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爭霸誰能出線 詳解人民幣與美元的未來

作者:盧麒元   |   2016 / 07 / 06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ayroz


本文作者盧麒元屬於立場鮮明的知識分子,曾任職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及中國經濟開發信託投資公司,被稱為中國人中少有的幾個真正懂世界金融經濟的人。本文可能是目前把貨幣和人民幣匯率講得最清楚的一篇,值得一讀。

以下為文章全文:

講美元霸權有一些壓力,壓力不是來自於學術方面。因為,美元霸權和人民幣崛起已經成為了熱門話題。也正因為如此,這方面的話題往往具有很強烈的“遮蔽性”。就是越多的討論,越容易掩蓋事情的本源和真相。今天我嘗試把這件事情用我的視角重新解讀,也對人民幣未來提供一些建議。

1. 美元的故事

首先講一下美元和聯準會。我1994年第一次訪問聯準會。去聯準會的時候,給我們講解的人說了一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美元與聯準會是美國革命的偉大成果”。當然,他說的美國革命是指美國的獨立戰爭。當他們推翻了或者終結了英國的殖民地統治之後,他們需要一個具有主權特徵的貨幣,這時候美元誕生了。

那麼美元是什麼呢?我今天帶了一張美元,帶了一張港幣,帶了一張人民幣,我相信人民幣大家是看過的。但是港幣,我問過差不多上百個香港人,他們沒有認真看過港幣,港幣上的一些字他們沒有讀,比如說類似於港幣上面這四個很小的字,“憑票即付”,很多人沒有讀過,這是一張渣打銀行的錢,上面有四個字“憑票即付”,這四個字意味著港幣不是錢,它僅僅是一張美元兌換券,但是我們把它當作錢用。

789

美元是什麼東西呢?這是一張100美元。這裡面很有趣的,這是“In God We Trust”,就是它是以上帝的名義發行的,他不是以黃金為本位的啊,它是以上帝的名義,它有很強烈的宗教色彩。關鍵在這邊,這上面有一行字,他說這個是美國聯準會標註,當然也可以理解它是一個記號。

下面這段話就非常有趣了。美元本質上是美國政府國庫券,它是一張記帳符號。既然如此,直接流通國庫券就可以了,為什麼流通這個符號呢?這就非常有意思了,這涉及到非常重要的金融常識。美國政府發行的債券是遠期信用,當趕走英國人之後,新的美國政府,華盛頓和他的同事們,要建立新的政府需要錢。那怎麼辦?他們決定發行國債,國債直接流通,當然也可以。但是,國債畢竟是遠期信用,他需要一種變現的方法,變成即期承兌的票據,也就是明天可以用,可以流通的貨幣。其實後面這段話,就告訴你,這是一張即期承兌的票據。整個的結構設計是這樣的,美國政府發行了國債,由一些私人銀行,組成了一個叫聯準會的機構承兌,其實我們把對國家的債券進行承兌的這樣的機構,或者叫結算或叫清算機構,就稱之為中央銀行。但是,當時美國只能由私人銀行聯合來承兌國家發行的債券,這就形成了聯準會和美元的特殊關係。

美元和聯準會有很多故事可以講,但是今天不講。美元問題,涉及到很多國內的人對聯準會的解讀,大部分的解讀是不夠精確的,我們忽略了它的國家性質,忽略了它的人民性質。第二句話,人民性質,非常重要。在談到美元出現的時候,有一段話,這個大家必須記住,特別是年輕人。這句話叫No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它的意思是“無代議不納稅”,這是美元發行的倫理原則,也是美國革命的重要原則。它是革命的產物,同時它也遵循了革命的基本原則。也就是說,美元有固有的道德優勢。為什麼說美元是歸立法權管轄,或者是受人民的約束,就是源於這句話。

無代議不納稅,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它跟美元有聯繫呢?因為美國政府,發行的債券是以老百姓的稅收為備兌支付基礎的。發行這張紙必須要老百姓同意,沒有立法權,無代議,沒有議政的權利,就不納稅,這是一個重要的貨幣管理原則。這個原則,奠定了美元的倫理基礎,這也是它日後強大的、非軍事的軟實力。這句話我們要記住,我們今後要用同樣的思想來框定人民幣的倫理基礎。

