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還是不廢?陷入輿論漩渦中的陶德法蘭克法案

作者:歐薏   |   2016 / 12 / 13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川普在競選中曾宣稱,一旦當選美國總統,希望很快終止或縮減涉及金融改革的陶德-法蘭克法(Dodd-Frank Act)。川普贏得大選後,銀行股聞訊大漲。不過,最近有消息傳出,川普可能不會徹底廢除該法案。

《華爾街日報》報導,川普11月11日再度表示,將廢除2010年的陶德-法蘭克法案,從而放鬆對金融機構的束縛。但知情人士稱,與此同時,他的過渡團隊卻在努力降低外界對此的預期。

為回應川普關於廢除該法案的承諾,上週四,美聯儲主席耶倫為旨在降低另一場金融危機可能性的法規進行了強有力的辯護,她表示不希望看到已經實現的改善被廢除。上週日,新一屆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參議員舒默(Chuck Schumer)接受ABC 採訪時說,“我們不會讓他(川普)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以及我們為了限制華爾街已經實施的法規。”

歐巴馬當時提出該法案的本意在於,限制金融機構主動加槓桿、續作高風險高收益業務的能力,同時給予金融機構更嚴格監管,並給予消費者更好的保護,在達到降低金融風險的同時獲得民眾支持。

不過,近日川普過渡團隊在其網站上發出對該法案的抨擊,稱其並未起到當初承諾的效果,對普通民眾也沒有作用。

陶德-法蘭克法案是什麼?

陶德-法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全稱為《陶德-法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被譽為是上世紀30年代以來最大的美國金融體系的第一次大規模修正。

陶德-法蘭克法案,被認為是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金融體系的第一次大規模修正。其誕生於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當時監管不足被認為是金融危機發生的一大原因,因此,旨在防範系統性風險、化解金融機構“大而不能倒”問題的陶德-法蘭克法案便應運而生。

陶德-法蘭克法案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內容[1]:

①防範系統性風險,化解金融機構大而不能倒的風險:具體舉措包括成立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提高資本金要求等,建立破產清算機制,大銀行應提交生前遺囑計劃,並使美聯儲承擔監督美國銀行業的職責。

②彌補監管漏洞,具體措施包括:限制銀行從事高風險業務、限制衍生品交易、加強對評級機構的監管、加強對私募和對沖基金的監管。

③強化對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保護:成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管理內容包括發行的信用卡、按揭貸款等金融產品。

廢還是不廢?陷入輿論漩渦中的多德法蘭克法案-表格-01

 對金融業有何影響?

陶德-法蘭克法案最直接的影響在於高盛等大金融機構被迫要改變原有的商業模式:不能再從事自營交易,資產證券化等金融創新產品的推出速度將放緩,衍生品市場的規模短期會較大收縮。

華爾街日報,自營交易占高盛年收入的10%左右。2009年高盛主營業務收入超過450億美元,因此,禁止自營交易至少會使其收入減少45億美元。[2]

儘管如此,最終的法案卻相對寬鬆,使得銀行面臨的壓力低於預期。首先,佔據商業銀行衍生品交易80%以上的利率和外匯衍生品交易在最終法案中得以保留,因此銀行收入的下降幅度低於之前市場預估。其次,法案中的緩衝、延長和過渡期安排給銀行減輕了壓力。甚至,銀行實際上還可以通過在海外設立特殊目的機構(SPV),適當控制衍生品業務規模來滿足法規的要求。

另一方面,法案使消費者和股東權益得到更多保護。但消費者在金融市場的繁榮期是否真的受到傷害、消費者行為與金融危機的關聯有多大,都沒有明確的結論。此外,有關發放貸款的強制規定會增加金融機構負擔,而這最終會提高消費者獲得按揭貸款和信用卡貸款的成本。

法案的漏洞何在?

針對大型金融機構的監管,陶德-法蘭克法案確實提高了監管要求,但監管機構能夠自主指定哪些金融機構是具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監管機構可以使用各種機制,通過主要的金融機構來貫徹政治政策,這強調了監管機構和大型金融機構的合作。

也就是說,法案不僅沒有致力於對這些銀行中最大的銀行進行分拆或減小它們的規模,由於大型金融機構的特殊性,沒人真的相信這些最大的銀行會被允許倒閉,因此被指定為系統重要性機構的銀行反而會比其他金融機構更具有競爭優勢。比如說,它們可以比其他銀行更低價地籌借到資金。

