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微軟將「斷供」中國?回顧微軟與中國 26 年間恩怨

作者:林京   |   2020 / 08 / 12

文章來源:新芽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微軟“斷供”中國?微軟收購TikTok?最近,微軟(Microsoft, MSFT-US)又活躍起來了,但很多人可能忘了,微軟當年的威風。

8 月 9 日,一則微軟“斷供”中國消息洗版網路。市場消息稱,微軟已更新官網的 Microsoft 服務協議,聲明如果因為不可抗力導致微軟無法履行或延遲履行其義務,微軟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或義務。該協議 10 月 1 日正式生效。

隨後有媒體調查發現,至少在 2016 年起發布的多個版本中,微軟 Microsoft 服務協議中就已經有上述描述,並非這次協議更新新增條款。因此,這兩條條款實際上是通用協議。此外,條款並非針對單一地區,英文條款中也有類似表述。有分析稱,這只是跨國公司在實際業務操作中規避政治風險的一種常規做法。

謠言產生恐慌的背後,一是近期 TikTok 和 微信 相繼在海外遭打壓,網友頗有草木皆兵之態,此外微軟 Windows 和 Office 產品在中國卻佔據絕對主流位置,更有網友調侃  “ 以後不用上班 ”  。

此外,關於微軟收購TikTok事件也備受關注。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日前與外媒交流時,用 “ 金杯毒酒 ” 來比喻,蓋茲認為,想要社交媒體的戰場上有所作為不是一件易事。

有媒體從蓋茲的表述判斷,他有些不贊成微軟因為在社交領域屢屢不得志,而去接手成功但 “ 燙手 ” 的TikTok,因為一旦不慎,微軟或許就會成為靶子或者工具,在貿易摩擦中被拿來說事兒。

不過提起微軟,就不得不提它與中國之間的往事。

微軟盜版式生存法則

在過去的 26 年間,蓋茲 17 次到訪中國。

  • 1994 年 3 月,為了 Windows95 中文版的發布,蓋茲第一次來到中國,僅僅半年後,他又帶上夫人來到北京旅遊,微軟在中國的業務隨之落地。
  • 1995 年,Office進入中國市場,在隨後 20 多年裡佔據了 90% 以上的市場份額。 1999 年,微軟憑藉Windows和Office兩大業務,一度市值衝高至 6000 多億美元,雄踞全球首位。
  • 2001 年,上海APEC上,蓋茲宣布了一系列在華投資計劃,還向國內主要PC廠商著重推銷了自己作為首席軟體架構師的第一件產品 Windows XP。此後不久,這成為國內所有PC預裝的系統。

革新的圖形UI,重新設計的底層交互,正是這套系統真正成就了微軟的霸業,XP 也成為目前壽命最長的操作系統。來自百度(Baidu, BIDU-US)統計的份額,目前中國Windows 7 系統的比例為48.24% ,Windows 10 系統的市場比例已經達到了33% ,其次是Windows XP,比例為4.73% ,iPadOS佔據4.09%比例,Windows 8 系統佔據3.91% 比例,macOS佔據3.7% 比例,Windows系統在國內仍然佔統治地位。

微軟走向中國市場時,曾經歷兩大事件,一是早期Office盜版,二是 2017 年推出Windows 10 時遭遇“棱鏡門”。先有盜版,後有微軟,這是微軟在歐美之外市場的發展規律。 1992 年,台灣人田本和悄悄進入大陸建立了微軟北京辦事處。辦事處的主要工作是做市場活動、找代理商。當時微軟在大陸面臨的境況是有用戶,沒收入,原因是盜版。

彼時,在中關村街道上,小商販們售賣各種軟體光碟,其中包括Windows、Office等,價格僅需數元人民幣。

  • 2002 年之後,微軟祭起反盜版大旗,先後拿下中國政府採購、國有企業採購、大企業採購市場,同時獲得了OEM廠商的配合,微軟中國由全球最不賺錢的區域變成比較賺錢的區域之一。

一直以來,微軟運用的是“平台鎖定”原理,即用戶所有工作都建立在微軟軟體平台上之後,用戶的遷移成本非常高,以致最終願意花錢買正版而放棄遷移。微軟的正版化推行,從政府到央企,再到民營大企業,然後在更大範圍內的企業推行正版,最終到消費者。