美元霸權的歷史裡面我要講一段故事。1944年7月1號,44個國家在美國的布雷頓森林公園開了一個會,這個會有一個人的名字永載史冊,他叫懷特(Harry Dexter White),是美國財政部的一個官員,他其實是非常優秀的金融專家。美國財政部的官員往往是美國最頂級的金融專家。美國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因為他的財政部,一開始就是靠融資的,他像一家公司,是靠融資的,所以他必須依靠金融專家。反而聯準會的專家,往往是優秀的財政專家,他們懂得什麼叫做平衡。和我們國家不太一樣,我們國家財政部大體上不太搞金融,搞金融的基本上不理財政平衡。這個懷特呢,很有趣,他充滿著神秘,1944年的懷特是財政部官員,1946年被發現他是蘇聯間諜,之後1948年他就莫名其妙地死了。但是,懷特方案已經確定了美元代替英鎊成為全​​球結算貨幣​​這樣一種現實。懷特方案也導致了聯準會基本上成為準世界銀行,或者叫準世界中央銀行。

與懷特方案同時推出的,還有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方案。大家都知道,凱因斯是偉大的英國經濟學家。在座的可能有學金融的,但是中國學金融的孩子,可能並未深刻理解什麼是懷特方案,也未必真正了解什麼是凱恩斯方案,或者是搞清楚了二者的區別。今天為什麼要解釋這個,因為中國在1995年實施了東方版的懷特方案。今天,我們的金融問題,大部分與這個懷特方案有關。當時1944年,戰爭接近尾聲,很多國家,特別是一些西方的發達國家,被打的稀爛,一個被戰爭破壞的國家,沒有信用可言。那麼他要重建經濟,必須要有政府信用,這個信用的源泉由哪裡來?顯然,他們需要他國強大的信用支持。

我們的革命可以土改,可以工商業改造,所以我們有資產來源,我們其實建立信用是有物質基礎的。一個被打的稀碎的德國、法國,新政府信用從哪裡來呢?必須藉助信用,就是別人對他的一種信用背書,或者是提供一種主權貨幣備兌支付手段。所以凱因斯提出來,就是英國人的想法,建立世界中央銀行,做全球清算和結算。同時,由世界中央銀行給這些需要信用的國家提供信用。給它貸款,或者是給它信用額度。這樣的話,它就有了信用,它可以根據自己的信用來發行自己的鈔票。但是,前提條件是這個世界中央銀行可信。當時全世界的黃金大部分在美國,美國經濟沒有遭受戰爭影響,美元又非常強大,如果美國同意建立這個世界中央銀行,那麼凱因斯方案就可行。可惜,美國人不同意,所以美國提出懷特方案,就是聯準會提供信用支持。知道懷特是間諜之後,我一直在找他的方案的瑕疵,既然是蘇聯間諜,他出這個方案裡面是不是隱藏了什麼?事實上懷特方案確實是一個陷阱,這導致1971年經濟危機大爆發。但是,懷特方案,整體上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做決定的。懷特方案還是體現了美國人完整的帝國思路。懷特方案有兩步:第一步為了讓全世界確認美國人印的這個鈔票,是有信用的,他決定與黃金掛鉤,就是黃金和美元在一個價格上掛鉤,美國老百姓不能換,但是外國政府,這44個國家的政府,借用了美國信用的政府可以換,這樣的話,你就相信了我的美元是不貶的,你就按懷特方案走就行了,你就是按美國給你的信用為依據發行等額鈔票。什麼意思?大家看一下這張鈔票,港幣上面有四個字,憑票即付,意味著這張錢是兌換券,它叫美元兌換券,你拿到這張錢,到發鈔銀行,你把這個錢,放在桌上,你不用講話,他按7.8換給你美元,這就是懷特方案的本意。懷特方案,意味著美元變相成為全球貨幣。

