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和比爾蓋茲的頂級對話 實現財富自由其實不難

作者:錢真理   |   2018 / 01 / 13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Luby


“成功與智商無關,關鍵在於理智。”

“作為領導者,我必須營造一種危機感。”

“我死後大約 5 年內,都將一直工作。”

以上金句都出自,1998 年在華盛頓大學的一場精采對話,對話的兩人即是常年盤踞在全球富豪榜前兩位的比爾蓋茲 (Bill Gates) 和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

在這場頗具歷史意義的尖峰對話中,兩位大富翁分享了各自對成功和創新的理解、1995 年兩人同行中國的原因,以及在同一場技術革命浪潮中,兩人選擇的兩條截然相反的路徑。

Q1:你們是如何走到現在這一步的,成為比上帝還富有的人?

巴菲特:就我而言,答案非常簡單,成功與智商無關,關鍵在於理智。

我一向將智商和天才看作汽車的馬力,而最後輸出功率的大小則取決於理智。許多人開著  400 馬力的汽車卻只發揮出 100 馬力的功率。“最佳狀態”應該是: 200 馬力的車百分之百地發揮出 200 馬力的功率。

首先,不要自己給自己設置障礙。我有一個小小的建議:先選擇一個你最崇拜的人,並寫出你崇拜的原因及他身上的優點;然後再選出你最厭惡的人,並寫出使你厭惡的地方。

只要經過一段實踐,你所崇拜的對象的優點就會漸漸地成為你自己的,假以時日,就會全部成為你自己的了。

習慣的枷鎖開始的時候輕得難以察覺,到後來卻重得無法擺脫。“像我這個年紀,已經無法再改變任何習慣了。但其實,從現在開始起的 20 年裡,只要你堅定地開始實踐,便會養成某種習慣。”

蓋茲:我非常贊同巴菲特剛才對於習慣的一番高論。幸運的是,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了電腦,這大概就是我成功的緣由及秘密所在。儘管當時電腦非常昂貴,功能開發也有限,但還是令人神往。一些朋友和我幾經探討之後,一致認定:這個神奇的晶片技術將會發展成為人人都能掌握的東西。

基於這點“先見之明”,電腦剛剛興起時,我們就進入了這一領域,並傾注了大量心血,因此,我們創建的公司才在這場天翻地覆的巨大變革中得以成為中流砥柱。非常幸運的是,現在這場革命仍處於初始階段。

Q2:你們怎樣定義成功?

巴菲特:成功就是快樂,快樂是我安身立命之本。我慶幸生命裡的每一天都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和自己欣賞的人一起工作,我也沒必要和令我作嘔的人合作。我跳著踢躂舞去上班,到了辦公室以後,總覺得自己如同躺在沙發上繪製著天花板。

這簡直太有趣了。工作中唯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我偶爾必須解僱某個員工,這種事每三四年發生一次。

有人說,成功是得到你想要的東西,而快樂是滿足於自己擁有的東西。我不知道在這一句話中,哪一點更適用於我,但我的確知道自己不會去做任何別的事情。

我想建議你們,當你們出去工作時,要與你欽佩的人共事,在他們的組織裡工作,因為這將令你興奮。

我一直為這些人擔憂,他們總會這麼說:“我準備先去做 10 年,儘管我真的不是很喜歡這份工作。然後我就去做這個……”這有點像儲存你的性能力留待年老色衰之時,實在不是什麼好主意。

我曾經拒絶了一些本來可以接受的交易,原因就是我不喜歡那種不得不與某些人共事的感覺。我不願見到任何裝模作樣的人,不願與自己不喜歡的人糾纏不休,這就像純粹為了錢而結婚一樣。

無論如何,這可能都是糟糕透頂的主意。不過,如果你已經非常富有,還要這樣做,那絶對是神經有問題,是不是?

蓋茲:我同意,關鍵在於你能否從自己每天的工作中得到樂趣。對於我來說,這種樂趣是與非常有魅力的人共事,致力於解決新問題。

每當解決一個新問題,我們都會覺得:“嗨,我們又獲得了一點點成功。”我們相當謹慎,不會過多地糾纏在已有的成就上,因為我們對自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做好 20 個投資決定,就能變得非常富裕

Q3:你們做出的最好的經營決策是什麼?

