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傳奇達里奧:人活到極致 無非 6 個字

作者:錢真理   |   2018 / 02 / 19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Jayroz


Principles》英文版於 2017 年 9 月 19 日出版,甫上市就成了暢銷書。作者雷·達里奧 (Ray Dalio) 是世界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 — 橋水 (Bridgewater) 的創始人,影響力巨大,達里奧不僅有錢,還有思想。

達里奧是個相信原則的人。這本書所說的原則是他多年實踐的結果,不但自己用,而且要求橋水的員工必須貫徹執行。

達里奧用這套原則給員工“洗腦”,橋水實際上是一個用他的思想“武裝起來”的公司……以至華爾街有人評價說橋水是個“異端組織”!

當然,“異端”這個詞是太過分了。不過達里奧的確很喜歡總結思想、分享思想和推廣思想,而且別人也買帳。他之前把這些原則放在網上,已經有 300 萬人下載。

達里奧認為,人生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失敗—學習—改進”這件事。為進化做出一點貢獻,是你能在人生中取得的最大成就,也是生活給你的最大獎賞。

你要把用來實現目標的方式想像為機器。這部機器包括:

  • 你的方案,也就是必須做的事;
  • 人,能幫助你的人,以及你自己。

比較你實現的結果和你的目標,如果不滿意,你就不斷調適這部機器,包括調適你自己,因為你也是這部機器的一部分。

再換個說法,你整個做事的流程分為五步:

  1. 有明確的目標。
  2. 找到阻礙你實現這些目標的問題,並且不容忍問題。
  3. 準確診斷問題,找到問題的根源。
  4. 規劃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案。
  5. 做一切必要的事來踐行這些方案,實現成果。

這些步驟一列出來,你一看這也太簡單了,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我也有同感,這是因為這些步驟是自然推理的結果,想要把事情做好,肯定都得這麼做。

但是魔鬼藏在細節之中!如果你深入分析其中的每一步,你會發現這套系統與一般人平常的做法非常不一樣。

我的感覺是達里奧的原則中暗含著一個西方精英的光榮傳統,那就是通過不斷反思自己的弱點去戰勝自我。不是戰勝世界,而是戰勝你自己。

要想真正做到這些,最起碼你得有兩個素質。

一是靈活性,也就是你一定要接受現實,不能主觀用事。真實世界並不一定有多麼美好,真正敢於面對現實是很不容易的。

二是你要對自己的每一個決定的結果負全部責任。一般人出了事喜歡抱怨,要不就是別人對自己不公平,要不就是自己運氣不好,而你要自己承擔所有後果。你要知道,哪怕是在運氣最不好的時候,你也有可能做出更好的選擇。

人之所以執行不了這麼簡單的程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總是沉迷於自己的主觀偏好。今天我們就重點說說,怎麼才叫“面對現實” — 用達里奧的話說,你得頭腦極度開放。

怎樣確定目標

目標並不僅僅是“你想要什麼”。現實是你想要的東西太多了,不可能全都得到。一個面對現實的人必須把目標和慾望區別開來。

我想一天到晚讀小說、想多吃美食、想寫出漂亮的文章,還想減肥成功,但是我知道這些慾望不可能都得到滿足。

所以你必須給你想要的東西排列一個優先順序。目標就是你願意放棄其他而最終爭取的東西。目標是由你的價值觀決定的。

我們來分析一下價值觀。當你只面對你自己的時候,你覺得你就是一切,如果你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天地之間肯定你最重要。但是如果你把自己放在宇宙中來看,你又感到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我們以前講過天體物理學,其實考慮到宇宙之大,連地球都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你既特別大,又特別小。那我們到底何以自處呢?達里奧說,關鍵在於你與世界這個“整體”是怎麼“連接”的。

也許你最重視的是與家庭的連接,也許你說你是公司或者國家的人,你還可以選擇與某種學問連接……你身上所有這些連接決定了你的價值。這也就是我們經常談論的“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 (比自己更重要) :你要想好了,哪些是你最重要的連接,將來生活會不斷地讓你做出選擇。

尼爾·泰森 (Neil deGrasse Tyson) 說:“我整天面對宇宙,可是我並沒有渺小感。我的感受是我跟宇宙是‘連接’在一起的,我感覺我更自由了。”他們說的是同一個意思!

面對自己

每個人都說要面對真實的自己,但很少有人能做到。我們要的不是空喊“我要自強”、“我要充滿自信”之類的口號,而是“謙遜”。

“謙遜” — 英文是 humility 和 humble — 絶對是個好詞,我喜歡敢用“謙遜”形容自己的人。這可不是假客氣,達里奧說,謙遜可以幫你克服兩個認知障礙。

  • 第一個障礙是“自我”

這個詞我們用得不多,含貶義,常指被自己過度重視的那個自我。

我們多次說過,人的大腦中經常會發生爭論。爭論中的一派,是人的各種情感,主要由大腦中的杏仁核區負責,很大程度上是潛意識的。比如說,別人一批評,我就不高興,一說話就怕犯錯,這都是人的本能,是幾十萬年進化的結果,基本都是動物屬性。

