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日元波動的核心邏輯:合則生分則死

作者:程俊   |   2016 / 05 / 06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對於日元2016年的強勢表現,市場看法莫衷一是。尤其是日本方面不斷放“嘴炮”試圖打壓日元卻無實際行動令投資者大感困惑,畢竟干預外匯市場對於日本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認為,日本坐視日元升值的唯一理由就是沒有得到美國的“同意”。

Via野村: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和日本之間的匯率關係雖然表面上存在分歧,但是實際上兩者是“你幫我一個忙,我就幫你一個忙”(If you scratch my back, I’ ll scratch yours)的關係。

2008年當時美國經濟處於崩潰邊緣之際,英美兩國是通過大規模QE和貨幣貶值才獲得了喘息之機。其中英鎊和美元對日元的貶值均在40%左右,英鎊對日元、美元對日元雙雙刷新歷史新低。

時任日本首相的麻生太郎深諳唇亡齒寒的道理,明白日本必須放棄跟隨英美貨幣貶值的步伐。否則競爭性貶值之下,類似1930年的全球經濟崩潰將會重演,日本也一定會深受其害。當時的財政大臣藤井裕久也持有類似的觀點。在他們兩個的共同“努力”下,日元成為了當時最強貨幣。

日本決策層的“明智”,某種程度上拯救了全球經濟,也挽救了包括通用和克萊斯勒在內的美國大型企業,雖然日本企業自然在強勢日元下成為了犧牲品。

金融危機之後,過去的首相麻生太郎經成為了安倍政府的財政大臣,歐美“投桃報李”的時間也到了。無論於情於理,美國和歐洲都沒有理由拒絕日本版的貨幣寬鬆。在幾輪日式QE之後,美元對日元也扶搖直上,很快的就從80回升到了100。

而隨後美元對日元進一步的飆升主要的因素則源於美元本身的強勢,和日元主動性貶值關係並不大,因此美國政府也容忍了美元對日元升至125水平。但是隨著美元進一步走強的政治和經濟因素都開始轉弱,美元對日元再也無法維持高位。

G20會議之後,對於日本表達日元過於強勢的單邊走勢,美國財政Lew的表態是“雖然日元出現了升值,但是外匯市場依然運行有序。”這基本上就扼殺了日本單邊干預打壓日元的想法。

在沒有美國允許的情況下,干預一個有序的外匯市場,意味著日本對於美國的背叛。即便日本理論上有這樣的選擇權,但是顯然也不會是最佳路徑,並且歷史來看,也不會有好的結果。

上一次日本做出“忤逆之舉”可以追溯到1999年6月,當時日本的副財長神原英資可能因為即將卸任——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態度令其決定斥資數億日元干預匯市,試圖將美元兌日元從117水平推升至122水平。

這一行徑不僅違背了美國的意願,而且日美兩國之間貿易剛好也存在衝突,因此美國財政薩默斯迅速撇清了美國在這次干預中的立場,間接表達了對干預行動的不支持態度。

外匯市場第一時間理解到了這一表態的含義。在日本貿易帳盈餘顯著的基本面支撐下,投資者大肆做多日元,美元對日元不僅沒漲向122水平,最終跌到了102。

這場不明智的干預不但導致了日本巨大的外匯損失,而且打壓日元適得其反的結果也令日本經濟遭遇損失。有著這樣一個先例在前面,日本除了口頭干預,可能也別無選擇!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