1983年12月份香港人接受了懷特方案。要記住,1982年打的馬島戰爭,1983年鄧小平和柴契爾(Margaret Hilda Thatcher)夫人談完收回香港之後,柴契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香港使用懷特方案。這個事情直到今天也沒有人把它說清楚,因為直到今天,香港的衰落都是因為這四個字,“憑票即付”,不然的話,香港今天不會這麼慘。懷特方案,相當於美元境外流通,只不過他通過代幣的方式,那個時候德國馬克,法郎,甚至英鎊,在某種意義上都是美元兌換券。

所以美元變成了全球流通貨幣,美國本土流通三分之一,三分之二在全球流通。記住,中國執行懷特方案是1995年朱鎔基的改革,那時候我們開始聯繫匯率,人民幣開始作為美元兌換券而存在,直至今天。懷特方案很重要,懷特方案有瑕疵,就是跟黃金掛鉤,美元跟黃金掛鉤這件事情有瑕疵。因為,作為經濟學家,通常是考慮一個完美的結構,他沒考慮會有戰爭。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兩場戰爭,把美國的財政平衡打破,打破以後,美元多印了以後,開始出現美元和黃金價值的背離。所以,六十年代,以戴高樂(de Gaulle)為首的這些西方國家,開始拿美元換黃金,然後他們開始重建自己的主權貨幣,重建法郎、德國馬克和英鎊的主體性。他們最終重新成為主權獨立的貨幣,這就導致全球金融危機,我們雖覺它石油危機,其實是美元價值遭到質疑,美元價格開始劇烈波動。美元1971年的8月15號結束了和黃金掛鉤,當然早就想結束,因為尼克森(Richard Nixon)一直對懷特方案很不滿,尤其是知道他是蘇聯間諜之後,他就更不滿,早就想結束。美元的歷史在懷特故事裡面,跨越了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在1944年之前,美元還不能算是一個霸權貨幣,從1944年懷特方案之後,真正建立了美元的霸權。

美國的霸權比美元的霸權,差不多早了將近半個世紀,這個對中國有啟發,就是軍事霸權,往往並不必然導致經濟霸權,或者是貨幣的霸權,它這個時間的跨度大概將近有半個世紀。到了1971年懷特方案結束之後,美國進入到石油美元,那麼懷特方案即是開啟了美元霸權,又是結束黃金美元的這樣一個歷史階段,1971年美國結束了黃金美元,美元進入石油美元階段。石油美元從1971年開始,我估計會持續到2021年。大體上在2025年左右,世界可能進入碳美元的時代。美國也在做努力,除了中國在拼命準備人民幣崛起,美國也在安排美元的未來。石油美元的時代,對美國人來講,也是一個不錯的時代。但是,石油美元的時代,隨著社會主義陣營的衰落和解體,資本主義失去了外部約束。雖然,內部的道德約束還在,但是外部約束沒有了,所以資本主義進入了新自由主義階段,實際上是一個弱約束的時代,所以出現了很多的問題。此後,美國進入到了一個很微妙的狀態。. 歐巴馬(Barack Obama)用了十年時間,試圖扭轉這個歷史趨勢,但是歐巴馬的力量不夠。

美國這個國家是個會思考的國家,但是這個國家也是需要後面挨一腳才能前進。因為,沒有外部力量的壓迫,它也很難形成深刻的歷史性的變革。它正處在一個歷史性的關鍵節點上。

2. 人民幣的故事

人民幣的信用,確實是革命的產物。在它的歷史過程中,從紅軍時期的根據地的貨幣發行,從毛澤民的蘇區貨幣時代開始,到抗日戰爭時期根據地貨幣就比較成熟了。我們在抗日戰爭時期的貨幣發行已經基本成熟了,到解放戰爭時期從有了成片的根據地我們開始把它歸結和統一。到1948年第一版人民幣,已經是非常經典的主權貨幣了。我覺得第一版人民幣真的是珍貴的,因為算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擁有主權特徵的貨幣。1955年之後,它的主權特徵被削弱了。1955年到1995年,人民幣實際上是盧布信用的延伸。當然有我們自己的主權信用,但是它仍然不是完全獨立的主權信用。四十年之後,1955年到1995年,因為我們的市場化要跟世界接軌,所以我們決定跟美元信用接軌。在這個事情上,我們做了一次重大的決策,就是人民幣與美元掛鉤。

