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負利率政策 新的系統性風險將出現

作者:祁月   |   2016 / 02 / 16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ayroz


繼瑞典央行、歐洲央行等相繼實施負利率政策之後,日本央行也步此後塵。期權市場甚至顯示,美國聯準會也有可能推行負利率。

迄今,華爾街分析師對於負利率政策並不看好。歐央行的負利率政策並未緩解資金未能有效進入實體經濟的尷尬境地。高盛首席日本經濟學家Naohiko Baba認為,負利率對提振日本經濟作用有限。花旗分析師Steven Englander更是將負利率形容為“毒品”。

負利率出台後,金融市場短期內掀起狂風巨浪。日本央行意外宣布推行負利率政策當天,日元多頭瞬間被打得滿地找牙,美元/日元短線一度狂飆近300點。日經225一度暴漲近3%,日債收益率暴跌。

早在2012年,紐約聯儲經濟學家Kenneth Garbade和Jamie McAndrews就曾提醒:如果利率跌入負值,那就要加倍小心了—有可能因此出現新的金融系統風險。

過去50多年,每當美國經濟陷入衰退,聯準會就考慮過利用負利率來刺激經濟。但是,在2015年12月中旬升息之前的若干年,長期維持記錄低位的利率未能刺激美國經濟明顯復甦。

除此之外,Kenneth Garbade和Jamie McAndrews還認為,無論是聯準會直接降息,亦或是對銀行超額準備金徵收利息,負利率還可能會給金融創新服務供應方帶來新問題,如果創新型私人部門行為會引發新的系統性風險,那麼監管機構也會面臨新問題。

考慮到安全性、運輸成本等問題,政府、企業和個人在負利率之際持有大量紙幣現金是不現實的。因此,負利率可能催生出模擬現金的金融創新產品,比如有專有目的的銀行帳戶支票。這種特殊支票等於可轉讓銀行金庫收據,可以將帳戶中的非現金資產用於轉讓目的。當然,這種特殊支票可能不會適用於小額帳戶或輕度負利率(比如-0.25%或0.5%),但可能在利率進一步走低時變得更有吸引力。

除了上述專有目的的支票,一系列收款和付款方面的利息規避方式也會湧現出來。比如,信用卡持有人可能逆轉先購物再刷卡的順序,先將款項存入信用卡,再用於消費,以此避開給銀行支付利息。

如果人們收到了一張常規的銀行支票,可能會選擇把它放在抽屜裡,而不是拿去銀行兌換成現金存款,因為他需要為存款支付利息。他甚至可能將現有銀行存款轉為付給自己的保付支票,然後讓它們靜靜地躺在抽屜裡。

達人分享-財經媒體-銀行存款-抽屜

在負利率環境中,保付支票可能會成為流行的支付手段。商業銀行可能會發現,他們的負債已經從存款變成了未完成支付的保付支票。如果這種趨勢發展到很顯著的程度,銀行可能就不願意發放貸款了,因為保付支票作為一種融資來源的穩定性可能比存款要差。

隨著負利率進一步下行,市場參與者將有越來越強烈的動機快速支付,同時採取相對慢速的方式來收款。人們更樂意收到支票形式的款項,而不是紙質或者電子形式的現金。這和現在發生的事情完全相反。這種逆轉可能會給正利率環境中發展起來的金融支付系統增加負擔。

總而言之,負利率可能會引發社會非生產性金融創新大爆發。金融服務供應商會發現,他們的產品和服務被人們使用的數量和方式都是之前沒有預料到的;監管層會發覺,私營部門對於負利率的回應催生了市場參與者並未完全定價的新風險。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