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銀如何一步步走向沉淪(一):德國的軀體美國的心

作者:見智研究所   |   2016 / 11 / 29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Yeah


成立於1870年擁有近150年歷史的德意志銀行,曾是風光無限的“後起之秀”。2009時德銀就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外匯交易商,佔全球五分之一強的份額;2010年時躋身全球前五大投行之列,並在投行收入方面超越瑞士信貸成為歐洲第一。但就在短短六年之後,確切的說是在三個月之前,德銀卻被Euro Stoxx 50指數除名。

關於德銀目前的悲慘境遇早已被各財經媒體“嚼爛”,被7800樁官司纏身和不再為股東創造價值的德銀儼然成了資本市場的棄兒。但昔日意氣風發的德銀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這步田地的?這要從德銀如何在其德國的軀體上裝上了美國的心臟說起。

純正的“德國血統”

在當代人的記憶中,德銀可以說是德國的象徵,代表了德國的高效、嚴謹和精準。二戰後的德銀和德國一樣,被迫蜷縮在自家的國土上,兢兢業業地值守著“本職工作”。德銀在此期間“心無旁騖”,專心服務著本土企業的複興。

到1988年時,德銀已是德國經濟中的最重要的一部分,沒有之一。其在幾乎所有德國大型企業中都持有股權,如持有近三分之一戴姆勒(奔馳母公司)股權、半數卡爾施泰特(德國最大商店集團)股權、50%南德製糖(當前歐洲最大糖業集團)股權、建築公司赫茲曼德(曾為慕尼黑、亞特蘭大和背景奧運會修建過體育場工程)的多數股權、赫曼集團(當前歐洲最大醫療用品公司)的多數股權、獅牌瓷器(歐洲最大瓷器集團)的多數股權等等,觸角遍及整個德國的各行各業。

德銀的管理層和董事會成員在全國400多家大型公司中的董事會中佔有席位,彼時的德銀是一家與德國融為一體的銀行,甚至說德銀代表著整個德國也毫不誇張。

轉折點

但這一切在1994年的6月開始發生轉折。當時的德銀董事會主席Hilmar Kopper與管理層在馬德里分行開會時決定,要將德銀由一個主營業務在國內的傳統商業銀行轉變成一家全球性的投資銀行。

1

這一決定既是受當時環境的影響,也是由於德國和德銀自身的利益驅動。大環境方面,八十年代末,雷根和柴契爾倡導的新自由主義方興未艾,隨後也成為德國追隨的“主流”:決策者們希望給以往處在國家羽翼下的重點企業更多自由度,德銀就是其中之一。

而從德國自身而言,戰後德國再次崛起的經濟奇蹟,已讓國內市場接近飽和,德國有世界競爭力的企業希望繼續向外擴張,因此需要德銀與之共同“出海”。而德銀也意識到,其“輔佐”境內企業復興的使命已經結束,國內的增長空間已經十分有限,必須從新業務和新市場中尋求增長點。此外,美國投行讓人前所未聞的高收入,也讓德銀的管理層們蠢蠢欲動。

但實際上,美國投行“同行們”的高收入與當時德銀的管理層和員工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九十年代中期的德銀內部根本沒有人懂得英美投行的運作之道,本土的勞動力市場和大學中也沒有這樣的“人才”。唯一的方法只有引進外援。

美國的心臟

此時,決定德銀今後命運的關鍵性人物出現了——艾迪臣·米切爾(Edson Mitchell) 。生於1953年的艾迪臣畢業於達特摩斯(常青藤)商學院,自27歲開始就一直服務於美林。

2

據其同事回憶,艾迪臣身上具有典型的美國投行文化特徵:熱愛競爭的天性、做事風格直截了當、不懼風險且橫行強勢。但艾迪臣的風格太過直接強勢,甚至超出了美林的承受能力:雖然艾迪臣在華爾街已是頗有名氣的明星銀行家,但美林仍然拒絕讓有近15年行齡的艾迪臣進入高級管理層。

而命運的安排總是充滿了巧合。在艾迪臣職業生涯遇阻之時,德意志銀行正在尋求可以助其轉型成為國際投行的“人才”。雙方一拍即合。1995年艾迪臣從美林帶走了50名優秀下屬,加入了德意志銀行,並受命為德意志銀行建立全球金融市場部門,並在倫敦成立德意志銀行交易證券、衍生品、外彙和大宗商品的業務中心。一言蔽之,艾迪臣承載了將德銀打造成世界級投行的重任。

但正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樣,誕生初期總不會太順利。艾迪臣並沒有一開始就創造出“奇蹟”。德銀的全球金融市場部門一開始在不斷虧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德銀此前一直無法有效將1989年收購的英國投行Morgan Grenfell的業務整合入德銀集團,艾迪臣一開始的主要精力用在了給德銀的這筆收購“止血”。

但艾迪臣的美國投行精神加上德銀轉型的決心,很快讓德銀這艘大船開始調轉航向。德銀開始由原先以信貸為主的商業銀行轉變成一家後起之秀的投行。1994年,也就是德銀決議轉型的“元年”,其信貸資產在總資產中的佔比高達74%,此後逐年下降,到1997年時已驟降至49%(在此期間德銀並沒有刻意壓縮貸款,同期貸款年均增長仍達15%,只是投行業務增長更快);與此同時,同期德銀的手續費收入和交易利潤快速增長,分別由94年的56億馬克和10.39億馬克增至89億馬克和36億馬克,年均增速分別為17%和51%。中間業務收入佔業務淨收入的比重由42%增至近60%,投行業務已取代傳統信貸業務成為德銀的支柱。

此時,德銀已經換上了美國的心臟。不僅德銀的主要收入已開始依賴紐約和倫敦,艾迪臣也將美國的投行文化帶入了德銀的軀體。在一次在法蘭克福舉行的德銀聚會上,一位還不認他的同事禮貌地問艾迪臣尊姓大名時,艾迪臣竟狂妄地回答說“我是上帝。”另外這位上帝還有一句名言:“如果到四十歲了還沒賺到1億美元,那絕對是個Loser。”

當然,這些話可能是艾迪臣在鼓舞團隊士氣時所放的“演講詞”,但投行團隊中的人都將其視為金玉良言。艾迪臣的手下都將艾迪臣親切地稱為“鯊魚”和“終結者”,稱自己是為金錢而無往不利的“僱傭兵”。

不幸的是,在2000年艾迪臣準備回美國過聖誕節時,私人飛機意外墜毀,年僅47歲的艾迪臣與飛行員雙雙殞命。德銀股價聞訊狂瀉,但很快又收復失地。市場永遠是正確的,歷史又總是充滿了巧合。艾迪臣的英年早逝不僅在美國丟下了5個兒女和妻子,在英國留下了一個法國情婦,還為德銀留下了一隻精幹的投行團隊,最終讓他的得意門生有機會帶領德銀登上全球投行的巔峰。也正是從這個時候,德銀開始大規模介入造成08年經濟危機的衍生品業務,為日後被捲入無邊無際的法律訴訟埋下了伏筆。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