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性時刻!IMF宣布將人民幣納入SDR,權重10.92% 超過英鎊日圓

作者:嚴婷   |   2015 / 12 / 01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1月30日宣布將人民幣作為除英鎊、歐元、日圓和美元之外的第五種貨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里程碑時刻,意味著人民幣已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

消息公佈後,離岸人民幣短線上漲,美元走高,歐元和英鎊下行。

IMF此後確認,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10.92%,超出日圓和英鎊,但低於外界預期。在今年7月的初步評估報告中,IMF工作人員曾估計人民幣的權重將在14%-16%

新貨幣籃子要到2016年10月1日才開始生效。今年8月,IMF宣布將當前SDR的貨幣籃子有效期將從12月31日延長9個月至2016年9月30日。

對於國際市場上人民幣使用的短期影響,IMF亞太部門主管李昌鏞(Changyong Rhee)在周一的電話會議上對媒體表示,市場對未來人民幣的需求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人民幣加入SDR後,受歡迎程度上升,需求會相應上升。但也有認為,加入SDR後,中國資本市場更加開放,會出現資本流出的情況。因此兩種方向的影響都存在,“淨影響”目前還很難判斷。

人民幣權重超過英鎊和日圓,主要從歐洲擠出

SDR的最新權重如下圖所示。美元從41.9%降至41.7%,歐元37.4%降至30.9%,日圓9.4%降至8.3%,英鎊11.3%降至8.1%。這意味著,人民幣加入SDR獲得的10.9%權重主要是從歐洲(歐元和英鎊)擠出來的,沒影響美元地位,對日圓影響也有限。

sdr-table

IMF稱,在明年10月1日生效後,每一種貨幣在SDR估值中的未來佔比將取決於當日匯率。納入人民幣也是SDR貨幣籃子構成自1980年來的首次重大變化,當時貨幣籃子從16種貨幣縮減到了5種(1999年時歐元取代了德國馬克和法國法郎)。

拉加德:人民幣入籃決定是對中國改革成就的認可

IMF總裁拉加德表示,“執董會關於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決定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它是對中國當局在過去多年來在改革其貨幣和金融體系方面取得的成就的認可。”

IMF總裁-拉加德

IMF週一的聲明全文如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董事會完成特別提款權審議,
同意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基金組織)執行董事會今天完成了五年一度的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組成的審議工作。此次執董會審議的一個主要焦點是人民幣是否符合現有標準,從而可以被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執董會決定認為,人民幣符合所有現有標準,自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幣被認定為可自由使用貨幣,並將作為第五種貨幣,與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一道構成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為確保基金組織、基金組織成員以及其它特別提款權使用方有充足時間進行調整以適應新的變化,新的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執董會會議結束之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女士表示“執董會關於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決定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它是對中國當局在過去多年來在改革其貨幣和金融體系方面取得的成就的認可。中國在這一領域的持續推進和深化將推動建立一個更加充滿活力的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這又會支持中國和全球經濟的發展和穩定”。

特別提款權的價值將由包括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圓和英鎊在內的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值決定。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將使得貨幣籃子多元化和更能代表全球主要貨幣,從而有助於提高特別提款權作為儲備資產的吸引力。特別提款權的利率將繼續由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的貨幣市場短期金融工具利率的加權平均值確定。特別提款權籃子中所有貨幣的發行國的當局(目前也包括中國當局)都應維持能便利基金組織及其成員國和特別提款權的其他使用方以其貨幣開展業務操作的政策框架。執董會討論的文件將於近期散發。

人民幣已滿足可自由使用要求

所謂“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SDR貨幣籃子過去僅包括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而明年10月1日開始將新添一員——人民幣。

IMF 對一國貨幣加入SDR 規定了兩個條件:一是該國出口貨物和服務總量位居所有成員國前列,二是貨幣應“可自由使用”。

2010年時,IMF執行董事會曾在評估後否決將人民幣納入SDR,當時稱人民幣不符合可自由使用的條件。IMF在8月初發布的報告稱,在上一次評估中,中國滿足了“出口”這一“入門要求”,但人民幣並沒有被納入SDR是因為“它並不被判定為能夠自由使用,這是貨幣選擇的第二個要求。”

