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網友戲謔:「腐敗經濟」白酒股再漲歷史新高!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遭網友戲謔:「腐敗經濟」白酒股再漲歷史新高!

2021 年 2 月 7 日


2020 年底,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剛剛表示,要在即將到來的雙節期間對名優白酒進行價格監管; 2021 年初,深交所又向提前透露去年業績的五糧液( 000858-CN )和酒鬼酒( 000799.SZ )下發關注函,要求說明是否違規影響股價波動。但是,這都不能阻擋白酒股股價的垂直起飛。

擋不住白酒股價接連創新高

1 月 5 日,新年的第二個交易日,白酒股延續暴漲行情,股價接連創新高。其中,貴州茅台( 600519-CN )上漲 3.13% ,市值一天增加 785 億元(人民幣,下同);五糧液上漲 7.36% ,市值來到 1.24 兆;瀘州老窖( 000568-CN )、洋河股份( 600809.SH )和山西汾酒( 600809.SH )漲幅分別達到了 7.25% 、 6.77% 和 3.22% ;今世緣( 603369.SH )、水井坊( 600779.SH )和迎駕貢酒( 603198.SH )等二三線白酒企業則紛紛漲停。

實際上,白酒股這場集體狂歡,已經持續多時。僅從 2020 年年初至今,一年時間,酒鬼酒漲幅 400% 、山西汾酒漲幅 332% 、瀘州老窖漲幅 202% 、五糧液漲幅 144% 、洋河股份漲幅 145% ,即便是市值基數巨大的貴州茅台,漲幅也達到了 76% 。

市場普遍認為,在基金規模不斷擴大、大資金越來越主導市場的背景下,機構正聚集流入業績出色、景氣度高的產業,以白酒為代表的消費股和以新能源為代表的科技股,則是個中翹楚。一位私募投資人表示,從頭年三季報到來年一季報,是一年中最長的業績真空期,經營和動銷數據向好、確定性更高的標的,就更加容易吸引大資金圍觀。其中,茅台作為白酒產業風向標,只要其售價堅挺,就能代表整個白酒產業的景氣程度。

白酒股最近一次被認為即將 “ 剎車 ” 是在去年 12 月 23 日,當天,茅台股價在盤中創新高後下跌,最終以 2.09% 的跌幅收盤,眾多分析師發出 “ 警惕聚集瓦解 ” 的吶喊;隨著幾個交易日後股價繼續走高,白酒板塊景氣度向好的樂觀情緒又瞬間恢復。再靚麗的業績也需要對應適當的估值。白酒股的狂歡究竟是不是泡沫,也許只能見仁見智,但一路高漲的背後,則是多股勢力交織疊加的集體推動。

資金聚集,重倉白酒

資金聚集助推股價短期暴漲,已是被市場普遍接受的觀點,而白酒則是其中最典型的板塊之一。浙商證券研報認為,覆盤 2019 年以來,結構性牛市的特徵顯現,市場經歷了數次聚集。具體來看, 2019 年 1 月至 4 月集中豬肉股, 6 月至 7 月消費股, 7 月至 9 月再聚集科技股, 12 月至 2020 年 2 月再次聚焦科技股,而到 2020 年 4 月至 7 月則再回歸消費股。從 2020 年 10 月以來,市場開始集中新能源和白酒股。

浙商證券總結,首先,聚集的持續時間往往在 2-3 個月左右;其次,產業景氣度是品種選擇的核心驅動力。去年 10 月以來,貨幣政策正常化,資金聚集特徵進一步顯現,對電動車、太陽能光電和白酒而言,銷量數據等景氣度不斷被驗證是主要驅動因素。作者根據choice數據整理髮現,規模不斷擴大、日益擁有定價權的基金正在成為主導,機構是否集中提供增量資金,與股價高度相關。

根據choice數據基金持股統計, 2020 年三季度(單季度基金只公布自己的前十大重倉股),重倉持有貴州茅台的基金由 2019 年三季度的 1,377 家上漲到 1,453 家,基金總持有數由 6,039 萬股上漲到 6,846 萬股,基金持股佔流通股(含鎖定股)比例由 4.81% 上漲到了 5.46% 。期間,貴州茅台股價漲幅 45% 。

