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Google眼鏡-敗在了過度曝光,學會了低調行事

作者:汪天盈   |   2015 / 05 / 31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網易科技


在北卡羅來納州一座海邊城鎮一間位於樓下的浴室中,科技博客作者羅伯特·史考伯(Robert Scoble)拍攝了一張佩戴Google眼鏡的照片,此舉讓全球科技巨頭有史以來最具野心的產品毀於一旦。史考伯的妻子瑪麗亞姆(Maryam)拍下了這張聲名狼藉的照片。照片中,史考伯正在沐浴,他神情激動,身上唯一佩戴的就是那款Google眼鏡。

破碎的Google眼鏡敗在了過度曝光

Google於一年前公佈了該項目,由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帶頭,旨在改變人們與這個世界的互動方式。該產品原型—也就是眼鏡的探索者版本—售價1500美元,只有少數受邀人士可以購買。幸好,在照片中,史考伯只露出肩部以上。「當我說絕不將眼鏡取下時,你們肯定以為我在開玩笑」,史考伯於2013年4月28日在他的Google+社群網絡上對該照片如此描述。

史考伯成為第一個對該產品發表看法的用戶。包括BBC以及彭博社在內的各大媒體紛紛邀請他對產品進行詳細描述。這款可連網眼鏡將各種圖像疊加到用戶看到的東西之上,這一點讓各類媒體感到困惑。這種讓人們感到怪異的擴增實境技術一度被稱之為“來自《星際迷航》的產物”,在《紐約每日新聞》那裡,它變成了“賽博格電子人的眼鏡”。CNET則將其稱之為“戴在你臉上的Google”。

但史考伯的照片也反映出另一層含義:猥褻、書呆子般的形象為政客和公眾所反感。隨著照片在全球散播,公眾對Google眼鏡形成了不好的印象。就連Google 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也被激怒。兩週後,當史考伯在Google年度I/O開發者大會上的公眾問答環節中向佩奇提問時,得到後者“一點也不欣賞那張洗澡中的照片”的回答。史考伯表示,自己從此以後再未受邀參加此類大會。「我只是希望受到關注」,他對那張照片如此說道。「我從沒想過它會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這只是Google眼鏡遭遇到的諸多不利因素之一。其後,人們對該產品展開激烈爭論,他們對自己的隱私感到擔憂。電影院、酒吧和餐廳紛紛禁止顧客佩戴眼鏡進入,一些州還禁止人們在駕駛中佩戴。

Google眼鏡近況如何?其已經重返設計階段,Google於今年1月暫停了探索者項目,停止生產價格昂貴的原型產品。有報導指出,Google正在開發一款全新的眼鏡型號,有望獲得人們的普遍接受。史考伯認為,新款眼鏡應該可以折疊,人們在不適當的場合可以將其取下並收起。他同時相信,該產品會通過紅燈向其他人提示其正處於攝製狀態。

Google重新指派被稱作“蘋果iPod之父”的托尼·法德爾(Tony Fadell)負責眼鏡項目,希望能夠帶來些許改觀。法德爾曾幫助開發了iPhone,其於2013年加入Google。當時,他一手創辦的Nest被Google收購,這是一家製造下一代恆溫器的公司,收購價格超過30億美元。法德爾的任務是說服開發者,使他們對Google眼鏡充滿信心。一旦如願,Google眼鏡可能成為自智慧手機、平板和筆電以來最重要的設備,而Google則理所當然成為為其提供軟體平台的廠商。

如果法德爾無法做到,那麼就沒有人可以做到了,他的粉絲如是說。「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法德爾的工作進行的如何了」,風投資本家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說道。2013年,他的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攜手Google資本以及凱鵬華盈一道組成“Glass Collective”,旨在幫助那些為眼鏡開發應用的開發者。

閃亮登場

在2012年於舊金山召開的I/O大會上,Google眼鏡首次亮相。而於今年5月28日召開的2015年度大會上,外界對新款眼鏡的公佈不抱期望。觀察人士認為,佩奇和他的團隊推出的會是Android系統全新功能以及一些圍繞智慧家居設備打造的方案,甚至是一些虛擬實境技術。

當年,Google眼鏡的登場方式可謂壯觀。確切的說,該產品的登場始於會場上方4000英尺處,4名跳傘運動員佩戴眼鏡從飛艇上跳下,布林則藉勢將其向全世界觀眾進行了介紹。各媒體對此情形盛讚不已。

起初,Google將產品的試用範圍限定在軟體開發者以及少數人士身上,希望他們可以幫助開發相關應用。2013年2月,Google將其探索者計劃開放給了更多的人士,希望收到更為廣泛的反饋。當時,Google在一篇博文中表示,眼鏡項目仍處於早期階段,我們將會根據情況做出相應調整,這是我們擴大探索者計劃的目的。該產品雖然稱不上完美,但我們希望它能夠為大家帶來激動的感覺。當然,並非每位早期購買者都是Google眼鏡的忠實信徒,有些僅僅是出於好奇的原因。

也有一些大膽的嘗試者,Justin Chung就是其中一位。他是舊金山的自由畫家,他希望通過“前端科技”向人們展示自己的整個作畫過程。Chung受邀出席了Google舉辦的秘密派對,地點在一處廢棄的海軍基地內。整個聚會現場的人數不會超過100,他們聚集在一處可以眺望整個舊金山灣區的雷達站塔樓內。受邀人士可以在現場獲得自己心儀的眼鏡。