456

很多人問我,1995年的匯改是對還是錯,是好還是壞?我一直這樣說,在那樣的歷史時刻,匯率改革是必須的,也是必要的,甚至可以說是好的。因為中國需要兩樣東西。在1995年,中國資本嚴重稀缺,我們需要大量的引入資本,引入資本,就得借助別人的信用,接受東方版的懷特方案是可以理解的。同時,中國有大量的勞動力剩餘,我們中國製造要走向全世界,也需要結算和清算方便。

在那個時刻,特定的歷史時刻,在貨幣主權上,做出適當的讓步無可厚非。但是,任何正確的事情,都有時間和空間的約束。當一件事情,走過它的時間約束,就走向了正確的反面。2005年,中國的資本稀缺問題已經解決,中國產品出口的問題已經解決,那個時候就應該開始反思我們的聯繫匯率制度。如果,我們在那個時候開始進行反思,並且做出適度的政策安排,可能能夠避免一些事情的發生。

這是港幣,這張錢,大家一定要記住,它在1983年12月之前,這張錢是一張具有主權特徵的貨幣,也正是這張主權特徵的貨幣,使得香港成為四小龍之一。1971年之前,港幣是跟英鎊掛鉤的,1971年港幣取消跟英鎊掛鉤,成為獨立的主權貨幣,1983年它重新跟美元掛鉤,成為了另一個懷特方案的一部分。正是這張紙的變更,導致了超級地租的出現,也就是這張紙,導致了香港資本大規模流出。從1983年到1997年,我們估計至少5000億鎊以上的資本, 因資產泡沫大規模上升而撤走。甚至可能有一些人估計更多,他們認為可能高達一兆英鎊的資本流出。這件事情,1997年並未結束,資本仍然在流出,因為超級地租更嚴重了,而且現在不但流出自己的資本,也成為中國資本外流的一個重要通道。不要小看懷特方案,這是剝皮的方案。是的,在特定歷史時期, 我們需要它,借助它,在我們長大之後,我們應該學習的是戴高樂,法國在1944年接受了這個方案以後,二十年之後,法國進行了反思,他們終結了法郎的兌換券地位,成為主權貨幣。

今天,我們有很多年輕人,希望你們理解這張紙的含義,我們必須思考中國人民幣的主權地位和它的主權特徵。今天,人民幣若不是一個具有主權特徵的貨幣,若仍然是一張美元兌換券的話,我們如何討論人民幣的未來呢?

3. 美元的未來

許多朋友認為美國完了。我跟他們說,完了,這是一個正確的歷史判斷。都得完,但是什麼時間完,以怎樣的方式完,才是我們應該解釋的。另外,對手完了,不代表我們贏,因為我們的對手不止美元,還有歐元,還有日元。況且, 美元未必完,我們要討論的不是他怎麼死,而是在他的變更中,找到我們的路。幾年前,高盛上市,我當時提出的問題是,這麼賺錢的一個公司,如果是我,我不讓它上市,因為上市是與公眾分享,為什麼要上市呢?它的老闆是美國最有錢的人,股東套了錢幹什麼,美國人在想什麼?我問了很多朋友,一直沒有得到正確的答复,直到我看薩默斯(Larry Summers)的文章,他提出了環保美元的概念。後來,我發現我國碳排放權,大量地被外資收購了。後來我們發現,前蘇聯地區,碳排放權被外資收購了。後來我們發現南美洲、非洲碳排放權也被收購了。可能大家不知道碳排放權是什麼東西?理論上講,可以視同為黃金儲備,它實際上是一種未來的全球徵稅權。我說一件事大家可能就知道了,到2030年,碳排放權交易將超過石油交易。擁有了碳排放權,或者是碳排放權的儲備,意味著擁有了備兌支付手段。擁有了強大碳排放權儲備的美國,可能在2025年或者是在這個時間的前後,可能會採取新的聯繫匯率制度。它以前曾經是黃金美元,跟黃金掛鉤,但是這件事情,黃金的稀缺性不能支撐。那麼碳排放權的儲備量,可能是黃金儲備量的上千倍,而且現在很大的部分已經囤積在美資的手上。所以他們有能力重新做一個碳排放權掛鉤的美元,我們把它稱之為碳美元。

