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的視覺與決策疲勞

作者:范騅   |   2017 / 08 / 19

文章來源:Vanex-Wong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聽說以前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每星期只在報章上看一次股票報價,一般安排在周末。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以前普遍投資者靠在交易所的經紀不斷報價,而經紀的報價來自 Ticker Tape 紙條,或者是交易所內靠叫喊成交的買賣盤紙。

今天投資者可以免費享用點擊式的即時報價,甚至串流報價軟體,版面伴隨著買賣盤的數量和經紀名稱,以及當日所有的成交資料。更有投資者或金融從業員需要多螢幕以獲取大量的訊息,以作出即時決定。

經過市場多年的訓練,我對股價波動幾乎毫無感覺。但近來在劵商的工作大大增加了面對串流報價的時間,真的想問一句:那些天天看著數字跳動的人,不累嗎?

投資的視覺與決策疲勞-01

捨本逐末

參與一場球賽,注意力應花在球場上的隊友和對手,還是得分牌?也許投資者會認為自己能全天侯看著報價機,就能把握高低位,完美地執行低買高賣,提高投資績效。我認為除非是工作或特別交易所需,否則投資者長期在報價軟件面前,是徒勞無功的。也許報價器能提供當日的流通情況,讓投資者知道自己的交易量會否對股價有影響。但如果說到低買高賣,幾乎不可能。

原因很簡單,串流報價不是稀有的工具。在大多數人都獲得同樣資訊的情況下,該項資訊不可能對個別投資者帶來優勢。經濟學提倡完美市場,追求訊息的自由流動。經過多年的資訊科技發展,資訊公平性提高了,但大眾投資收益的正態分佈應該更向平均水平集中,而不是扁平化。這意味著,只有更少的投資者能取得超過平均的投資績效,報價器是投資者的敵人。

報價器只是工具,看報價器不是投資或投機的主要工作。投機者要利用市況波動獲利,真正要做的是打開自己的資料庫和程式,找出波動程度和相關機會指標,找相對的期權或期貨組合,然後做回溯測試確定命中率,再計算出期望值來下注。價值投資者要做的是了解上市企業。

了解自己在做什麼

我對股價波動也許會暗喜,因為出現了買入或賣出的機會,以及證明我事前決策的對錯,我會想想如何做得更好。

面對股價跳動,與面對平實的財務報表和年報,是兩碼子的事。人類在原始社會每接收到新的資料,就一定要有相應的決策和行動,以保命求存。但報價器每秒數次跳動產新的新資訊,卻不應構成決策和行動的原因,因為那一早就已經想好了。什麼時候該買還是該賣,新的資訊並不會阻礙決定,投資者要的是事前漫長重覆的工作,然後耐心等目標出現。

大部分時候我對股價升跌麻木,情緒沒有波動,因為那理應在預算內,而我了解自己在做什麼。

決策疲勞

自從智慧型手機盛行,我們每天都接收到大量的資訊,大腦要不斷作出決策。天氣預測會變差:拿不拿傘?走路要走那一條才能有最多的遮擋?某電商促銷:原來想換的家電是否好時機換了?新口味的零食要買嗎?即時通訊軟體不斷傳來新的訊息:看還是不看?看了如何回答?相應的行動如何排序?股價跳動:要買嗎?要賣嗎?要先買後賣嗎,還是先賣後買?買了之後下跌:要賣嗎?要再買嗎?

人每天面對成千上萬的大小決策,每個決策的質量隨著疲勞而變差。資訊越來越流通是好事,但不一定能創造完美的自由市場,畢竟我們都只是人。長遠下來,大量的資訊只會令投資者的回報不如人意,令消費者的滿足感下跌,產生買家後悔的現象。

投資的視覺與決策疲勞-05

面對以上三點,我有些個人習慣供讀者參考:

首先是定目標和行動策略:決策樹是最能幫上忙的工具,我從來沒有畫過,但不同的事件和相應的行動都在我心中,只要執行便可。過程中只要緊記埋首苦幹,到最後才看成績。把計分牌先放一邊吧!

其次是明確了解自己的性格和能力。自我了解能建立信心,足夠的信心能令決策不受新的資訊混淆。很多資訊都沒有價值,有價值的資訊也不經常出現。

最後是刻意刪除資訊或選項。我的衣櫃跟馬克·祖克柏 (Mark Zuckerberg) 一樣,灰色 T-Shirt 有五件。我的冰箱裡,主要食物是灣仔碼頭白菜豬肉水餃。曾經,我認為快樂的定義是有很多選擇,所以我要在生命中加插很多的選項,買更多的衣服和鞋,去更多不同的餐廳看長長的菜單。但是,真正的快樂是把複雜的世界過得很簡單。保留選擇權,而不保留無關痛癢的選擇。

把重要決策放在每天工作的頭一小時,不要等累了的時候做決定。我要用報價器的話,只有 5% 的時間在看圖表和投術指標,其他 95% 時間看成交,以安排買賣。

范騅的投資研究筆記》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范騅
范騅,前職食水及污水處理工程顧問。喜歡開拓多樣化收入來源,重視產業和營運分析。 Facebook專頁:《范騅的投資研究筆記》 Google Blogger::《范騅的投資研究筆記
范騅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