巴菲特:最好的經營決策基本上就是參與合夥經營。與投資有關的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是,你不需要很多交易就能取得成功。

如果從商學院畢業時,每人獲得一張有 20 個孔的穿孔卡片,每做出一項投資決定,就用掉一個孔,這個孔就是你們將獲得的全部東西。如果能做出 20 項很好的投資決定,就能變得非常富裕,而且根本不需要 50 個好主意。

蓋茲:在今天早晨用早餐時,我們還在討論哪個投資決定是巴菲特所做過的最糟糕的。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我們最終還是根據一些衡量標準確定,買下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的公司,可能是最不理想的一個。

巴菲特:這就是我常說的“撿煙蒂”投資法。你看到地上的煙頭,雖然髒兮兮的不堪入目,但它還有一息尚存,而且是免費的。這就是買下波克夏公司時的真實情況:其售價低於營運資本,但這是一個十分可怕的錯誤。

我犯過各種各樣糟糕的錯誤,並為之付出了數億美元的代價。我從不遺憾沒有收購微軟 (Microsoft) ,因為我不瞭解這家企業,我也不瞭解英特爾 (Intel) 。可是,有一些企業我還是瞭解的,房利美 (Fannie Mae) 就是其中之一。

我雖然做出了投資這家公司的決定,但根本沒有執行。我們原本能賺上數十上百億美元,但我們沒有賺到。傳統的記帳方式沒有記錄下我們本應賺到的錢。

蓋茲:決定與保羅·艾倫 (Paul Allen) 一起創業或許是我做出過的最好的經營決策,其次是聘用一個朋友 — 史蒂夫·鮑爾默 (Steve Ballmer) ,他一直是我最主要的經營夥伴。

有一個你完全信任並忠誠於你的人,你們有著相似的眼光,而且他具有各種不同的技能,他還能對你有所制約,這是非常重要的。

巴菲特:多年以來,我也有這樣的合作夥伴,他就是查理·蒙格 (Charles Munger) 。不過,你必須得習慣蒙格的表達方式。蒙格經常說,我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愚蠢的。然而,實際情況是,如果他說,這麼做確實很愚蠢,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但如果他只是說,這麼做很愚蠢,我就當他投了贊成票。

“作為領導者,我必須營造一種危機感”

Q4:創建一家新公司風險極大。你們如何確定創建一家新公司的最佳時機?

蓋茲:當年創立微軟時,我太興奮了,以至於沒有考慮任何相關風險。我有可能倒閉,但我具備一系列非常專業的技能,即便公司倒閉,我也會很容易找到工作。

無論如何,如果準備創辦一家公司,便需要有足夠的精力,能使你有自信克服冒險所帶來的後果。

同時,我不認為你們有必要在創業階段就開辦自己的公司。為一家公司工作並學習它們如何做事,會令你受益匪淺。

以我們自己為例,我和保羅·艾倫總是怕別人先我們一步,但結果往往是,我們延遲了一年又一年。事實上,很多事情就是因為有些滯後才未能早些啟動,但在起跑線上多做準備似乎對我們也非常重要。

Q5:你們兩位都是各自產業的創新者。你們對創新的定義是什麼?

巴菲特:實際上,在自己的工作中,我不怎麼進行創新。我只有兩項職責:一項是分配資金,另一項是幫助 15 或 20 名高級管理者,使他們在沒有任何經濟顧慮的情況下,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工作當中。如果說我做的是這兩件事,那麼,他們做的事就是創新。

蓋茲:技術產業有許多曲折的變化。或許根本原因就在於,這是一個如此有趣的產業,所以沒有一家公司會故步自封。 IBM 公司將永遠在技術上比任何公司更占優勢,但它錯過了技術發展道路上的幾個轉折點。

因此,你每天早晨醒來時就應該考慮:“嗯,我們一定要竭盡所能,不再錯過今天技術發展道路上的重要轉折。”

然而,有時我們確實感到措手不及。比如網路出現時,我們把它作為第五或第六件優先考慮的事。可是,緊接著我們就認識到,網路比我們的戰略規劃發展得更迅速、更深刻。因此,作為領導者,我必須營造一種危機感。

這種危機每隔三四年就會發生一次。你必須認真傾聽微軟公司內部所有聰明人的意見。這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必須吸引許多具有不同思維方式的員工的原因。我們必須容忍許多不同的意見,也必須識別正確的意見,並給予支持。

在技術革命中,尋找不變的東西

Q6:訊息時代的到來,使社會發生了革命性劇變。你們認為有哪些國家和公司為此做好了最充分的準備?

巴菲特:仔細想想,在 15 年以前,這個國家甚至對其在世界上的競爭力有一種自卑情結。

蓋茲:但現在,美國已處於非常領先的地位,整個訊息技術的第一受益人,首先就是美國人。在諸如新加坡、香港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這樣的國家和地區,人們採用訊息技術的速度大致與我們相同。

在韓國以及中國的許多地區,我們看到電腦難以置信地進入了收入水平很低的家庭,因為那裡的人們堅信,電腦是幫助他們的孩子獲得成功的工具。

整個世界將大大地受益於電腦的普及。可以預見的變化是,你的收入水平將不是取決於你來自哪個國家,而是取決於所受教育的程度。

巴菲特:一開始我並沒有領悟到這將是一次巨大的技術革命。這次技術革命將以激動人心的方式改變世界,而且速度飛快。然而,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我們對待技術革命的態度與蓋茲是截然相反的。

