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反中?拜登親中?中國與台灣成美國大選焦點

作者:Matthew Fulco傅長壽   |   2020 / 11 / 15

文章來源:台灣銀行家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某種程度上,沒人知道川普(Donald Trump)接下來會對中國做什麼,他的變化莫測已經成了北京的麻煩。但如果拜登(Joe Biden)贏得大選,對中政策將比川普更微妙,對台灣的態度也將與川普不同。但目前看來,兩方都沒有要緩解對北京施壓的意思。

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前,中國共產黨應該很希望川普今年能贏得連任。川普的關稅政策確實損害中國經濟,而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可能削弱中國最成功的跨國公司。但是川普對人權不感興趣,以及經常疏遠美國的盟友,讓北京也很滿意。在 1 月中旬美中籤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北京當局已經學會了如何跟這位反覆無常的美國總統打交道。

疫情打壞北京盤算

疫情大流行以及隨之而來的衝擊,卻打壞了北京的盤算。美國的武漢肺炎病例人數和死亡人數居全球之冠,今年美國經濟也將緊縮。川普指責中國破壞了他連任的機會,在這場百年來最嚴重的疫情爆發之前,他其實看起來很有勝算。他現在很可能相信,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可以挽救他疲弱的選情。川普政府的鷹派人士認為,中國共產黨是美國及其民主盟友的強敵,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對中國共產黨施壓的大好機會。

在鷹派勢力當道的情況下,美國關閉了中國駐休士頓總領事館,逮捕了涉嫌的中國間諜,制裁了中國最大的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SMIC),禁止中共黨員移民美國,打臉中國對南海的主權主張,進一步向台灣靠攏。其中,美國向台灣示好的動作,讓北京當局最為緊張。

川普對中國的下一步無人知曉

某種程度上,沒有人知道川普接下來會對中國做什麼。一些觀察人士擔心,美國政府會切斷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 BACHY-US)以美元結算的管道,這將嚴重破壞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 6 月一場中國媒體《財新網》舉辦的論壇上表示,「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在許多俄羅斯企業和金融機構身上。我們必須盡早做好準備——真正的準備,而不僅僅是心理上的準備。」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在 10 月《中國金融》的一篇評論中警告,美中關係不斷惡化,對中國金融網路和資訊系統的安全造成重大風險。中國對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實施了嚴厲的國安法,依據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自治法》(HKAA),川普政府必須在 12 月中旬向國會提出一份與破壞香港自治人士有金融往來的外國金融機構名單。

惠譽國際在 9 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雖然我們仍預計採漸進的方式,但嚴厲的次級制裁已經祭出,例如拒絕藉由美國金融機構結算美元。」在這一點上,川普的變化莫測已經成了北京的麻煩。這並不是說中國希望川普落選,而是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其他同志不再認為川普勝選會給他們帶來多大好處。

可以肯定的是,中國預期川普的第二任期之內,美國的實力和聲望會進一步衰退。這位美國總統已經損害了美國在全球的形象。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針對 13 個國家的最新調查中,只有 15% 的受訪者認可美國的抗疫表現, 37% 的人讚許中國的表現。

皮尤中心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要盟友並不看好川普。只有 25% 的日本民眾對這位美國總統有信心,認為他在國際事務中會做出正確的事;澳洲則只有 23% ,韓國則降至 17% 。

川普第二任期恐仍損害中國利益

然而川普在第二任期內,仍可能會繼續損害中國的利益,在多個方面對北京施壓。川普政府將繼續攻擊中國的科技冠軍企業,也不太可能放過華為。關稅將維持不變,甚至針對性地提高關稅。畢竟,川普少數一以貫之的特色,就是一直是一個保護主義者。

如果拜登贏得大選,對中政策將比川普更微妙。拜登不像川普那樣喜歡衝突,拜登的內閣也不會有像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國家安全顧問(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羅伯.歐布萊恩與其副手博明(Matthew Pottinger)這樣的鷹派人士。
在 7 月一場演說中,蓬佩奧稱習近平是「已經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真正信奉者」。

蓬佩奧 10 月接受《日經亞洲》(Nikkei Asia)採訪時,為川普政府對中的強硬態度辯護。他說:「我們只是逐漸發現一直讓步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每次中國共產黨在世界各地採取行動,你就得屈膝的話,你將會發現被迫屈膝的頻率越來越高。」

拜登對中國看法尚不清楚

拜登本人對中國的看法如何,尚不清楚。 2019 年 5 月在愛荷華州的某次競選活動中,他對中國經濟可能超越美國的看法深不以為然。這位前副總統說:「中國要搶走我們的飯碗了嗎?別鬧了……他們才沒辦法跟我們比。」自那之後,拜登對中國的措辭明顯強硬起來。在 2 月的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候選人電視辯論中,他稱習近平為「惡棍……骨子裡就沒有民主意識」。

如果拜登贏得大選,就會需要決定如何處理川普的關稅和貿易協議。拜登曾表示,他將根據需求施以關稅,不排除對北京徵收新稅,但他會有「策略地,或說有計畫地利用這些關稅取勝,而不是打腫臉充胖子」。

關稅已經施行好幾年了,是美國的收入來源之一,拜登大概會猶豫是否取消。他其實可以藉由放鬆某些特定關稅,讓受影響最嚴重的產業鬆一口氣,同時保留多數的關稅,作為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的籌碼。至於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拜登並沒有說他將保留還是放棄。在該協議中,北京承諾在兩年內額外購買 2,000 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如果他放棄了協議,顯然就會惹火農業和能源業這些可能因該協議受益的美國選民。彭博經濟研究(Bloomberg Economics)的資料顯示,到目前為止,中國僅購買了原定承諾的年度目標的一半。

與此同時,拜登幾乎肯定會避免川普的單邊貿易策略。拜登的顧問說,他在對貿易採取行動之前,特別是跟中國營關的貿易,需要先與盟友溝通。曾在歐巴馬政府擔任副國務卿、現任拜登高級政策顧問的布林肯(Tony Blinken)認為,多邊貿易將增加華府對北京的影響力。他估計,美國自己只占了全球GDP的 20 至 25% ,但若與一些國家攜手合作,就會增加到 50 至 60% 。他在 9 月時告訴《政客》雜誌:「盟友和夥伴結合起來的力量,讓北京更難將之忽視。」

拜登對台態度與川普不同

拜登對台灣的態度也將與川普不同。沒有了川普那些親台的左右手,拜登很可能會與台灣保持低調的關係,將很難看到拜登像川普今年那樣,派遣美國高級官員訪問台灣。拜登可能也不會優先與台灣簽署雙邊貿易協定(BTA)。
就現況而言,對自由貿易抱持懷疑態度的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對與台灣達成BTA毫無興趣,他現在重點放在保住與中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這個他花了近兩年時間才敲定的協議。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對美台貿易協定的強烈支持,其實給了拜登政府機會推進這項倡議。 10 月 1 日, 50 名參議員寫信給賴海哲,敦促他開始行動。他們在信中寫道:「我們相信,美台貿易協定將促進美國、台灣和整個印太地區的安全和經濟成長。」(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台灣銀行家
《台灣銀行家》雜誌所涵蓋議題報導領域,除了銀行業、證券、保險與金控,亦對國內外政經社會議題、產業趨勢、金融教育等多有關注。主要訴求對象為國內金融相關從業人員、知識工作者與一般社會大眾,期望藉由深入淺出的內容,協助讀者掌握金融情勢變化、重要政策,以及金融產業發展的最新動向。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