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巴菲特2016年股東大會

作者:吳曉喻   |   2016 / 05 / 01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時間4月30日晚上(美東時間早10:30),華倫·巴菲特執掌的波克夏·哈薩威公司51週年股東大會正式召開。巴菲特和查理·蒙格現場回答了股東、記者和分析師的提問,股東大會於美東時間17:18畫上句點。華爾街見聞派出記者現場參會,並開設直播,現場直擊​​了本次盛會。

波克夏-巴菲特-2016-04

股東大會現場圖:

16

波克夏-巴菲特-2016-02

波克夏-巴菲特-2016-06

在慣例的投報紙比賽上,這個小男孩贏了巴菲特:

波克夏-巴菲特-2016-05

波克夏史上最大的併購交易對象Precision Castparts:

波克夏-巴菲特-2016-01

今日,一年一度的全球投資者盛宴—巴菲特旗下波克夏·哈薩威股東大會將在“股神”的家鄉奧​​馬哈舉行。波克夏最新股價為每股21.9萬美元。購買該公司的股票,能聆聽85歲的巴菲特和他92歲的老搭檔查理·蒙格現場回答股東提問,持續時間長達六小時左右。

以下為本次波克夏公司股東大會的完整版圖文實錄,供讀者回顧。

美東時間9:59  金頂電池廣告在波克夏·哈薩威股東大會的開場影片中首次亮相。去年2月,巴菲特收購P&G旗下金頂電池業務,交易價值47億美元。

美東時間10:16  巴菲特和蒙格已經入座,股東大會將於10:30正式 ​​開始。

美東時間10:30  股東大會正式開始,巴菲特和蒙格亮相,仍然同往常一樣,桌上放著可口可樂和花生糖。巴菲特介紹蒙格時說,“他總是電影裡被女孩子親的那個”。巴菲特介紹,今年是股東大會第一次線上直播,並且同步用中文直播。

美東時間10:35  巴菲特介紹波克夏·哈薩威業績情況。預計將於5月6日正式公佈財政業績。

波克夏-巴菲特-2016-07

美東時間10:40  巴菲特播放自1999年開始的歷年獲利情況幻燈片,強調公司的目標是營運收入方面每年成長,但獲利並不會每年都成長。他表示,“這些數字看似無固定模式而言,我們也不做每季的獲利預測,但我們關注的是長期獲利能力。”

波克夏-巴菲特-2016-08

美東時間10:45 《財富》雜誌退休記者Carol Looms提問:為何巴菲特改變了十年前的論調,當時稱波克夏只會收購需要很少或不需要資本投資的業務。BNSF和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就是完全相反的例子。

巴菲特:也許我們可以花一兩百億購買這些公司,但如果這些公司不能繼續成長,就會有雙重負擔。我會將這些增加的資產重組,再去購買其他公司,驅動我們募集更多的資金,獲取額外的回報。而且很多資金並不是投入進去很快就賺得回報。

蒙格:早期時我們投資的一些公司可以獲得很好回報。但後​​來一些沒有獲得很好回報,那麼我們的優先考慮事項就會有所改變。最重要的是,以最少的錢獲得更多的回報。

美東時間10:50 記者提問:為何收購Precision Cast,該公司前景如何?

巴菲特:這家公司經理人是非常優秀的,我和查理見過很多經理人。而且他們有很精良的飛機製造技術。

美東時間10:56 觀眾提問:長期以來,是否有什麼事情回到過去會採取不同做法?

巴菲特:我很早就決定了我最喜歡的僱員是我自己。查理和我都是被上帝賜福的,我們每天都在工作,這些事情是非常精彩和值得的。我們非常幸運,我們是合作夥伴,所以我沒有什麼可值得抱怨的了。從業務來說,回頭看我覺得做紡織業好像不太合適。

蒙格:我92歲了,但還有很多精力可以做一些事,這是很難得的。

美東時間11:01 保險分析師Cliff Gallant提問:事實上,Geico的表現沒有Progressive好。您怎麼看?

