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極度便宜的美股 效果究竟如何呢?

作者:周年洋   |   2016 / 09 / 24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美國股市遵循清晰的投資邏輯和市場邏輯,如果你的投資思路在這兩個邏輯上都是對的,那麼賺錢的機率很高。

當影響公司股價的負面因素,三個以上連續不斷發生,這些累加的負面因素會造成股價的完美風暴,或者造就極度低廉(dirty cheap)的價值標的,或者帶來優秀公司的買入良機。

如果一個公司的淨資產值30美元的股價,但是股價現在只有2美元(一年多前股價高達18美元),你是不是覺得太瘋狂了!你敢買嗎?你敢大筆買入嗎?第一個念頭出現:會不會破產?第二個念頭出現:股價為何跌到如此便宜的地步?

這個公司就是Genworth Financial(GNW)。它出身於GE資本,2004年從GE分拆上市,經營人壽保險、地產按揭保險和長期照顧保險(Long-term care insurance,LTC)等業務。第一個問題先放一邊,先回答第二個問題,這是股價下跌的市場邏輯,跟基本面有關也無關,涉及的是技術(華爾街慣例)和心理。 GNW由於受到LTC業務拖累,每年賠掉大量金錢,股價從2008年金融危機恢復到18美元後開始了漫漫熊途,2015年11月股價只有5美元。就在那個月,GNW被宣布從標普500指數中剔除,這意味著所有以標普500指數為標的的指數基金和ETF都必需賣出,這導致了第一波強迫拋售。接近年底,按照北美的稅務習慣,多數人會賣掉虧損累累的股票以減少自己的納稅額,由於年底稅務因素引發了第二波賣出。這兩波賣出已經讓GNW股價傷痕累累,接著偏偏又趕上美股今年一月份的市場暴跌,所有股票都大跌,GNW當然也不例外。接著是季報盈利很差,新一輪評級公司下調評級。這一系列負面因素引發股價繼續下跌,導致一些融資客戶觸及賣出水平被迫賣出,再觸發停損的出售,還有技術分析派的隨後拋售。在兩個多月短短時間裡,引發拋售GNW的負面因素達8個之多,股價在今年2月10日達到1.57美元的低點。

我通過觀察這個案例和其它案例得出一個非常個人化的結論:當影響公司股價的負面因素,三個以上連續不斷發生,這些累加的負面因素會造成股價的完美風暴,或者造就極度低廉( dirty cheap)的價值標的,或者帶來優秀公司的買入良機。

但所有這些負面因素都是一次性的,跟基本面沒有直接關係。現在來看基本面。我的財務分析水平很差,但我依舊可以依據一些簡單的財務知識和邏輯,得出我所需要的結論。 GNW是一個保險公司,它出售的都是時間長短不同的保險單據,這些保單兌現需要一段時間,它持有的資產都是債券、股票等金​​融產品,保險公司的特點決定了它的資產不會一夜之間消失。雖然它的LTC業務很糟糕,一直在流血,但不會一下子讓公司徹底斃命,那需要一段時間,如果在長期有破產風險,但短期完全沒有可能性,只要管理層在這段期間找到解決之道,公司不僅不會破產,還可能獲得不錯的發展機會。要知道,在2008年那樣更為凶險的時機,地產抵押保險業務是當時最壞的生意,但公司度過了危機而且不久就給公司創造了極為豐厚的利潤。這表明公司的管理層有很強的能力。另外,這是一個從GE分拆出來的公司,擁有GE的基因,從它分拆出來的歷史來看,12年裡4年時間虧損,其它年份都有不錯的盈利。

我發現這個公司的時候,公司股價在2美元左右。我蒐集了該公司的大量資料,集中在一兩天內閱讀思考。對公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公司LTC業務在2014年季減了5.31億美元,在2015年又季減了1.94億美元,這讓市場對於LTC業務的悲觀得到證實,認為這種虧損狀況永遠不會結束,但實際上公司從201​​6年開始,已經獲得政府認可,提高LTC的保費,原有保單的減少,新保單利率的提高,有望2016年在LTC業務上獲得2億美元的保費收入。公司在地產按揭保險業務上有美國、加拿大和澳洲三個分部,僅2015年最後一季的利潤就達1億美元,而同時年金和人壽業務也有4000萬美元。整個公司的業務並不像看起來那麼糟糕。公司帳上有10億多美元現金,有20多億美元流動性資產(其中大部分是上市的加拿大和澳洲地產抵押保險公司股份),但公司總市值不到10億美元,僅從清算價值,不管公司業務價值,這絕對是一筆極度低估的買賣。

我在2月22日以2.02美元買入第一筆,後來又在2.69美元加倉,股價穩步上升,4月28日公佈2016年第一季財報,超出華爾街預期的0.14美元,每股收益0.21美元,股價暴漲近20%,第二天又暴漲18%,最高價到了4.20美元,最早的籌碼兩個月就翻倍了,有點不可思議,原因可能還是dirty cheap,這個英文詞表達的更確切。但我選擇繼續持有,股價隨後獲利回吐,當英國脫歐引發北美股票暴跌時,GNW又加入了暴跌的行列,最低跌到2.26美元,我沒有等到最低價,我在3.08美元處再次補買了一些。我前面賺到的利潤在GNW跌到低點時,不僅完全歸零,而且在GNW上的投資總體是虧損的,這確實讓人很不爽。這次教訓讓我想出了部分減碼或部分實現盈利的策略,股價翻倍時賣出一半倉位,如果回落,可以有資金繼續買入;如果股價飛升而去,還有籌碼獲得後面的利潤。 8月2日公佈2季報,業績再次超出華爾街EPS0.21美元的預期,達到了0.25美元,股價最高暴漲30%以上,引發後面的連續上漲,最高達到5.23美元,短短21個交易日漲幅達到近90%。當然這次我實現部分利潤,但也許是錯誤的。

我的這個交易還沒有完成,我敢大比例買入GNW,不是基於細緻的公司財務分析,首先是看清了公司股價下跌的市場邏輯,每一次下跌都可以用美國股市的市場邏輯解釋清楚,這個市場邏輯是華爾街的技術方面,即華爾街的市場慣例和北美社會的稅務習俗。其次是我採用了一些簡單的投資常識比如清算價值,以及對財務的定性評判。可謂遵循了簡單的投資邏輯。當然所有這些背後是我個人長期浸潤股市、廣泛閱讀各類書籍累積起來的一些支援性直覺。

GNW對我來說是一個完美案例,加上我這幾年對美國股市的密切觀察,我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美國股市遵循清晰的投資邏輯和市場邏輯,如果你的投資思路在這兩個邏輯上都是對的,那麼賺錢的機率是很高的。其實,馬克斯(Howard Marks)在《投資中最重要的事》中提到過,他說:“從買進證券的那一天起你就必須了解,基本面價值只是決定價格的因素之一,你還要設法讓心理和技術為你所用。”(It’s essential to understand that fundamental value will be only one of the factors determining a security’s price on the day you buy it. Try to have psychology and technicals on your side as well.)。他所說的心理和技術就是我這裡說的市場邏輯,不過技術一詞絕不是指技術分析,而是華爾街的一些市場慣例和北美國家的稅務習俗。
北美股市是一個波濤洶湧的大海,我有限的思考和實踐,只是一種探索和試驗,未必抵達了市場的真諦。我分享這個案例的意義不是表明自己有多正確,只是記錄我思考的過程和決策的依據,給大家提供一個角度,開啟一條思路。不足的知識,偏狹的理解都是可能的。

雪球》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