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帝國時代的終結 花旗和匯豐拋棄億萬客戶大撤退

作者:撲克投資家   |   2016 / 08 / 19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Berber


每家銀行逐漸明白,為每一國家的每位客戶提供每一產品和每種服務,根本就是不對的

僅僅10年前,總部位於紐約的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還是一個從東京延伸至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爾巴的全球性零售銀行帝國。花旗在地球面積一半的50個國家開展個人銀行業務,為2.68億的客戶提供服務。

1

但在那之後,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與次級抵押貸款掛鉤的複雜證券導致花旗銀行蒙受數十億美元損失,而美國政府實施的緊急救助措施顛覆了其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自那時起,這家銀行相繼出售或關閉了包括危地馬拉、埃及和日本在內、超過其入駐國總數一半的國家零售業務。花旗還將其美國分行的數量減少了三分之二以上,並退出了次級抵押貸款、學生貸款和人壽保險等業務。在這一過程中,花旗銀行放棄了大約25%的客戶,裁減了超過40%的員工。

2

“每家銀行逐漸明白,為每一個國家的每位客戶提供每種產品和服務,根本就是不對的,”2007年至2012年執掌花旗銀行的Vikram Pandit說道。他曾經大力宣揚這家公司的全球性特徵。“所以,各銀行紛紛剝離資產。對於我們來說,這項任務還遠遠沒有完成。”

3

最富有的客戶

花旗集團的轉變,以及匯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和其它全球性銀行的類似變化,不只是為了削減開支。此舉亦是為了更好地專注於最富有的客戶,即高淨值的個人、大型企業和機構投資者,以獲取更大回報。

3

花旗集團表示,公司如今變得更精簡,更安全。但在為這些客戶服務的同時,該行的交易業務顯著膨脹。而在此之前,正是這項業務讓其陷入困境。自金融危機以來,花旗承銷的衍生品合約翻了一倍,增加到了560億美元。過去,這家公司的利潤主要源自個人銀行業務。現在,企業和投行業務成為其最重要的利潤源泉。

4

曾幾何時,匯豐零售業務在全球的觸角甚至比花旗集團還要大,並自我標榜為“世界的本地銀行”。如今,這家銀行也開始收縮戰線,正在退出或者計劃放棄超過其進駐國家半數的個人銀行業務,由此放棄的客戶高達8000萬。零售銀行業務在利潤總額中的佔比已下降了一半,商業貸款和投行業務適時地填補了這一缺口。

5

關閉分行

這不只是地域上的撤退。各大銀行已經意識到,為了盡可能多的客戶提供所有服務並非一條可行的賺錢之道,哪怕是在最發達的國家。總部位於倫敦的匯豐控股相繼關掉了1600家美國分行,包括次貸業務,並關閉了逾500家英國分行。過去10年,花旗集團出售或關閉了超過1300家美國分行,包括其消費信貸網路,將重點放在主要城市上。

6

“我們已經放棄了在我們看來不成功的一些業務,退出了一些我們認為無法獲得適當回報的業務。”花旗集團財務長John Gerspach在去年12月份表示。

7

匯豐控股一直使用其所謂的6個過濾器來確定該公司是否該退出某些領域或業務。這些過濾器包括盈利能力、效率和金融犯罪風險。匯豐和花旗兩家銀行的發言人均不願進一步置評。

分支機構和客戶數量的大幅削減尚未轉化為盈利能力的提升。兩家銀行的股東權益報酬率(ROE)目前都是個位數—花旗集團和匯豐控股去年的ROE分別為8%和7%,遠低於金融危機爆發前超過16%的水平。資本充足率要求的提高,加上重組成本和低利率都在蠶食著銀行的收益。如果沒有上述全面的變革,盈利能力可能會更低。

8

其它全球性銀行也在反思各自的商業。巴克萊銀行(Barclays)正在尋求出售其非洲業務,並已停止亞洲的股票交易業務。蘇格蘭皇家銀行(RBS)一度是歐洲最大的貸款機構。現在,這家銀行幾乎放棄了所有海外業務,撤退至英國本土市場,並且正在減少大多數資本市場業務。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希望出售它在2010年收購的一家德國零售銀行,而且正在縮減債券交易業務。