123

如果朋友們不理解碳美元,那麼我們今天要仔細看美國工業化的方向,美國的工業化也就是再工業化,最核心的部分是低碳技術。實際上,美國在用訊息技術和低碳技術改造所有的傳統產業。碳權利,包括碳排放權的儲備,和現有碳排放的壓縮。它是減少碳排放的能力,和持有碳排放權的能力。這兩個能力, 將構成未來主權貨幣的強大基礎。換句話說,在2025年,十年之後,可能會有一個新的懷特方案出來,也就是說,美國會用一個新的懷特方案,重新佔據世界中央銀行這樣一個獨特的地位。未來,我們的晚輩將面臨殘酷的國際環境和金融挑戰。而我們今天,為他們做的事情,遠遠不夠。美元的未來,大家記住碳美元三個字就行了。

4. 人民幣的未來

簡單的說一下人民幣,我剛才在開篇的時候講了,政治穩定是一個主權貨幣的先決條件。超政治穩定,包括了內部和外部,外部我不認為有問題,甚至我可以確定2049年之前,沒有人可以或者是敢於入侵中國,甚至可以將這個時間長度拉長到下一個百年,當然這要感謝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一場朝鮮戰爭和兩彈一星,奠定了兩百年不被入侵的基礎

但是我們誰也沒有能力可以說在2049年之前,或者是未來的一百年之間,一定沒有內戰或內亂。可以承諾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制度。今天,我們必須讓我們國家,需要承擔責任的人,包括在座的,包括學者,也包括政治家,他們必須給一個解釋,你們準備建立一個什麼樣的製度,來確保未來的一百年沒有內戰或者內亂?沒有內戰和沒有內亂的核心是財政分配,其中一次平衡,就是我們要建立一個充分的市場,和二次平衡,我們要建立一個再分配體系,在中國現在這個事情非常非常的難。我重複那六個字,無代議不納稅。因為,中國現在立法機構,並無這樣的動因,或者是動力,去改善現有的稅法,我們看到了超級地租。我們看到了嚴重程度,中國是全球僅有的少數國家,是不設立遺產稅和贈予稅的國家。我們是同時對資本利得和資產持有,幾乎不進行徵稅的神奇國家。我們很難想像,在市場化突飛猛進的同時,在二次分配不跟進的情況下,會出現什麼樣的糟糕情況。

我對我們國家當代的知識分子感到失望,因為我們有責任把話說清楚。改革特別是真正的改革,側重點在二次分配和再分配上面,因為一次分配是建立市場,這個我們有榜樣可以學。二次分配,我們必須走出一條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路。因為中國是一個大國,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國家,我們必須完成區域平衡、階級平衡和種族平衡。這三大平衡,要在製度上給予有說服力的安排,不是說服我們,是說服我們的子孫,說服全世界的人,告訴他們一百年不會有問題,這是一個沉重的歷史責任。

關於人民幣匯率,我希望政府對人民幣的均衡點有清晰的認識,所以我建議在7.8,港幣一比一建堅固防線,因為在戰略上,或者是戰術上,你既然要建防線,你就不能且戰且退,你要找依托建立堅固防線,然後一次到位,不要這樣的,每天500的這樣,這樣讓大家會把子彈打光,會把信心打光。但是現在的央行的做法,是且戰且退,他們在找到舒服的地方,我怕如此做法,可能在2016年會有一次巨變,為什麼?

比如說你跟GDP的比重是多少,或者是你跟實物的比重是多少,或者你有一個依據沒有,如果什麼依據都沒有,仍然採取目前拍腦袋玩的狀態,我大體上可以確定,在2016年,主要的評級機構,會降低人民幣主權評級,那個時候再進行防守,恐怕就非常困難,或者是為時晚矣。我不能預測2016年會發生什麼,但是我依然希望大家,在人民幣問題上,採取謹慎的策略,盡可能得做好對沖的安排。當然我不呼籲大家去換美元,或者做什麼,另外我還是希望更多的學者專家站出來,把本質、真實的東西,說給領導聽,說給所有老百姓聽,讓大家覺得這件事情是大事的時候,他們就必須按照正確的邏輯做。

