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染成的黑旗:從中東到全球(上)

作者:撲克投資家   |   2016 / 09 / 19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中東地區是世界主要石油產區,掌控著世界工業的命脈。除了石油,伊斯蘭教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扮演著更重要角色。然而,因為錯綜複雜的民族與宗教問題、超級大國的任意博弈、石油市場的跌宕起伏、美元對能源市場的控制等等,擁有的豐富油氣資源從未給這個地區帶來真正的富饒與安寧,興於石油而亂於石油。

1. ISIS興起的大背景

為什麼是中東?為什麼是伊斯蘭教?

中東是人類歷史上最早出現城市的地區之一。西亞和北非在上古時期適合耕種放牧,氣候宜人,被稱為新月沃土。新月沃土孕育了蘇美文明、古巴比倫文明、亞述文明等古代文明。其中攻滅了蘇美爾人的閃米特人是現在阿拉伯人的祖先。中東位於亞非歐三大洲的交界處,是大陸的橋樑。上古時期,許多不同的動植物​​物種在這裡交互,使此地擁有了豐富的動植物資源。這些豐富的動物資源後來有一部分就變成了地下的石油。

中東地區的悠久的歷史和其豐富的石油資源存在一定必然的聯繫。繁榮的文明植根於優越的自然環境,產生了巨大的人口增量。隨著人口的增多,過度灌溉,過度放牧等問題產生,加劇了土地的鹽鹼化。而疾病也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流行。穆斯林有不吃豬肉的習慣,認為豬是不乾淨的。這是因為,豬是雜食性動物。在草原上的豬的生產成本要高於牛和羊。舉個例子,遼金用豬肉招待宋的使節,因為豬肉在遼金較貴,“非大宴不設”,是貴族的食物。不僅貴,豬肉還易攜帶病菌,因此要做全熟。而游牧民族燒烤的飲食習慣不容易做全熟。牛和羊則不同可以生食。因此,吃豬肉容易導致瘟疫,甚至有使整個城邦滅絕的案例。至今很多游牧民族都有不吃豬肉的習慣。默罕默德在製定教條的時候也考慮了自古不吃豬肉這一不成文的規定。

伊斯蘭教並不像基督新教一樣主張人人平等,而是刻意強調了人的不平等。這種不平等離不開自然環境。資源貧乏的沙漠環境中水源最重要,誰控制了水源,誰就有更高的地位和財富。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中,奧斯曼帝國時期英國情報官勞倫斯在去麥地那途中,遇見了哈里蘇部族的首領阿里。此人便控制著一處水井。資源的集中產生了強調服從的等級觀念。發現石油後,原來水源的地位由石油代替,成為沙漠中最重要的資源。部族首領繼續控制著油田。資源豐富的國家一般都存在“資源魔咒”,即除了資源部門,其他經濟部門都比較凋零,整個國家的生產力不發達。這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資源部門的工資較高,迫使其他生產部門也必須提高工資以吸引人才,提高了其他部門的成本。所以資源的集中導致生產力的不發達又促使資源更加集中。在上層積累的財富往往造成嚴重的社會不平等,也側面解釋了阿拉伯國家基本都是獨裁集權政體。而伊斯蘭教在很多非中東產油國,如奈及利亞、馬來西亞、汶萊等有很強的生命力。

錯綜複雜的伊斯蘭教教派

1

(資料來源:TJ Thomson)

遜尼派

遜尼派是伊斯蘭教中人數最多的教派,全世界約85%的穆斯林屬於這個教派。與什葉派對立。遜尼派只信奉阿拉和《古蘭經》,不信奉先知和先知的後人。在製定法律方面,遜尼派穆斯林以《古蘭經》、聖訓、公議、類比為四大法源。其中《古蘭經》和聖訓為主要法源,公議和類比為次要法源;不鼓勵創制。遜尼派穆斯林長期被西方宣揚為溫和的穆斯林。此類正面解讀與海灣諸王國與西方在反共產主義,反阿拉伯復興,反俄國(蘇聯)和伊朗的同盟地位是分不開的。遜尼派派占主流的國家為: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等海灣國家、敘利亞。