同期,重倉五糧液的基金由 657 家上漲到 1,103 家,總持股數由 2.93 億股上漲到 3.78 億股,持股比例由 7.72% 上漲到 9.94% ,期間股價漲幅 70% ;重倉瀘州老窖基金由 227 家上漲到 303 家,持股數由 2.11 億股上漲到 2.40 億股,持股比例由 14.44% 上漲到 16.4% ,期間股價漲幅 69% 。其他名酒中,重倉山西汾酒的基金由 2019 年三季度的 120 家成長到 2020 年三季度的 173 家;重倉古井貢酒的基金由 43 家上漲到 83 家。兩家公司基金持股佔比都在 10% 左右,期間股價分別上漲了 157% 和 90% 。

同樣也有反例。口子窖從去年 3 月白酒板塊觸底反彈以來,股價漲幅也超過 100% ,但在 2019 年 9 月至 2020 年 9 月期間,其股價反而下跌了 7% 。這背後是機構的撤離——期間,口子窖基金重倉數由 62 家下滑到 19 家,重倉基金持股比例由 7.62% 下滑到 5.98% 。

以機構為首的資金帶頭湧進

而在最近時段,根據東吳證券研報,上週五( 1 月 1 日)偏股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型基金部位分別為 83.0% 和 87.5% ,而一週多前這兩個數值還分別為 81.6% 和 87.1% 。其認為,過去一週公募基金聚集加強,而產業偏向中始終包含消費。

一位私募投資人表示,隨著更加專業的機構投資者增加,A股市場的有效性越來越強,一旦產業和公司的發展邏輯通順,以機構為首的資金就會立即湧入,白酒即是典型,而邏輯有瑕疵的公司,已經無人問津;但另一方面,股價對於基本面的演繹,仍然是暴漲暴跌,即便是機構,也很難說已經從趨勢投機者成為了真正的價值投資者。

爭奪業績,搶秀 “ 肌肉 ”

白酒景氣度在業績真空期中的持續,與酒企在 2020 年底集中公佈的一撥亮眼數據和預期展望相關。首先是白酒 “ 總龍頭 ” 貴州茅台,其預計 2020 年實現營業總收入 977 億元左右,與上期相比成長 10% 左右;預計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 455 億元左右,與上期相比成長 10% 左右。同時,子公司貴州茅台醬香酒行銷有限公司預計實現營業總收入 94 億元左右(含稅銷售額 106 億元左右)。

總體也將茅台推向神壇。按照貴州省最新規劃,其希望將茅台打造成該省首家 “ 世界 500 強 ” ,這被寫進了貴州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

由於出廠價相對固定,但茅台業績的進一步提升,仍然可以來自於三個方面:首先是產量和銷量的穩步上漲;其次,則是直銷比例提升,帶來出廠價的變相成長,將一部分經銷商利潤歸為己有。茅台經銷商大會資訊顯示, 2020 年茅台與 68 家直銷渠道商達成合作, 2021 年將會加快推進自營、商超渠道、電商通路建設,形成與社會渠道、自營體系相輔相成的局面;第三則是直接漲價。茅台出廠價已經有近 3 年未提升,而其他酒廠則普遍漲價,多家研究機構判斷,茅台未來兩年內漲價 20% 左右的可能性很大。

被監管部門下發關注函的五糧液,數據同樣出色。年底,五糧液在 1218 經銷商大會上公佈,集團 2020 年 1-11 月收入達 1,103 億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13.5% ,集團全年收入有望突破 1200 億元。從渠道角度看,每瓶第八代普五一批商利潤從年初不到 20 元增至近百元,五糧液在增厚渠道利潤。

在 2020 年漲幅最大的汾酒和酒鬼酒,同樣沒有閒著。2020 年 12 月 26 日,汾酒經銷商大會上,董事長李秋喜表示, 2020 年汾酒集團收入預計成長 17% ,利潤總額預計與上期相比成長 60% ;中高端產品與上期相比成長 30% 以上,省外、省內收入佔比 6 : 4 ,首次實現區域市場的結構性反轉;可控終端超過 85 萬家,過億元市場 17 個,長江以南與上期相比成長 50% 。

