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我們的 FAMGA 星球

作者:陳達美股投資   |   2017 / 05 / 10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Lisa


15bb60b518122f3fed403c4e.jpg!custom660

FAMGA是什麼,能吃嗎?

FANG is OUT, now FAMGA is IN.

FAMGA (讀成 “飛啊美股啊”) 代表了這個星球上,市值最高的五個公司巨頭的首字母縮寫。他們分別是臉書 (Facebook) 、蘋果 (Apple) 、微軟 (Microsoft) 、Alphabet,以及亞馬遜 (Amazon) 。

這事不簡單,如果你想到這幾個,年齡最大的微軟也才四十二歲,最小的臉書僅僅是十三的荳蔻年華。以往我們想到這個世界裡最巨碩的那些個大廠,映入腦簾的往往是嬌生 (Johnson & Johnson) 或克森美孚 (Exxon Mobil) 之類的百年老店;或者至少是像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這樣膝下枝繁葉茂的控股型公司 (holding companies) 。科技股集體暴動、組團來刷榜,這是人類史上頭一遭。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1

二十年的變遷

當然科技股泡沫或者網路亢奮我們並不陌生,世紀之交的時候不少暴露年齡的投資者也都是吃過虧的啊。當時也是多年連綿不絶的大牛市,當時也是各種顛覆的估值思路和奔潰的投資三觀。

雖然最後廢墟盤亙千里,但網路科技的小火苗還是撲閃撲閃地保存了下來;二十年倏忽而過,我們目睹了全球大廠市值榜的變遷,也眼睜睜地看著人類經濟體進行了粗暴、壯烈、不可阻擋的網路升級和轉型 — 即使頭破血流,仍然義無反顧。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2

這張彭博社提供的圖其實是一部戲骨林立、情節豐富的大戲。在網路泡沫頂點的 2000 年 3 月,科技領袖微軟、思科 (Cisco) 和英特爾 (Intel) 摸到了估值的大頂。

當年人們揮手作別舊世紀,滿腦子是對網路經濟的幻想,最後不幸過早坍塌;之後舊經濟復辟,911 以後油價從 20 美元暴漲至 140 美元,克森美孚重回寶座,還有驚鴻一瞥的俄羅斯能源巨頭 Gazprom。

在同時美國房價泡沫濺起,花旗銀行等銀行股殺回估值高峰;之後中石油與工行攜手在 2011 年 8 月摸頂,刷出了存在感;而 2011 年為油價第二個高峰,榜首前五里有三個能源公司。

最後舊經濟紛紛然隨風而去,從次貸危機到油價崩盤再到大國陷入困頓。而到如今,FAMGA 一統江湖。

納斯達克的狂歡與非 FAMGA 的孤單

“新經濟”的總發動機納斯達克終於站穩六千點,過去的一年不斷打臉上揚 22%,而 FAMGA 居功至偉;由於更高的 FAMGA 集中程度,納斯達克 (Nasdaq)  100 指數更是上漲 25%; 而 FAMGA 五巨頭本身彼此也爭先恐後、你追我趕、攜手併進,一年以來不斷創出新高,讓投資者們如痴如醉。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3(FAMGA 一年以來的漲幅 數據來源:YCharts;as of 2017/4/24)

朋友一生一起走,誰先調整誰是狗。

由於漲得太猛,FAMGA 在納斯達克 100 指數的權重也猛增至 41.1%,而 2014 年時其權重僅僅為 32.4%;FAMGA 的統治級表現也搞到納斯達克 100 不再是一個分散性多樣化程度深的指數。所以你買了 QQQ,其實你四成是買了 FAMGA,他好你也好。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4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5

於是納斯達克的狂歡基本上就是非 FAMGA 的孤單。其他的一些納指權重股 — 比如第六大權重 C 型肝炎殺手 Gilead Sciences、第八大權重路由之王思科 — 這場狂歡其實並沒他們什麼事。第七大權重英特爾的新高依然遙遙無期,對比在網路泡沫裡創下的 75.81 美元,英特爾目前仍然是一副腰斬的嘴臉。

這些豬隊友把 FAMGA 襯托得無比高大,又把投資者的愛憎襯托得無比涇渭分明。所有的“舊科技”,哪怕你能剿滅 C 型肝炎,哪怕你能提供最強的電腦硬體,只要你不是代表行動網路的“新科技”與“新經濟”,那市場就不會愛你。

而相對而言標普 500 (S&P 500) 的分散程度要好得多,雖然還是逃不掉 FAMGA 巨大的陰影,但由於有更多大市值的公司制衡,其前十大權重股的總合目前也還不到 20%。

泡沫 or not 泡沫?