從教法來源來看,遜尼派比什葉派更加保守。而這類傳統也使得遜尼派比什葉派更容易發展出原教旨主義教派。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中東的攪局加劇了基督教世界和伊斯蘭世界的衝突。在與西方對立的局勢下,西方世界對伊斯蘭世界佔絕對的優勢。原教旨主義中的暴力和激進的成分更容易吸引熱血的遜尼派青年,也更容易被極端組織吸收。瓦哈比主義就是一種原教旨主義,它對ISIS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瓦哈比主義主張只信奉唯一的神,過簡單的生活。在立法方面堅持《古蘭經》和早期真實的聖訓是穆斯林信仰、立法、道德和個人行為的最高準則。教徒如懷疑該教教義則屬於“叛教”。ISIS雖然嚴格遵循瓦哈比主義但是並不承認國王的獨裁地位,它將早期的聖訓視為言行的準則。

瓦哈比主義是沙烏地的國教。沙烏地對其增加了君主制內涵,固定下來形成三大支柱,“唯一的統治者、唯一的權威、唯一的清真寺”。它們支持著國王的獨裁統治、國教瓦哈比的權威、和瓦哈比派對聖訓的解讀。從這個主張看,瓦哈比主義者並不是溫和的穆斯林。沙烏地阿拉伯每年動用驚人的美元向其他穆斯林國家和民族輸送瓦哈比主義,以擴大自身的軟實力。例如,四川汶川大地震後沙烏地阿拉伯通過捐款宣傳瓦哈比主義,使得甘陝地區,雲貴地區在大地震後突然出現許多穆斯林極端團體。而ISIS在中東興風作浪自然也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宗教政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什葉派

什葉派穆斯林占穆斯林的總數較少。它們不止信奉《古蘭經》還信仰默罕默德先知的後人,即伊瑪目。什葉派穆斯林以內學思想解釋古蘭經,認為不必拘泥於經書的字面意思。在經書的字面意思之外,可以有其他解釋。這個特性使得什葉派穆斯林能通過創制法律改變傳統的教法,能避免收到《古蘭經》和聖訓等教條的限制。與遜尼派不同,什葉派不認同公議,認為公議不一定正確。但是什葉派卻認同默罕默德後人,即伊瑪目,對教法的解釋。什葉派占主流的國家:敘利亞、伊朗。

什葉派和遜尼派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對教法的理解上靈活變通。什葉派甚至規定在遇到特殊情況(如脅迫時)可以通過隱瞞宗教信仰的方式保全信徒自身安全。這種靈活變通的舉動在遜尼派看來無疑是叛教的行為。

阿拉伯民族主義的道路

君主制

代表國家為沙烏地等海灣諸國。這些國家維護君主獨裁,王室成員佔據國家要害部門。國家機構較為臃腫。面對國民的民主訴求,國王通過給予超高福利賄賂國民。在對外政策上,君主制國家依靠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政策。沙烏地在數次中東戰爭中均沒有對以色列採取敵對行動。在內政上,這些國家沒有意圖建立完整的工業體系,工業品依靠從外國進口。

世俗化的民主國家

代表國家為土耳其。土耳其的國父凱末爾通過軍隊力量驅逐了蘇丹,徹底根除了伊斯蘭教在土耳其的政治存在。同時推行工業化和民主化。政治法律制度仿照西方。軍隊在國家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凱末爾曾經授權軍隊,一旦政府有朝伊斯蘭教方向發展的趨勢,軍隊可以發動政變。此類國家受到國內宗教勢力的阻力是非常大的,所以領導人必須動用非常的權力(如軍隊)來維護民主政體。

伊斯蘭共和制

代表國家為伊朗。宗教領袖和政治領袖分開。宗教領袖負責領導宗教事務,政治領袖領導政府。政府實行共和制,法律體系仿照西方法律。內政上,力求建立完整的工業化體系。國家權力由宗教領袖授予,這樣就解決了國家權力的來源問題。伊朗能實行這種政策與什葉派靈活變通的特點分不開,將西方的政治體制嫁接到伊斯蘭教國家。

