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史上最偉大交易之一:李佛摩1929年做空美股

作者:WEEX·一起交易   |   2017 / 01 / 19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1929 年利李佛摩(Jesse Livermore)(下面簡稱  J.L)做空美股,是金融交易史上最偉大的交易之一。這個交易充分展示了金融交易所需要的智慧、耐心、勇氣和艱苦。大概只有 1992 年索羅斯(George Soros)做空英鎊可以與其媲美,整個交易他用 9 天時間獲利 1 億美元,成為當時全球最富有的 10 個人之一(索羅斯 2016 年全球富豪榜第 23 名)。

可惜的是,J.L 對 1929 年的交易諱莫如深,在他自殺前出版的《傑西.李佛摩股市操盤術》完全沒有提及。之前他的兩本傳記對這一段也沒有有價值的記錄。幸運的是,J.L 最新的傳記《Boy Plunger》詳細記錄了他這次戰役的細節。本文是對交易的複盤(備註:靜態的再看一次市場全貌),同時也會有筆者的學習思考。順便說一句,這本傳記是迄今最好的JL傳記。

1929 年 1 月~3 月:開始關注做空機會

實際上,對這輪美股的超級牛市,J.L 一開始參與並不多,只在 1928 年上半年做多。這輪牛市基本的推動因素包括:

  • 美國的經濟發展,整個20年代美國的經濟成長率連續三年超過 10%;
  • 貨幣政策的寬鬆、貸款利率維持在 5% 的低位;
  • 股票槓桿發達,普通投資者可以獲得 10 倍槓桿,而類似 J.L 這樣的大戶可以獲得 25 倍槓桿,銀行喜歡股票融資帶來的利潤(當時股票融資利率是 15%)。

雖然成熟交易員並不介意做多或做空,但 J.L 是天生空頭。他從 1928 年就感受到美股連續數年的上漲不可持續,從 1929 年初開始他專注在股票市場。

1929 年 1 月道瓊指數上漲 7%,股票成交量比去年同期翻倍。J.L 第一次感到機會臨近。實際上從 1928 年下半年開始,他已經不斷小規模的測試頭部,當然,結局一定是虧損出局。1929 年 1 月的美股的確沒有任何頭部跡象,也不符合 J.L 自己定義的交易規則。這個細節讓我確認了一個觀念,J.L 在 1940 年總結自己交易時的經驗只是一個理想狀態,他自己其實也很難做到。這是人性,不用苛責他,但是後輩交易員可以充分吸取教訓。

2 月 2 日聯準會開始調查銀行對券商融資的數據。不得不說,1929 年的聯準會在處理政策上的專業性強於 2015 年的中國證監會。這天市場收跌,成交量正常。

但對於敏感的交易員而言,這是一個信號。有點類似 2015 年 1 月 20 日中國證監會調查券商融資槓桿。

2 月 11 日聯準會警告股市泡沫不可持續,當天股票低開,全天最大跌幅 3 %。我不清楚 J.L 當天是否交易,但一些性急的交易員可能會進入空頭。如果從主流偏見看,這時進入空頭是偏早的。這是一個重要經驗,做空一個大的頭部需要格外的耐心和等待。不能聞雞起舞。

3 月 4 日,胡佛就任總統,就職典禮上批評華爾街。股票下跌 2 %。這一天讓 J.L 更加堅定自己的空頭信念。2 月份又有 2200 萬美元的黃金從英國流入華爾街,英國人也在參與美股泡沫。

股票連跌三天後回到前高,成交量正常。但市場顯然也缺乏進一步上漲的動力,3 月 18 日開始股市進入高位振盪,從收盤價看,振盪區間偏弱,同時 K 線圖偏多十字星和高浪線,表明市場多空分歧較大,成交量略有放大。 3 月 22 日聯準會開會,市場擔心緊縮貨幣政策,當天股票下跌。 J.L 認為第一次重要交易機會成熟。

3 月 25 日開盤 J.L 用 7 百萬本金賣空 1.5 億的股票,將槓桿運用到極致,這需要巨大的勇氣。因為這意味著 5% 的上漲就會讓他破產。J.L 是否提前知道會議決議作者沒有披露,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完全存在,因為在最後的決戰中,他並沒有押上全部槓桿。當天股票大跌,JL 持倉過夜。第二天,股票融資利率從 15% 上調到 20%,股票大跌,最恐慌時下跌了 6.7%,J.L 在收盤前 1 小時全部平倉,獲利 800 萬 。這一次短線偷襲非常成功。