我在技術革命中尋找商機。我關注的中心是不變的東西。比如,我看待網路的方式是,盡力確定一個產業或一個公司會受到網路怎樣的損害,或者如何被網路改變。然後,我就要盡力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否認能從這種變化中賺取很多錢,我只是不認為我會是那個人。

以箭牌口香糖 (Wm. Wrigley Jr. Company) 為例。我不認為網路將改變人們咀嚼口香糖的方式。而且我認為,網路不可能會改變,可口可樂將會是人們最偏愛的飲料之一,以及人們是否或者如何刮鬍子的習慣。

因此,我們正在尋求的是可預測的東西,而在蓋茲所做的事情中發現不了這種可預測的東西。作為社會的一員,我贊同他所做的事情;但作為一名投資者,我始終以警惕的眼光看待這些技術變革。

蓋茲:在這一領域,我與巴菲特的看法十分一致。我想,許多技術股票的價格應該略低於諸如可口可樂公司和吉列公司這樣的股票,因為我們正在經歷著規則的徹底變化。

Q7:你是否感受到高科技的發展提升了商業領域的效率,你願意加大對科技方面的投入嗎?

巴菲特:我堅信高科技在企業效率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動作用。不過,問題是:比如,我找到了一條複製傑克·韋爾奇 (Jack Welch奇異公司 (GE) 歷史上最年輕的董事長和 CEO) 的成功之路,並且拷貝了 499 個“韋爾奇”。

韋爾奇繼續經營他的奇異公司,另外的 499 位佔據了《財富》 500 強的其他席位。如此的《財富》 500 強在 5 年之後會不會帶來更高的淨資產收益率呢?

答案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如果你製造了 500 個傑克·韋爾奇,他們之間會形成一種競爭關係,如此一來,可能會拉低整個美國商業界的利潤率水平。

然而,如果這些人並非那麼精明,而只有一個傑克·韋爾奇和他們競爭,情況則會大不相同。如果管理水平迥異,那麼獲得超高利潤率的機率也會大為提高。

商業上的很多事情,包括高科技產業,就如同一場盛大的樂隊沿街演出,如果你想觀看演出,就不得不踮起腳尖,而 30 秒之後,其他人也都踮起了腳尖,儘管你的雙腿累得幾乎抽筋,卻還是很難看到想看的盛況。

當創新取得進步時,資本主義似乎自行失效了。這簡直是太棒了,因為這意味著一切都會變得更好。不過,真正的難題在於,如何在踮起腳尖的同時又不讓別人注意到你?

“我死後大約 5 年內,都將一直工作”

Q8:如果你們不在了,你們的公司會發生什麼?

巴菲特:我死後大約 5 年內,都將一直工作。

即使我在今夜死去,人們不會喝不到可口可樂,不會放棄刮鬍子,不會少吃喜思糖果,或者不會出現任何諸如此類的情況。

這些公司擁有非常好的產品和傑出的管理人員,只要確保有人坐在波克夏公司的最高位置上,分配資金,並確保手下的各級管理者是合適的。我們已經確定了做這些事的人選,我們的董事會也知道他們是誰。

事實上,我已經發出了一封說明應該做什麼的信,我還準備了另一封到時將發出的信,這封信以“昨天我死了”開頭,接著會說明公司的計劃。

Q9:你們如何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去感染那些成功人士甚至還沒那麼成功的人去回饋社會?

巴菲特:我來提供另一條可供參考的思路。假設現在是你出生前的 24 小時,這時出現了一個基因,而且它告訴你:“你看起來像位成功者。你可以制定經濟法則、社會法則以及其他任何在你和你的子女人生中將要面臨的法則。

條件是:你不知道將要出生在一個富有的還是貧窮的、非裔美國人還是白人的家庭裡,你也不知道自己將是男是女,體格健全還是羸弱,聰明還是愚鈍。”

你所知道的,就是你將是 58 億個球中的一個。你要面對的是“子宮樂透”遊戲。

這對你來說,將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你自己卻無能為力。你的命運也遠不是你的學習成績或者人生中其他經歷所能決定的。

那麼,你希望你的法則所形成的系統是什麼樣的呢?

你想要的系統應該能帶來更多的商品和服務。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你希望他們生活得好,你希望自己的後代們比自己生活得更好。

你想要的系統應該是讓比爾·蓋茲、安迪·格魯夫和傑克·韋爾奇一直工作下去,甚至到他們不應該工作的年歲。你希望最有才能的人每天工作超過 12 小時。

同時,你也希望你的系統可以照顧到那些不太完美、缺乏運氣的“球”。你不希望人們在年邁時擔憂自己生病了該怎麼辦,或者對晚上回家的路充滿恐懼。你夢想中的系統是,在某種程度上,人們都不再恐懼。

而你用自己賺的錢做什麼將另當別論。在你完成這個流程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可以提供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建議你們來玩玩這個小遊戲。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