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帶來了什麼?以人口推測歐洲經濟未來的發展

作者:姜超   |   2017 / 07 / 30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人口:成長的動力。今年上半年歐洲經濟復甦勢頭強勁。第一季歐元區 GDP 成長速度優於美、日,失業率降至 2009 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固然持續的貨幣寬鬆刺激了歐洲復甦,但歐盟 0-14 歲人口數量回升說明人口因素也有積極變化。

人口對經濟成長的作用體現在諸多方面。在供給端意味著勞動力增加,並且教育水平和技能的提高有助於提高勞動生產率,有利於增加社會總產出;而在需求端又影響著消費和投資,美、日投資在人口撫養比下降階段的增速都高於撫養比上升時。

雖然人口因素主要決定於自然成長率,但移民也能一定程度上帶來改變。美國便是經濟受益於移民流入的典型一例。

歐洲:老齡化與移民。當前,老齡化是擺在許多國家面前的問題,歐洲尤其嚴重。歐美主要國家老齡人口占比均超過 20%,德國、法國、瑞典、芬蘭等甚至超過 25%。未來 20-30 年歐洲的老齡人口將急劇增加,到 2030 年歐洲的撫養比或接近現在日本的水平,勞動力供給面臨緊張局面。

歐洲對移民的態度較為寬鬆,近年歐元區的國際移民存量已超過 4000 萬人,在總人口中占比也超過 12%,一定程度上有助於緩解部分國家的勞動力短缺,歐盟內部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更是被視為歐洲一體化的重要目標之一。

移民:帶來什麼改變?移民擴充了歐洲人口,增加了消費需求與勞動力供給。歐盟 2015 年新增移民達 465 萬人,已超過 2007 年時的新增移民規模。人口數量的增加不僅意味著這部分移民將帶來額外的消費需求,更意味著勞動力供給的提高。而勞動力供給的增加不但可以提高總產出,更有利於專業化分工的擴大,充分發揮該國的比較優勢。

移民群體的一大特徵是年輕,能夠改善歐盟整體的人口年齡結構,一定程度上延緩歐洲老齡化的快速加深。2015 年末歐盟籍人口的年齡中位數為 42.6 歲,而 2015 年歐盟的新增移民年齡中位數僅 27.5 歲,外來移民補充了年輕的勞動人口,為經濟成長提供動力。

影響:經濟貢獻多少?人口要素改善對經濟的貢獻,可以從德、英這兩個歐洲最大的移民國家找到證據。德國的移民規模在世界高居第二,移民已是其人口的重要組成。金融危機以後,尤其是 2011 年德國向歐盟的中東歐成員國放開勞動力市場後,德國人口撫養比的上升顯著放緩,2015 年僅比 2011 年高了不到 0.5%。

與其他歐洲主要國家橫向比較,德國人口撫養水平維持在較低位置,而經濟表現也更為強勁。英國跟德國一樣,也是歐洲的移民大國,移民是其最近二十年勞動力增量的主要來源。對比 1995 年和 2016 年的數據,英國出生的勞動年齡人口僅增加 20 萬,而勞動年齡移民從 300 萬增加到 740 萬,貢獻了絶大部分的勞動人口增量。

勞動力市場開放後,歐盟移民對英國經濟帶來了積極貢獻。有研究發現,來自歐盟的移民通過納稅給英國財政的貢獻,超過了其福利的淨索取。並且歐盟移民的教育背景更好,對於提高勞動生產率也有著積極的意義。

而英國脫歐之後歐盟勞動力的自由流動將受到影響,這也正是市場擔憂的來源之一。這種擔憂之下,2016 年下半年以來英國 PMI 回升偏弱,2017 年 6 月回落到 54.3%,不僅與德國差距擴大,更小幅不及法、義等國。

當然,移民的增加也帶來一些擔憂。一方面,儘管增加勞動力供給有助於提高總產出,但是供給增加也可能導致競爭增加或者工資降低,不過這種影響一直存在著爭論,但從根本上講,當地的經濟情況和勞動力需求對勞動力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更大。

另一方面,全球恐怖主義活動頻發增加了問題的複雜性,處理不好容易激化矛盾,促使民粹主義滋生壯大,反過來又不利於歐盟整體性的維護、阻礙勞動力自由流動。

人口:成長的動力

  • 歐洲經濟復甦強勁

今年上半年歐洲經濟復甦勢頭強勁。第一季歐元區 GDP 實際增速達 2.5%,復甦情況好於美、日,而歐元區的失業率也下降到 9.3%,是 2009 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今年歐元區和主要國家的製造業 PMI 上升勢頭也十分強勁,創下最近六年的新高,德國製造業 PMI 更高達 59.6%。

固然,持續的貨幣寬鬆刺激了歐洲復甦,但跳出短期的政策,一些長期因素是否也給歐洲的復甦帶來了積極作用呢?我們知道,驅動經濟長期成長的根本動力無非是人口、資本和技術進步。

資本是長期積累的結果,而技術進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也是相對緩慢和連續的過程。從 2009 年開始,歐盟 0-14 歲人口數量止跌,2014 年至今明顯回升,這說明歐洲的人口結構發生著變化。

