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管要不計成本做」,微風讓阿舍成為美國最大快煮麵品牌

作者:勵心如   |   2020 / 11 / 11

文章來源:foodNEXT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2020 年是微風集團入主阿舍乾麵的第 10 年,日前微風集團在台南新成交一塊土地,就是要做為阿舍擴建新廠使用,瞄準的是海外市場。 2020 年阿舍年營收預計達 8 億元,其中一半以上都來自海外市場。

不僅如此,近期阿舍乾麵還屢屢得到國際認可。 2020 年美國商業權威雜誌《Inc.》評選全美 5,000 強企業中,阿舍被列為第 392 名,並在食品類別中排名第 11 名,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高;被稱為快煮麵界米其林指南的「美國泡麵達人」里納許(Hans Lienesch)公布的「 2020 年世界十大即食麵排行榜」,也將阿舍牛肉麵列為全球第 5 名。

阿舍乾麵的牛肉麵產品,連續 3 年在美國泡麵達人全球 10 大排行榜中位居前 5 名。

走過醬包膨包危機,成功轉型為現代化工廠

「我們把製麵廠當作高科技廠房在做。」阿舍乾麵總經理羅大為指出,阿舍成功的關鍵就是食安控管和自動化升級,工廠不僅整層都有冷氣,麵粉粉塵還有集塵器在集粉塵;微風接手阿舍乾麵 10 年,如今的阿舍乾麵已經不是傳統製麵工廠,而是在設備、技術上都領先同業的快煮麵龍頭。

其實最早微風僅是阿舍乾麵的經銷商, 2008 年成立的阿舍乾麵,是第一個把拉麵做成方塊形狀的品牌,創立以後在市場爆紅;不料 2010 年卻發生了「醬包膨脹」(膨包,因醬料包內微生物滋生而產生的氣體現象)事件,名聲一落千丈。看好快煮麵市場潛力、與阿舍的品牌力, 2011 年,微風承接下阿舍乾麵,不僅成為阿舍乾麵最大股東,也主導阿舍乾麵的轉型業務,這是微風首次跨入食品製造領域,如何改造傳統製麵廠,符合各項食品檢驗標準、取得食安認證,成為首要任務。

從 10 年前微風集團接手阿舍以來,阿舍乾麵總經理羅大為就在一線觀察阿舍的轉型改造歷程。

「 GMP (現為「TQF」)、ISO、HACCP,取得這些認證都是基本要做的。」羅大為說,像是要取得食品 GMP 認證,工廠的衛生制定、軟硬體都要符合規範,舉例來說,食品以外的東西都不能進工廠,釘書機、美工刀都不能使用,人員進去也都要穿戴口罩,「這些是傳統工廠很難做到的。」羅大為說。

食安、品管擺第一,微風集團董事長廖鎮漢:要不計成本地做

改善工廠設備是大工程,「連牆都要敲掉重做。」但阿舍不僅成功轉型成符合食品標準認證的現代化食品工廠,還在製麵產業領先同業,成為產業規範制定者,「麵的碳足跡是我們制定的。」羅大為驕傲地說,節能減碳足跡透明化已是趨勢,未來若有其他製麵業者要做碳足跡,都要在阿舍所制定的規範下做。

3 年前,羅大為希望提升食品檢驗費用,從一年 30 萬元提升至 60 萬元,需要上呈到集團董事長廖鎮漢,結果廖鎮漢一看到就反問:「這樣夠嗎,要不要再增加?」羅大為回想;結果現在阿舍年檢驗費用已經破百萬元,「一次儲值 30 萬元可以打 65 折,還是破百萬元。」他說。

且工廠還要經過雙重檢驗,有第三方公正單位作檢驗之外,阿舍自己也有實驗室作檢驗,「一般工廠 1 年檢查 1 次,我們有些項目 3 個月就檢查 1 次,所以檢驗費用很高。」在取得各項食品業基本認證後,也不能因此就鬆懈,還是要持續加強自我管理,像是近 2 年,阿舍工廠就加裝了 1,500 坪太陽能板,響應綠能政策。

從 2009 年開始和阿舍合作,中國、香港、澳門市場總代理林姓負責人觀察,微風是精品百貨,接手阿舍後用經營百貨的方式經營阿舍食堂,也就是更加「精緻化」,除了設備全面更新之外,更重要是在原物料的管控上很嚴謹。而他也認為,與近年新興快煮麵品牌相比,阿舍的優勢在於價格實惠、CP值高,以及品牌信任度高。

站穩快煮麵龍頭腳步,技術、設備都領先同業半年

在技術和設備上,阿舍乾麵領先同業至少半年。「自動化越高,污染越小,現在阿舍 70 %都是自動化。」羅大為說。舉例來說,早期壓麵都用人力,阿舍自己開發壓麵機,原先 3 個人做的事情、如今可以自動化,節省人力之外,麵還可以壓得更平整,「現在去別的工廠看到的壓麵機,從原理到壓麵板子的弧度,都是我們發明的。」

