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往復:人類為什麼不能避免經濟泡沫?

作者:撲克投資家   |   2016 / 09 / 05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人類歷史上泡沫比比皆是。但為什麼人類一點都沒有學聰明,還是一次次重蹈覆轍?因為泡沫是無法確定的,除非它破了。歷史能給我們提供的唯一借鑒就是我們從歷史不能得到任何借鑒。

1

(英國“南海泡沫”期間人們購買股票的情境)

一、1987年香港股災:千萬富翁變街邊小販

1986年,筆者在深圳見到了十幾年沒見的小學老師。他是出生在印尼的廣東華僑,上個世紀50年代他剛從雅加達大學金融系畢業,響應中國號召,同一大批東南亞華僑的知識青年跑到中國來參加社會主義建設。於是,他成了我在長春市安達小學讀書時的語文和數學老師。

經歷了中國的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這個老師從愛國青年變成了三個孩子的父親。為了孩子能吃飽飯,1977年他帶著老婆和孩子來到香港。不愧是學金融的,他先從建築工人開始,幾年後就開始自己在家裡裝電子錶往大陸賣,後來深圳開放了,他跑到深圳辦了手錶廠。

在深圳第一次見面,他給我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深圳(香港)環亞電子集團公司董事長,他在深圳的工廠有一千多名工人,是深圳當時最大的電子裝配工廠之一。

之後三年,我們沒再聯繫。1990年我在香港油麻地逛街,突然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十元兩件啦!十元兩件啦!我一回頭,有些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的老師站在三輪車上在大聲叫賣日本的二手衣服。怕他尷尬,更怕自己尷尬,不知怎的我沒敢上去跟他打招呼。正在一邊猶豫,突然有人大叫:“見鬼啦!”只見我的老師和其他幾個同樣賣東西的人,像瘋了一樣把衣服用任何人類都想像不到的速度塞進包裡,推著車子跑了。原來是市政管理人員來了,香港無照小販專門請人給他們把風放哨。

從油麻地回來後,連忙找名片給老師打電話,所有電話都變成別人的了。第二個星期天我又去了,那天沒有市政的人來,老師的生意也很冷清,我鼓著勇氣上前跟他打招呼,本以為他會尷尬,可是老師畢竟是老師。老師跟我說:“我破產了,現在只能做這個生意了。見到你真好,如果沒事陪我聊聊天。”

我問:“那麼大的工廠,是怎麼破產的?”

老師說:“嗨!都是一個貪字。1986年香港股市瘋了,我看不少人賺錢,我這個學金融的雖然知道股市風險大,但還是忍不住進去了,結果越炒越大,最多一天能賺一千萬,我把工廠也抵押給銀行借錢炒股,哪想到1987年股災一來,我的資金一下子轉不動,房子和工廠都給了銀行。”

我問:“師母怎麼樣?”

“她現在在新蒲崗的一件製衣廠剪線頭,我們還借了一部分私人錢,這個錢總是要還的。好在這是香港,人只要勤勞就餓不死;只要餓不死,總會有機會。這就是人生。”快60歲的老師說。

老師永遠是老師。從此我明白香港人說的:馬死落地行是什麼意思了。

1987年的股災是香港人經歷的第一次股災,那是由美國股災引起的。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美國股市一天跌了22%,年輕的香港股市一個跟頭倒下了,連關了四天市,當香港股市重新開始後,香港股民的錢少了三分之二。有一大批香港股民像我的老師一樣破了產,其中大部分人永遠也沒有機會再回到股市。