現在,Chung仍然每日在進行繪畫、練習、烹飪和移動的過程中佩戴眼鏡。他認為探索者計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社會實驗,能夠為未來的科技帶來啟發。一些早期佩戴者表示,人們會逐漸適應和接受身邊科技的變化,任何成功產品的早期版本都會遭遇各種困難。

破碎的眼鏡

但是,現實世界中的人們通常缺乏等下去的耐心。各種負面傳聞正以極快的速度散播開來。啟動Google眼鏡的語音命令更是變成了一種嘲諷的段子。

接下來接連發生兩起類似事件。一名科技作家以及一名財經網站記者在不同場合被人強行奪走佩戴的眼鏡,據信這些實施襲擊者的理由可能是感到被冒犯或不適。各州也紛紛頒布相關法律,禁止人們在駕駛中佩戴Google眼鏡。而一些電影院也禁止人們在觀影過程中佩戴眼鏡。各地,反Google眼鏡的活動此起彼伏。來自英國的“停止賽博格”團體就在酒吧及其他公共場所張貼海報,鼓動人們對這種“監視設備”加以抵制。

“這些問題有些被誇大了,”Google的阿斯特羅·特勒(Astro Teller)在去年11月的一次採訪中表示。在法德勒執掌X實驗室之前,特勒是負責人,後者表示,人們對眼鏡的焦慮正與日俱增,這種問題很難簡單的回答,但根本原因不在於Google眼鏡。

為了將輿論導向正確方向,Google於2014年2月向公眾發表過一篇763字的公開信。但在公司內部,眼鏡已經失去了其往日的光芒。據一位前Google員工表示,希爾蓋對此感到不滿,他認為自己的理想未被充分實現。

探索者的未來

破碎的Google眼鏡學會低調行事

自Google結束探索者計劃以來,事情發生了諸多變化,但有一件始終未變:仍然有數以千計的用戶擁有該產品,一些人仍在佩戴,而另一些人則將其收入櫃中。在2013年3月時,Google眼鏡在德州奧斯汀西南偏南音樂節上當屬熱門話題,Google當時還舉行過活動,向人們展示如何為眼鏡開發應用。而兩年後的今天,當極少數人再次佩戴眼鏡參加該音樂節時,他們沒有獲得關注,取而代之的僅僅是尷尬和不適,但也沒有任何不快事件發生。大眾對此的態度似乎較一年前緩和了許多。

不僅僅是Google眼鏡的擁有者感受到變化,探索者計劃也改變了其他產業內公司向大眾行銷穿戴技術產品的方式。去年10月,由Google帶頭向Magic Leap注資5.42億美元。這是一家神秘的新創公司,正在打造自己的高科技眼鏡。與Google眼鏡類似,當用戶佩戴Magic Leap的產品時,會看到圖像疊加在真實世界之上。但Magic Leap允諾,他們的產品將會帶來電影般的質感。Google指派了公司的重量級高管桑德爾·皮蔡(Sundar Pichai)出任Magic Leap董事一職。

Magic Leap似乎吸取了Google眼鏡的教訓。目前為止,他們只對兩家媒體展示過產品:《紐約時報》以及《麻省理工技術評論》。當史考伯向Magic Leap提出​​想看看產品的要求時,對方拒絕了他。Magic Leap的一位公關表示:「我們怕你。我們知道,你擁有改變產品命運的能力。」

低調的Google眼鏡

Google最終也從中學到了不少。

探索者計劃背後的邏輯相當清晰:通過對早期用戶的使用過程進行觀察,開發團隊可以從中學習和改進。當Google最終停止該計劃之後,特勒表示,該產品曾經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想法,只是敗在了過度曝光之上,特勒在今年的西南偏南音樂節上表示。現在,Google決定保持低調行事的風格。

市場研究公司Creative Strategies的總裁蒂姆·巴佳寧(Tim Bajarin)表示,Google可以通過人數為10至100人的團隊進行有限範圍的測試。這種做法可以在發現問題之後,將影響限制在非常小的範圍之內,杜絕了在大眾中進一步傳播的可能。2013年,當布林在TED大會上對Google眼鏡發表了演講之後,巴佳寧曾經與部分眼鏡團隊成員會面。他回憶道:「我不認為他們真正理解了眼鏡將在人們的生活中扮演何種角色。」

現在,法德爾以及來自時尚業的專家正在重新打造該項目,這將是法德爾職業生涯中面臨的最大挑戰。巴佳寧對該產品的未來抱持悲觀態度,他覺得法德爾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整個開發進度慢下來,並且不要在取得任何進展時將它們公之於眾。

新版眼鏡的開發正在進行中。據報導,Google正攜手英特爾打造該產品的內部硬體。Luxottica—這家隱身於雷朋以及奧克利背後的意大利眼鏡商—有可能為該產品提供框架設計。來自Google方面的職位招聘信息也傳達出他們打算推出系列產品的意圖。公司正在為眼鏡團隊招募新的成員,旨在打造“智能眼鏡及其他相關產品”。這是法德爾曾經擅長的領域。Nest曾經只是一個產品—可連網恆溫器,其後,該產品囊括了包括煙霧監測器在內的各種功能。而公司也有望進一步推出更多的智能家居設備。

至於那些早期的眼鏡用戶,有些仍在每日佩戴,而史考伯沒有信守早前的承諾。他表示,Google眼鏡的佩戴讓他與其他人之間產生了顯而易見的隔閡。因此,他決定不再繼續佩戴。這位一度宣稱自己絕不會取下Google眼鏡的人現在表示:「Google傷害了他們這些早期使用者。」

“事後諸葛亮”總是永遠正確。(汪天盈)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