3 月 27 日,花旗銀行總裁宣布全力支持股票融資,股市大幅反彈,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面,屢創新高。

總結第一階段的交易,3 月 25 日的突襲是最成功的。他突襲的點沒有選擇在胡佛就任日,而是在聯準會會議期間。這個過程他也充分展示了“耐心”的重要性以及做空交易的技巧。

1929 年 4 月~8 月

趨勢市場繼續沿著既有方向發展。這期間 J.L 是進行非常緊密的研究追蹤。這期間除了一些小單測試市場外,值得記錄的交易只有 5 月 13 日的交易。

5 月 13 日,繼續沿用 3 月 25 日的打法,J.L 賣空巨量股票同時在價格下跌後迅速平倉。當天獲利 100 萬。這裡需要解釋一下,J.L  嚴格計算過他的賣量對股價的影響。他僱傭了統計學家為他工作。他測算如果按照 1.5 億的賣出量,這相當於當日市場總成交量的 1%,他可以短時間將市價打壓約 1.5%。這是他 3 月 25 日和 5 月 13 日勇氣的部分來源。我不清楚他選擇 5 月 13 日行動的原因,因為後面的 5 月 20 日、5 月 22 日和 5 月 27 日市場有更大幅度的快速下跌,這三天的交易他應該沒有參與。

J.L 一直強調入場點,只在關鍵點位交易,5 月 13 日並不符合關鍵點定義,也許是他想測試一下市場。在當時的市場條件下,他這樣做是合法的。但這種用巨量資金測試市場的方法,在目前高頻交易盛行的年代是否可行需要認真思考。或者,有沒有其他更加低成本的方法?

5 月 29 日,英國選出左傾的新首相。 J.L 認為 BOE(英國央行)升息的機率在提高。

整個六月份股票加速上漲。J.L 研究發現,6 月份創新高的股票數量從一年前的 6 月 14 日下降到 338。從 6 月 20 日開始,股票連漲了 13 天,這是非常典型的牛市特徵。

7 月 10 日後,股票進入盤整期,但這段時間的交易量並不小。

7 月 17 日,J.L 召開員工會議,討論了 BOE 升息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新屋數據和汽車銷售數據已經放緩,這是美國經濟周期的重要先行指標。J.L 有一個 20 人左右的研究和交易隊伍。

7 月 18 日,1929 年的另一個英雄約約翰·甘迺迪(甘迺迪總統的父親)賣空了100萬股票,他賣空的理由是,華爾街擦皮鞋的伙計推薦他買鐵路股。可以看到,股票繼續上漲時他這個倉位有 10% 多的帳面虧損。這是做空最困難的地方,因為時機略有不慎,你就可能遭遇重大損失。

實際上,整個 1929 年,只有極少數人通過做空賺到大錢,包括巴魯克(Bernard Baruch)和Babson(二者都是JL的好朋友)。Babson 後來用他賺的錢在波士頓建了 Babson 學院,現在是世界上最好的商學院之一。而當時華爾街的主流看法是,經濟發展良好,貨幣政策溫和,同時股票的本益比(P/E)估值也僅僅是高於歷史平均 10% 而已,他們不認為是發生崩盤。唯一讓他們不安的是 P/B 估值,高出了平均水平 1 倍。可以想像,會有很多理由來合理化這 1 倍的高估值。

到 1929 年 8 月份,J.L 在測試頭部交易中一共虧損了 600 萬。這是一段非常煎熬的時期。紐約的夏天非常悶熱,從年初開始,他已經很少回家,住在辦公室或者是紐約公寓裡面。他保持著每天早上 5、6 點到辦公室的習慣,按照既定的流程準備一天的工作。

對交易員來講,忍受交易失敗帶來的挫折感非常重要,尤其是類似頭部做空的交易。

1929 年 9 月~10 月

9 月 3 日,通過在 BOE 的內線,J.L 獲知了三點重要訊息:BOE 準備升息、認為美股存在嚴重泡沫、英國一家重要的控股公司 Hatry 準備破產。 J.L 比市場更早獲知。他當天和第二天並未交易,他在等待市場知道消息後的反應。

對交易員來講,市場的反應遠遠比消息本身更重要。所以,依據事件進行交易是非常危險的。J.L 顯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充分的等待,但他也知道,決戰的時刻越來越近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

另外,在這三個消息中,讓 J.L 夜不能寐的消息是 Hatry 的破產消息,他認為這個消息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巨大波動。這是交易中的一個不變真理:市場只會被最直接的力量擊垮。

