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VS商業培訓:雇主想要什麼?

作者:K@W   |   2016 / 06 / 05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每年在美國,大約有5300所大學和學院忙於輸出數以萬計的畢業生。美國高等教育在全球各地仍然是一件緊俏的商品。根據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資料,每年湧入美國學習的國際學生已經超過百萬。

雖然可用人才非常充足,為什麼許多產業領導者和其他雇主還在不斷抱怨“技能差距”,堅稱他們找不到合格的應聘者填補空缺?為什麼根據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資料,有超過7%的美國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接近15%的畢業生處於低就業狀態?

education

在最近的費城沃頓教育新展望(Wharton Reimagine Education)大會上,來自谷歌、安永(EY)、西班牙企業商學院(IE Business School)等其他機構的代表提出了這個問題,“雇主到底想要什麼?”

全球專科高等教育和職業信息與解決方案供應商英國席孟茲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創始人兼執行董事納齊奧•誇克奎瑞利(Quacquarelli Symonds)主持了這場討論。他向討論小組提問,他們是否認為當前的高等教育機構所培養的畢業生具備雇主要求的技能?

“這個問題可能並不恰當,” 位於紐約的全球教育機構General Assembly首席執行官傑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說到。施瓦茨認為General Assembly是“全球最大的編碼新兵訓練營”,開設有設計、市場行銷、技術和資料課程。

“為21世紀培養具有尖端技能的人才是否是高等教育的使命?”他問道,“我認為大多數在高等教育機構工作的人都不這樣認為,或者不會直接這樣說。”他認為學術與工作世界之間的脫節是“第一大問題”。

具有廣泛基礎的文科教育“肯定也能發揮一定作用,”他說,“這是我們美國教育體系的根基,在很多方面都具有正面作用。我們不應該拋棄文科教育。我相信研究型大學在我們的社會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任何人都不想放棄。”

西班牙馬德里企業商學院院長聖地牙哥 • 伊涅圭斯(Santiago Iniguez)認同文科教育的價值。他認為大學“不僅要培養出滿足勞動市場需求的畢業生,還要推動學生個性的全面發展。文科課程在美國普遍存在,而且效果非常出色,應該作為一種經驗向其他地方輸出。”雖然歐洲的學術傳統更側重於以職業為導向,但在培養面向職場的畢業生方面並不成功,特別是在歐洲當前的高失業率環境下,他補充道。

雇主看重什麼?

全球教育諮詢公司Parthenon-EY執行董事和教育部聯席主管羅伯特•萊特爾(Robert Lytle)表示事實上大多數雇主都希望應聘者具有文科背景,雖然他們通常不會表示出來,“雇主不會明確地說出他們的期望,但是他們會要求你具有良好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團隊能力和溝通技巧,這些就是‘文科’教育的重心。”

在萊特爾看來,雖然雇主可能會看重這些技能,他們對文科教育卻有兩大疑問。首先,在過去大約十年中,文科教育出現了一個“品牌信任問題”。品牌信任不是指文科教育的概念或課程,而是教育的實際品質。雇主存在這樣的疑問是有原因的,萊特爾說到,“有大量實證表明,文科專業學生批判性思考的能力並沒有在教育中得到提升。再加上他們並不具備雇主要求的大多數技能,也就是實踐經驗、軟技能和在團隊中工作的能力。”

其次,文科教育不能全面培養學生的具體工作技能。據萊特爾所言,雇主通常會說“我需要在入門級水準上再深入一點。如果你來應聘會計師,你必須懂會計。”

“雇主希望應聘者能夠立即開展工作,”瑞•康拉德•布拉德肖(Rya Conrad Bradshaw)說。布拉德肖是全球教育科技公司Fullbridge的美國副總裁和執行董事,這家公司試圖拉近年輕人的職場技能差距。“一次又一次的研究表明,由於人們在一個工作上呆的時間太短了,特別是工作初期,所以公司不會在他們身上投資。”

她說,雖然公司可能願意提供一些工作上的技術培訓,他們仍然希望這些新來的雇員能夠在一開始就已經掌握了一些軟技能。布拉德肖表示,Fullbridge的目標之一就是不僅要培養學生的這些技能,還要創造一種不同的觀察和溝通方法,向雇主表明“你在本科階段已經培養了適度的相關技能”。