到 2021 年 1 月 4 日,汾酒進一步公佈,預計 2020 年年度實現營業收入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 19.11 億元- 22.11 億元,增幅 16.08% – 18.60% 。預計 2020 年年度實現利潤總額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 11.10 億元- 15.10 億元,增幅 38.41% – 52.25% 。上述三家企業,茅台、五糧液和汾酒,都是在經銷商大會上搶先公佈了去年的出色業績,刺激了股價。

過去一年漲幅 400% 的酒鬼酒,也是因為 “ 未來 ” 業績過於華麗。2020 年 12 月 26 日,在酒鬼酒經銷商大會上,其公司董事和財務總監程軍,在眾多經銷商和媒體面前,高調宣佈公司銷售目標是 “ 突破 30 億,跨越 50 億,爭取邁向 100 億 ” 。

連深交所都感到震驚。其在監管函中表示: “ 當日,你公司股價漲停,此後你公司股價持續上漲。而根據你公司前期揭露的歷年年度報告,上市公司 2017 年- 2019 年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 8.78 億元、 11.87 億元、 15.12 億元;根據你公司揭露的 2020 年第三季度報告,上市公司 2020 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 11.27 億元。 ”

透過漲價來鞏固品牌號召力

回顧過去一年,雖然並非一帆風順,但在眾多產業中,白酒市場行情的確出類拔萃。去年一季度,因為受到疫情影響,白酒股價曾經出現過一波 “ 泥沙俱下 ” 的大規模回調。如今已經站上 2,000 元/股的茅台,最低曾到達過 950 元/股左右;如今 320 元/股的五糧液,最低 97 元/股左右;如今 385 元/股的山西汾酒,彼時只有不到 80 元/股。

但疫情緩和後,白酒動銷超出預期。一位江甦的郎酒經銷商告訴作者,令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在一季度經營 “ 慘不忍睹 ” 的情況下,其利用二三季度,竟然在前三季度就完成了全年的既定目標。

這背後是經歷酒業黃金十年和產業調整期後, “ 倖存者 ” 們經營打法的逐步統一。即便受到疫情帶來的銷售壓力,但 2020 年初開始,在高端酒茅台、五糧液的價格上漲帶動下,郎酒,瀘州老窖,汾酒、今世緣、甚至包括銷售策略向來激進的洋河等廠商,都仍然堅持選擇漲價和渠道控貨挺價。廠商透過漲價來鞏固品牌號召力、渠道議價能力,這種趨勢一直延續到了最新的一次漲價: 1 月 4 日, 52 度 1573 經典裝團購建議價漲至 1050 元。

眾多酒廠以 “ 價值回歸 ” 名義調高零售價,即使不能馬上實現,也可以為業績成長打下基礎,並給渠道商利潤留出空間。有白酒企業高層介紹,渠道利潤少則 30% – 40% ,多則 50% 以上,廠商與經銷商 “ 一榮俱榮 ” ,銷售動力旺盛。

到去年三季度中秋和國慶的雙節銷售旺季開啟時,酒企發貨節奏仍然保持 “ 克制 ” ,一系列配合調價的控貨操作同期執行。例如,去年 9 月 23 日,習酒停止接收 2020 年度所有經銷商合約配額外的訂單,暫停貨物供應; 9 月 25 日,郎酒通知,即日起青花郎事業部全部產品暫停發貨; 9 月 27 日,瀘州老窖下發全系產品節前停貨通知。

有四川白酒經銷商對作者這樣解讀廠商動作: “ 停貨配合(漲價),維護漲價成果,也是防止後面價格會倒掛。廠商主動停貨,少壓貨給我們渠道,也好維護渠道秩序。 ” 這位經銷商表示,他是漲價策略的支持者,認為從戰術上,選擇在旺季之前調價最有利,可以營造出產品緊俏、價格還會上漲的感覺,讓市場更容易接受。

市場分析普遍認為的是,當茅台和五糧液在千元左右價格帶獨孤求敗、同時在中低階價格帶過於擁擠的情況下,包括洋河、今世緣、汾酒和水井坊在內的酒企,誰能透過升級漲價搶先站穩 600 元左右的次高端價格真空帶,將成為接下來酒企攪動資本市場的重要步點。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