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股可以無視疫情狂漲?

作者:伍治堅   |   2020 / 05 / 11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從3月22日開始,美國每周申請失業金的人數,屢創新高。截至4月23日,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失業總人數達到了2500多萬。美國的勞動力人口總數,大約為1.6億。也就是說,在過去一個月,美國的失業率,飆升到16%左右。如此的高失業率水平,十分罕見,在過去百年的歷史中,僅次於1930年代大蕭條時期大約25%左右的失業率。

但是,一個讓人有點意外的現象,是同期的美國股市,非但沒有下跌,而且還上漲了很多。標普500指數的收盤價,在3月23日和4月23日分別為2237點和2797點。就是說,在那短短的一個月內,美國股市上漲了25%。任何一個股市,如果在一年內上漲25%,都可以被認為是牛市。然而美國股市僅用一個月就漲了那麽多,而且是在其失業率屢創新高的情況下完成的,怪不得讓很多投資者摸不著頭腦。

為什麽經濟的基本面,和股市的走向之間,有如此大的分歧?大致來講,有這麽幾個解釋。

第一、筆者在FT中文網之前的文章《股市不是經濟》中,曾經專門指出,股市的一大特點,就是總是向前看。因此我們經常可以看到股市和經濟貌似脫鉤的現象。
當我們看到美國經濟中的失業率屢創新高時,其股市很可能已經在消化接下來的這些問題:什麽時候復工?復工以後消費和投資會有多少復甦?公司的盈利會有哪些變化?等等。股市在過去一個月內的上漲,反映的恰恰是市場對於復工以及復工後經濟活動的反彈的樂觀預期。
在美國股市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舉例來說,從1930年算起,標普500指數公司平均盈利下降的年份,共發生過30次。而在其中的23年,標普500指數都上漲了。在平均盈利下降的30個年份中,有16個年份的降幅超過10%。然而在這16年中的11年,標普500指數都上漲了。更有8個年份,標普500指數上漲了10%以上。

第二、標普500指數不代表美國所有的公司。標普500指數中的公司成員,主要是美國市值最大的500家公司(注:嚴格來講市值並非唯一選取標準,但大致來說標普500代表了美國最大的公司)。在各行各業之中,這些公司都是本行業的領頭羊。在經濟正常運行的期間,大市值股票的投資回報,未必比中小市值股票更好。有時候,情況還會反過來,即中小市值的股價上漲超過大市值股票。然而,在COVID疫情期間,大公司的優勢體現了出來。他們的韌性更強,有規模更大的資產負債表,有更多的人力資源及時申請各種政府補貼,也更容易從銀行獲得應急貸款,或者從股市和債市以更低廉的成本融到寶貴的資金。
股市的表現,恰恰體現了不同規模公司對於疫情的抗打擊能力。從年初算起,截至4月24日,追蹤大市值公司的標普500指數ETF(IVV)回報為負11%,而中市值股票ETF(IJH)和小市值股票ETF(VB)在同期的回報,分別為負24%和負22%,比大市值股票差了一倍,足可見這些公司承受的壓力。
市值加權指數,本質上是一個優勝劣汰的篩選器。在競爭中勝出,市值不斷變大的股票,有朝一日會被囊括到股票指數中。而那些競爭優勢不強,被慢慢淘汰的公司,則會在市值不斷減小的過程中,被剔除出指數,或者從大市值指數降級到中小市值指數。購買市值加權指數基金,特別是大市值指數基金,其實就是買整個經濟中表現最強的公司。在COVID疫情這樣的情況下,購買大市值指數基金,是一個比較簡單的篩選更強公司的方法。

