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意收購大師:比索羅斯更富有的華爾街孤狼卡爾・伊坎

作者:撲克投資家   |   2016 / 08 / 13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Berber


如果你阻礙伊坎(Carl Icahn)的道路,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掃除障礙。一般人認為他都這把年紀了,本該歸隱淡出,但伊坎不會這樣,他依然是華爾街最讓人困擾的人物。染指摩托羅拉(Motorola)、戴爾(Dell)、Netflix,逼著企業吃下毒丸,這位掠食美國企業的華爾街大亨,有人說他是“激進投資人”(activist investor)、“維權投資者”,也有人說他是“吸血鬼”、“企業掠奪者”。

來自富比世雜誌

過去的20年裡,華爾街上最讓各大公司CEO膽戰心驚的名字是什麼?答案很可能是卡爾·伊坎。

伊坎,一個80歲高齡的老人,華爾街各大公司高層最恐懼的人物。他的個人淨資產已經達到了220億美元,位居世界富翁排名第10位。

染指摩托羅拉、戴爾、Netflix,逼著企業吃下毒丸,這位掠食美國企業的華爾街大亨,外界對他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說他是“激進投資人”(activist investor)、“維權投資者”,也有人說他是“吸血鬼”、“企業掠奪者”。

無論如何,大家都一致同意他是一位敵意收購(hostile acqusition)大師,他關心的是如何從收購和出售中賺錢,勝過關心企業的發展。

比索羅斯更富有

伊坎的辦公室看起來像極了博物館。木質走廊裡,掛滿了他30年來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講述著美國金融史上的重要故事:一樁樁著名的惡意收購。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對美國環球航空公司的那一戰。此後,伊坎逆襲華爾街,成為眾CEO們聞之色變的“企業掠奪者”。

20世紀,卡爾·伊坎的掠奪之手染指了許多歷史上最偉大的公司。其中有MGM、摩托羅拉、Texaco(美國大型石油公司)和Nabisco(一家跨國糕點商)。

現在,伊坎在曼哈頓GM大樓裡又發大招了,原本年屆不惑的億萬富翁麥克·戴爾(Michael Dell)和比爾·艾克曼(Bill Ackman)將遭受伊坎帶來的極大困擾。(注:麥克·戴爾是戴爾公司(Dell)董事會主席,比爾·艾克曼是對沖基金潘興廣場資產管理公司CEO。)

過去15個月裡,77歲高齡的伊坎入主了兩家公司,隨後發動了反對14家公司的動作。一般人認為他都這把年紀了,本該歸隱淡出,但伊坎不會這樣,他依然是華爾街最讓人困擾的人物。

如果你阻礙伊坎的道路,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掃除障礙,Chesapeake能源公司老闆Aubrey McClendon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毫無疑問,伊坎現在很輕鬆,其表情舉止便可看出端倪:學者風範的白鬍子時不時地動一下,這是他近期去邁阿密旅遊順帶留的。他還賣掉了177尺長的遊艇,因為玩遊艇讓他感到乏味了。誠然,正如投資人總結發現的,伊坎的幸福感來源於繼續推進他的激進主義。

“我還能做些什麼呢?”伊坎自問自答,“坐在一個無聊的聚餐會上嗎?”他靠在椅背上,邊說邊揮舞著手臂。幾天前,他對戴爾估值250億美元,其中他自己出50億美元的資金。現在,他對此表現的漠不關心。

伊坎上身穿著帶金色鈕扣的藍色運動衣,不慌不忙地從水晶杯中啜幾口可樂,“我們正處在遊戲的頂端,這是我們的最好時機。”

實事求是地說,他的做法已經改變了。以前,他通過垃圾股票或其他槓桿來攻擊別的公司,後來又想出通過對沖基金來賺錢。現在,伊坎已經超過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成為華爾街最富有的人,富比世估算他的淨資產達200億美元。

如此身家,他已經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也不需要徵求誰的同意,這讓他變得十分危險。

億萬富翁Leon Black這樣評價伊坎:“他喜歡贏,他喜歡錢,但錢只是他用來證明自己價值的計分板。他精明而且不屈不撓,他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儘管他不是常常都對,但我從不會打賭他會錯。”

一匹華爾街孤狼

華爾街對卡爾·伊坎此次復出感到意外。事實上,伊坎花了5年時間為此次復出做精心準備。

上世紀,伊坎通過對沖基金賺足了數百萬美元。(注:伊坎的對沖基金對投資人收取2.5%年費和25%的年度淨利潤,這比其他對沖基金都要高。)

2007年時,他已經在管理50億美元的資產。他的資本管理一直非常成功,直到經濟崩潰期間,他才遭遇挫折,損失了35%。

突然之間,像所有資產管理人一樣,面對失望的投資人,他只能讓處境窘迫的合夥人拿回投資。然而,伊坎自己卻沒有收回自己的資產,還順勢將合夥人的負擔徹底解除了。2011年,他將剩下的17.6億外部資本重新註入他的對沖基金。

“我與投資人之間一直都沒有什麼問題,但到最後,如果你想全資收購一家公司,衝突就會變多。”伊坎覺得與其做個收點“小費”資產管理人,不如變身為華爾街一匹孤狼,用自己的錢來馳騁沙場。

在過去4年中,伊坎投資基金表現勝過標普500指數,平均年收益率超過25%。最終,伊坎將市場谷底時的90億美金成功翻了一倍。憑這一業績,伊坎足以笑傲江湖。

伊坎前助理Keith Meister說:“他有膽量玩大的,而且,恕我直言,他現在的錢比什麼時候都多。有些人會崇拜激進分子,那麼這個圈子裡誰也比不上伊坎。”