巴菲特:Geico的第一季表現還不錯。Geico和Progressive的市場模式不同,我認為Geico今年有很好的獲利空間。希望我100歲的時候我們的市場份額超過State Farm,我會做我能做的部分,就是活到100歲。在保險業務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保險業收入很多和利率相關。簡單來說,保險面臨激烈競爭。保險生意提供者多了,但需求並未增加,回報就會變差。就成長和獲利能力而言,Geico過去做的不錯。

美東時間11:11 德國觀眾提問:看到Amazon.com以及其他公司的成長,市場推廣方式上也發生很大變化。從推廣銷售到客戶自己尋找適合產品這一轉變,對公司意味著什麼?

巴菲特:我們不會去想,現在這種有利趨勢對我們未來長期生意有什麼影響。對我們而言,我們不會焦慮,我們不會想是去參與還是反對。互聯網時代對我們的幫助良多,但思考新的機會時,我們也會面臨一些阻力,但我們已經加入到互聯網科技時代,我們會努力把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好。波克夏公司的最大優勢是,我們不是固定在一個產業,鋼鐵或輪胎之類的。我們會分佈在很多產業。我認為,一定要具備一個彈性思維,去思考將資產部署在哪些方面。

美東時間11:18 CNBC記者Andrew Ross Sorkin提問:去年您有個問題回答得很好,可口可樂有沒有什麼不良影響,您用自己每天喝多少可口可樂而並沒有不利影響來回答。但Tufts大學有個研究,人們不該繼續攝入過多糖分,因為會導致很多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和癌症等等。請您拋開自己飲用可樂的經驗談一談,為什麼擁有這麼多可口可樂的股票?

巴菲特:消耗卡路里是一個問題,我每天大概攝入700卡的可口可樂,我一天可能要消耗2700-2800卡路里。但如果從不應該攝入糖分的角度來說,我覺得我還是願意每天攝入一定糖分,我的母親和祖父也都是這麼做的。人們大概已經飲用了19億盎司的可樂,每人每年消耗108盎司的可樂。如果一個人一天消耗的卡路里四分之一來自可口可樂,你可以自己做出選擇,到底吃多少卡路里,攝入多少糖分。比如,可樂和花生糖都是我喜歡每天吃的,讓我非常快樂。做很多快樂的事情,能讓你更長壽。我希望有個孿生兄弟天天吃青菜花椰菜喝水,看看我們誰更快樂,我相信我一定比他快樂,壽命更長。所以我覺得可口可樂是非常棒的產品。如果能夠吃得均衡,不要令自己得肥胖症,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可口可樂有害。

蒙格:我一般喝健怡可樂。你現在只考慮壞處不考慮益處。如果每年因為有多少人發生空難,你就不坐飛機了,這是非常不成熟的想法。

美東時間11:26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問:在可再生能源方面,波克夏公司已經投入了大批資金。波克夏是希望在能源方面都轉變為可再生能源嗎?這是長期目標嗎?

巴菲特: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後代有更多的能源可以使用。聯邦政府在這些方面有很多鼓勵政策,同時,全世界範圍內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碳排放付出代價。可再生能源取代現有能源的程度,取決於政府政策。目前的政府政策是讓社區分擔費用,而不是讓大家通過減排得到好處。但我們希望,法律政策方面未來有所改變,如果政府在稅收方面給予我們更多優惠,我們會投入更多在這方面。

美東時間11:35 觀眾就投資銀行的衍生物產品提問。

巴菲特:對於衍生品而言,最難的是評估價值,最大的危險是是否會發生中斷,導致股票交易等無法完成。

美東時間11:43  《財富》雜誌 ​​退休記者Carol Looms提問:如果美國像歐洲和日本一樣引入負利率,對我們會有什麼影響?

巴菲特:負利率會影響我們公司,因為我們有很多現金和資本,有如此強大的購買力。對一些保險公司而言,十年前和現在是完全不同的,十年前是沒有人考慮到負利率問題的。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的現金流動更快更好。

美東時間11:47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師Jonathan Brandt提問:鐵路產業和汽車產業都有衰退現象,這種蕭條未來是否會加劇?

