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的國際化道路走得悲壯而無奈

作者:扑克投资家   |   2016 / 10 / 25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ean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比美國從前的敵人——日本,更加忠實和積極地支持雷根時代的財政赤字和巨額花費的政策了,甚至連德國都不曾如此對華盛頓的要求無條件地滿足過。而在日本人看來,東京忠誠和慷慨地購買美國國債、房地產和其他資產,最終換來的報償竟是世界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金融災難。

威廉·恩格作為二戰的戰敗國,日本經濟千瘡百孔,而盟軍最高司令部製定的經濟政策把日本推向惡性通貨膨脹的深淵。

美國的積極援助,為日本帶來了復活的轉機。1947年以後,為了抵抗社會主義陣營,美國開始扶植日本。1948年10月,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通過第13—2號法案,確定加速扶植日本經濟復甦的步伐。

1948年12月,美國銀行家約瑟夫·道奇來到日本,為日本建立更為穩固的貨幣體系,把日元與黃金掛鉤,把匯率穩定為360日元兌1美元。穩健的貨幣體系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為日本消除了通貨膨脹的隱憂。此外,美國還提供日本大量的經濟援助和貸款,這些打著“雪中送炭”旗號的輸血政策,為日本帶來了源源不絕的崛起動力。

在美國的庇護下,日本經濟開始脫離經濟危機的泥沼,漸趨穩定,而先後爆發的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為日本經濟的繁榮帶來機會。在這兩次的戰爭中,美國刻意通過戰爭製造需求,為日本尋求最有效的發展方式。1950—1960年,僅美國就累計向日本訂貨600億美元,日本成為美國的軍需物資生產大本營,有人稱,這“至少使日本在其戰後的發展進程中贏得了10年時間”。

20世紀60年代,日本就善於“站在巨人的肩上”,模仿西方的產品技術,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產品升級,降低成本,其產品在歐美市場也佔有一席之地。隨著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以及1973年的石油危機,嚴重依賴海外石油的日本遭遇重創,但日本化危機為轉機,在陣痛中完成產業結構轉移,如日本物美價廉的省油車很快蠶食了美國生產的8缸耗油車的市場。同時,大量機械企業如雨後春筍般竄起,日本機械產業的競爭力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到20世紀80年代,日本的電子產業一飛沖天,越來越多的日本企業如Sony、Panasonic、先鋒、豐田、三菱等躋身世界名企陣容,日本成為東亞經濟發展的龍頭,一躍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經濟強國:

從1955年開始,日本保持了長達18年的年均10%的高速增長。到1985年,日本GDP超過13萬億美元,為美國GDP的1/3,出口總額為42萬億日元,其中對美國出口額為568億美元,外匯儲備也高達到279億美元。

日本一日千里式的發展速度,越來越讓美國坐立不安。只要這個世界被分割成不同的主權國家,就會存在國策。美國實施援助日本國策的最終目的不在於培養一個強大的對手,而在於制衡,即以日本來牽制社會主義經濟的發展。因而,美國與日本的關係為張力,美國既不希望日本崩潰,也不希望日本威脅到它的大國地位,美國情願它的“獨孤求敗”能橫亙古今。

但隨著日本的發展,日本已不再唯美國為中心了,甚至開始與美國產品爭奪市場,和美國工人搶飯碗。日本貿易跑出了火箭的速度,美國經濟卻出現疲軟之勢,1984年,美國貿易逆差達到1090億美元,財政赤字近1000億美元。一進一退,美國明白日本狼來了。更可怕的是,日元虎視眈眈,美元感受到強烈的威脅。

日元也不甘心被美元玩於股掌之中,在多次美國導演的經濟危機中,日本企業和日元也同樣是受害者。隨著利益裂痕的增加,日元與美元之間的關係很快從友邦轉為反目成仇。

日本不是任美國宰割的羔羊,日元從未放棄任何提升自己在世界貨幣體系中地位的機會。1978年12月,日本大藏省提出了“正視日元國際化,使日元和西德馬克一起發揮國際通貨部分補充機能”的方針。

日元國際化是指日元在國際經濟交易中充當價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貯藏貨幣的功能。貨幣的國際化,不僅彰顯一國實力的崛起,也是分散國內經濟風險的安全閥,通過兌換,可以把國家內部風險兌換給別人。

日本希望大把大把的日元雪片般飄向世界各地,但最大的貿易逆差國地位決定了美元源源不斷流入日本,日本並沒有流出的途徑,貸款與擴大日元在國際交易中的比例,成為增強日元在世界貨幣影響中的兩駕馬車:

1960—1978年,日本向東南亞提供總額為35億美元的政府援助;1972—1982年,日本對東盟五國直接投資10166億美元。同時,日本也逐步加強日元在國際交易中的地位。1989年4月,日元在全世界外匯交易中的比重為13.5%,僅次於美國的45.0%;1990年,在日本的出口額中,按日元結算的比例為37.5%,在進口額中,按日元結算的比例為14.5%,分別比1980年提高了8.1和12.1個百分點。

日元羽翼逐漸豐滿,有了單飛的野心,美國當然耿耿於懷,多次對日元實施圍剿。從1983年10月開始,美國實施了打壓日元的政策。美國財政部部長唐納德·里甘致函日本大藏大臣竹下登:“由於日元低估,以及日本對美國貿易順差的不斷擴大,在美國國內形成了強大的批判浪潮和保護主義的巨大壓力,如果希望美國政府盡力防止那些試圖把日本的產品和服務趕出美國市場的行動的話,那麼,日本有必要在金融市場的開放和日元的國際化上採取強有力的大膽的步驟”。

對於財政部長的譴責之詞,日本並不在意。1983年,日本首相中曾根如此反駁美國的輿論壓制:“美元因為世界經濟形勢不穩定的影響而變得非常強盛,希望美國方面在降低利率上多做努力。”

