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盡情吶喊、摔東西!到「舒壓館」發洩,你買單嗎?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可盡情吶喊、摔東西!到「舒壓館」發洩,你買單嗎?

2021 年 10 月 9 日

 
展開

“ 舒壓 ” 正在成為越來越多年輕人的渴求。在知乎,關於 “ 舒壓 ” 的提問很多,像是 “ 有沒有讓人放鬆舒壓的小遊戲 ” 、 “ 有哪些看完舒壓的書籍 ” 、 “ 有沒有適合舒壓的好地方 ” 等成為許多人共同關心的問題,上班族、高中生、失戀者都是其中的提問者。

如果說中年人的舒壓方式是像電影裡回家前在車裡安靜地坐一會兒,那麽年輕人的宣泄方式則更加張揚、多樣。除了遊戲、書籍等,年輕人們的提問中還期待更多,舒壓的音樂、綜藝、玩具、遊樂場等都出現在選擇範圍內。

“ 舒壓館 ” 作為一個新生事物,悄悄潛入了中國一線城市,在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地,集遊戲、運動、VR、影音、拍照等娛樂為一體的舒壓館正成為網紅打卡地的新代表,許多年輕人買門票走入舒壓館,摔碗、吶喊、砸東西,期待通過在舒壓館的玩鬧 “ 和所有的煩惱說拜拜 ” 。被重壓的年輕人需求爆發, “ 舒壓館 ” 會是下一個藍海嗎?

一、鑲著 “ 舒壓 ” 金邊,實際是小型遊樂場

舒壓館雖小,五臟俱全。

在抖音、小紅書等平台上, “ 舒壓館 ” 的探店經驗貼都不約而同地將 “ 超多項目 ” 作為了推薦重點,一個2、300 平方公尺的空間裡,通常能藏下 30 多個玩樂項目,甚至 100 多平方公尺的空間裡,也能有 20 多種項目供顧客選擇。

以北京的一家舒壓館為例,在商場的地下一層裡,囊括了射箭、跳床、保齡球、投籃、星空水床、分娩體驗、吶喊屋、摔碗屋等 36 個項目,在各個項目之間的通道裡,還散落著五六台街機、賽車遊戲機,讓走進其中的遊客眼花繚亂。

▲ 一家舒壓館內的項目/豹變

這幾乎像一個小型的遊樂場。大部分的舒壓館都以門票的形式收取費用,價格通常在 50 ~ 150 元(人民幣,下同)之間,買票進入的觀眾能夠在其中試玩所有項目,一些舒壓館會設置手環,購買的用戶戴上手環後能夠隨意進出,當日有效。除此之外,一些舒壓館還會在場館旁設置國風體驗館、失戀博物館、光繪藝術館等,以聯票的形式進行售賣,增加收入。

來到舒壓館的大多是 90 後甚至 00 後年輕人,和近年熱門的貓咖狗咖、密室逃脫、劇本殺一樣,舒壓館的客戶群也以學生、情侶閨蜜、白領、親子為主,許多舒壓館都有學生票、成人票,或者親子一大一小票等形式。一位媽媽表示,她帶著 2 個孩子從上午 11 點進入舒壓館,直到當日下午四點,孩子依然在興奮地嘗試各種項目,舒壓館場地小,花樣多,媽媽只是坐著就完成了看孩子的任務。對她來說,這相當於小朋友的遊樂場,是帶 “ 神獸 ” 消磨時間的好去處。

這家舒壓館門市的工作人員介紹,舒壓館的人流高峰集中在週末和節假日,日均客流量在 100 人以上,入店的客戶在遊玩一些熱門項目時,可能需要排隊等候,而平時工作日或晚上 7、8 點後,顧客則會銳減到每天 2、30 人左右。

該店週末、節假日門票的大眾點評售價為 138 元,比日常票價高出 20 元,即使以 100 人每天的客流量計算,每月節假日、週末的收入至少在 11 萬,而日常的收入則在 5~7 萬左右。 “ 舒壓 ” 兩個字為場內的娛樂項目鍍上了金邊,對承受著 “ 內卷 ” 壓力的年輕人來說,週末、節假日的簡單休息已難緩解一周的疲憊,需要 “ 對症下藥 ” 釋放情緒。

而中國的心理服務產業仍有較大缺口,舒壓館的未來埋在這些無法填補的需求中,無論是大汗淋漓的蹦床,還是心無雜念的射箭,亦或是怒吼著將碗和酒瓶砸向墻面的發泄,舒壓館都試圖告訴顧客,他們看到了年輕人疲憊的靈魂。

二、網紅打卡地,顏值高於一切

“ 舒壓館真的能解決壓力嗎? ” 對此寄予厚望的年輕人可能會失望地發現,舒壓館的重心並未放在 “ 舒壓 ” 上。除了射箭、保齡球等出汗的運動項目,以及旨在宣泄的摔碗、砸瓶、吶喊等,號稱 2、30 個項目的舒壓館,真正能夠幫助人釋放壓力的並不多。