強人政治

代表國家為卡扎菲的利比亞、大小阿薩德的敘利亞、薩達姆的伊拉克、穆巴拉克的埃及等。此類國家依靠一個軍事領袖的獨裁,通過強制力量推行世俗化,根除伊斯蘭教的影響。強人政治一般熱心於工業化建設,力圖建立有地區影響能力的大國。強人政治只依靠軍事實力,所以必須依靠超級大國的支持。強人政治無法回答自身權力來源的問題,所以容易被顛覆。“阿拉伯之春”一系列的政治事件宣告強人政治的失敗。

自由主義的共和制

代表國家黎巴嫩。黎巴嫩實行多黨政治和市場經濟。外交上,它也依靠西方的政策。按照教派人數分配公職,希望能平息國內的爭端。但國內教派民族矛盾還是十分嚴重。

現階段中東的主要問題

沙烏地和伊朗的伊斯蘭世界領袖之爭

沙烏地和伊朗都是世界石油大國,都擁有影響世界經濟的石油武器。沙烏地屬於遜尼派,伊朗屬於什葉派,兩個國家都是伊斯蘭教的核心,對周圍小國具有強大的影響力。伊朗建立伊斯蘭共和制,走自主的工業化道路;沙烏地實行君主制,依附美國。外交上,伊朗實行靈活的政策。它選擇與美國和以色列對抗。伊朗選擇發展核工業,並不以擁有核武器為目的,而是取得發展核武器的能力然後,用這種能力與以色列和美國開展中東無核化的談判,從而擴大其影響力。伊朗要建立的大國伊朗顯然不符合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利益。而沙烏地更多的是一種兩面性,它既是美國的盟友,被塑造為富裕、現代、世俗的代表。但另一方面卻奉瓦哈比主義為國教,具有很強的保守性。沙烏地內部也有人希望同為遜尼派的ISIS能作為打擊伊朗的工具,從而暗中幫助ISIS。ISIS能發展壯大,離不開沙烏地伊朗爭奪地區領導權的背景。

庫德人建國問題

庫德人自古就是一支戰士的民族。中世紀伊斯蘭世界的英雄薩拉丁就是庫德人。一戰後在奧斯曼帝國戰敗的情況下曾經獲得獨立建國的機會,但因為土耳其凱末爾革命的勝利化為泡影。庫德人現在總人口約為3000萬。土耳其庫德人最多,有1800萬人,佔土耳其人口的1/4。凱末爾時期就對庫德人實行高壓政策,禁止庫德人的風俗習慣和說庫德語。土耳其稱之為在山地中生活的土耳其人,否認庫德人的存在。伊朗的庫德人佔總人口的10%,有大約700萬庫德人。霍梅尼對其發動聖戰。敘利亞的庫德人約有100萬人,被阿薩德禁止說庫德語,庫德人是一支敘利亞的反政府武裝,但在反政府武裝內部也受排擠。伊拉克的庫德人有約500萬人,佔總人口的20%。他們反對薩達姆,伊拉克戰爭後贏得自治權。

庫德人分散在各國均受欺凌,建國難度十分之大。美國正在援助庫德人武裝打擊ISIS。ISIS被殲滅之後,庫德人最有可能佔據真空區域從而建國。庫德人現在和ISIS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合作,畢竟一個流浪千年的民族為了建國可以做任何事。

土耳其的大突厥斯坦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是支持伊斯蘭教保守派的復興。他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正發黨)在大選中獲勝,在土耳其國內頗有市場。他領導國家走出了1999年和2001年的經濟危機和惡性通膨,因此頗得人心。土耳其一直在嘗試加入歐盟,因為脫亞入歐是凱末爾時代留下的國策。但是,歐盟卻對此並不感興趣。眼看入盟無望,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間的矛盾也促使土耳其向東轉,促使其謀求在伊斯蘭世界的地位。土耳其暗中幫助ISIS運輸和販賣黑市石油的細節為在下文探討。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也是“東突運”恐怖組織的重要據點。土耳其最近和俄羅斯的對抗,派軍隊進入伊拉克,扮演了一個活躍的伊斯蘭國家的角色。其所作所為都顯示其越來越強的政治野心。

2. 伊斯蘭國問題簡介

恐怖襲擊

黑旗-02

(作者根據世界恐怖襲擊事件清單自行整理)