而一般快煮麵醬料包都是透明的,近 4 年前,阿舍花了 8 個月時間研發出用鋁袋製成醬料包,空氣阻絕性更好,「我們從鋁袋的厚薄度,就花很多時間在研究。」且機器設備和塑膠適性良好,換成鋁袋適性會變差,因此才要花長達 8 個月時間研發,因為技術門檻高,至今都還沒有同業跟進。

阿舍研發出用鋁袋材質包裝製成的醬料包,空氣阻絕性比一般的透明袋子更好。

持續投入研發、不計成本地做,正是龍頭要站穩領先地位的唯一方法。「阿舍是台灣唯一做快煮麵,麵粉在工廠內二次過篩的。」羅大為說,目的是要減少麵粉的雜質,但也因此要多耗費 20 %時間,等於一天 10 小時中、有 2 個小時花在二次過篩上面;時間成本增加之外,也要增加人力,「有人專門在篩粉,有人專門倒粉。」麵粉撕開後倒到攪拌槽,多了一個二次過篩流程,成本就會增加。

瞄準澳洲、印度新市場,海外市場包裝、口味都要客製化

但也是因為阿舍在工廠管理、食安控管上持續進步,才為進軍海外奠下了良好的基礎。 2019 年阿舍營收約 4 億元, 2020 年預計翻倍至 8 億元,原因就是 2019 年 9 月打進了在美國營超過 500 間門市的連鎖量販通路 Costco ; Costco 在廠商控管上有嚴格標準,因為阿舍自主管理要求高,才能無窒礙通過 Costco 的標準。

目前,阿舍產品都是在台南工廠生產製造、再出口海外,要上架美國 Costco 前, Costco 會委託SGS等檢驗公司來做工廠稽核,「我們分數都維持在 95 分,一般 Costco 稽核的食品廠以 90 分左右居多。」羅大為說,就是因為阿舍很早開始做各項食品認證、廢水排放管理等,如今才能被國際通路認可,紛紛主動來找阿舍上架。

從美國到英國、墨西哥、澳洲,阿舍一步步打開海外市場,且根據不同市場特性,阿舍還會重新設計包裝、研發客製化口味,從墨西哥塔塔醬,到最新的就是印度咖哩口味。《食力》 2020 年 10 月採訪羅大為時,微風集團才在台南新成交了一塊土地,打算再為阿舍擴新廠,從現在的 6 條生產線、擴增到 8 條。

台南擴增新廠房, 2021 年營收要超過 20 億元

阿舍新廠房預計 2021 年 7 月啟用,羅大為估算,按工廠啟用排程計算生產量, 2021 年營收至少再翻倍至 16 億元,他自己則把目標訂得更高、設在 20 億元,「結果老闆(廖鎮漢)說『不行,要 25 億元。』」可見微風內部對於阿舍的海外市場成長潛能非常期待。

由藝人曾國城創辦的乾拌麵品牌「曾拌麵」說,「阿舍」是附醬包快煮麵文化的起始,將快煮麵帶入民眾生活中,讓以往想方便吃麵的消費者除了泡麵之外還多了其他選擇,「因為有了早年網路團購阿舍的熱潮,才帶動現今台灣乾拌麵品牌百家爭鳴的時代。」

通路觀察:阿舍食安控管好,但行銷不若後進品牌積極

對於未來整體快煮麵市場潛能,「曾拌麵」認為,這跟消費者意識息息相關,經由日曬乾燥成的快煮麵,將較於油炸的泡麵有著更好的健康訴求。健康意識逐漸抬頭致使效費者願意花比較多的金額,購買對自身好的商品,且若以台灣人口數對比拌麵市場來看,其實尚未飽和,「我們認為以主食角度計算,仍有成長空間,端看如何穩定品質與將口味做到更多元化。」

但也有台灣的量販通路業者指出,雖然阿舍的食安控管、原物料管理確實做很好,但是現在各個品牌都在加強這一塊;而與其他品牌相比,阿舍在明星代言人、行銷上不如其他品牌積極,導致在通路上的部分銷量被近年崛起的品牌取代。

重心轉到海外市場,要讓「台灣=阿舍」

但是對阿舍來說,他們的重心已經漸漸轉移到海外市場,因為阿舍有在國際市場奠定聲量和地位的野心。「日本有『日清』,韓國營『辛拉麵』,我們希望台灣就是『阿舍』。」羅大為說,待明年新廠正式啟動、有了產能以後,阿舍就要積極進攻海外市場。

10 年前,微風集團大步跨入食品領域,主導阿舍乾麵的轉型,持續加強食安控管、導入工廠自動化系統,才奠定了阿舍的台灣快煮麵龍頭地位,未來阿舍是否能進一步成長,就看在海外市場的表現了。

foodNEXT》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foodNEXT
《食力foodNEXT》於2015年10月1日正式創立,以飲食為核心,探究與知識、文化、商業、科技以及教育的種種牽動力,從國內外最新產業動態、飲食美學與文化、科學客觀的知識剖析、深入的報導與專題製作,提供讀者完整全面的產業報導,讓關注食事的閱聽眾,開啟食域新觀點。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