過去的微軟,Windows 和 Office 業務最傳統的速度就是“三年一改版”,每逢產品升級,微軟就開始通知公司購買新的正版軟件。如果到期沒有行動,公司收到的則是律師函。最終,則是微軟帶領工商過來執法。

雨林木風與番茄花園曾被稱為中國“兩大XP盜版網站”,用戶拜訪這些網站就能下載各種破解軟體。用戶在預裝這些軟體的時候,會順便裝入其他企業希望預裝的軟體,雨林木風與番茄花園便可以從中收費。

  • 2008 年 8 月 20 日,番茄花園美化修改版Windows XP的作者、軟體下載網站番茄花園站長洪磊被警方拘留審查。
  • 2013 年“棱鏡門”事件爆發後,中國政府對於微軟操作系統一度產生疑慮,甚至下發了禁止政府事業單位採購使用Windows 8 系統的文件。
  • 2017 年,中國政府特供版Windows 10 系統在部分政府部門實裝,該系統是由微軟與中國電科成立的合資公司專門針對中國政府開發的一套定製版 Win10 系統。

據悉,政府版 Win10 移除了普通版本中OneDrive等微軟雲端儲存功能,以及Xbox娛樂等捆綁服務,並針對政府內部系統,加入了當地加密模塊和一些定制的安全功能來保證系統的安全。

互聯網推著微軟轉型與突圍

隨著PC端到移動互聯網端的大遷移,也推著微軟走向轉型。微軟收購諾基亞失敗,Windows Phone和社交業務黯然退場,也暗示著其 “中年危機”。

  • 2008 年,蓋茲宣布退休,投身慈善事業,關心疫苗、廁所和核電站,此後微軟進入“鮑爾默時代”。經歷過DOS系統、WIndowsXP系統風光無限的幾十年後,鮑爾默突然發現,原來Google也能這麼強大,而原先的“小弟”蘋果在創新性和業績上竟能不斷超越自己。

數據顯示, 2012 年,蘋果公司僅憑手機業務的收益,就超過了微軟全部產品的收益。要知道,在 2000 財年最後一個財季,微軟取得了 64 億美元的收入,而蘋果僅有 10 億美元。

  • 2014 年7 月,微軟新任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提出“移動為先,雲為先”的戰略構想,強調未來的微軟不再只倚仗Windows和Office業務,要將核心業務轉向移動互聯和雲計算。
  • 2017 年 10 月 20 日,微軟市值重回巔峰時期的 6000 億美元。 2018 年 12 月 1 日,微軟市值超過蘋果,成為全球第一。這是微軟自 1999 年登頂之後首次回歸。
  • 2018 年第四季度,全球雲基礎設施服務市場(包括Iaas、Paas、託管私有雲服務),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位列前兩名。

但在中國市場,阿里雲、騰訊雲拿下了半壁江山,AWS中國夥伴Sinnet超過中國兩大運營商電信和聯通,位居第三,而微軟Azure並未進入前五。天奇創投管理合夥人魏武揮曾向《中國企業家》表示,中國企業對微軟的認知,還停留在Windows和Office上,而非雲服務。

為此,微軟在中國專門新設了一個部門——人工智慧創新戰略部,扭轉在客戶中的既定印象,它負責把最前端的AI研發、產品化、蒐集客戶需求、帶動合作夥伴參與、產品拓展等環節黏合起來,形成一個閉環。

隨著在雲業務上的轉型已有成效,微軟開始進軍AI領域,微軟小冰是典型代表。 2014 年 5 月,小冰率先在中國推出,進行EQ訓練,彼時是微軟歷史上唯一一個並非在美國完成孵化的全球產品線。

  • 2017 年 9 月,微軟與華為簽署雲服務戰略合作備忘錄,宣布達成雲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雙方將在公有雲領域開展深度合作。 2018 年 2 月 23 日,微軟與小米( 01810-HK )簽署戰略性合作備忘錄,在雲計算、人工智慧和硬體產品等領域進行合作,並助力小米提升產品服務和進軍全球市場。
  • 2019 年底,微軟公司宣布全球副總裁沈向洋將於次年 2 月 1 日正式離職。這是繼 3 年前陸奇離職後,又一微軟華人高層卸任。沈向洋離職後,微軟的高層層將不再有華人面孔,接替他的將是現任微軟首席技術官凱文·斯科特。