而這一次人民幣能夠被納入SDR貨幣籃子,主要是因為已經滿足了第二個要求。

IMF宣布決定後的媒體會上,IMF策略、政策及評論部主任Siddharth Tiwari表示,按照IMF條款定義,“可自由使用”是指一國貨幣在國際交易中被廣泛使用作為支付貨幣,即直接用於國際進出口或債務支付,同時也在國際匯率市場上​​可以廣泛兌換並直接使用。IMF今天的評估報告認為,自從2010年的評估以來,人民幣已經在國際交易越來越被廣泛使用。多數指標顯示,人民幣在國際交易中的使用已經顯著上升。報告還指出,人民幣在外匯市場市場上也得到了頻繁交易,其深度已經可以滿足IMF操作的要求。

因此,“可自由使用”的條件並不要求SDR籃子貨幣是完全的自由可兌換貨幣,也不對該貨幣的匯率制度有要求,而只是要求該貨幣能夠被基金組織成員國的中央銀行類機構可以便利地在國際上使用和交易該貨幣,滿足調節國際收支的需要。

週一的這一決定並不令外界意外。今年以來,各界對人民幣納入SDR的呼聲漸高。IMF工作人員在本月中旬就已發布報告稱,人民幣已符合“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建議納入SDR。

IMF工作人員經過評估認為,人民幣符合“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因此,工作人員建議執董會認定人民幣可自由使用,並將其作為除英鎊、歐元、日圓和美元之外的第五種貨幣納入特別提款權籃子。工作人員還認為,對於工作人員今年7 月向執董會提交的初步分析中指出的所有懸而未決的操作性問題,中國當局也均已解決。IMF總裁拉加德支持工作人員的分析和建議。

人民幣加入SDR也得到了不少西方國家的支持。英、法、德等大國已先後表態支持人民幣納入SDR。9月下旬,習近平主席訪美後,雙方發表聯合聲明稱,在人民幣滿足IMF現存SDR評估標準的前提下,美國支持人民幣加入SDR。習近平在隨後與歐巴馬聯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強調了這點。

中國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的催化劑

對此,中國央行發文稱歡迎這項決定,這是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成果的肯定。中國將繼續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加快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為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維護金融穩定、完善經濟治理做出貢獻。

IMF亞太部門主管李昌鏞表示,IMF相信中國將會繼續漸進地開放資本市場,但IMF認為整個金融市場開放的“順序”更重要。首先要有一個清晰的貨幣框架,然後是靈活的匯率制度,此後才能進一步開放資本市場。

對中國來說,將人民幣納入SDR具有重要像徵和政治意義。

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認為,人民幣入籃表明了國際社會對於中國前期金融對外開放進程的認可,是對國內改革力量的極大肯定。雖然“入籃”不要求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和國際化,也不要求人民幣匯率市場化,但將是中國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的催化劑。

在Lombard Street Research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部主管Diana Choyleva看來,如果人民幣被納入IMF儲備貨幣,這將標誌中中國開始全面融入全球金融市場。這和2001年中國加入WTO一樣,人民幣納入SDR將讓中國打開資本帳戶,並由市場決定利率和匯率,這將給全球經濟帶來變革。

但也有觀點認為,人民幣加入SDR不應成為資本項目開放的催化劑。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鄭聯盛本月稍早指出,相關經濟體的資本項目開放主要以經濟體內部的金融發展和內外協調為基礎,成為SDR貨幣籃子與否與資本項目開放沒有直接的關聯性。

加入SDR只是第一步,人民幣真正成為儲備貨幣還前路漫漫。

宏觀經濟研究機構Capital Economics此前表示,將人民幣納入SDR不會直接增加市場對人民幣資產的需求,IMF對人民幣作為儲備資產的背書也不太可能改變資產管理經理的投資決定。(文/嚴婷)

決定各國央行是否有意願考慮將一種貨幣當成儲備資產的因素在於,他們是否有信心在需要的任何時候,都能將這種資產向具有足夠深度且流動性良好的市場賣出。人民幣納入SDR意味著IMF承認人民幣和中國金融市場滿足這個條件,但是各國央行也有各自的判斷。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