圖一

  • 人口驅動經濟成長

人口對經濟成長的作用體現在諸多方面。從供給端看,勞動人口的成長意味著勞動力的增加,教育水平和技能的提高又意味著勞動生產率提高,這些都有利於增加社會總產出。而從需求端看,人口數量和結構也影響著消費、投資等,進而影響社會總需求。

不同年齡的人口具有不同的消費特徵,而勞動年齡人口較高的儲蓄率,是投資的主要來源。從美國和日本的數據都可以發現,其投資在人口撫養比(非勞動年齡人口數與勞動年齡人口數之比)下降階段的增速往往高於撫養比上升時。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年輕人口的數量與房地產需求和投資緊密相關。以日本為例,日本勞動年齡人口 1995 年前保持上升,住宅投資增速一路上行,1996 年前後接近 30 兆日元;而隨著 1995 年後日本勞動年齡人口從 8200 萬逐漸下降到現今的 7300 萬左右,日本住宅投資也在隨後的二十年裡下降了近一半。

圖二

 

  • 美國受益移民流入

所以,人口的數量和結構對當地經濟存在著長期的影響,但人口要素的特徵主要是由不同時期的人口自然成長率決定,而要根本改變其特徵,只有通過提高生育率來達到,但這往往需要漫長而艱難的努力。

除了提高生育率,外來移民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帶來改變,建立在移民基礎上的美國便是典型一例。美國人口撫養比在 1980 年代本已見底,但由於移民的貢獻,年輕人口得到擴充,1990 年代撫養比再度下降。

1990 年代初及 2000 年後,美國每年獲得綠卡的人數超過 100 萬,新增移民規模高於 1990 年代之前。對比 1995 年和 2010 年的人口結構,後者 20-44 歲的年輕人口數量較前者 5-29 歲的人口多了 900 萬,而這主要正是來自移民。

圖三

事實證明,美國的經濟也的確受益於移民流入。一方面,移民增加了美國勞動力的供給,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調查,移民在美國總人口、勞動人口和中小企業主中的占比分別為 13%、16% 和 18%,對勞動市場貢獻顯著。

另一方面,教育程度較高的移民可以進一步推動技術創新,提高全要素生產率。2009-2012 年美國的大學及以上學歷人口中,外國出生人口 STEM(即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背景的比例超過 45%,而美國本土出生的該專業比例僅有 28%。STEM 是與技術進步關係最直接的專業,移民又貢獻了新增 STEM 勞動者中的大部分,因而有助於提高勞動生產率。

歐洲:老齡化與移民

  • 老齡化壓力漸增

在人口方面,老齡化是擺在當前許多國家面前的問題,而歐洲尤其嚴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2015 年除了日本 60 歲以上老齡人口超過 30%,美、歐、澳洲大多數國家的老齡人口都已超過 10%,其中歐美主要國家老齡人口占比超過 20%,德國、法國、瑞典、芬蘭等甚至超過 25%。

未來 20-30 年,歐洲的老齡人口壓力將急劇增加。2016 年歐盟整體的老齡人口占比達 19%,遠高於美國。2001 到 2015 年,歐盟人口的年齡中位數從 38.3 歲增加到 42.6 歲,且 40 歲以下的人口逐段減少,這意味著再過 20-30 年,歐洲的老齡人口規模將極為龐大。

老齡化的加重將導致勞動力供給緊張。由於戰後嬰兒潮貢獻,歐洲人口撫養比 1970 年代大幅下降,但隨著這部分人口步入老年,歐洲人口撫養比 2008 年後也迎來拐點,從 48% 上升到 2016 年的 53%,據聯合國預測到 2030 年或高達 60%,接近日本當前的水平,德國、法國、芬蘭等國將超過 65%,勞動人口短缺的問題將逐漸凸顯。

圖四

  • 歐洲移民趨升

與美國類似,歐洲對移民的態度也較為開放,一定程度上有助於緩解部分國家的勞動力短缺。近年歐元區的國際移民一直在增加,已從 2000 年的 2600 萬增加到 2015 年的 4000 萬以上,在總人口中的占比也上升到 12% 以上。

而在歐盟內部,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更是被視為歐洲一體化的重要目標,2014 年所有歐盟成員國都已基本實現勞動力市場的相互開放。

從目的地看,歐洲的人口遷移流向以傳統的發達國家為主。2015 年末德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法國的非本國國民人口數最多,共占歐盟全部的 76%,遠高於這五國占全歐盟總人口的比重(63%)。而從來源國看,出生地為非歐盟國家的外國出生人口更多。截至 2016 年初,歐盟的外國出生人口中出生在非歐盟國家的有 3500 萬,占總人口的7%左右,高於出生在歐盟其他國家的數量。

移民:帶來什麼改變?