從上圖可以看出,2015年,ISIS活動進入了爆發期。ISIS的恐怖襲​​擊主要分佈在伊拉克和沙烏地兩國,但是涉及的國家數量多,有蔓延至全球的趨勢。從2015年死傷者數據看,六月、十月、十一月死傷人數比較多。六月是伊斯蘭歷的齋月,屬於“阿拉的月份”,此時ISIS已經具有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的能力,而這個特殊的月份容易引起聖戰者的宗教狂熱。十月和十一月是美國和俄羅斯打擊ISIS油氣設施的月份,ISIS出於報復製造大規模恐怖事件。不妨大膽的推測,2016年六月也將會成為ISIS活動的高峰,到時全球安全形勢將會更加緊張。

組織架構

3

(資料來源:CNN)

ISIS的管治體系如圖所示。“伊斯蘭國”佔領大片土地後,把佔領區劃分為多個省管理。在哈里發之下,設有4個委員會:宗教、諮詢、軍事和保安,當中以軍事和保安委員會的權力最大。省和次一級的區在地方長官之下亦設置同樣的4個委員會。

ISIS的政策政令主要基於伊斯蘭教法和戒律對管治範圍內的經濟、宗教、教育等方面進行規範。

ISIS執行原教旨主義的宗教政策。“伊斯蘭國”獨尊伊斯蘭教遜尼派,不僅迫害非穆斯林,也迫害其他宗派的穆斯林,強迫他們改信遜尼派,如不信者視同叛教,可向他們徵收重稅甚至處死。此外,就算是遜尼派部族,如不願宣示效忠,也會被視為叛徒而被屠殺。

概括而言伊斯蘭國的組織架構不僅有強烈的極端思想主導下政教合一的專制色彩,更通過借用現代政治的組織形式和管治體系,打造了一個典型的權貴主導、壟斷經濟和思想命脈、追求少數人利益的獨裁機器。伊斯蘭國不僅僅是作極端宗教的複蘇,更是雜糅了現代政治的專制、獨裁、權貴壟斷元素。

運作模式

黑市石油是主要的資金來源,占到收入的一半。“伊斯蘭國”攻占敘利亞和伊拉克北部多處油田後,在黑市以低價出售原油換取收入聯合國已禁止各國與“伊斯蘭國”進行任何形式的石油交易。2014年9月,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盟空襲敘利亞境內被“伊斯蘭國”控制的石油設施,以打擊“伊斯蘭國”的財政收入來源。

外界支援也是重要的資金來源。“伊斯蘭國”被指稱有來自沙烏地阿拉伯及其它遜尼派海灣國家的資金支持,目的是對抗非遜尼派及世俗力量主導的敘利亞和伊拉克政府。這些幕後資金支持者主要是民間的富人。有分析人士認為海灣國家與土耳其暗中支持伊斯蘭國,以阻止什葉派擴張勢力。2015年11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G20峰會上指出,根據俄國情報單位表示,全球有40個國家提供ISIS資金援助,當中甚至還有G20的成員國,但並未明確指出是哪一個國家。

ISIS也進行了標準化的建設,似乎就是一家上市公司。自2012年起,“伊斯蘭國”每年發表年度報告,外界推測是為了向捐獻資金者展示行動成果,爭取更多捐款。

ISIS在人員更新換代上也無所不用其極。“伊斯蘭國”綁架大量兒童,訓練他們成為童兵、查探敵情或充當“人肉炸彈”發動自殺攻擊。組織成員也利用互聯網宣傳或滲透國外的清真寺,以宗教之名誘使國外青年到中東參加聖戰。

各國對ISIS的反應

黑旗-01

3.  黑市石油貿易

產油量

5

(美國軍方認為ISIS產油量的65%來源於Omar,滿負荷產量每天3萬桶。資料來源:Petroleum Economist、路透社)

2015年10月,ISIS產油量為34000-40000桶/每天,2015年2月,為45000桶/每天,2014年6月,約30000桶/每天;2014年9月23日,美國開始空襲ISIS ,2015月9月30日,俄國對敘利亞境內ISIS開始空襲,兩大集團開始空襲ISIS煉油設施和油罐車。俄羅斯共摧毀1200輛左右,美國10月開始“浪潮行動II”(Operation Tidal Wave II),摧毀300-500輛(有誤炸);如果數據全部為真,所摧毀的車輛數目大概為ISIS運送一天產油量所需車輛數目。打擊效率其實偏低,並不能完全截斷ISIS產油。