經濟學沒有太多是非,經濟學講邊際,所有的事情,在正確的時間和正確的地點就是對的,過了就錯了。所以2016年,中國經濟整體的探底,還沒有結束,因為我們一直等待在資產泡沫上面做深刻調整,但是這個資產泡沫的調整沒有發生,反而是人民幣的貶值過程,所以我們覺得這個調整沒到位,就意味著調整終究會到位。2016年仍然是調整,是不是局部,或者是不是歷史性的局部,不好說,但​​是向下的。人民幣匯率是處於一個非常困難的時候。再說一遍,我是主張調整一步到位的,在一個防線,建立堅固防守。在2014年4月份,在無錫我們開了一個內部會議,我說了盧布會出事,北京來的朋友,好多專家和學者覺得我神經病,俄羅斯有5000億美元外匯儲備,不但能源出口,糧食都出口怎麼會有事,他們不相信,但是我是用眼睛看到的。我在香港,我住在跑馬地怎麼來了這麼多的俄羅斯人,到處都是俄羅斯人,大量的俄資本湧入香港,其實我們知道俄國盧布要出事了,但是怎麼說國內都不信。到10月份,30盧布貶到70了,這時候大家開始意識到,已經貶到一倍了。設想一下,如果人民幣貶到7.8你覺得很多,如果貶到12呢,甚至我覺得如果現在不做任何事情,在個位數之內,根本沒有可防守的點。沒有地方建防線,你建防線的依據是什麼,你有備兌支付手段嗎?

5. 反思

美國財政平衡的問題是非常嚴重的,所以美元有壓力。但是美國人最近這幾十年解決問題,都不是靠自己的努力,都是靠別人的不努力,或者是別人失誤形成的,包括上次蘇聯解體,是靠對手一步步的失誤,特別是重大的失誤,形成美元的復甦,上次復甦主要是蘇聯解體,蘇聯和東歐的倒下,使美元有一次比較從容的整理。為什麼七十年代初,尼克森跑來見毛澤東呢,他處於強烈的危機之中,他不知道怎麼辦,他必須得有幫手。但是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又緩過來這個氣來了,因為有一隻大象倒下,他現在在等第二隻大象倒下。你剛才問我靴子問題,我說的靴子就是房地產價格,崩的那天這靴子落地,但是現在看這個政策,我們也很難去評價,因為這個就是陽老師說的搏弈的過程,不完全是一個自己認知或者是良知認識的過程。

其實我們都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為什麼不能形成安排,比如說像稅這個問題,難道遺產稅這麼難嗎?遺產稅我們沒有說讓你收50%,80%,我們收1%行不行啊,要有吧。只有幾個不文明的國家沒有遺產稅了。遺產稅、贈予稅,都要收稅,這些屬於基本的東西,但因為有眾多的這種搏弈的過程,或者是僥倖的心理,把這個事情往後拖,但是同時大家又非常強調人民幣國際化,從我學財政角度來看,當我打開中國的稅法,我連讀了美國20年的預算,連讀了日本20年預算,德國20年預算,也連讀了香港20年預算,我每次看完,我會心痛,因為我知道我們的結構會導致生產力水平不斷的下降。因為超級地租這樣的問題,會導致中國所有的資本和資源,慢慢的被一個黑洞吸乾,使他的產業最後崩潰,是這樣一個結果。

100美元這個指數,大體上在2016年會進行第一次跳躍,他就會過這個檻。美元強大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美國經濟強大。美國增加了大量的國債,我是學財政的,我一直在盯他的預算,他的預算去哪裡了?科技。美國政府,就是歐巴馬做了一件很厲害的事情,他通過扭曲操作,政府增加負債,然後強制性壓低全社會的利息,就是利率扭曲到零,然後增加了個人的國民福利。你知道美國的大部分個人是負債者,增加了企業的利潤,你知道一個企業,正常的資本支出是很大的,通過會占到5%-7%,如果這7%變成0,全部變成利潤,他使得美國上市公司的股票,連續31次創歷史新高,使得美國所有的企業,具有強大的資本優勢,融資能力,使得美國企業可以在下一輪的危機之中,形成全球的併購,所以大家對美國經濟的理解,不能光看美國自身,也要看美國所有的動作。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