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更迭:石油美元的升騰與隕落

作者:王维峰   |   2016 / 08 / 20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ayroz


能源市場與全球金融體系錯綜複雜的關係可以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石油美元體系的出現,這一體系主要伴隨著美國升成為一個超級政治經濟大國而生。

長達近二十年的時間裡,美國是世界上唯一的原油出口國。能源的相對獨立幫助支撐了美國經濟和美元。美國一直享受著貿易順差,直到1970年前後。

能源專家、《原油蹤跡》(“The Trace of Oil”)一書的作者Bertram Brökelmann解釋稱,幾次轉變之後,美國經濟發生了巨變:首先,它從一個原油出口國變為了原油進口國;接著變成了一個商品進口國,最後變成了一個資本進口國。這種災難性的下降螺旋雖是逐漸展開的,但最終影響到了全球經濟。

石油美元指的是,產油國通過出售原油所換取的美元。美國的原油消費和產出之間的差距自1960年代末開始擴大,美國開始依賴原油進口。

得益於頁岩油大繁榮,美國原油進口結束了1950年到本世紀初急劇成長的狀態,自2000年以後進口大幅下降。 這開始對全球美元的流動性產生衝擊。

儘管石油美元體系使得美元成為了全球的主要儲備貨幣,但它也為美國債務的上升做出了“貢獻”。1973年到1974年的石油禁運對美國構成了一次重大打擊,也暴露了美國經濟的軟肋。 在“國家安全”的幌子下,未來的政策歷程就此劃定:1973年,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表的文章寫道,“對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兩大主導原油出口國的經濟和政治產生影響,將讓美國在能源問題上具有影響力。” 從金本位到石油美元體系前參議員Ron Paul(此人是金本位支持者)解釋道,“理解石油美元體係以及影響它的因素,是預測美元何時崩盤的最佳途徑。”石油美元的起源要從布雷頓森林體系—1944年達成的一個戰後協議說起,正是這一體系奠定了美元作為全球唯一儲備貨幣的地位。

自那時起,只有美元可以固定地以35美元每盎司的價格兌換黃金。這也意味著只有美國能夠改變黃金的價格,反過來,美國承諾通過買入和出售無限量的黃金以維持美元價值穩定,即約定好的35美元可買一盎司黃金。 1945年,美國財政部持有1萬7848噸黃金,佔當時全球官方黃金儲備的63%。金本位下的美元為世界提供了一種可靠而穩定的儲備貨幣。然而,隨著美國貿易順差自1960年開始下滑,布雷頓森林體系開始出現裂痕。 甘迺迪和詹森政府都在加大馬力印鈔,或為給太空競賽融資,或用於國內的社會保障項目。朝鮮和越南戰爭也給美國政府帶來了沉重的預算負擔,他們不得不尋求戰爭常用的融資機制,例如舉債。 於是,美國開始舉債度日,而全世界的銀行裡則充斥著美元。這些美元代表著對美國的黃金所有權。1971年,美國“暫停”了用美元兌換黃金,並宣布美元貶值至38美元兌一盎司黃金。

1

(美國總統尼克森)

緊接著發生了一次黃金擠兌潮,因為歐洲國家,尤其是法國和德國,懷疑和擔心會發生另一次貶值。結果是,美國的黃金儲備最終縮水至2.86億盎司(約8108.1噸)。於是,在1971年8月,尼克森總統關閉了“黃金窗口”,美元又一次貶值,幅度達到10%。 黃金價格直線拉升至42.22美元/盎司。本質上,它意味著美國財政部違背了當初用黃金支撐美元的承諾,當初因為這一承諾而構建起來的金融體係也難以為繼了。

1960年代末,美國政府曾經試圖通過“倫敦金池”(London Gold Pool)控制金價,但這種操縱行為使得他們的黃金迅速流失,他們很快就放棄了。這成為美國政府最終違約的前兆。包括Milton Friedman等貨幣經濟學家告訴尼克森,廢除黃金的通貨地位之後,金價將跌至6美元/盎司。這裡又一次證明,大部分經濟學家的預測是一文不值的。

對於原油來說,1973年是重要的一年:作為對贖罪日戰爭(編者註:即第四次中東戰爭,又稱贖罪日戰爭、齋月戰爭、十月戰爭,美國及其盟國支持下的以色列反敗為勝)的報復,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祭出了石油禁運,但這與“黃金窗口”的關閉也不無關係。美元變成一種與其他貨幣沒有什麼本質區別的法幣,而聯準會(Fed)則可以隨心所欲、沒有任何羈絆地使用擴張性貨幣政策。美國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如何調動其他國家持有和使用美元。沙烏地阿拉伯成為美國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根據外洩文件,還有其他利益相關方幫助促成了1973年到1974年石油美元體系的發展。Henry Alfred Kissinger在荷蘭的彼爾德伯格與一群頗具影響力的精英開了一次會,他們包括:英國石油公司董事長Lord Greenhill、大通曼哈頓銀行的David Rockefeller、雷曼兄弟的George Ball以及Zbigniew Brzezinski等。