9 月 5 日,決戰前非常重要的一天。這天 J.L 凌晨五點到辦公室,知道 Babson 下午一點有一個重要的演講,Ba​​bson 從 1927 年就看空股市。他這次講話媒體非常關注,J.L 認為這又是一次偷襲的機會。顯然,他已經提前知道演講的內容(不過這基本上已經是公開信息)。他開盤做空 1500萬。Babson 演講後股市大跌,他在收盤前加了500 萬的空頭,持倉過夜。

收盤後,另一個著名的經濟學家費希爾(Stanley Fischer)接受媒體採訪,認為美股不會崩盤,媒體瘋狂轉載。費希爾和凱因斯都是堅定的美股多頭。

這一夜,對 J.L 肯定是漫長難捱的,他知道費希爾的影響力。

9 月 6 日,開盤平倉同時做多500萬,收盤前平倉多頭,當天獲利 180 萬。收盤後,他帶著交易員去了酒吧,這種感受只有經歷過死裡逃生的人才能體會。這個交易也充分體現了JL短線交易員出生的素質和近乎本能的交易技巧。

9 月 20 日,英國央行升息同時宣布 Hatry 破產。J.L 提前知道上述訊息賣空平倉獲利 250 萬。

此後股票一直陰跌,但交易量沒有放大。股票多頭認為只是正常的回調,是很好的加倉機會。

10 月 3 日,英國財政大臣警告美股風險,市場重挫。

10 月 4 日,J.L 抵押了住房和遊艇,獲得 1000 萬美元貸款,加上原有的 2000 萬,他現在一共有 3000 萬的本金。根據 25 倍槓桿,他可以做空 7.5 億的股票,這相當於美國股市總市值的 5%。

10 月 5 日,股票高開反彈。美國銀行業協會主席警示美股風險,J.L 知道決戰的時刻到了。他這次不再像之前的突襲,他採取分批建倉的方式,一直到 21 日才全部建完倉位。他做空了美國最大的 100 支股票,總市值是 4.5 億。J.L 在日記中承認自己不夠勇敢,他問自己為什麼不做空 7.5 億美元?他的計劃是股票下跌是再追加 3 億美元的空頭。他給自己的盈利目標是 1000 萬到 2000 萬。

美股從10 月 5 日的反彈持續了 4 天,但顯然力度很弱。雖然承受一定的帳面虧損,但 J.L 知道這是正常的反彈。

10 月 16 日和 18 日美股出現大跌。市場開始傳言有一個巨大的陰謀集團在做空美國,為首的就是 J.L。J.L 受到威脅電話和被人跟蹤。

10 月 21 日,星期一,美股大幅低開,最大跌幅 6%。J.L 在《紐約時報》發表公開聲明,否認有做空集團。同時聲明,過去、現在和將來,他都是獨自一人在投機,他也從估值的角度分析了美國股票過高。

10 月 22 日,市場小幅反彈。

10 月 23 日,星期三,股票放量下跌。J.L 平掉了四分之一倉位,獲利 800 萬,同時還有 2000 萬的帳面利潤。

10 月 24 日,星期四,市場出現恐慌性下跌。JL 在下跌高潮中平掉一半倉位,獲利 1400 萬。當天市場尾盤反彈,他又增加了 1 億空頭。

10 月 25 日,胡佛總統出面安撫市場,市場短暫企穩。J.L 平掉部分倉位,截止當天,一共兌現了 2700 萬利潤。

10 月 28 日,黑色星期一。當天道指下跌 14%。J.L 增加 5000 萬空頭。

10 月 29 日,黑色星期二。市場極大恐慌時下跌 19%。J.L 全部平倉,獲利 9300 萬。

傳記作者寫道,JL 平倉後透過玻璃窗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華爾街,他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他人生的最高峰,這也是金融交易史上的最高峰,那一年他 52 歲。

尾聲

收盤後,他回到位於長島的家,他已經有大半年沒怎麼回家了。他發現最愛的第二任妻子帶著兩個兒子在門廳哭泣,旁邊是已經打包好的行李。而他一向不喜歡的岳母則在後院嚎嚎大哭。桃樂西告訴他,他們從收音機裡聽說美國股票崩盤,家裡人都認為他已經破產甚至自殺了。

更加令人感慨的是,巨大成功馬上就引發了他個人生活和事業的完全失敗,這個報應幾乎是從他賺到1億美元那一天就開始了。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