網路時代的精神創傷自然讓我們無法安然面對吃了藥一樣的 FAMGA,記憶深處的刺痛讓我們必須在每天清晨在開盤前扯一嗓子:納斯達克必崩。我們面對 FAMGA 無遠弗屆的膨脹很惶恐、很警惕、很困惑、很對沖,我們不敢不持有 FAMGA,但同時又不得不用對沖手段不斷消損自己的收益。貪與慫彼此交織。

但是 FAMGA 及其他科技股真的有所謂的大泡沫嗎?其實這個問題我們不能人云亦云。當年納斯達克整體本益比 high 到過駭人聽聞的 200 倍;而現在縱然估值不低,但也就 26 倍左右。

2000 年網路泡沫時期,微軟本益比 59 倍、思科 179 倍、英特爾 126 倍,甲骨文 (Oracle) 87 倍,泡沫的吉祥物美國線上 (America Online) 400 倍;而現在的微軟本益比 30 倍、思科 17 倍、英特爾 17 倍、甲骨文 21 倍;如果算起預期本益比 (forward PE) 更是分別只有 20 倍、13 倍、17 倍和 16 倍。你硬要說這裡面有泡沫,我覺得略微有點勉強。

另外,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 美國線上哪去了?原來這哥們趴在地上已經良久了。所以這也是這次所謂“科技股泡沫”的一個特點:沒有估值上莫名其妙的海市蜃樓 (我拚命對自己說特斯拉 (Tesla) 不算) ,沒有小蛇吞象的收購怪聞 (當年美國線上鼎盛時期吃下了時代華納) ,沒有一樁樁光怪陸離的故事傳說。

我知道有這麼一則在網路泡沫時期的軼聞。當時有家小公司什麼小業務也沒有,豎了一個廣告牌說自己要進軍通訊業務,於是就被另外一家公司在未經任何盡職調查的情況下,用一億美元的股票給收購了;收購方說:那塊廣告牌深深地打動了我們。然後發了財的小公司老闆看到收購方兩光能到這個地步,二話不說賣光了交易所得的股票並反手做空該公司的股票,後來其股價從百來美元跌到了兩美元。

樂視看了會沉默,Netflix 看了會流淚,不轉不是特斯拉。

以我一個儘量保持理性的業內人的不算太敞亮的角度來看,現在這市場並沒有瘋狂到當年的地步;如果這是個科技泡沫,那也是個有業績支持的泡沫。所以把此泡泡比作彼泡泡,我認為是不合適的。

唯一不變的可能只有亞馬遜,但這僅僅是淨利潤的體現。我們摸著自己千瘡百孔的良心問問,當年智商不在線的美國線上真的能與現在動不動就要一統天下的亞馬遜相提並論?

FAMGA 的相對估值

我們來看一下 FAMGA 的相對估值,一表以蔽之。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6

數據除了本益成長比 (PEG) 以外均來源於 YCharts,YCharts 不知道採用了哪個星球的成長率,巨頭們的 PEG 算出來低得可怕,於是我就棄了沒用,然後去查了其他渠道。

先感嘆一下收入。我經常說吾等鼠輩對於十億級別的數字其實是沒有感覺的,看著幾千億幾萬億就如同面對漫天繁星。那麼我們做個經濟學上不嚴肅的戲謔比較,這五個大廠加在一起的年收入差不多是是 2.7 兆;如果我們稱其為廠內生產總值,那麼 FAMGA 就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 在德國之後,在英國之前。

這是字面意義上的“富可敵五常”。

再說一下估值乘數。表中的綠色代表較行業低估,紅色代表較行業高估。另外諸如蘋果與微軟,基本上行業跨得不行,需要綜合考量。

我們可以看到除了亞馬遜這朵奇葩以外,你很難說其他的四巨頭相比行業被高估;靜態估值的本益比 (P/E) 和企業價值倍數 (EV / EBITDA) 基本上秒殺行業平均;涉及成長率的 PEG 相對較弱,但是考慮到巨頭們目前已經世界前五的體量,成長率的想像力自然很有天花板,不然還不得漲到火星上去。

另外還是要說一句亞馬遜,真的無解,這也是一估值黑洞;如果你看得懂亞馬遜的估值,請務必告知我,我挺想知道的。

所以我最後的結論是,年年歲歲泡相似,歲歲年年股不同。你要硬把 FAMGA 比作網路泡沫,我會覺得你看錯了。

The Playbook

最後肯定會有人問,如果我想投資 FAMGA,要怎麼做?