雷軍也從微軟挖到了 “二號人物” 林斌,後者牽頭微軟亞洲工程院, 3 年時間研發出了 70 多項專利,曾獲得微軟最高貢獻獎——“金星”。雷軍還曾放豪言——“比爾·蓋茲的時代過去了。”

“老朋友”比爾·蓋茲

除了微軟系列產品佔據著我們的日常生活之外,其創始人比爾蓋茲與中國淵源頗深。去年 11 月,蓋茲接受採訪曾力挺華為,蓋茲稱,毫無疑問,中國會在很多領域擁有世界領先的公司,這對世界是好事。華為生產價格低廉的 5G 產品,與其他公司形成競爭,從而迫使它們降低價格或嘗試改進產品,這是好事。華為一直非常具有創新性。

在蓋茲多次訪華之中,也與中國企業家建立起深厚的聯繫。 1994 年,蓋茲初次訪華時,正值中國接入國際互聯網的前夕,自是備受科技圈創業者的歡迎。

一直專注慈善的蓋茲,在中國頗受關注的事件還有“巴比”夜宴。 2010 年 9 月 29 日晚,蓋茲攜手股神巴菲特舉辦的慈善晚宴在北京開幕,邀請了福克斯(Fox Corporation, FOX)排名前 50 名的中國富豪。

不過,最終出席的只有潘石屹張欣夫婦、牛根生、陳光標等不到十人。坊間猜測,不願赴宴的中國富豪們可能是擔心被勸捐,畢竟巴菲特與蓋茲都以裸捐在慈善圈聞名。 “巴比”夜宴,也引發中西企業家慈善觀念對撞。

比爾·蓋茲接受採訪時呼籲中國的富人多做慈善,他認為中國缺乏系統性慈善行為,並稱政府應考慮對慈善採取政策鼓勵,例如減免稅收。

2017 年 3 月,比爾蓋茲在北京大學演講,這也是他在中國的直播首秀,在談論公益與創新同時,他特別提到了馬雲、馬化騰、陳一丹和牛根生 4 位企業家。外界認為,這更多的是在慈善上面的惺惺相惜。

其實早在 2014 年夏天,馬雲組織了一個私人晚宴,邀請比爾·蓋茲以及國內幾位慈善家和商業領袖參加,牛根生也參加了此次晚宴。據報導,這個非正式會議話題涉及持續發展中的中國和世界慈善事業,馬雲說公益基金最想投入四個領域:環境,醫療、教育和文化。隨後蓋茲在 Twitter 上感慨,這是一次 “偉大的對話”。

蓋茲與騰訊之間也交往頗多。在蓋茲的演講中,特別提到騰訊發起的“ 9 9 公益日”活動。蓋茲基金會早前也曾宣布,已正式啟動騰訊的官方中文微博,而騰訊基金會也與蓋茨基金會共同簽署了“北京宣言”,承諾將成立常設組委會,確保每年定期舉辦“社會化媒體與社會公益國際論壇”,並使之成為公益組織與互聯網企業溝通的平台和橋樑。

牛根生在 2016 年加入了蓋茨成立的“慈善捐贈誓約”組織,倡議美國和全球的超級富豪們能夠承諾捐贈個人絕大多數資產,以為人類慈善事業做貢獻。

近期,微軟收購Tik Tok的事件備受關注。據彭博社報導,在接受該媒體採訪時,比爾·蓋茨被問到在收購Tiktok問題上,有人擔心微軟可能與中國走得太近,他回應說,“我們已經在中國投入了大量資金,我們有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的工程師。TikTok的美國數據將獲得微軟的安全保證,我們將努力在全球範圍內建立牢固的合作關係。微軟也不會做任何被認為有’惡意’的事情。

他說:“我已經不在公司任職了。我們在中國做了很多投資,我們的工程師來自全世界,當然也包括中國。”

新芽⟫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新芽
新芽NewSeed,正如其名字一樣,我們專注於對新銳創業項目和新興趨勢的挖掘與報導;在嘈雜的創業大潮中,我們試圖去更加清晰地解讀創業背後的新浪潮。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