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底線會在哪裡?

作者:程俊   |   2015 / 10 / 30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ean


全球央行的實際行動已經證明,傳統意義上的零利率已經不再是貨幣政策的“底線”。那麼如果負利率“實驗”最終成為一種趨勢,是否會存在技術性或者道德底線來制約負利率的空間?

負利率-危機

儘管按照經濟學原理,負利率違背常理,迫使人們面臨持幣即貶值的窘境,但是對於央行而言,即便意識到這些問題,他們可能也別無選擇。放眼歐洲,目前歐洲央行、瑞士央行和瑞典和丹麥等國央行目前都已經執行存款負利率政策—對商業銀行存放在央行的存款準備金收取利息,試圖提升通膨並刺激信貸。

在本月最新的歐洲央行決議上,行長德拉​​吉甚至表示,除了12月要審視QE規模之外,央行內部已經討論了進一步下調利率的可能。

但是對於利率在負數情況下,是否會有最終“下限”市場卻討論的不多。

理論上來看,如果銀行業者因為在央行存放準備金而不得不繳納更高的費用,可以預見他們會直接將資金轉為現金—即便利率為零,也比負收益要強。那麼可以估算出,他們對負利率的容忍程度也就相當於把新鈔票取出後安全存放在私人金庫所需額外付出的成本。

英國智庫—經濟政策研究中心有關全球經濟的年度日內瓦報告表示,大量持幣的安全成本相對較高,這意味著在利率降為負值後,銀行也不會立馬將放在央行的存款轉變為實物現金。報告認為,如果央行的存款準備金利率時常有可能降為負值,並且持續一段時間,那麼銀行更有可能認為值得花費精力設立這類安全機制。報告認為,“真正的下限”大概為-0.5%。

有意思的是,這一水平比歐洲央行當前的利率要低,但高於瑞士央行現在所執行的-0.75%。瑞士央行副行長祖布魯克在評論這篇報告時稱,“臨界點並無明確界定;市場和企業都非常具有創新能力。”

貶值

不過同樣需要考慮的是,在實際環境為通縮的情況下,負利率的影響會更為直觀—民眾會很輕易的意識到貨幣貶值的程度。這樣普通人和央行/政府之間的矛盾就直接浮出了水面。

同時,負利率若是太低而破壞到銀行業資產負債表及穩定性、加劇風險性放款上升、或者導致銀行業為收回成本而上調抵押貸款利率或企業借款利率,那麼太低的負利率可能是弊大於利;長期實施的話也將扭曲資產市場。

以上這種種潛在難題,或許將在某種程度上為負利率“托底”。(文/ 程俊)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