所有這些收縮並沒有壓制拆分大銀行的呼聲。在美國,共和黨跟民主黨的平台均呼籲恢復1933年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一旦重新實施,這項要求銀行分離零售和投行業務的法案將迫使花旗集團,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和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等競爭對手進行更激進的重組。

土耳其瘦身

在花旗和匯豐已放棄個人銀行業務的大多數國家,他們仍在提供企業服務,而後者需要相對較少的辦公空間和員工。花旗集團在80多個國家擁有交易櫃檯。他們還在不斷地迎合富裕客戶。在一些地方,匯豐提供在線儲蓄帳戶,但只提供存款不低於7萬美元的富人。

在土耳其,儘管花旗集團早在3年前就終止了零售銀行業務,但它仍然保留了8家分行和517位員工,為企業客戶服務。鼎盛時期,花旗集團在土耳其擁有56家分支機構和2349名員工。這些瘦身措施顯著提升了該公司在土耳其的盈利能力:ROE從2011年的1%一舉躍升至去年的14%。

2001年,匯豐收購了一家瀕臨破產的土耳其銀行,並將其打造成為該國第10大貸款機構。去年,這家銀行的虧損額比該國46家其他銀行的任何一家都要大。匯豐一度打算將其出售,但未獲成功。現在,該公司計劃關閉一半土耳其分行,專注於企業客戶。

“現在,你在新興市場是很難輕鬆賺錢的,”土耳其領先貸款商AK銀行(Akbank TAS)副董事長Hayri Culhaci表示。“所有銀行的回報率都大幅下降,但一些最大的本地銀行可利用規模來緩衝回報率下降帶來的衝擊。”

埃及大撤退

在中國,當地監管文件顯示,至少自2012年以來,花旗集團的個人銀行業務就一直處於虧損,虧損總額大約在1.8億美元左右。過去某個年度,花旗業務賺取的利潤就是這個數字的兩倍。

不斷下降的市場份額,促使花旗集團放棄埃及零售市場。早在1955年蘇伊士運河危機爆發一年前,它就在該國開設了第一家分行。上世紀90年代,花旗為埃及引進信用卡和其他類型的貸款業務,成為該​​國消費金融革命的開路先鋒。

“多年來,他們一直是埃及最好的,也是最大的銀行之一,”埃及國際商業銀行(Commercial International Bank Egypt SAE)董事長Hisham Ezz Al-Arab這樣說道。這家銀行去年收購了花旗集團在埃及零售銀行子公司。“本地銀行已掌握了這門業務,相關投入越來越多,給全球性銀行帶來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這樣一來,跨國銀行在本地的業務就需要獲得總部更多的關注和指導。”

洗錢

對匯豐而言,最大的風險是違反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一項延期起訴協議。2012年,因被指疏於監管涉及墨西哥販毒集團和某些被制裁國家(其中包括伊朗、蘇丹和古巴)的匯款交易,這家銀行支付了高達19億美元的罰金。再次違反上述協議可能會導致該行面臨刑事指控,甚至有可能失去其美國銀行業務的牌照。

儘管匯豐未放棄埃及零售銀行業務,但業務規模卻在一直收縮。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匯豐埃及分行,首席合規官眼下掌控的權力甚至比CEO還要大。在土耳其,匯豐深受多個腐敗醜聞的困擾,相較於微薄的收益,這家銀行在該國面臨極高的經營風險。

“如果一個國家的業務僅占公司總資產的2%,此外,由於存在太多潛在的風險,你無法完全信任該國業務的合法性,你就不想待在那裡了。”在土耳其銀行業浸淫30年之久的AK銀行副董事長庫哈奇說。

因涉嫌洗錢面臨巨額罰單也是花旗集團一直考慮的風險因素之一。由於一些從事墨西哥和美國往來匯款業務的分行監管不力,這家銀行曾向監管當局支付1.4億美元罰金。其墨西哥分行Banamex正捲入一項涉及其客戶的欺詐調查之中。花旗集團表示,該公司正在配合相關調查,但仍然看好墨西哥的成長前景,將繼續留在該國。目前,花旗銀行大約15%的個人銀行業務收入源自墨西哥。