巴菲特:煤炭生產減少,加上冬天沒那麼寒冷,都令煤炭業收入減少,而鐵路業務受到的影響主要和煤炭有關。BNSF鐵路運輸公司第一季收益下降,而且今年這種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但現在我們在估算業務時,並不單從股票價值來看。我認為BNSF是我們很好的資產,未來會有很好的發展。

美東時間11:51 觀眾提問:現在很多孩子包括我的下一代也是您的追隨者。現在的孩子已經開始研究股票,可不可以將您的投資理念傳播給孩子們?

巴菲特:不用羨慕別人,不要妒忌別人中彩票,或通過IPO賺到很多錢。所謂百萬富翁其實沒有什麼秘密的,只要自己想一下哪些東西是有道理的,具備堅定的思維,不是看哪個股票漲了你就去買。

美東時間11:56 CNBC記者Andrew Ross Sorkin提問:內華達州新的規則和限制,對於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影響?

巴菲特:內華達州的問題是,過去幾年中,如果有能源或太陽能發電相關事業,價格是超出我們實際承受能力的。雖然政府鼓勵太陽能或風力發電,但安裝太陽光能板成本高於其他能源比如天然氣發電,那麼誰來支付這些可再生能源帶來的帳單,就成為了一個問題。聯邦政府政策是全美國納稅人承擔,內華達州認為這樣就不值得。這是一個政治上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社區通過減排得到益處,應該由整個社區來負擔費用。

波克夏-巴菲特-2016-09

美東時間12:04 記者提問:我了解波克夏沒有對賭原油價格,但在這方面有沒有投資?

巴菲特:沒有,我不認為我能預測是原油或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從來不會基於這些預測做任何交易決定。

美東時間12:12 記者提問:如果川普當選總統,會否為波克夏帶來政策法規方面的風險?

巴菲特:這不是問題。政府的政策法規會在廣泛範圍內會影響所有公司。我們希望希拉蕊當選,但無論誰當選,我們都會繼續成長,我們公司都會做得很好。美國的商業和社會配合得非常好,讓人願意把錢投資在這個地方。

蒙格:樂觀來看,GDP數值並沒能解讀現在系統的質量。

美東時間12:23 觀眾提問:投資銀行等,包括富國銀行未來的走向如何?

巴菲特:一般來說銀行並非指投資銀行,富國銀行是經營非常良好的銀行。但談及投資銀行,並不是我們投資很多的地方。我們2008年投資高盛時也賺了很多錢。我們有各種收益來源,對於投資銀行我們害怕多於喜愛。

美東時間12:31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師Jonathan Brandt提問:租賃業務是波克夏很大的獲利來源,可否談一下?

巴菲特:罐裝卡車租賃是很好的業務,我們有上十億美元的投資,這不單純是一個獲利的業務,還是將方便帶給人們的服務。飛機租賃我們一直沒有涉入,我們覺得是可怕的業務。

美東時間12:34 觀眾提問:消滅那個競爭者對你們最有利,不要說川普。

巴菲特:我們有很多競爭者,我們在我們的領域也是其他人的競爭者。我們更關注的是我們的客戶想要什麼,你關注客戶,客戶自然會關注你。你做不到這一點,業務就會遠離你。我們不想消滅對手,我們只希望自己做得更好。

美東時間12:45  巴菲特展示標普500指數對比Protege Partners五家基金的平均表現。蒙格表示,“只要買我們的股票就好了。”巴菲特強調,“我們有一些優秀的經理人,這種優秀的經理人像大海撈針一樣難得。”

波克夏-巴菲特-2016-10

美東時間12:58  股東大會上半部分結束,將於14:00開始下半場。

美東時間14:00  股東陸續進場,波克夏股東大會下半場即將開始。

美東時間14:05 保險分析師Cliff Gallant提問:現在有保險業務通過網路平台進行,波克夏會考慮嗎?

巴菲特:你會希望嘗試很多事情,讓我很驚訝的是,保險業務在過去從電話平台向網路平台的轉變。我們會嘗試很多事情,會犯一些錯誤。但二三十年後,相信會有很大的不同。

美東時間14:13 波克夏的人才好像沒有很多元化,是否會影響公司價值?