二、1992年日本股災:跳樓的野村證券員工

1990年,筆者到日本出差,順便去日本最大的證券公司—野村證券參觀。由於當時日本股市和樓市如日中天,股市比2007年中國股市還火,本益比到了100倍,一些日本和世界的經濟學家紛紛說,傳統經濟理論對日本不實用,日本正在創造新的經濟規律。日本房地產更是不可一世,一個東京市的地價就可以買一個半美國。日本商人在全世界可厲害了,到哪都像闊佬逛菜市場,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於是,日​​本人買了美國金融帝國的象徵—洛克菲勒大廈,買了美國電影的象徵—哥倫比亞電影公司,買了加拿大的森林,買了澳洲鐵礦,買了香港半山上最貴的房子,日本女人買了70%法國生產的LV手袋,日本男人成群結隊飛去泰國打高爾夫。

接待我的是一個野村證券的年輕經理,他把我送出野村大樓時,站在大廈旁邊的台階上,指著那座新落成的60多層的花崗岩大廈,不無驕傲地說:“當今世界已進入訊息經濟,這個大樓裡儲存著全球客戶的經濟訊息,野村證券為了保證這些訊息的安全,在這個樓下100米處有一個發電站,它可以保證野村證券在世界上發生任何事情都能正常運作。”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到了1992年日本經濟就不能正常運作了。日本股市從33000點,不到兩年跌到了11000點。房地產更是一落千丈,1990年還能賣一個半美國的東京,1993年竟然連一個紐約都買不起了。於是,日​​本企業紛紛從海外抽錢回國救急,不僅把洛克菲勒大樓折了一半價賣回給美國人,還把日本好幾個大銀行和保險公司也賣給了外國人。

1995年,那位接待我的野村證券經理到香港出差,我請他喝酒,他很沉重地告訴我:現在日本企業也開始裁員了,自殺的人很多,特別是證券界,他手下一個前年才從早稻田畢業的人上個月跳樓了。電視台現在最熱門的電視節目是教人們如何省錢,比如教日本家庭主婦如何用燒飯的餘熱煮雞蛋。

那一段時間,香港大街上的日本遊客少了,到高檔餐館吃飯的日本商人也少了。“經濟泡沫”這個詞第一次在我腦袋裡有了真實的感受。從此,這泡沫就經常跟著我了。

三、1997年香港股災:給華潤做了十年義工的負資產女祕書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來了,香港哀聲一片。本來1997年上半年形勢還好好的,房市股市不斷創新高,人們排著隊去酒樓吃飯。筆者公司開發的一個樓盤開盤賣樓花,買房的人需要前一天晚上去排隊。國內一個家喻戶曉的大歌星為了走後門買筆者公司的房子,陪筆者唱了一晚上卡拉OK。

筆者公司兩個秘書近水樓台先得月,不用去排隊,每人花80萬港元交了三分之一頭期款買一棟房子,可是房子還沒住進去,泡沫就來了。房價一口氣跌了三分之二,這兩位小姐那幾個月臉色難看得很,眉頭之間總擠出一個大疙瘩。原因是她們把已交了80萬頭期款的房子白白送給了銀行,為什麼?因為市場上同樣的房子,只值80萬;如果她們繼續供當時買的房子,就要再付160萬。

那個剛來香港還不大懂香港規矩的明星火急火燎地找我退房,我說:“你看到門外那兩個小姐了嗎?她們是我們公司的秘書,在這個公司已工作10年。她們跟你一樣,也買了我們公司的房子,因此她們這10年算給公司做義工了。”

我看大明星有點不明白,就解釋說:“她們工作10年,除去吃喝也就賺了80萬,交了這套房子頭期款後什麼都沒剩下,可是現在房子又沒了,這不等於白白給公司幹了10年。如果能退房,她們早退了。你沒看這幾天報紙討論嗎,很多人賣了李嘉誠的房子,現在變成負資產。有人說在這種特殊時期作為香港首富的李嘉誠應該網開一面,不要再追這些負資產的人所欠的房子餘款了。你猜這位首富李先生怎麼說?他說:香港是個重合約守信用、風險自擔的社會,你沒看到金融泡沫只能自認倒霉,因為所有人都沒看到。如果這個泡沫不破,你的房子賺一倍,我也沒理由跟你分利潤。”