更多衍生品

即便如此,投行Keefe, Bruyette & Woods(KBW)的分析師指出,花旗集團在墨西哥的市場份額一直在縮水,回報未必能抵得上支出,繼續留下未必有意義。他們表示,這家銀行不僅需要放棄更多的市場和業務,還需要更激進地壓縮資產—自金融危機爆發前至今,花旗集團的資產規模幾乎沒有變化。這樣做有助於降低這家具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的資本充足率,並向投資者返還更多的資金。

9

KBW研究主管Fred Cannon表示,花旗集團已經使用經由資產剝離釋放出來的資本來推動其衍生品業務。雖然這項業務在短期內可能會獲利,但其中蘊含的風險還沒有被人們全面了解。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虧損可能遍及整個衍生品領域是導致市場劇烈震蕩的重要因素之一。

匯豐控股正在重新聚焦於亞洲業務。這是一次尋根之旅。這家公司創建於19世紀,其全稱是香港上海匯豐銀行(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匯豐已擴展了上海周邊地區的服務。該公司認為,在這一地區,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所有業務均有成長潛力。

“世界經濟將繼續東移,”2011年開始擔任匯豐控股CEO的Stuart Gulliver在2015年6月表示,“而我們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位置上。”

 “裙帶資本主義”

隨著全球銀行巨頭從零售業務撤退,發展中國家的本地銀行和發達國家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一直在填補它們留下的缺口。過去10年,埃及國際商業銀行的資產增加了兩倍,土耳其AK銀行的資產則翻了一倍。在美國,由專業金融公司發放的汽車和學生貸款持續激增。

10

一家拓展其美國個人銀行業務的大銀行是富國銀行(Wells Fargo & Co.)。在金融危機期間,它收購了瀕臨破產的競爭對手美聯銀行(Wachovia),分行數量因此增加了近一倍,增至6236家,抵押貸款業務也隨之擴張。但這家按資產計算已經取代花旗集團成為美國第三大貸款商的銀行,並不打算拓展其海外零售網絡。

11

“我深知這有多麼困難,”1998年至2007年任富國銀行執行長Richard Kovacevich表示,他在上世紀80年代初曾為花旗銀行經營國際零售業務。“你需要面對一個國家的文化和道德標準,以及銀行和政府的密切關係。美國或許也有裙帶資本主義,但不管怎樣,這種現像在海外的嚴重程度絕對是美國的5倍到10倍以上。”

12

儘管在拓展分行方面,富國銀行是個例外,但這家銀行也將目光投向美國和海外市場的企業客戶。10年前,被它稱之為“社區銀行”的業務佔其利潤總額的75%。如今,這一佔比已縮小到一半左右,投資銀行和財富管理業務貢獻了另一半利潤。8月,富國銀行同意買下倫敦的一棟新大廈,使其能夠擴大英國的交易業務。

網路銀行

專注於富裕客戶,放棄低收入客戶的做法,推動富國銀行的發薪日貸款和在線金融業務迅速成長。Richard Kovacevich指出,這意味著辦理貸款和抵押貸款時,那些信用記錄不夠堅實的客戶需要支付更大的成本。

KBW研究主管坎農表示,花旗集團和其他貸款商放棄客戶、關閉分行的一大原因是,接近於零的利率顯著壓縮了傳統銀行業務的利潤空間。當利率在5%或6%的時候,銀行獲得的存貸利差可以輕鬆彌補一個活期存款帳戶的服務成本。現今,這種算法已不再適用。

“在當前的環境下,通過分行招攬存款是虧本生意,”坎農說。“網路銀行的成本更低。”

就連高級金融的典範,向來只同最高淨值客戶和最大機構投資者打交道的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也注意到了網路銀行的吸引力。今年,它開始為客戶提供儲蓄額低到只有1美元的在線帳戶。這是一種籌集低成本資金的方式,不必斥巨資構建一個類似於昔日花旗集團和匯豐控股那樣的銀行帝國。

畢竟那樣的日子似乎已一去不復返了。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高級主管Stuart Plesser說道,“試圖成為一家無處不在,服務於每個人的銀行,從來都不是一個高明的主意,但直到金融危機襲來時,這一點才暴露無遺。在危機發生前,花旗集團可以憑1.5%的有形普通股權益正常運作,成本並不重要,他們覺得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