一個堅持日元不升值,一個堅持日元升值,語言交鋒的背後隱藏的是誰都不肯讓步的大國利益。不過,到了1985年,與1983年截然相反,日本的大藏大臣竹下登主動提出允許日元升值10%以上;且竟然連美元貶值,日本也不再據理力爭,“貶值20%,沒問題” ,作為後起之秀的日本仍難抵擋美國的巨大壓力,擔心美國日益升溫的保護主義會禍及日本,日元不得不被架著升值,以緩和與美國的劍拔弩張。

幾個月後,日元對美元由250日元兌換1美元升值到149日元兌換1美元。1987年2月,在“盧浮協議”中,5國政府又決定把匯率穩定在當時的水平,但日元升值一直到1989年才罷休,升值幅度之大也讓人大跌眼鏡,最高時高達3倍多。日元翻倍的升值,美國自然受益匪淺,但美國也沒有就此罷休,日本不穩定的匯率,為其為繼續打壓日元留下了漏洞。

日元大幅升值,首當其衝的是出口企業。日元升值,大幅提高了出口企業的生產成本,他們的價格競爭力被嚴重削弱,日本的經濟增長速度減慢。為拉動經濟增長,日本央行開始實施擴張性貨幣政策,僅1986年就連續5次降息,央行貼現率也由5%降到2.5%,資金的高流動性為後來的股市與房市熱潮埋下了伏筆。而且,很多出口企業為了彌補出口虧損,也開始從銀行低息借貸炒股,日本銀行的隔夜拆借市場迅速膨脹。

自此,日本的股市與樓市一路飄紅:1985年,日經平均股指只有14000點,到1989年12月29日,已經達到38915點;1985年,東京的商業地價指數為1201,到1988年就猛漲到3342……

日元升值,也為日本提供了抄底的機會。在日本人看來,美國的資產看起來很美,而用日元購買又是如此廉價。於是,日本掀起了對美國資產的收購潮,Sony收購哥倫比亞影片公司,三菱收購洛克菲勒中心。殊不知,日本喝下的只是美國人精心準備的“資產毒藥”。

瘋狂而不計後果的購買美國資產,“高處不勝寒”的股價與樓價,泡沫越來越大,但危機也在浮華表象的掩蓋下鬱鬱蔥蔥地蔓延,日本人卻信心滿滿,認為日本的經濟奇蹟可以改寫經濟規律。正如一位美國投資專家所說:“在這裡有一種日本股市不可能下跌的信念,在1987年、1988年,甚至1989年時仍然是這樣。他們覺得有一種非常特別的東西存在於他們的(股票)市場中,存在於整個日本民族之中,這種特殊的東西能夠使日本違背所有存在於世界各地的規律。”

1989年5月,日本政府終於嗅到本國經濟泡沫即將破裂的苗頭,開始實施貨幣緊縮政策,把維持了兩年多的2.5%的利率提高到3.25%。在通貨膨脹的壓力下,已是群魔亂舞的金融體系驚慌失措,載歌載舞的房市、樓市盛宴也在瞬間像殘羹冷炙扭轉。

日本經濟將唱哀歌,美國早已做好了圈套守株待兔。在日本股市大漲時,美國銀行家研製出一種讓日本人一頭霧水的金融衍生品——股指認沽期權,即賭日本股市會跌,如果跌,美國是贏家,如果指數上漲,日本是贏家。到1990年1月12日,日經指數已經下跌數日,美國交易所適時拋出“股指認沽期權”,在美國大賣,日本股市全線崩潰。

經濟泡沫破裂,銀行業、投資業、製造業都身處水深火熱之中。為了救命,很多日本企業不得不斷臂求生,原本在繁榮時高調收購的資產,以更低的價格被美國回購。“出來混,總要還的”。這些充滿誘惑的資產,在日本企業手中不過是充門面的過客,風光終究是別人的。

日本的經濟危機,也為日元烙上了深深的烙印。很多持有日元資產的投資者開始發現,日元並不是只漲不跌的神話,日元被大量拋棄,日元開始貶值。此次,日本經濟踏入漫漫停滯長路,從1993—2009年,平均增長速度只有1%左右,先前10%的黃金增長速度成過眼雲煙。在亞洲金融危機中,日本迫於美國的壓力,既不敢理直氣壯地支持建立亞洲基金,又在東南亞國家中扮演了“抽回資金”這樣不光彩的角色,結果導致東南亞國家群起而攻擊日元,日元失去了穩定匯率的機會,東南亞國家也對日元不再信任。為了討好東南亞國家,彌補他們對其的不信任,日元又提供大量貸款,但忽高忽低的匯率,令東南亞國家不願意領日元的情,日元不再是讓美元驚心膽戰的強大對手了。

日本學者吉川元忠在《金融戰敗》中如此哀嘆:“太平盛世中,誰能意識到戰爭已經打響?若是真槍實彈的戰爭,誰也不會將自己的利益親手送給敵對一方,而在人們看不到摸不到的無形戰爭中,往往敗就敗在心甘情願將自己的大好河山拱手送給對方還渾然不知,這樣的戰敗更慘更痛。”
日元的國際化道路走得悲壯而無奈,甚至有些時候不得不充當美元掃清障礙的砲灰。一個經濟強國,卻無法讓日元在世界貨幣體系中立足。貨幣的博弈是國家實力全面的較量,貨幣的國際化更是如此,需要雄厚的經濟實力,更需要出色的政治手腕,需要承擔,也需責任,還需要絲絲入扣的外交斡旋。一直以來,日本“經濟巨人,政治侏儒”這樣的無奈現實,成為阻撓日元國際化最大的阻礙。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