四、2000年網路泡沫:3億元變成3千萬

亞洲金融風暴還沒過去,網路又來了。

1999年末和2000年初,全香港的商人都好像瘋了。這次不同於以往,越是大商人越瘋狂,不管是搞房地產,還是搞百貨;不管是生產電子,還是生產水泥的;不管是辦學校的,還是開夜總會的;總之全和網路扯上了,紛紛辦起了網站,紛紛註冊了名字帶有cyber.com、information.net的公司,紛紛向那些常青藤大學畢業生發出高薪聘書,紛紛與it公司聯姻。

我當時打工的華潤創業公司自然也不能免俗,雖然公司每年有十幾億淨收入,但因為和網路沒有關係,股價還不如一個剛創辦兩年的網路公司高。股東不幹了,說:如果你們再不進入IT,就要找人收購。於是,我們只能絞盡腦汁向網路上靠,先是付了一筆天文數字的諮詢費,請世界最大的諮詢公司出主意,可是那些從美國飛來的高級腦袋除了給我們寫了兩大本資料外,任何問題也沒解決;其實他們也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因為我們不是網路裡的蟲,我作為公司總經理當時連上網都不會。可是商場是個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遊戲。當時許多如雷貫耳的經濟專家都說:網路技術會創造一個全新的經濟,誰跟不上,誰就會被淘汰。想想看,誰不害怕呀?於是,我們也拼命想找一家美國技術公司“結婚”。

經過投資銀行的朋友介紹,美國一家大公司的副總裁來香港,期間可以跟我們談談。可是時間約到早上8點,這在香港是非常罕見的商務見面時間。我當時有點納悶:看來網路的人就是不一樣,可能都是超人!第二天早上,7點50分趕到人家香港分公司,一進接待室我差點暈了,原來在我們前面已有兩批人,一批人正在會議室裡同那個副總裁談著,另外一批人還在會議室裡等著。8點45分,輪到我們,30分鐘談完,結果就不用說了。

2000年初正當我被網路搞得暈頭轉向時,一個朋友找到我,他與一個美國基金創辦了一個網路公司,在香港買了一個上市公司的殼,市值一下子升到200億。他請我加盟。

我說:我可不懂網路。

他說:你只要懂上市公司運作就行。

於是,他開出了我不可拒絕的條件—3億元的公司股票,外加7位數的年薪。做著億萬富翁的美夢,我在新公司上班了。可是上班的第一個天,網路泡沫破了,第一個月我的3億元變成2億元,第二個月變成了1億元。

第10個月,我的股票變成3000萬,而且有行無市了。

五、2008年中國股市:“基金經理都是騙子”

網路泡沫滅了。金磚四國又冒出來了,特別是中國,進入21世紀後,很不得了。中國轉眼之間成了世界的加工廠、世界第一大鋼鐵生產國、第二大汽車生產國、世界第三大經濟發展國。

2007年中國這頭昏睡的獅子,終於徹底醒了。

深圳的房市開始超過香港的新界,上海北京的寫字樓也開始趕紐約,開戶炒股的人到了1億。於是,一下子創造了世界第一大銀行、第一大石油公司、第一大房地產公司、第一大保險公司。

這一年全世界500強排名亂了,因為那些老牌500強紛紛被突然變大的中國公司擠出去。中國商人在世界上開始揚眉吐氣了,腰裡揣著大把股民的錢,也能想買誰就買誰了。

於是,中亞和非洲的油田,拉美的銅礦和鋁礦、澳洲的鐵礦和煤礦頻頻被來自中國的買家問價。

澳洲有些人小心眼,看中國人要收購澳洲最大礦業公司,竟提出將會威脅本國民族經濟。中國外交部長婉轉講話了:“中國對澳洲的投資,還不及澳洲對中國投資的一半,我們希望澳洲繼續對中國增大投資。”