另一派則是理性,主要由大腦的前額葉皮質區負責。理性是人區別於動物的一個最重要的素質。我們的理性思考是有意識的。

如果你真要追求真理,就應該讓理性思維占主導。反之,如果你只是想表現得很正確,那你就是讓感性思維占了主導,你被杏仁核綁架了。

自我是非常感情化的東西,它會給你建立一個心理防禦機制。因為你不喜歡犯錯誤的感覺,所以你的本能反應就是總想強行辯駁,別人一批評你,你就怒了。因為你害怕面對複雜的東西,你就總是希望把問題簡單化。你的出發點不是面對現實,而只是“我我我我我”,這就是自我帶給我們的障礙。

  • 第二個障礙是盲點

不同人看問題的視角很不一樣。有的人喜歡看大局,有的人喜歡看細節。有的人是線性思維,不會拐彎;有的人是側面思維,愛鑽牛角尖。

達里奧工作幾十年一個重要的人生體會就是人與人大不相同。別人看到的,可能是你連想都沒想到的。

把這兩個障礙放一起,那麼常常發生的情況就是你根據自己有限的視角做出一個判斷,然後你就開始固守自己的判斷,別人再說什麼你都聽不進去了。

所以達里奧說,人最大的弱點,就是主觀行事。能跳出自我的限制,站在一個更高的層面上審視自己的弱點,這才是高手。

一般人都愛說“我們要有開放的頭腦”,而達里奧更進一步,說要頭腦極度開放。

激進式聽取意見

以前我們聽歷史故事,如果一個皇帝能夠虛心地納諫,忠臣批評他他不翻臉,那就算是好皇帝了。頭腦極度開放,可不僅僅是別人給我提意見我不翻臉,而且是別人不給我提意見我就難受。

這不是被動而是主動的開放。你得總是擔心自己看問題沒看全;總是懷疑自己是不是錯過了更好的選項;做重大決策之前,你總是想方設法把所有相關訊息都蒐集過來……這種心態才是頭腦極度開放。

所以我一直覺得《中庸》中的“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不是說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要謹慎小心不做壞事的那種“慎獨”,而是說常常擔心有什麼東西自己不知道,要主動尋求知識。

說到這裡我們還是得引進一個英文單詞,“synthesize”。這個詞大概翻譯成“綜合”,也是我們不大常用的一個意思。綜合的意思是你主動去調研所有相關的知識,然後自己做一個綜合判斷。

你可能看過一本非常經典的書《如何閲讀一本書 (How to Read a Book) 》,其中提到最高層次的閲讀,就是這個綜合的功夫。這是完全主動的閲讀,你要找來各種相關的書放在一起讀。

達里奧這本書裡一說決策的事,綜合這個詞就要出現好多次。你對某個問題感興趣,不是讀一本書、聽一個專家說完就“聽風就是雨”,你得全面考察各種意見。

但聽取意見也不是誰的意見都聽。達里奧有兩個標準。

第一,這個人一定要是 “具有可信度的”。可信度有個硬指標:這個人在相關領域至少有三次成功經驗。

第二是這個人善於保留與別人不同的意見。一般人爭論問題常常陷入兩個誤區:一種是說著說著就吵起來了,為了自己的面子而故意跟別人爭;另一種是為了保全對方的面子,故意說與對方一樣的意見。這兩種情況其實都是在為了感情而爭論。真理追求者可不能這麼爭論。

我們舉個達里奧自己的例子。幾年前一次體檢,醫生發現達里奧的食管裡出現了病變。醫生說,這個病變很有可能導致癌症,而食管癌是不治之症……基本上他的意思就是達里奧可能很快就要死了。達里奧非常震驚,但表現得還是比較平靜。

這位醫生是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這已經是美國最厲害的醫院之一了。但是達里奧去請教另一個很厲害的醫院的一位醫生,得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答案。那個醫生說這個病可以治,但要做一個大手術把胃和食管的一大部分切除掉,而手術的成功率是 90%。

達里奧一聽兩個醫生的觀點如此不同,就乾脆讓他倆一起聊聊,開一個三方會議。然後他就目睹了非常有意思的局面:兩個醫生一個說要保守等死,一個說要做大手術,但是他們並沒有吵起來,兩人很有職業風度,在整個會議過程中儘可能深入地交換了看法,尋求共識,可最後還是保留各自的意見。問題並沒解決,但是達里奧對自己的病情有了更深入的瞭解。

然後達里奧又找了第三位專家。第三位專家給的意見居然是這個病很好治,只要每三個月檢查一下,要是出現新的病變組織,用一個設備把病變組織切除就行了,其效果跟做大手術是一樣的。

達里奧索性又找了兩位醫生,這兩位醫生都比較同意第三位醫生的看法,而且他們建議先做個切片檢查,看看到底有沒有癌症。

綜合到這個程度,達里奧心裡基本上就有譜了。現在有三個專家的意見一致,而且他們提出的方案顯然風險最小。

結果一做切片檢查,達里奧的食管裡根本沒有出現什麼病變,完全是虛驚一場。

這件事的教訓難道不是很深刻嗎?這些世界一流的專家,居然對同一個問題會有如此不同的看法。在做重大決策之前,我們還真是“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啊!

由此得到:

  1. 你得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
  2. 你得非常清楚自己的弱點。
  3. 你得積極的面對現實。

我們從英文世界引進了兩個詞:自我和綜合。下次再有誰固執己見,你可以問問他是不是有個特別大的自我,需要學學綜合。

普通人做事總是把“不傷害自己的感情”放在首位,一天到晚擔心這個、害怕那個,特別脆弱。

如果一個人能克服這些弱點,明確知道自己是誰,自己想要什麼,應該怎麼做,他就會非常堅定,對生活就有掌控感。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