巴菲特:董事會和管理人員已經建立並會繼續波克夏的文化,股東們歡迎這些文化的建立。這些文化不會被輕易改變。我們的文化沒有問題,將會補足我們每個人的理念和價值。

蒙格:我比巴菲特更樂觀,我根本沒有覺得有這些問題。我們的人員流動率非常低。現在很多董事都不是為了錢來當我們的董事的。

巴菲特:我們選擇主管人才時考慮很多方面,他們必須有專業技能,並且是適合作為管理人員的。我覺得現在我們的董事是最好的。有些諮詢公司會打電話給我,向我推薦候選人名單。但我們對董事的要求首先是,他能夠顯示我們的誠信度,他們不是來這裡賺錢的,也不是為了高職位。他要具備專業知識,以股東利益優先。還有要對波克夏公司有興趣,有和公司一致的理念。我們沒有年度股東大會的專門部門或委員會之類的,也沒有僱傭其他的專門公司,我們所有員工都是自己捲起袖子來做這次大會。

美東時間14:19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問:以2015年波克夏的股價出現下跌來說,您認為是否應該購回股票?

巴菲特:股價下跌一定沒有超過1.2點的,1.2是我的指標,是我很關注的一個數字。我認為下降1.2%或1.1%時購回是非常合適的。但我並不認同股價下跌就買入,我也不會吹噓我買股票都會賺錢。我們現在找不到更好的辦法利用資本,所以希望提高門檻,不希望出現失控的狀況。任何情況下,以低於實際價值的價格回購股票,對於我們的股東而言都是好事。

蒙格:回購的過程中很少提到價值的問題,作為波克夏我們很自大,我有點無法控制自己。

美東時間14:32 《財富》雜誌 ​​退休記者Carol Looms提問:生化和核有關的恐怖行為。

巴菲特:這些問題可能會發生的。我當然希望不發生,但一旦發生,我希望這些影響會被減少到最低。全世界有70億的人,每個人想法不同,彼此間的關係可能​​會受到威脅,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也會做出很多瘋狂的事情。聯邦準備金方面關注可能發生的風險,這應該是政府的關注焦點。我們經歷了好的時代,也經歷了動蕩的時代。“911”之後,有些人收到了含有病菌的信件,如果你的心態不好,就會把帶有病毒的信件發給其他人,這是非常糟糕的。如果有任何事可以杜絕這些做法,我一定會這麼做。

美東時間14:41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師Jonathan Brandt提問:去年兩個油田化學品公司收購案的情況可不可以講一下?

巴菲特:在油田方面的併購案,是一個很好的業務,但不是一個合適的時間。我特別關注細節方面。決定買與不買,不光依據興趣,還要評估其可行性。

美東時間14:48 CNBC記者提問:波克夏的一些投資好像是我們作為個人而言不太理解的。波克夏的投資決策是誰做出的,我們到底怎樣能看到您自己的投資?

巴菲特:我的想法是,如果目標公司達到可以令波克夏購買的規模,並為波克夏帶來益處,我們就會考慮購買。我個人當然也有一些資產,但這些資產並不是波克夏公司有興趣的。如果這些資產和波克夏有衝突,我是不會投資的。我寧願讓波克夏賺錢,因為我想賺的錢都賺到了。我完全站在波克夏這一邊。

蒙格:我和巴菲特沒有在波克夏之外很顯著的投資。我們不會做任何和波克夏有衝突的事情。

美東時間14:53 保險分析師Cliff Gallant提問:波克夏現在有一兩百億現金流,怎樣把控現金流動?

巴菲特:美國的商業模式已經很成熟了。不需要太聰明才可以獲得豐厚回報。只要有遠見就好了。

美東時間14:58 觀眾提問:哪些事情令你和蒙格成功建立波克夏,哪些事情是你們不認同的?