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可以徹底擾亂和破壞全球貨幣體系”,因此他們把目標瞄準了OPEC掌控的原油。原油成為拯救他們的銀行和金融利益免於美元體系崩潰的救命稻草。

2

(Kissinger與沙烏地國王費薩爾會面。彼時,費薩爾似乎並不那麼確信。但最終,沙烏地皇家意識到了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有利的一筆交易。)

此後,Kissinger很快就與沙烏地統治者展開談判,並且幫助控制事態朝著最終能夠讓美國與沙烏地達成協議的方向發展。還有一次秘密會議直到最近才被披露出來,美國派出的是當時新任命的財政部長William Simon。這次會談的目的是,找到讓沙烏地與美國化敵為友的方法,從而創造出石油美元體系以令當時病懨懨的美國經濟煥發新生。尼克森態度堅決,不容有失,因為此事不僅關係到美國經濟安全,他還希望蘇聯在該地區無立錐之地。

3

(美國前財長Simon。直到最近才披露出來,他實際上帶著秘密使命前往沙烏地,說服對方用美元為原油交易結算並通過投資美債讓美元循環流動。)

Simon知道如何推銷這一想法: 美國是沙烏地投資石油美元最安全的去處,並且外界將毫不知情。沙烏地在美投資情況不單獨披露,而是和其他原油出口國一起披露的。不過,為了應對《訊息自由法案》的要求,美國財政部今年5月公佈了沙烏地的美債持倉,為40年來首次。沙烏地是產油國中第一大美債持有國,持有約117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

至此,美沙夥伴和戰略聯盟正式形成:美國同意將保證沙烏地皇室的存續,為沙烏地油田提供軍事保護,並向沙烏地政府提供武器。 作為回報,沙烏地將動用自己在OPEC中的影響力以確保所有的原油交易以美元結算,並將自己出售原油所賺取的美元投資於美國的投資品上,維持對油價水平的影響力,同時防止另一次石油禁運的發生。美沙同盟標誌著(全球)向“石油美元體系”的範式轉換。它讓美國填滿了因為“黃金窗口”關閉而留下的“空缺”。通過創造對美元的新需求浪潮,原油巨頭和金融寡頭們確保了資金的流動。儘管是人為和沒有根基的體系,但石油美元體係受到了世界範圍內對原油與日俱增的需求支撐。與此同時,同樣是人為創造的需求成功地支撐起了美國持續數十年的擴張性貨幣政策,至少持續到了金融危機爆發以及我們今時今刻所面臨的種種處境。 又一次範式轉換即將來襲?與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後的範式轉換相似,另一個重大範式轉換即將來襲。Ron Paul認為,我們終將知道(石油美元體系)的大結局,屆時產油國將希望用黃金而非美元來換取它們的石油。近些年來發生在原油銷售協議上的變化,我們有目共睹。2013年,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同意向中國供應價值2700億美元的原油,是迄今為​​止最大的原油供應協議。此外,幾個OPEC成員國正在允許使用美元之外的貨幣結算。

2016年1月,印度和伊朗同意以印度盧比作為原油銷售的結算貨幣。2014年,卡塔爾同意中國成為用人民幣結算原油交易的第一個中心。2015年12月,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中國達成了一個新的人民幣互換協議。這些作為都強烈地表明,海灣國家正在採取措施減少它們對於美元的依賴和曝露。

因此,為什麼全球都盯著中東的地緣政治風暴也就顯而易見了。美國對該地區的軍事干預失敗以後,全球投資者的擔憂有所加劇:沙烏地在該地區的戰略地位在慢慢弱化,而經濟制裁解除後的伊朗的地位卻在強化。

4

(歐巴馬總統和沙烏地新國王薩爾曼似乎發現了什麼可笑的。但現實是,美國和沙烏地之間的關係近幾年是有所惡化的,儘管官方的聲明與此截然相反。)

此外,美沙的關係正變得搖擺不定。今年4月,沙烏地警告稱,如果美國國會通過那項法案—為“911”恐怖襲擊受害人及其親屬起訴沙烏地政府開綠燈,沙烏地將拋售所持有的數千億美元的美國國債。5月,這份法案在參議院獲得了通過,現在被遞交到了眾議院的手裡,但何時開始投票尚未定期。沙烏地的威脅還有待觸發,但如果眾議院真的通過了,沙烏地將拋售上千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此舉將催生影響深遠的一刻,象徵著美沙合作超過40年的石油美元體系的終結。美國財政部最新國際資本流動報告顯示,今年1月到5月,沙烏地減持了199億美元的美國國債至1037億美元。

本文由弘則研究臥雲翻譯自金融部落客Gold And Liberty,作者Claudio Grass是瑞士金庫Global gold 董事總經理。本文首發於雲豹財熵微信公眾號(HI-ALOC)。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