當然你可以在自己的帳戶上挖出五個位置,然後讓這五尊大神給請君入座。但是如果你對多樣化分散風險還有更多的追求的話,那麼有這麼幾個 ETF 會給你足夠的 FAMGA 曝險,同時也保留了一絲多樣化的嬌羞。

  • QQQ

前面說到納斯達克 100 指數有超過 40% 配備了 FAMGA,所以追求較高多樣化水平的投資者面對 QQQ 可能要謹慎;但是反過來講,如果你想要泡 FAMGA 又不願對這段感情太投入,那 QQQ 其實是個好選擇;另外你也多多少少能分散些投資,給那些估值極低的 C 型肝炎殺手、路由之王、商用處理器之父等。

QQQ 還有個優點,0.2% 的總費用率低得可怕。

  • IGM

IGM 追蹤標普北美科技板塊指數,包羅了五巨頭,FAMGA 占比 39%。所以你大概可以拿到與 QQQ 接近的 FAMGA 曝險,以及其他 260 多家各種耳熟能詳的 IT 企業。IGM 僅僅包括 IT 公司,行業純淨度高,不會像 QQQ 那麼雜 — 你以為你買了 IT,其實你還買了 C 型肝炎和星爸爸的咖啡。

總開支費用稍高了些,0.48%。

  • VGT

如果你歧視高估值的亞馬遜,那麼可以考慮 VGT,FAMG 占了 40%。這個 ETF 跟蹤 MSCI 的一個訊息技術指數,組合裡包括了 359 個純科技股;亞馬遜被 MSCI 很尷尬地歸類到了可選消費品行業 (consumer discretionary,肯定有人要嚎叫了:亞馬遜不是零售股) ,所以在這個指數裡就被剔掉了。同樣的,如果你僅僅有意訊息技術行業,那相比 QQQ 來說這個 ETF 可能更適合你。

VGT 0.1%的總費用率低得更可怕。

  • IYW

IYW 追蹤道瓊斯 US 科技指數,包括 138 個科技股,也是沒有亞馬遜,但是 FAMG 的權重極高,達到50%。其中蘋果占 17.5%,微軟占12%。

IYW 總費用開支為 0.44%。

  • FDN

如果你對 FAMGA 裡面的蘋果與微軟不太滿意,嫌棄他們是老經濟,FDN 可能會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FDN 提供 FANG (臉書、亞馬遜、Netflix 和 Google) 的曝險,FANG 的比重為 32.2%,可以說是佈局 FANG 相對合適也較為分散的工具。FDN 是網路經濟概念 ETF,包含了北美 42 個眼下較火的網路公司,除了 FANG 以外還持倉 PayPal、Ebay、Expedia、Twitter 等。

總費用率為 0.54%。

  • PNQI

PNQI 是納斯達克網路組合,同樣也不包括蘋果與微軟,FANG 權重 32.2%,與 FDN 驚人的一致。PNQI 比較大的特色是撕出了某些中概股的曝險,比如 4.3% 的京東、4.1%的百度、3.4%的網易,以及一丟丟的微博與陌陌等等。

PNQI 的費用開支高些,泡中概要出點血,總費率為 0.6%。

  • IXN

IXN 跟蹤標普全球 IT 板塊指, 包括 FAMGA 除亞馬遜以外的其他四家,權重為 37%。另外 IXN 的全球化程度很高,除了 75% 的美國科技公司,還包括了騰訊、三星 (Samsung) 、台積電、任天堂 (Nintendo) 、SAP等外國公司。

全球化的 IXN 總費用率為 0.47%。

結語

最後我想說,不管泡不泡沫,富比五常的 FAMGA 很明顯就是人類經濟的箭矢。包括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等老一輩有產階級思想家也在調整思維跟上步伐,我等無知晚輩更應該保持開明的思想,不要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喊泡沫喊崩盤,搞得好像洞悉了什麼人生奧秘一樣。

世界拔尖的中國版FAMGA:騰訊、阿里、百度、京東、網易 (華為、聯想粉請自行補充) ,也別太妄自菲薄,差距或許沒有觀念中那麼大。

簡轉繁-DM-雪球)歡迎來到 我們的FAMGA星球-07

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後進者往往更超出想像。君不見,當年那個碉堡了的不可一世的美國線上小朋友,如今安在線哉?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