伊坎說他尊重像Meister、Daniel Loeb 和Barry Rosenstein一樣的新進激進投資人,但伊坎與這些新激進分子的區別是:他們玩的錢投資人能隨時召回,而伊坎玩的錢卻由他全權控制,而且他可以將目標放在此前人們認為不可攻破的那些公司上。

“麥克·戴爾一團糟”

伊坎揮舞著一把鋁尺,好像那是一把騎兵刀,“現在,不用出售任何東西,我們就可以開出一張100億美元的支票。”有此火力,伊坎完全有能力對市場價值不超過500億美元的企業下手。

如此一來,伊坎自然可以染指世界上第三大電腦公司戴爾公司。今年2月,麥克·戴爾本來毫無障礙就能重新控制這家他在大學寢室裡創立的公司:與PE公司銀湖合作,以每股13.65美元回購公司股票,回購規模達244億美元。

誰知伊坎半路殺出。他在報紙上看到了消息之後,迅速買入10億美元股票。他認為,既然戴爾注入了這麼多資金,其股價一定是很便宜。

3月初,伊坎總結出現在價值137億美元的基礎科技設施併購中,麥克·戴爾的出價沒有反映出公司15%的內部收益率。所以他請求股東迫使公司取消該交易,並且發放每股9美元的股息。

3月中旬,伊坎意識到戴爾已經設定了低價,於是琢磨更有力的進攻方案。月底時,他又通告戴爾公司董事會特別委員會他要購買公司的控制權。接下來,一場介於伊坎、麥克·戴爾以及私募巨頭黑石之間的爭奪戰即將在未來幾週展開。

考慮到伊坎向來的大手筆,他幾乎一定贏定了。伊坎精通並熱愛玩這種遊戲。

為完成這篇文章,富比世雜誌採訪了他多次。他起先對透露戴爾計劃還顯得有點扭捏,但隨著時間的推進,他的話匣子就打開了“麥克可能已經把自己弄得一團糟。是他自己將自己放在一個可能失去自己公司的位置上。本來,奪走他的公司將非常艱難,因為他持有15%的股份。”

隨著正式買入戴爾公司日子的逼近,你能感覺到伊坎有點洋洋自得,他甚至在著手準備一個沒有麥克·戴爾的戴爾公司計劃。

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雖然看起來伊坎無處不在,但他事實上很少離開GM大樓的辦公室。他幾乎不會坐飛機去見股東或律師。他僅僅從曼哈頓大樓就可以對外面的那些公司造成巨大影響,所以他堅持認為微觀層面的管理沒有太大必要。

“這就像看一位醫生做手術然後告訴他哪兒做得不對。”伊坎說他有關收購戴爾的主意是光天化日之下得來的。如果他對什麼感興趣,別人自然會找上門,又或者他只要打個電話就可以。這好像電影《霹靂嬌娃》中的場景,在台詞結尾處只發出一個聲音的男人卻有著強大的支配力量。

縱使接受電視採訪時,伊坎也只是接受用電話。這張刊登在富比世封面的人物特寫照片,差不多是伊坎6年以來拍攝的第一張肖像畫—他第一次向公眾曝光了新髮型。

鐘擺花了半個世紀的時間才完全擺向了這個方向,有了現在的伊坎。伊坎是一個猶太家庭的獨生子,他的妻子是一名教師。從紐約皇后區的到普林斯頓大學,從醫學院退學,從部隊退伍。最後,1960年代,在華爾街,他的叔叔給他找了個股票經紀人的工作,伊坎走上了今天的道路。1980年代,他賺了大錢,被認為是惡意收購垃圾債券的高手。

今天,卡爾·伊坎猶如《悲慘世界》式的人物,對人們給的綽號“掠奪者”喜劇式回應,並充分發揮了“激進主義者”的特徵,從不間斷地帶領受罪的股東修理懈怠無效的公司管理層。今年3月份,81歲的證券法學家Marty Lipton在一份備忘錄中,質問像伊坎這樣的激進投資者是否要為失業和經濟低迷負一大部分責任:“這些(指伊坎的作為)只能被認為是敲詐,激進者的對沖基金在掠食美國的企業。”

伊坎這樣回復道:“我尊敬Marty,不過他完全錯了。”

自從伊坎去年秋天購買了Netflix的10%股份後,Netflix的執行長Reed Hastings一直在學著如何接受伊坎。伊坎買入Netflix股票激起了該公司使用所謂毒丸來防止伊坎得寸進尺。(注:毒丸是美國一種比較常用的反收購措施,正式名稱為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

Hastings說:“這就像下一盤國際象棋,他一動(指收購),我們就下藥(指反收購)。這在所有這類事情中是最常見的做法。還不了解他時,我感到很憂慮,但現在我喜歡他的公司。”

伊坎回應說:“我喜歡Reed Hastings,我告訴他如果有人為我賺了8億美元,我是不會照他的臉來一拳的。”

話雖這麼說,一大批銀行家和律師還是出頭保護那些CEO和公司遠離伊坎尖刺般的猛擊。伊坎將這些人描述為“像高盛(Goldman Sachs)一樣唯利是圖的傢伙們”。

“這些公司的錢堆積成山了,我們只是鞭策他們利用好這筆錢。”伊坎說。

伊坎有點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意味。Hastings扭轉公司狀況並讓股票短期上漲,伊坎就給了他一個“緩期”,沒有進一步進攻。相反,當伊坎2012年5月收購CVR能源公司時,其團隊意識到高盛想用1850萬美元擋開他們,伊坎直接讓高盛別這麼幹。

這些事實證明,當你某天也遭遇這個足夠瘋狂足夠有錢的人時,千萬不要站錯隊。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