境內運輸

在陸地(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通過油罐車運輸,一輛車每次運30,000升原油(約188桶),持續幾天時間。司機可以賺US$4,000,大部分司機並不是ISIS成員,而是和ISIS簽訂運貨協議的平民。該地區石油質量高,含硫低,可以直接抽出或者簡單精煉直接裝上貨車,不全運到終點,也可在沿線賣掉(如敘利亞政府、反對派、庫爾德人部落);大部分原油在Adana集散,運到土耳其的傑伊漢(Ceyhan)港,然後運到海外。

也有媒體報導部分原油進入伊朗。參照伊朗12月宣布石油增產計劃。因為其他OPEC成員國的產能基本處於全開狀態,2016年全球大部分增產的石油應該來源於伊朗。伊朗又是警察國家,真實數據難以為外界知曉。在如此大的增量中混入少量黑市石油是很難被發現的。

港口轉運

傑伊漢港的主要原油來源為:里海的離岸石油680,000桶/每天; 伊拉克北部庫爾人的石油350,000-500,000桶/每天;伊拉克北部政府控制的石油流量是斷斷續續的;來自於ISIS的石油約為30,000-40,000桶/每天,約佔港口每天轉運量的3.5%,是ISIS走私石油與國際原油市場連接的主要通道;用會計的存貨盤點方法很難發現這部分走私石油。

航線運費追蹤法

波羅的海原油油輪指數(BDTI) 是根據主要世界原油航線運費合同價格指數。TD19航線是從土耳其傑伊漢到法國南部的Lavera;運費對低價的走私石油更加敏感;TD19原來為TD11,在敘利亞內戰後終止,原來航線的起點在敘利亞的Baniyas(境內運輸的地圖已標註)。這條航線上有許多專門從事走私石油的海運商,還有固定的買家。法國政府和土耳其政府應當對石油黑市貿易知情。

從2014年到2015年,TD19出現了5次峰值,對應著ISIS的活動:2014/01,ISIS與庫德人在Kirkuk地區戰鬥並取得一些油田的控制權;2014/06,Al-Omar油田被ISIS佔領;2014/10-2014/11,控制敘利亞Jhar and Mahr氣田,Hayyan石油公司;2015/02,ISIS向Kirkuk周圍地區進攻;2015/03,ISIS與伊拉克政府軍在Tikrit油田附近戰鬥。如果假設庫德人的油田沒有在這些特定時間進行大量增產,TD19的異常的增量最有可能來自於ISIS大量低價的黑市石油。

同時,這幅圖還反應2015年9月之後TD19和BDTI之間出現較強的相關性,表明該港口轉運的黑市石油減少。9月份開始的空襲一定程度上打擊了ISIS的陸上運輸,使得ISIS的成本升高。而世界油價的低迷也使得ISIS調整石油生產量。一部分黑市石油有可能流入伊朗,從而開闢通向世界原油市場的新入口。ISIS作為一個有架構的組織也在主動的進行調控。

收入估算

2014年中,ISIS黑市石油收入約為US$1.5m/天,黑市原油價格為US$25-60/桶,全球油價約為US$80-100/桶;2015年10月,收入約為US$1m/天,黑市油價為US$25-40/桶,全球油價為US$30-60/桶。石油收入占到ISIS全部收入的一半左右。

我們認為ISIS2015年石油收入下降的原因在於:空襲對產油設施的破壞,油價下跌減小了黑市石油的利潤空間(伊拉克的黑市原油在每桶20美元左右),還有一部分石油收入難以被估算(如有可能進入伊朗的石油)。

小結

這篇文章討論了中東和石油的密切關係,從ISIS問題入手分析了石油黑市市場。ISIS現在的石油產量還不足以直接改變全球石油市場的供求關係。

下篇將結合全球原油市場和世界主要國家的經濟形勢,探討原油價格的走勢和對全球市場的衝擊。在美元相對於石油走強的情況下,石油—美元體系面臨考驗,主要金融資產的價格會出現怎樣的波動;主要產油國在油價下滑的過程中有哪些國家可能會出現主權債務違約;OPEC國家在什麼情況下會使本國貨幣與美元脫鉤。並附有與會嘉賓討論精華,敬請期待。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