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策沾染上政治

作者:路博邁   |   2019 / 09 / 02

文章來源:路博邁   |   圖片來源:路博邁


沒錯,我們已經進入不同的時代。

暑假的書單已經讀的差不多了,現在我正在看一本很精彩的傳記。這本傳記的主人翁是二戰時期的美國陸軍參謀長、隨後接任美國國務卿的喬治・馬歇爾將軍。「馬歇爾計畫」可謂20世紀史上最偉大的公共與經濟政策倡議,時至今日我仍對馬歇爾的領導風範景仰不已。

如今,不分黨派色彩的美國政治人物紛紛跳出來對聯準會的決策「說三道四」,一再挑戰聯準會超然獨立的地位。

多年來,強大、獨立、政治中立、且不隨行政部門起舞的中央銀行體系一直是美國引以為傲的特色之一。

1980年代初期,時任聯準會主席的伏克爾身負對抗通膨失控的艱鉅任務,即便美國總統雷根鼓吹全面減稅,但是伏克爾仍大舉升息。儘管升息的代價是殘酷的經濟衰退,但是當時雷根並未對伏克爾說三道四或大肆批評,因為雷根知道聯準會存在的使命為何,也瞭解聯準會維持超然獨立的重要性。

時間快轉到2008年,當時的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與小布希及歐巴馬兩位總統密切合作,攜手渡過全球金融危機,為聯準會與行政部門奠定緊密、正向的合作關係,並傳承給下一任的聯準會主席葉倫。儘管美國在經濟復甦的初期走得跌跌撞撞,但是沒有人把聯準會主席視為美國的敵人。

然而,這些似乎已是前塵往事。現在,中美貿易戰爭打得火熱、關稅不斷往上堆疊,美國總統川普一再大力抨擊聯準會主席鮑爾,要求聯準會降息並重啟量化寬鬆政策以支持美國經濟活動。在剛落幕的Jackson Hole央行行長年會上,鮑爾雖提及鬆綁貨幣政策一事,但未承諾積極降息,此舉讓川普在推特上暴走:「究竟誰才是美國最大的敵人,是鮑爾還是習近平?」

恰巧就在同一天,中國揚(2505-TW)言要對額外的75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因為前不久川普在推特上發了一條誇張的推文,「下旨」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到其他地方去做生意。

新現狀

許多人認為聯準會不應該在去年12月升息,而且今年面對全球政經壓力也未在第一時間鬆綁政策。或許,有人認為川普本就該指出聯準會的失誤之處並要求聯準會改正-儘管川普經常在對聯準會下指導棋。

儘管大家早已習慣川普的語不驚人死不休,且白宮一再對外表示川普只是嘴巴說說,要大家別往心裡去,但是我認為這些發言顯示一件事情:過去為美國政府體制奠定聲譽、讓美國政府實現重要目標的政治倫理幾乎蕩然無存。

幾十前年,儘管調降政策利率可能會導致貨幣貶值與通膨升溫等長期影響,但是政府經常藉此刺激短期經濟表現。漸漸地,央行在投資人心中樹立超然獨立的地位-儘管有時不免受到政治力的高度干預。儘管如此,在投資人的心目中,部分國家的央行並非超然獨立,因此也受到市場的懲罰-例如土耳其央行。今年夏天,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開除央行總裁,導致投資人紛紛逃離土耳其。儘管川普的手段雖不像土耳其總統那般極端-至少目前是如此,但也開始引發投資人的疑慮。

幫倒忙

這些政治報復言論也意外地激發一些非傳統的意見。前紐約聯儲銀行總裁杜德利(Bill Dudley)上週語出驚人,撰文提出聯儲局非但不應順著特朗普的意減息,以免助長其將貿易戰升級,還要顧及特朗普政策對經濟的損害,考慮以行動影響2020年的總統大選結果。

顯然,第二個論點不但與聯儲局保持政治中立的傳統背道而馳,還可能幫倒忙強化了部分人以為聯儲局的施政,偏向於與特朗普唱反調。杜德利之言隨即遭到各方據理批評,誠望日後不會再出現這些言論。

雪上加霜

川普對聯準會說三道四,也出乎意料地引出一些非典型的聲音。上星期,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前行長杜德里(Bill Dudley)道出了一些驚人之語。杜德里(Bill Dudley)表示聯準會不應降息,不該為川普的貿易戰爭助一臂之力,且考量川普現在、甚至是連任後可能對美國經濟帶來的威脅,聯準會應該要思考後續的貨幣政策可能對於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帶來的政治影響。

很明顯地,後半部的評論有違聯準會超然獨立的傳統,且這些評論根本是大扯聯準會的後腿,容易讓人誤以為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故意要跟川普唱反調。此話一出,杜德里(Bill Dudley)當然也受到各界的批評,我們也希望類似的言論再也不要出現。

未來的路

我們究竟如何才能撥亂反正?讓一切稍微恢復正常呢?首先,我們需要更多理性的聲音,那些想要發言、寫文章、發推特的人,都應該要三思而後行。其次,政治人物不該插手聯準會,讓聯準會維持獨立地位並善盡法定職責。

無論是獨立的聯準會、美國政府的行政部門、或是其他擁有話語權的人士,彼此都應各司其職並以創新、有建設性的方式帶領我們面對當前充滿衝突的政治環境。喬治・馬歇爾對戰後的歐洲重建居功厥偉,並為接下來數十年的全球經濟成長與民主政治奠定新制序。相較於70年前,我們眼前面臨的挑戰其實微不足道,唯一不變的是我們對於真正領袖的期盼。

路博邁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獨立經營管理。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 68 號 20 樓 電話(02)87268280。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本文所含資訊反映文件編製日觀點,其資料來自路博邁認為可靠之來源。路博邁並不對本文件內任何資料之正確性為任何陳述或保證,亦不保證這些資料所為之任何估計、預測或意見將會實現。本處所表達之意見,可能在文件發布後隨後續條件變化。本資料僅供參考,本公司並不針對個人狀況提供投資建議,投資人如欲進行投資,應自行判斷投資標的及其投資風險,並承擔投資損益結果,不應將本資料內容視為投資之唯一依據。本文提及之個股僅供說明之用,不代表任何金融商品之推薦或建議,亦不代表基金未來投資。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新興市場可能比投資已開發國家有較大的價格波動及流動性較低的風險;其他風險可能包含必須承受較大的政治或經濟不穩定、匯率波動、不同法規結構及會計體系間的差異、因國家政策而限制機會及承受較大投資成本的風險。當該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投資人須留意中國市場之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等投資風險。©2019 路博邁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權 NBMKT-247

路博邁》授權轉載

相關個股
路博邁
路博邁集團:與您利益一致的投資專家。
路博邁成立於1939年,專心致力於客戶締造良好的長期投資成果。身為一家獨立經營、100% 由員工控股的私人投資公司,路博邁從成立之初的理念便是與客戶的長期利益站在同一陣線。我們的基金經理人平均具備25年以上的經驗,96%的客戶資產交由具20年以上資深經驗之經理人管理(截至2016年12月31日)。 路博邁集團全球據點遍佈19個國家、29個城市,匯集約1,900名員工,投資文化以基本面研究及獨立思考為本,共同打造出信守對客戶承諾、追求卓越投資的多元投資團隊。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