:您怎樣在事業與家庭生活之間保持平衡,對年輕的職場中人,這方面您有什麼建議?

巴菲特:年輕人要做決定的話,最重要的就是確定自己和誰結婚。要緊的是,在重大的問題上持什麼看法,必須保證你的配偶對同一重大事件和你想法一致。不要和那些想改變這種想法的人結婚。你的結婚對象應該是比你更優秀的人,要一直和那些比自己更出色的人在一起。

問題 13:您是否有一個目標,要每年的績效都比道瓊指數 (DJI) 高10%?

巴菲特:幾年前,我努力要勝過道瓊指數,放到今天就會是超過標普 500 (S&P 500) 。2013 年我們的目標是比道瓊指數高 10%。如果道瓊指數下跌 20%,我們就是跌 10%,那就不錯。我們不會設定某個數字,預計在某項業務要達到那種目標,也不會保證要做到。我們做的是自認為那個時候最適合的事。這件事是不是我們能力範圍內最高明的舉動,而且不會耗盡我們的資源?希望我們會給出肯定的回答。通常我們認為,一家公司的價值是在截止評估日那天的現金流現值。

如果你真要用在投資領域,2600 年前這話可以說成“雙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可你要這樣問問:怎麼保證有雙鳥在林?林子離你有多遠?利率是多少?

在投資方面,你現在就囤積資金,今後會得到更多的資金。波克夏無時無刻不在把更多的鳥送入林子裡。

如果你只管理 100 萬美元,並且沒有任何槓桿與風險,你的業績應該能比標普 500 高 10% 分點。

問題 14:您參與過的談判裡面,哪次是最困難的?您怎麼發掘自己的談判策略?

巴菲特:我從父親那裡才真正學到談判。每個人談判的風格都不同。我不想一場談判在某個時候“不得不結束”。不希望我和談判方互相對掐,弄得你死我活。也不希望要不我們放棄,要不就是一方把另一方置於死地。我的風格和大多數人不一樣,我們就說我的做法。如果你生來風格就是如此,那就堅持下去,我怎麼都可以放棄。比如我說,我會出 X 這個價位買,通常這就是最好的交易結果。我不想先虛報低價,那你就會討價還價,最後還是談到 X 價位。這麼做耗費你的時間和金錢。我只會說,我會出資,只要你聲譽好,就能運轉良好。你應該不會希望加入一場因為自己負擔不起所以得退出的談判。讓你愛的人成為談判對手是個可怕的錯誤。後果很嚴重。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就是無條件的愛。

問題 15:您最大的投資錯誤是什麼?您從中吸取了什麼教訓?

巴菲特:與其從自己的錯誤裡吸取教訓,不如通過別人的錯誤學習。觀察各種失敗的商業案例。我相信人無完人,誰都會犯錯。我最大的錯誤是買下了波克夏,然後努力讓它變得更好。當年我們把所有的資金都投入了一家經營不善的企業,這筆資產拖了 20 年後腿。即使在收購了一家保險公司 National Indemnity 之後,也是如此。把波克夏作為我們希望發展壯大的基礎,這麼做本身就是個錯誤。經商不可能零失誤。我們以 4 億美元買下美國鞋業公司 Dexter Shoe,收購價相當於現在的 50 至 60 億美元。可那家公司後來因為國外競爭衝擊宣布破產。我們購買公用事業公司 Energy Future Holding 的債券虧了 20 億美元,私募股權公司 KKR 也投資了這家公司的債券,他們為此虧損 80 億美元。

問題 16:管理別人的資金會有出錯的時候,您怎麼負起相關責任?

巴菲特:我先告訴對方我會犯錯,但我的目標是要做些什麼。可能我是為了達到目標出錯,即便犯了錯,我也可能實現目標。長期來看不會產生大量損失,這就是我努力經營的方向。用這種方式,也許我不是賺錢最多的人,但我會盡量減少長期損失的風險。假如一項投資決策存在讓別人長期虧損的威脅,即使這種威脅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不會去做。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延伸閱讀:對話股神:巴菲特答全美8所大學MBA學生16問全文 (上)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