“ 顏值 ” 往往才是舒壓館傾注更多心血的部分。擺一個浴缸,裡面放滿了金幣;設置一堵墻,放上滿滿的尖叫雞;在被粉色塗滿的墻壁上,寫上諸如 “ 腦袋空空,想要放空 ” 等網感十足的文字,儘管這些項目的互動性和趣味性都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商家還是將其放在宣傳的扉頁上。在這些空間裡,顏色、燈光、道具才是主角,只為營造出一個 “ 高顏值 ” 的背景板供遊客拍照使用。

▲ 舒壓館內的拍照聖地/豹變

李可是一家潮流舒壓館的營運人員,2020 年 12 月,她所在的 MCN 機構由於疫情沒有太多線下活動能夠接洽,於是開啟了一個流動潮流舒壓館的項目。這個舒壓館 2020 年 12 月在海南開啟,原本預計三個月就關閉,後因效果不錯延長到 6、7 月份。下一站,這個潮流舒壓館將流動到上海。

在李可看來,她更多把這個項目理解成潮流館,而沒有真正把它變成是舒壓館。 “ 為什麼把潮流放在前面,因為我們設計了許多潮的衍生品。 ” 李可解釋道, “ 比起舒壓,每個人都希望跟潮流掛鉤,不希望被時代拋棄,我們更注重的是潮玩,突出的是玩。 ”

MCN 機構裡的 “ 達人 ” 們因此與這個項目十分契合,他們在平台上向各自的粉絲宣傳潮流舒壓館,甚至在舒壓館中舉行唱歌專場、魔術專場等。舒壓館的 “ 網紅 ” 屬性因此被無限放大,年輕人希望在其中找到更多 “ 出片 ” 的亮點,舒壓館也希望通過外觀、概念、活動等易於宣傳的要素加速自己的 “ 出圈 ” 。現場詢問了一家舒壓館的遊客,絕大部分受訪者來到該舒壓館的原因都是抖音、大眾點評、小紅書的 “ 種草 ” ,為了獲客,許多商家不得不加大在各平台上的營運宣傳支出,付出不菲的流量費。

不同於心理學專業的舒壓方法,線下的舒壓館輕科學,重傳播,熱鬧多,沈浸少。但某種層面上,這正是以 “ 網紅打卡地 ” 吆喝叫賣的舒壓館們願意看到的。真正被壓力壓垮的人或許並不適合這裡,在眾多光鮮亮麗的行銷裡,舒壓館呼喚年輕人 “ 舒壓不如湊個熱鬧 ” 。

三、想要賺錢並不容易

營運一家舒壓館並不簡單。李可介紹,她所在的流動舒壓館項目因為與商場合作的關係拿下超低價的場地費,背靠 MCN 機構也省下了大筆的宣傳費,但儘管好評如潮,他們在海南的損益也不過基本持平。這還算好的,她了解到的情況是,很多舒壓館都在虧錢。

場地費是最大頭的支出,一家舒壓館的規模必然受制於場地大小,舒壓館的門票定價因此與場地投入息息相關,百來平的舒壓館往往只能賣 50 元左右的票價,而在產業裡,還有許多號稱上千坪的舒壓館, “ 卷 ” 上了產業成本。

一個舒壓館品牌的加盟宣傳中提到,在一線城市,要開一個 130 平方公尺的店鋪,需要投入裝修費 4.2 萬,原料費 2.6 萬,員工費用和店鋪租金分別為 1.29 萬元和 3.12 萬元每月。在這個計算中,員工成本已被壓縮到雇傭 3 人,每人月薪資 4300 元,3.12 萬元的租金也並不現實,但初步投入所需資金也已經超過 16 萬。

在人力成本壓縮的舒壓館裡,互動性也在大打折扣。一個 600 多平方公尺的舒壓館裡,員工不過近十人,《豹變》去到一家號稱 32 個項目的舒壓館裡,加上兩位收銀人員也不過 7 位員工。沒有員工帶動和維護氛圍,枕頭大戰的空間成了一些遊客在其中 “ 葛優癱 ” 的好去處,在限定 2 人使用的小蹦床上擠著 4 個人也並未被工作人員注意到安全隱患。

▲ 舒壓館裡的舒壓項目/豹變

場地和人力成本縮減降低了用戶的體驗。

“ 要蹦床和射箭不如去運動館 ” ,一位遊客回饋,運動館的場地大、乾淨少擁擠,設施更加專業,也有更專業人士的引導,票價不超過兩百元,與一些舒壓館的定價差不多。在她看來,舒壓館更像是運動館和遊戲館的雙拼版,適合什麼都想試試的體驗者,還有拍照打卡的漂亮背景,勝在全面。但反過來,無論是遊戲還是運動,舒壓館提供的項目都顯得簡單而粗糙。

這也意味著,來到舒壓館的用戶大多是一次性的,覆購率很低。李可認為她參與的潮流舒壓館已算營運得不算,吸引了一批回頭客,但從 12 月開館到 3 月過年期間的每天數百人,降到關閉前每天僅幾十人的客流量也不過 3 個月。當地的年輕人們嘗鮮過後,他們只能去下一個城市向另一批年輕人售賣新鮮感。

以目前的營運來說,舒壓館能不能成為一種長期的生意,還需要被打上一個問號。不過,加大成本提升營運,是許多舒壓館沒有勇氣邁出的一步,一個悖論擺在面前:再好的舒壓館都不能貴,貴了真的不舒壓。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