巴菲特:我和以前的導師學到很多,從蒙格身上我也學到很多。我一生都在觀察哪些東西可以進行商業運作。你要了解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哪些是無力做到的。這並不複雜,你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來進行投資,但必須有情感的控制。很聰明的人有時候會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避免“自我摧毀”就好了。

蒙格:情緒和機會有時候相輔相成,所以是可以從錯誤中學習的。我現在已經是祖父了,我經常講的就是,不要羨慕別人的成功,只要中規中矩的做事。如果波克夏真的很聰明,可能還不會像今天這樣成功。

美東時間15:05 CNBC記者Andrew Ross Sorkin提問:波克夏在進行交易時,好像不太​​做盡職調查,握握手就完成了。速度可能是優勢,但較少的盡職調查會不會給波克夏帶來風險?

巴菲特:我們在併購時曾犯下很多錯誤,但多數是有關錯誤的經濟前景或產業前景評估,這些錯誤即使做了更多的盡職調查好像也解決不了。世界上沒有任何清單可以涵蓋所有事項。如果有些東西我們漏掉了,我們要關注怎樣把這些問題彌補回來。

蒙格:有時我看到一些交易項目失敗,但我們想做的項目基本都可以做成。我們更關注項目的質量和人的品質,這些是必須做盡職調查的。又有多少人仔細調查過配偶的出生證明呢?

美東時間15:13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問:在子公司和管理者更換方面有什麼安排?

巴菲特:董事會會提呈此事項,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沒有宣布一個名字。因為首先,不知道何時會展開關於繼任者的計劃;其次,關於繼任者的個人情況可能會隨時變化,董事會在這種情況下可能選擇下一個候選者,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也不會在名稱或職位上花很多功夫。

美東時間15:19 觀眾提問:波克夏是一家管理正常的公司,但為什麼信貸評級不是AAA?

巴菲特:這種信貸評級根本是錯誤的機制,而且是阻礙不前的機制。他們對待我們的方式和我們實際情況是不同的。

美東時間15:26 《財富》雜誌 ​​退休記者Carol Looms提問:關於巴西私募公司3G Capital Partners的商業模式和營運理念。近年來,包括成立卡夫亨氏公司的交易在內,波克夏被視為是反對裁員的,但3G在削減成本方面毫不留情。

巴菲特:3G及其合夥人給出的裁員建議是必要的,他們在成本削減方面一直做的很聰明。我們關注裁員可能對產品包裝產業造成的影響,但目前我沒有看到任何損害。員工和部門過多絕對不是好事情。如果在一個領域思路受限,在其它領域也可能會如此。

美東時間15:40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師Jonathan Brandt提問:波克夏是否會重新評估持有的美國運通的股票?

巴菲特:美國運通的情況確實遭遇打擊,也是因為他們的業務太吸引人。但即使美國運通不如之前那樣有吸引力,仍然是非常值得持有的良好業務。我和蒙格不斷地重新評估我們的投資,評估企業面臨的威脅是項艱難的任務。

美東時間15:51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問:讓BNSF經營持續的話,要做些什麼?

巴菲特:鐵路運輸的繼續折舊方面,必須要投入更多的資金,這和前一年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但任何鐵路運輸公司都必須如此。對BNSF而言,我們會花費比現在折舊更多的錢,對現在而言是負面的,但我們會隨時尋找途徑來調整現有狀況。當時我們不知道油價會跌的這麼厲害,不過,煤炭產業的低迷和我們投資的方向其實並不是太相關的。我們做了很久的研究,我們希望未來把鐵道運輸產業做得更好。

美東時間16:01《財富》雜誌 ​​退休記者Carol Looms提問:如何管理波克夏公司的剩餘現金流?

巴菲特:和另一些公司不同,我們從來沒有低於200億美元的現金,我喜歡這種情況。在這個範圍內,我們不會在現金流方面有任何擔憂。我們不會做任何舉動來改變現在的情況。如果將供應商付款週期延長,我們就有更充足的資本。但我們不需要,也不想破壞和供應商之間的關係和雙贏局面。

美東時間16:08 觀眾提問:休士頓很多原油工人失業,油價是否會影響聯準會的政策?

