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債務+技術創新+人口老化=全球通縮

作者:張家偉   |   2015 / 10 / 16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過去七年美聯儲陷入零利率陷阱而不能自拔,接近於零的基準利率以及量化寬鬆(QE)政策,本應帶來決策者所期待的通膨水平,但如今市場的通膨預期卻跌至金融危機以來的新低。

fed plus fx reserves vs 5y5y

為何會出現當前的全球通縮局面?美國銀行用這一等式解釋如下:全球通縮=高債務水平+技術創新+人口老齡化。

這三個因素如何成為全球通縮的催化劑?美銀解釋道:

技術創新:技術創新和新技術的湧現,推動大量商品和服務價格下降(房租和醫療價格是兩大例外);人類壽命加長,儲蓄意願上升;薪資和工作不穩定的情況增加。

人口老齡化:已開發國家就業人口總數2011年達到頂峰,到2025年將由8.33億下降至7.99億,從而令經濟和通膨的成長承壓。到2050年,世界老齡人口將增加8.85億人,其中很多人將會增加儲蓄用於養老。

more deflation

高債務水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去槓桿進程緩慢,再加上債務規模龐大,阻礙了名義經濟成長;全球債務總量佔GDP的比例,由2001年的162%升至2013年歷史高點的211 %。

昨日華爾街見聞援引麥格理稱:

QE持續釋放的流動性阻止了過剩產能(過去三十年的加槓桿進程所致)的理性化出清,同時又阻礙了需求的加速成長,因為私營部門前景的“能見度”下降。因此,貨幣流通速度的下降促使貨幣刺激規模擴大至前所未有的水平,而這又會進一步抑制貨幣流動性速度,進而要求更多的QE。同時,隨著各個國家貨幣競相貶值,全球需求也受到了壓縮,因為這些國家經常帳盈餘的上升得益於進口的萎縮快於出口的萎縮,而非出口成長快於進口。這對全球經濟來說,意味著需求減少。

在這種惡性循環之下,高債務水平正是全球QE帶來的惡果。

此外,美銀分析師Hartnett認為,如果經濟進一步衰退,投資者明年可能看到政策上的巨變:歐美及日本或從QE轉向財政刺激,而中國從財政刺激轉為QE及貨幣貶值。(文/ 張家偉)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個股相關基金

發行地點

全部
境內
境外

發行類型

全部
股票
平衡

切換表頭

基本資料
股票指標
收益指標
歷史績效

基金名稱

排序條件
歷史年化報酬率
歷史年化波動度
歷史年化夏普值
個股權重
發行地點
淨值
資產規模
台灣人投資金額/比重
排序依照
高→低
低→高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個股
權重

發行
地點

淨值

資產規模
百萬美元

台灣人投資
金額/比重
百萬美元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預估未來
本益比

市值
營收比

產業
集中度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信用評等

存續期間

到期殖利率

類型/
計價幣別

報酬率 /年化波動度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我要集氣100%權重的主題投資
已集氣投組上線通知我 >

* 基金成立日期在西元2000年以前者,目前資料僅顯示自2000-01-01開始,相關數據皆由2000-01-01後之數據計算而成。

基金淨值、報酬率、波動率及夏普值為每日更新,基金各項分析數據為每週更新,資產規模/月報為每月更新,台灣人投資金額為每季更新

產業地區分布

投資產業分布

投資地區分布

未有公開資訊

67.2%

科技

26.8%

金融

26.8%

原物料/能源

26.8%

傳產

2.2%

工業

2.0%

必需性消費

0.1%

可選性消費

0.1%

醫療保健

2.0%

公共事業

0.7%

服務

0.6%

未有公開資訊

67.2%

已開發國家

26.8%

北美

19.5%

歐洲區

3.9%

日本

3.3%

亞太區

0.1%

大中華

4.8%

新興市場(不含大中華)

1.3%

成功集氣+1

留個信箱,投組上線通知你

送出
loading animation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