第三、目前的標普500指數,有很強的行業偏重。指數中占比最大的行業,是訊息技術行業,占到總市值的27%左右。指數中權重最大的十家公司,有一半都是科技企業:微軟、蘋果、亞馬遜、臉書和谷歌。這些公司的市值加起來,達到標普500指數20%左右的權重。
橫掃全球的COVID疫情,給航空、酒店、餐飲等行業造成了毀滅性打擊,卻意外的成為了科技企業的一場盛宴。這是因為,大家都關在家裡遠程辦公,對於筆記本電腦、遠程視頻、雲服務、網路電商的需求反而增加了。因此,標普500指數的上漲,更多的體現了這次疫情中那些贏家公司的收獲,而非整個經濟基本面的復甦。
第四、在我們看到疫情帶來的各種壞消息的同時,不要忘記,各國政府和央行推出的大規模的救市政策。比如美國國會通過2萬億美元CARES法案,救援受到疫情影響的大小企業、政府機構和個人。美聯儲將基準利率下調到0~0.25%,宣布無上限量化寬鬆,購買包括垃圾債券在內的各級別債券。歐洲央行推出2020年量化寬鬆計劃PEPP,宣布購買價值8000億歐元的債券。地球上幾乎所有的主要國家,要麽推出大型財政刺激,給個人和企業發錢或者減稅,要麽推出寬鬆的貨幣政策,通過降息和量化寬鬆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或者乾脆雙管齊下。政府提供的這些流動性,遲早會有一部分流入股市,對幾乎所有公司的估值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
當然,上面這些因素,主要解釋了最近一個月的上漲。但從總體上來看,COVID疫情對於經濟和公司的打擊,遠遠高於一開始所有人的估計。這也是為什麽今年到目前為止股市還是下跌的原因所在。基於COVID疫情發展的高度不確定性,接下來的股市走向,同樣充滿了不確定性。

那麽,有什麽因素,可能導致美國股市再次下跌呢?在這裡,讓我和大家分享幾個可能的情況:

第一、最大規模的科技企業,比如微軟、谷歌、蘋果和亞馬遜,發生股價下跌。由於這些公司的市值,在股市指數中占有絕對的主導地位,因此如果他們的股價發生大幅度下跌,那麽就可能引發整個股市的下跌潮。這樣的情況並非不可能發生,而且最近才發生過。從2018年9月21日到12月26日,在短短的3個月內,標普500指數下跌了20.2%,蘋果股價暴跌40%。這樣的歷史在2020年再度重演,並不是沒有可能。

第二、COVID疫情,曠日持久,其造成的損失大大超乎我們的想像。目前來看,全球主要國家的政府和醫護人員,在應對COVID疫情上,都積累了相當經驗。中國第一個從疫情中走出,並且恢覆正常的經濟秩序,讓全世界人民感到鼓舞,看到希望。美國的一些州,和歐洲的一些國家,都紛紛開始逐步放開封城,爭取慢慢恢復經濟活動。但是,如果COVID再度恢復大面積傳染,威脅一些國家的醫療系統,逼迫政府再度宣布封城,並如此反覆的話,對經濟的打擊會更大,也很可能會再次拖著股市往下走。

第三、為了應對COVID疫情,各主要國家的央行把基準利率降為零,甚至推出了無上限量化寬鬆。那麽如果股市再度因為一些原因下跌的話,央行和政府還有更多的救市工具嗎?把利率降到負,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效果如何則很難預測。通過量化寬鬆買各種債券,包括垃圾債券,已經是極具爭議。難道接下來央行要直接入場買股票嗎?如果股市感覺到接下來政府和央行的選項有限的話,很可能會把擔憂轉化為下跌的動因。

股市的走向,永遠都充滿變數,有時候甚至有些無厘頭。如果以為基於一些簡單和線性的邏輯,就能輕鬆預測股市的漲跌,那麽投資者就顯然墮入了過度自信的行為學陷阱。我們要時刻提醒自己,股市總是受到很多不同的因素影響,不停消化對於未來的預期。只有摸清了股市運行的特點,才能讓自己在不確定的股市中,做出更加理性的投資決策。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