陶德-法蘭克法案的另一個大問題是:監管機構具有巨大的自主裁量權,法案把監管機構特別的、沒有基本法治約束的干預措施法律化。比如說,如果監管機構想要接管一家陷入困境的銀行,只要它們可以厚著臉皮說它“已經違約或有違約的危險”,而且其違約可能會對金融系統的穩定有“嚴重的不利影響”,那麼就可以實行接管。[3]

事實證明,在法案實施6年以來,並未顯現出明顯的益處,銀行業內的集中度反而比金融危機前還要高,小銀行消失的速度也是金融危機期間的兩倍,法案過度監管的成本和副作用已非常明顯。[4]

因為法案給銀行帶來了沉重的合規成本,所以只有能將成本通過規模有效平攤的大型銀行,才有能力承擔法案帶來的額外成本,小型銀行紛紛出現減少金融服務、尋求兼併或直接倒閉的現象,這一方面還導致普通民眾,特別是非城市地區的民眾獲取金融服務的難度和費用上升。

據見智研究,2006年到2010年間,小型銀行資產的佔比下降了6%,而在法案實施之後,小型銀行的資產進一步加速下降了12%。同時,極高的合規門檻也讓中小銀行的設立舉步維艱:1990年以來平均每年新設的中小銀行數量在100家左右,但2010法案法案實施之後,平均每年的新設數量驟降至3家。相應地,美國大型的資產規模和占比卻一路上升。從這一角度來看,美國的金融風險集中度非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

222

 

圖:金融危機後美國5大行資產在不斷上升

川普準備怎麼辦?

川普過渡團隊近日在其網站上發出對該法案的抨擊[5],稱其並未起到當初承諾的效果,對普通民眾也沒有作用:

陶德-法蘭克法案的支持者曾承諾它可以提振經濟,但是迄今為止,六年過去了,美國仍然陷在大蕭條以來最慢、最疲弱的經濟恢復過程中。

經濟增速繼續位於2%以下,是歷史均值的一半。大型銀行越來越大,而社區金融機構卻在以每天一家的速度消失,納稅人則被迫繼續救助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

陶德-法蘭克法案下的經濟發展對勞動階層無用,官僚的繁文縟節以及華盛頓的權力不是解決之道。金融服務政策執行團隊將會努力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並用新的政策取而代之,以便促進經濟增長和就業。

市場對川普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的預期大漲,推動本周美股銀行股大漲。不過,最新消息卻顯示,川普可能並不會完全廢除這一法案。[6]

《華爾街日報》報導,川普週五再度表示,將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從而放鬆對金融機構的束縛。但知情人士稱,與此同時,他的過渡團隊卻在努力降低外界對此的預期。

知情人士表示,川普的團隊目前主要著力於取消或者調整共和黨最不喜歡的部分條款,包括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有權指定大型非銀行金融機構為系統性重要機構,從而讓他們面臨來自美聯儲更加嚴格的監管。

擺在優先位置的另一工作,是調整法案中的第二部分,這部分的條款讓金融監管層有權接管倒閉的金融企業,並讓其破產清算。

川普在競選中還稱要恢復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即將投資銀行業務和商業銀行業務進行嚴格地劃。[7]

見智研究所,在真正當選之後,川普在面對陶德-法蘭克法案存廢問題時,還是一如既往的措辭模糊,並沒有給出明確的施政方針。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處理該法案問題時,川普面對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保留或廢除的選擇,而是如何取得“一箭三雕”的平衡,即既保留法案中明顯對普通民眾有利的條款,保持“為民親民”的立場、又要謹慎選擇廢除的條款,在減輕繁冗金融監管對整個經濟造成的沉重成本和拖累的同時,給美國銀行業解除不必要的束縛,以便更好地支持經濟發展。

參考資料:

[1] 美國金融監管改革法案:歷程影響和借鑒,來自中國金融40人論壇,作者是祁斌

[2] 限制自營交易對高盛的衝擊最為嚴重,來自華爾街日報

[3] 金融新政:解讀《陶德—法蘭克法案》及其(意外)影響 ,來自《比較》,作者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小戴維·斯基爾教授,由《比較》翻譯

[4] 【見智研究】面對陶德-法蘭克法案川普只能這樣下手 ,來自華爾街見聞,作者是見智研究團隊

[5] 樂觀過頭了?川普可能並不會徹底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 ,來自華爾街見聞,作者是張家偉

[6] Full Repeal of Dodd-Frank Isn’t Main Focus of Trump Transition,來自華爾街日報,作者是ANDREW ACKERMAN

[7] 華爾街的麻煩來了希拉蕊和川普都想拆分大銀行 ,來自華爾街見聞,作者是張美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