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熱錢氾濫成災,美股泡沫可能再次破裂嗎?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全球熱錢氾濫成災,美股泡沫可能再次破裂嗎?

2020 年 12 月 19 日


這一次的股市熱潮和互聯網泡沫時代確實有一些不同之處,但收場方式是否會不同於那個時代才是最重要的問題。上週進行 IPO 的幾家公司股價飆漲,讓人想起 “ 也許這次不一樣 ” 這句被認為是投資中最危險的話。

回想上世紀末的 IPO 狂潮,當時公眾對和互聯網有關的一切都充滿熱情,投資者把新上市公司的股價推高到令人乍舌的水平,而那些公司大都還沒有利潤和收入,有些公司甚至連實際業務都沒有。進入 2000 年後——還記得我們的世界並沒有因為千禧蟲而陷入混亂嗎? ——泡沫破滅了,《巴倫周刊》在當年 3 月份發表了一篇有關燒錢引發泡沫的文章,文章稱,互聯網時代的投資者迫不及待地買入了資本市場提供給他們的一切。在回顧當時的數據我們看到,事實證明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在《巴倫周刊》那篇文章發表前一週多時就已經漲到了最高點。

這一次和上一次的確有一個不同之處,那就是目前股價大漲的新上市公司都是一些創新型公司,它們的業務已經成型,獲得了私募投資者的支持,也吸引了大批希望成為股東和客戶的人。在這些人的追捧下,DoorDash (DASH)和Airbnb (ABNB)的股價在上市首日交易中分別比各自的​​ IPO 價格飆升了 86% 和 113% 。

《巴倫周刊》前專欄作家邁克・桑托利(Mike Santoli)在CNBC上幽默地報導稱,投資者被這輪 IPO 熱潮沖昏了頭腦,把Airbnb和歐洲大型工業企業ABB (ABB)的交易代碼都搞錯了,有不少人誤買入了後者。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2019 年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ZM)上市時,不少人也把交易代碼搞錯了,誤買入了Zoom Technologies (ZTNO)的股票。

新上市公司估值高漲

讓人回想起互聯網泡沫時代的是這次新上市公司的估值。 《巴倫周刊》撰稿人安德魯・巴里(Andrew Bary)在回顧Airbnb上週 IPO 的文章中引用了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科技公司創辦者斯科特・加洛韋(Scott Galloway)的話,加洛韋認為,到2022 年底Airbnb的市值將達到1000 億美元。而上週四Airbnb上市後第一個交易日收盤時,市值已經超過了加洛韋的預測,比一週前市場預測上升了三倍。

另外一個讓人回想起1999 年的是特斯拉(Tesla, TSLA-US),標普公司上個月宣布把特斯拉納入標普500 指數以來,該公司股價上漲了50 % 以上。這讓人想起了雅虎(母公司Verizon,VZ-US)(Yahoo!), 1999 年12 月,當時主導搜尋引擎市場的雅虎在被納入納指之前飆升了64% ,幾個月後納指就漲到了最高點。

《巴倫周刊》撰稿人劉依薇(Evie Liu)近日寫道,不管特斯拉的市值水平如何,跟踪標普 500 指數的指數基金和投資組合都不得不買入其股票。但是,盲目遵循市場給出的市值有悖於指數投資的原則,即在一個有效的市場中,買家和賣家應該對一隻證券的價值有合理的評估。 “ 且不說馬斯克是否能實現‘自動駕駛’,我們都在向‘自動投資’靠攏, ” 吉姆.格蘭特(Jim Grant)在《格蘭特利率觀察報》(Grant’s Interest Rate Observer)上寫道。

就算真的是這樣,特斯拉的上漲還表明了這樣一個問題,即標普 500 指數並不能代表整個美國股市。舉例來說,晨星(Morningstar, MORN-US)(Morningstar)的數據顯示,截至上週三的一年裡,先鋒500 指數基金(VFIAX)的漲幅明顯落後於先鋒整體股市指數基金(VTSAX),二者漲幅分別為15.64% 和17.8% 。過去 12 個月(截至 12 月 13 日),二者漲幅分別為 17.41% 和 19.14% 。

公司過於關注財務狀況

馬斯克近日在《華爾街日報》舉辦的CEO Council年度峰會上稱,美國正在 “ MBA化 ” ,公司過於關注財務狀況,他對此提出了批評。而特斯拉自己對金融工程的運用可一點都不生疏,包括上上週宣布的 50 億美元的股票增發計劃,這是該公司今年第三次通過增發股票融資,融資總額為 120 億美元。

馬斯克的批評似乎針對的是那些專門分析特斯拉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的人,比如撰寫Bond Angle研究報告的維基・布萊恩(Vicki Bryan)。布萊恩寫道,特斯拉被納入標普500 指數之前的確連續四個季度實現獲利,但 “ 利潤全部來自出售碳排放額度、非現金帳戶和非經常性項目,這些都不是該公司的核心業務。 ”

截至9 月30 日的四個季度,特斯拉公佈的自由現金流為19.3 億美元,而上述項目就占到16 億美元,而且自由現金流金額沒有計入1 億美元的太陽能設備資本支出和11 億美元通過租賃進行的資本支出。布萊恩得出結論稱,把所有這些因素考慮在內,特斯拉的運營實際消耗了 8 億多美元的現金。

熱潮會如何結束

布萊恩還指出,特斯拉9 月30 日公佈的現金總額與上期相比增長91.8 億美元,達到145.3 億美元,這是由15 億美元的淨借款以及77 億美元的股票及權益等價物的出售帶來的。在被納入指數的效應推動下,興奮不已的股市為馬斯克提供了低成本資金。

這是這一次和互聯網泡沫時代的不同之處,那些承諾會改變我們工作、生活和出行方式的超高速增長的公司似乎有無限量的資金可以用,但這一次熱潮的結束方式是否會不同於互聯網泡沫時代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