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格理:QE已死 有一種愛叫放手

作者:潘凌飛   |   2015 / 10 / 21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   |   圖片來源:Jayroz


隨著美聯儲升息預期的降溫,市場開始期待全球央行新一輪QE,但更多QE真的有用嗎?麥格理在最新的深度報告中旗幟鮮明地表示,傳統的QE和小規模的寬鬆政策已漸趨式微,央行要嘛創造出新的QE策略,要嘛讓市場自生自滅,出清過剩產能。

以下為麥格理的分析,由華爾街見聞編譯:

自上週以來,投資者的共識似乎正發生變化。市場對於美聯儲首次升息時點的預期已從今年延期至2016年,而且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討​​論QE4的可能性。

QE4可能嗎

儘管在過去一年到一年半時間裡,我們一直將“無限期QE”和“不會緊縮”作為基準判斷,但我們還是想強調,QE政策的效果正在減弱。正如最近舊金山聯儲的報告中提到:“就我們所知,目前尚沒有理論能夠證明QE和聯儲的通膨目標乃至經濟成長之間存在聯繫。倒是有不少證據顯示,QE在提高通膨方面並不那麼有效。”

這一結論同樣也適用於日本和歐洲的QE,不過,舊金山聯儲的這番話可能低估了一個問題:如果沒有QE,通膨會是怎樣?換句話說,GDP和通膨確實遠沒達到央行的目標,但如果沒有QE,全球經濟是否會陷入嚴重的通縮呢?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

不過,我們如今面臨的挑戰是,QE持續釋放的流動性阻止了過剩產能(過去三十年的加槓桿進程所致)的理性化出清,同時又阻礙了需求的加速成長,因為私營部門前景的“能見度”下降。因此,貨幣流通速度的下降促使貨幣刺激規模擴大至前所未有的水平,而這又會進一步抑制貨幣流動性速度,進而要求更多的QE。同時,隨著各個國家貨幣競相貶值,全球需求受到壓制,不少國家經常性帳戶盈餘增加,並非因為出口成長快於進口,而是因為進口萎縮快於出口。這意味著全球的需求都在萎縮。

如果上述的“慘淡”景像是真實的,那麼眼下我們需要增加多少QE才能應對全球流動性下降,並保證總體流動性保持10%的增速以持續推動加槓桿呢?我們估計,僅2016年一年就需要至少7000億美元才能抵消全球外儲的下滑勢頭。而若要達到10%的增速,那麼QE的增量至少應該在1.52兆美元,並且需要逐年遞增,直到永遠。因為隨著規模的增加,QE的效果也將持續遞減。

因此,央行要嘛順其自然,等待過剩產能出清或債務危機爆發,要嘛推出新型QE。不過我們仍然認為,央行不會選擇坐以待斃,放棄管理經濟周期。這無論從社會效應還是從政治效應上都不可接受。

我們相信,阻力最小的方法當然是禁止資本主義,繞過銀行和資本市場。我們有很多稱謂來形容這種政策,比如“古巴模式”,“英國利蘭模式”等。但新型QE的本質在於通過央行和公開手段直接向血液中“注射海洛因”,而非借助外部獎勵來驅動投資者。

除了市場,政府確實也可以決定資本的配置、方向和成本(就像1960年代的英國和過去15年的中國那樣)。政府通常會採取各種政策手段,並配合各種宣傳攻勢,比如“加強經濟的競爭優勢”,“幫助辛勤勞動的美國家庭”,或者最近英國工黨提出的“人民的QE”等等。誰又會反對幫助勤勞的家庭或提高生產力呢?

Monetary Policy

然而,大多數政策已經在歷史上嘗試過,它們最終不但會壓低企業的股權回報率和資產回報率,而且可能令整個經濟體陷入滯漲或通縮的境地。儘管有人會搬出所謂“乘數效應”和“PPP”之類的理由,但這些政策的本質都是一樣的(強迫資本超越正常市場​​規則進行再分配),而且無非是以下幾種類型:

  1. 央行直接為財政支出提供融資;
  2. 央行和公共政策直接投資軟性工程(如科技研發、教育)和硬性工程(如基礎建設)。
  3. 將各種投資行動徹底國有化,比如房貸、學生貸款、中小企業融資等。

這些政策最終均導致資源進一步扭曲,不過確實能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名義GDP。而且由於這麼做會使資本市場高度槓桿化,各種金融資產的價格也將被推高。換句話說,中國和歐元區一分錢不用買,銅價就會有30%的潛在升幅。

那麼,全球政府和央行是否準備好對現有政策做出重大調整呢?

我們依然認為,央行要想接受新的QE,需要滿足兩個前提:

  1. 首要的現實條件是:多個資產類別同時出現重挫,或者全球經濟出現明顯下滑;
  2. 還有一個理論條件:除了傳統的QE之外,還有其他的QE方法。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條件都還不滿足。然而,我們相信到了2016年或2017年,這兩個前提都將趨於成熟。

短期內會怎麼樣呢?(未來三到六個月)

儘管我們認為美聯儲應該繼續寬鬆而不是緊縮,但是在大選年,推出QE4還是比什麼也不干難度要大很多。與此同時,歐洲和日本也可能維持現有政策不變,也許規模會略有擴大但他們不會做出劇烈變動。至於中國人行,它目前正在試圖對政策進行微調,避免劇烈變動(勉力平衡短期流動性和長期結構化改革的矛盾)。所以我們認為中國仍處於大規模刺激的早期階段(包括貨幣和財政刺激)。在三到六個月之後倒是有可能刺激。

如果上述預言成真,我們相信全球的流動性將會進一步萎縮,從而催生出更大的通縮壓力,導致經濟成長進一步放緩。不過,央行們也許會不甘心,可能會採取一些傳統的貨幣刺激措施。但正如剛才分析中提到,刺激的規模必須要極其龐大,才能夠產生實質性的影響。漸進的、小規模的刺激已經不再有效。(文/潘凌飛)

華爾街見聞》授權轉載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裡下載華爾街見聞App)華爾街見聞-文末圖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爾街見聞
華爾街見聞,中國領先的財經新媒體平台,提供全球經濟和金融資訊,幫助中國投資者理解國際金融市場。讀懂金融、理解各國宏觀政策,從華爾街見聞開始。
華爾街見聞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