但是如果學生不熱衷於傳統企業中的傳統工作呢?谷歌的首席教育大使傑米•卡薩普(Jaime Casap)提出了這一問題。“我們想要培養出像齒輪一樣在組織機構機構中工作的人才,這種想法可能已經不現實了,”他指出,“如果你看看Z一代人,42%的人想要自主創業。如今五個孩子,只要有電腦,在穀歌或亞馬遜上有伺服器空間,他們就可以做任何事情。”

他認為,考慮到如今許多年輕人將成為企業家,教育應該讓他們成為終生的學習者。廣泛的文科教育背景將會起到幫助。此外,如今的學生希望獲得更多以能力為基礎的經驗。

“當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們很多人的專業都改了四五次。我們知道只要能獲得學位,出了校門就不用擔心,” 卡薩普說到。然而“現在的孩子看著他們的父母在兩個或三個不同的工作之間掙扎,看著自己的兄弟姐妹畢業後住在地下室。”他堅信,不管是K-12、高等教育,還是補充教育,都應該具有以成果為基礎的教育方案。

“我們不要只想著千禧一代和Z一代,” 伊涅圭斯說到。成人教育課程和專業領域的機遇更多,不管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都是這樣的,“教育者所面臨的一大挑戰在於如何培養成年群體的創業精神和現代化技能,”他補充道。

MBA能解決問題嗎?

學生要不要大學畢業後直接讀MBA,這樣就可能獲得雇主需要的工作技能?討論小組的大多數成員認為最好能夠先積累幾年工作經驗。

“我覺得本科生的學歷競賽非常令人擔心,”布拉德肖說到,“你必須在獲得本科學位後馬上再讀一個碩士學位,否則你就沒有競爭力,這種想法對於初學者並不公平。”她還預測消費者會開始反對這樣一大筆債務負擔。

布拉德肖和舒瓦茨都提出這樣一個問題,MBA專業是否有必要像現在這樣長,這樣貴。Fullbridge是由哈佛商學院講師和蘭登書屋(Random House)前首席執行官彼得•奧爾森(Peter Olson)創辦的,它背後的理念就是學生可以通過一種更快、更有效、更專注於工作需求的方式學到在商學院中教授的技能,布拉德肖解釋道,“這種學習方式不需要你花25萬美元,你只需要花費五千或一萬美元,就能夠快速進入職場大軍中。”

舒瓦茨描述了他自己的兩年MBA專業教育經驗。“這其中有許多水分,”十二周教學結束後他這樣說到,學生先要進行“無休無止的密集學習,將問題應用到現實世界中……然後出人意料地迅速轉到求職和豪飲中,可能還有一些旅行”。

想到人們要花費這麼多的時間和金錢到MBA專業上,舒瓦茨乾脆創立了一家具有不同範式的公司。他說,General Assembly“的專業時長都是三個月。我們關注的是非常具體的技能培養,你可以把這些技能整合起來。你不需要五年的工作經驗,就能獲得大多數技能。”

卡薩普提出穀歌和其他許多公司正在試圖尋找全新的方法來評估求職者。他說一個人一旦在穀歌工作兩年,“我們就看不到你的GPA、學位和你在穀歌的工作表現之間的聯繫了。”

“所以我們對完成學位、完成課程和資格認證的這些理念存在疑問,”他說到,“如果像穀歌這樣的公司,或者其他任何一家企業能夠通過自主評估來判斷你的知識、技能和能力水準,不在乎你在哪上學,有沒有去過凱洛格商學院,或者參加過General Assembly課程,會出現什麼情況呢?如今有許多組織機構和初創企業正在這一方面努力。”

但是討論小組一致認為目前一些頂尖的傳統商學院在其中一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它們利用自身的聲望和品牌將畢業生輸送給領先的雇主。萊特爾指出,目前一些地位極不穩固的商學院所開設的MBA專業可能只是中檔水準,仍然沿用學費昂貴的兩年制教學,最後卻不能保證學生有一份稱心的工作。

“MBA專業做得極好的一方面是它可以從一開始就指向職業道路,”布拉德肖說到。她認為本科專業應該向MBA專業借鑒,如何早早與雇主建立聯繫。

舒瓦茨記得當他獲得MBA學位後,那些公司“爭著搶著要我”,“在我進入商學院之前,我並不覺得我的見識有多淺,但我沒能進入任何雇主的招聘管道。”

K@W》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