移民擴充了歐洲人口,增加了消費需求與勞動力供給。金融危機之後歐盟每年的移民流入規模呈回升態勢,2015 年新增移民達 465 萬人,超過 2007 年時的新增移民規模。

人口數量的增加不僅意味著這部分移民將帶來額外的消費需求,更意味著勞動力供給的提高。而勞動力供給的增加不僅可以提高總產出,更有利於專業化分工的擴大,充分發揮該國的比較優勢。

圖五

並且,移民群體的一大特徵是年輕人口為主。2015 年底歐盟整體的人口撫養比達 53%,而 2015 年新增歐盟籍和非歐盟籍移民人口的撫養比分別僅有 30% 和 21%。從人口年齡結構的金字塔也能看到,2015 年新增的移民中,最多的是 25 歲左右的年輕人,並且 14 歲以下的兒童比例也較高。

因此,外來移民能夠改善歐盟整體的人口年齡結構,一定程度上延緩歐洲老齡化的快速加深。以歐盟作為一個整體來看,2015 年末歐盟籍人口的年齡中位數為 42.6 歲,而 2015 年進入歐盟的新增移民年齡中位數僅 27.5 歲,年輕人為主的外來移民迅速補充了歐洲的勞動人口,為經濟成長提供了動力。

圖六

影響:經濟貢獻多少?

  • 德國與英國的證據

移民補充了勞動力、改善了人口結構,而人口要素的改善對經濟的貢獻,可以從德、英這兩個歐洲最大移民國家找到證據。

德國的移民規模在全世界高居第二。截至 2015 年底德國境內的外國出生人口超過 1100 萬人,規模僅次於美國,而其外國出生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約 13%,也與美國的比重相當,因而移民已是其人口的重要組成。

金融危機以後,移民的流入顯著減緩了德國人口撫養比的抬升。在 2001 年到 2009 年,德國的人口淨流入逐年減少甚至負增,在此期間德國的人口撫養比也從 47.9% 快速上升到 51.8%,而隨著之後幾年人口流入的增加,尤其是 2011 年之後德國向新加入歐盟的中東歐成員國放開勞動力市場,德國人口撫養比的上升顯著放緩,2015 年僅比 2011 年高了不到 0.5%。

圖七

與其他歐洲主要國家橫向比較,德國人口撫養比維持在了較低位置,而經濟表現也更為強勁。德國是近年主要歐洲國家中唯一一個人口撫養比保持平穩的國家,截至 2016 年,其人口撫養比為 52.2%,略高於西班牙、顯著低於英、法、義等國。而從經濟表現來看,德國 GDP 增速也顯著高於法國和義大利,失業率更是只有 3.9%,遠低於其他國家。

英國跟德國一樣,也是歐洲的移民大國,移民是其最近二十年勞動力增量的主要來源。2016 年初英國的外出生人口數量略低於德國,但占總人口的比重與德國相近。

並且英國老齡化也很嚴重,65 歲以上人口占比高達 17.9%,人口撫養比超過 55%。對比 1995 年和 2016 年的數據,英國出生的勞動年齡人口僅增加 20 萬,而勞動年齡移民從 300 萬增加到 740 萬,貢獻了絶大部分的勞動人口增量。

圖八

勞動力市場放開後,歐盟移民對英國經濟帶來了積極貢獻。2004 年英國對歐盟的中東歐新成員國放開勞動力市場,歐盟移民占比從 2004 年之前的不足 10% 大幅提升到 2015 年的 49%。

Dustmann 和 Frattini (2014) 的研究發現,來自歐盟的移民通過納稅給英國財政的貢獻,超過了其福利的淨索取。此外,歐盟移民的教育背景也更好,接受教育到 21 歲以上的人口占比達 45%,幾乎是英國出生人口這一比例的兩倍,因而對於提高勞動生產率也有著積極的意義。

所以這也正是英國 2016 年脫歐公投後,市場擔憂的一個主要來源。2016 年 6 月英國公投的脫歐結果導致英鎊“閃崩”,而匯率最終體現的是不同國家實力的對比,英國脫歐一旦實施,歐盟勞動力的自由流動也將受影響,英鎊的走弱說明了市場對英國脫歐之後經濟不確定性的擔憂。

在這種擔憂下,2016 年下半年以來英國的 PMI 回升明顯慢於其他國家,2017 年 6 月英國製造業 PMI 回落到 54.3%,不僅與德國差距擴大,更小幅不及法國、義大利。

圖九

  • 潛在衝突之憂

移民的增加也帶來一些擔憂。一方面,開放勞動力市場,引起了對本國居民的就業和工資產生衝擊的疑慮。

增加勞動力供給有助於提高總產出,但是供給增加也意味著可能導致競爭增加或者工資降低,並且對低端勞動市場的衝擊可能更大。這也是英國脫歐支持者的主要理由。不過這種影響一直存在著爭論,而從根本上講,當地的經濟情況和勞動力需求對勞動力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更大。

另一方面,不同來源的移民意味著不同的文化背景需要融合和形成認同,但全球恐怖主義活動頻發大大增加了問題的複雜性。

2015 年以來中東、北非局勢動盪,大量難民湧入歐洲,而隨之頻發的惡劣治安事件乃至恐怖襲擊,威脅了社會穩定,挫傷了經濟活動秩序,處理不好此類問題容易激化矛盾,促使民粹主義滋生壯大,反過來又不利於歐盟整體性的維護、阻礙勞動力自由流動。

圖十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