巴菲特:我不認為會有多大影響。低油價對於美國經濟整體而言應該是有好處的,因為美國是一個原油淨進口的國家。很多消費者還會從低油價中獲益。原油對於美國經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即使油價下跌,美國經濟仍然持續改善。當然,如果能預測到油價低迷會持續多久當然好。

美東時間16:13 觀眾提問:如果失去波克夏在保險的基金經理Ajit Jain會怎麼樣?

巴菲特:沒有另外一個Ajit,但其他人也為波克夏帶來了巨大價值。

美東時間16:18 觀眾提問:房地產市場仍然不太穩定,您怎麼看?

巴菲特:現在的利息很低,很有吸引力,很多房地產投資者都是這樣認為,但這一點不見得是對的。雖然現在沒有2012年那麼有吸引力,但我沒有看到全國範圍內的房地產泡沫。比如在奧馬哈,以及美國大部分地區,購房者都沒有支付泡沫價格。我想,下一次重大變動或危機出現時,不會是因為房地產泡沫。

美東時間16:26 觀眾提問:如何解釋對IBM的投資?

巴菲特:IBM有著某些優勢的同時,也有某些弱點。

蒙格:這和電腦產業的變化有直接關係。沒有人知道IBM是否會成功還是失敗,但這是一個很多有智慧的人會取得成功的領域。

美東時間16:26 最後一個觀眾提問:在年度股東信中,您的幽默感總是給我們帶來很多樂趣。您的幽默感從何而來?

巴菲特:我覺得查理比我更有幽默感。

蒙格:如果你準確地觀察這個世界,必然是幽默的,因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可笑了。

美東時間16:30  問答環節結束。

《華爾街日報》總結了一些巴菲特和蒙格可能會遇到的股東提問:

1、假如你走了,波克夏將會怎樣?
考慮到巴菲特今年已經85歲高齡,這個問題很有可能在股東大會現場以某種形式被問道。巴菲特從未在公開場合談論明確的接班人選。

2、是什麼原因讓你購買Precision Castparts公司?
去年8月,波克夏哈薩威公司宣布以每股235美元,收購飛機零件以及能源生產設備製造商精密機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 交易價值約372億美元。這是波克夏哈薩威史上最大手筆的交易。這筆交易於今年1月完成。預計屆時巴菲特將熱情地談論作出這筆交易決策的相關理由,並稱讚Precision Castparts公司的CEO Mark Donegan。

3、你對卡夫亨氏公司和3G公司有哪些計劃?
Precision Castparts並不是巴菲特去年開展的唯一的大額交易。去年3月,亨氏食品(Heinz)和卡夫食品(Kraft)宣布兩家公司將合併組建新的公司The Kraft Heinz,新公司將是全球第五大食品公司。亨氏食品公司由3G Capital和波克夏哈薩威所有。二者將向這家新公司投資100億美元。投資者們可能會抱著好奇心來聆聽巴菲特如何談論這宗併購交易,以及新公司的成長潛力,以及波克夏對進一步併購行動的“胃口”。

4、波克夏會否加大股票回購?
巴菲特曾在去年3月的股東大會上表示,波克夏的董事們將根據公司的內在價值決定是支付股息還是回購股票。在2016年的致股東信上,巴菲特說,波克夏的股票價值遠超其票面價值120%,並花費大量筆墨,用很多細節解釋為何將股票回購的價格上限提高到票面價值的120 %。他稱,在這個水平線上,回購對於波克夏剩餘的股東而言,會快速提高每股的內在價值。

不過,股東們都很清楚,波克夏支付股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他們想知道公司是否在未來的某一天考慮將回購價提高到票面價值的130%。

5、你怎麼看待Donald Trump?
巴菲特是民主黨人。在在近期寫給波克夏股東的信中,他寫道:“今年是個選舉年,候選人們不會停止討論我們國家的問題(當然,這些問題只有他們能解決)。這種消極宣傳的結果是,很多美國人現在認為他們的孩子不能像他們那樣生活得好。這種觀點大錯特錯:今天在美國出生的嬰兒是歷史上最幸運的孩子。”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