2007年世界經濟的焦點放到了中國,全球的經濟天才都在討論中國股市和房市,一派說泡沫太大了,另一派說中國正在改寫世界經濟,潛力遠遠還沒發揮出來。

可惜世界經濟還沒改寫完,美國那邊次貸泡沫又碎了。中國股市進入2008年,少了近三分之一。

記得2007年9月我回長春度假,碰到我母親一位老同事。一個當了一輩子會計的75歲老頭,成了中國第一代“基迷”。他把報紙上所有有關基金的報導用剪子剪下來,釘成三本半大書,還跟人學會了在坐標紙上畫圖表。他把家裡所有閒錢都買了基金。

我問他現在買股票是不是風險太大?

老頭說,他買的不是股票,是基金,基金是由金融專業人士管理、抗風險能力最強的綜合投資工具。他剛買的某基金是走了銀行後門才買到的,現在不到一個月就賺了5%。

春節後母親打電話告訴我:老頭投到基金的20萬元,只剩10萬元,現在有些精神不正常。老伴治病需要錢,他抱著就是不賣,整天到銀行管人家要錢。

見誰跟誰說:基金經理都是騙子。

後記

我是1955年出生的,以上是我活到現在親身經歷的經濟泡沫。其實,所有學經濟的人都知道人類歷史上這樣的泡沫比比皆是,比如:19世紀英國的南海金礦泡沫、荷蘭的鬱金香股票泡沫,20世紀初的美國鐵路泡沫、造船泡沫、槓桿併購和垃圾債券泡沫。

讓我奇怪的是:人類怎麼一點都沒有學聰明?儘管每一次泡沫都有過去的影子,可是人類還是一次次重蹈覆轍。

諾貝爾經濟學獎快有一個世紀了,那麼多聰明過人的腦袋得了這個獎;電腦在百萬里的星空中,就能算出你把鑰匙藏在家門口的第幾塊磚頭下;人類也能把羊變成人、把人變成羊,怎麼人類就是不能避免這些如此相似的泡沫?

一些歷史上的泡沫故事往往讓我們匪夷所思。比如在英國南海泡沫中,一個騙子註冊了一個叫南海投資的公司,在他的招股書上寫道“本公司在拉美有一個誘人的投資項目,現在需要融資,這個項目的具體內容暫時不能透露”。第二天,當他打開辦公司的大門時,外邊擠滿了給他送支票的股民。第三天,這個騙子拿了錢就消失了。

我相信我們的子孫,讀到今天杭蕭鋼構這樣的故事一定也會忍俊不禁,但是他們依然避免不了被他們的後代貽笑大方的命運。我認為“以史為誡”和“讀史明志”對人類不靈,人類是不能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的。就像公元前歐洲種族之間的屠殺在二戰猶太人的集中營依然上演、不論發生過多少次泡沫,泡沫還會再發生。

為什麼

因為人類就是人,人類就是由每一代的你和我組成的。儘管我們的父母都會告誡我們,不要玩火,火會燙手!可是有哪個人沒有被火燙過?!人只有被燙過,才成熟;人成熟了,就是離開舞台的時候了;舞台永遠是新一代人玩火的地方;每一代人只能從自己的經歷中長大;每一代人都要創造自己的泡沫和體驗它的破碎。這就是黑格爾說的:歷史能給我們提供的惟一借鑒就是我們從歷史不能得到任何借鑒。有人可能說:經濟泡沫中損失的是不太懂經濟的大眾,經濟領域的專業精英—經濟學家、銀行家、基金經理等,他們是應該能比一般人更早知道泡沫的,從而更多地避免損失。可是大量統計研究證明:這些精英作為一個整體,他們在預測泡沫的水平上一點也不比老百姓強,因為他們在股市中的平均收益同股民大眾一樣,他們比普通股民唯一多賺的只是手續費。

難怪誠實的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一再說:“泡沫是很難確定的,除非它破了。”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