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VR遇上教育,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作者:孫媛   |   2016 / 02 / 04

文章來源:獵雲網   |   圖片來源:獵雲網


編者註:本文作者為Elizabeth Reede和Larissa Bailiff,前者是WoofbertVR的聯合創始人,負責提供以推動教育發展為終極目標的藝術文化體驗;後者是負責WoofbertVR教育內容的資深編輯。文章由獵云網精選編譯。

自1950年以來,VR技術一直是處於邊緣化位置,它並沒有為主流應用程序或商業應用所接受。但自2012年以來,虛擬實境新創公司已經籌集到了超過14.6億美元的風投資金,並且在過去的連續四季裡籌集到了1億多美元的資金。

據花旗分析師Kota Ezawa稱,虛擬實境將在2016年大獲成功,到2019年虛擬實境市場價值將達159億美元。花旗公司還預測,到2020年,硬體、網路、軟體以及內容領域的市場價值將達到2000億美元。

生活商機-雲端科技-VR_教育-1

由於虛擬實境一直專注於遊戲領域,所以內容共享一直備受青睞,不過這種情況正在發生改變。我們所處的環境正在由Aldous Huxley在《美麗新世界》一書中所描述的世界轉變為Ernest Cline在《一級玩家》描述的虛擬實境世界。類似於網路遊戲《Huxley》,Cline營造了一個反烏托邦式的環境:技術取代了人類。

我們有意將VR轉變為一個有用的工具,指望其可以有效提高人類交流的效率,讓全世界的人接觸和交流—無所謂人們所處的社會、經濟地位和地理位置差距。無論是從理論還是從應用角度出發,現代教育都已經做好了準備,迎接這項先進科技。

在過去幾年,虛擬實境技術的應用領域已從軍事和航空,拓展到各大專業發展的主流領域,管理者、教師、教練和治療師都要求從這種身臨其境的體驗中獲得更大利益。

儘管我們尚未將VR技術應用於基礎教育和大學教育領域的實例數據進行匯總,不過VR市場的平穩成長反映出許多公司(包括虛擬實境高科技公司zSpace、Alchem​​y VR以及Immersive VR Education)專注於為學校提供教育課程和內容服務,此外這些公司還專注於教師培訓和技術工具研發,有助於在教室中發放基於VR技術的指令。

3D掃描技術和VR技術已在美國和歐洲教育較為先進的學校的上百個課堂得到了極為成功的應用,無數的文章、研究和會議演示證明了這一成功。

虛擬實境可以搭建文化橋樑並增進青年學生的理解力,這或許是VR技術最為烏托邦式的應用形式。

虛擬實境學習的早期應用領域主要集中在硬科學領域,硬科學包括生物學、解剖學、地質和天文,通過與三維物體、動物環境的交互方式,顯著提升課程的專注度並增加了學習機會。World of Comenius項目是捷克共和國某學校的一門課程,該課程採用Leap Motion控制器和Oculus Rift DK2頭戴式設備作為創新科技學習的典型模式。

在教育的其它領域,許多課程使用VR工具來協助構建建築模型、重現歷史及自然景觀和其它空間效果圖。教師也會採用VR技術讓學生浸入式學習。

Google於2015年9月啟動“Expeditions Pioneer”項目,將虛擬實境帶入校園,推行浸入式學習。在這個項目中,世界上數以千計的學校獲得了一個工具包,使用期限為一天,這個工具包囊括了一名教師在帶領其學生進行虛擬實境活動所需要的所有東西:華碩智慧手機、可以讓老師在整個旅程中發揮指導作用的平板電腦、一個讓Expeditions軟體在沒有網路連接的情況下就可以運行的路由器、一個配備有100多次虛擬旅行的圖書館(旅行目的地包括中國的長城以及火星)和能把智慧手機變成虛擬實境頭戴設備的Google Cardboard或Mattel View-Masters。

生活商機-雲端科技-VR_教育-2
Google Cardboard

虛擬實境內容和訪問在全球的分佈格局無疑會影響教育的轉型,因為這些新技術使得芝加哥的文學教師可以帶領她的學生到維羅納去親身體驗莎士比亞筆下的羅密歐和朱麗葉所處的背景;一名布朗克斯的教師可以把她學習古代文明的學生帶到奇琴伊察古瑪雅遺址。

通過借助於AltspaceVR和LectureVR(浸入式VR教育的發起者)這樣的虛擬平台,教師們將擁有更多全新教學可能。

如若這些虛擬實境平台供應商能夠相互合作,就會出現以下場景:一名館長或是藝術家率領一支由千人組成的觀光團參觀博物館展覽或是一處文化遺跡,或是一個演員或教授進行虛擬授課,而身處世界各地的學生​​可以實時參與課程。

虛擬實境可以搭建文化橋樑並增進青年學生的理解力,這或許是VR技術最為烏托邦式的應用形式。這種應用形式可能馬上就會實現,虛擬實境技術可以讓美國的一個三年級班級和印度或墨西哥的一個三年級班級共同參與一場虛擬旅行。

更多的個人用戶和學校已經能夠負擔得起某種類型的移動VR設備。

儘管VR技術仍處於發展階段,但是透過其在經濟規模中所佔的比例就可知道VR技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虛擬實境硬體的標價已穩步下降,VR頭戴式設備的下降幅度尤為明顯,讓我們來看看現在商用虛擬實境頭戴顯示器的價格:Google Cardboard的售價為20美元,三星可穿戴式虛擬實境眼鏡的售價為99美元(在撰寫本文時,虛擬實境設備Oculus Rift的預訂價格為599美元)。

《紐約時報》最近為100多萬用戶配備了Google Cardboard,用戶可以通過這款設備來進行《紐約時報》新發布的虛擬實境體驗,而這一件事也進一步提高了這一設備的實用性和主流地位,同時創新了媒體消費模式。

總的來說,更多的個人用戶和學校已經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可以支付某種類型的移動VR設備。

或許我們已經為迎接Cline在《遊戲一號》中描繪的未來世界做好了準備。烏托邦式的結構不僅比反烏托邦式的結構更具吸引力,而且對地球村的發展更具實質性意義。

教育工作者和學生都期望這種浸入式場景能不斷擴大。通過廣泛的互動資源,學生和老師可以共同享受這種變革式的體驗。在這一教育現實下,虛擬實境已找到了其明確的市場價值定位。

Source: TC

獵雲網》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獵雲網
「獵雲網」用心服務創業者。
創業本就是一場征途式的孤獨馬拉松。我們關注那些會改變世界的小火苗!不做隔岸觀火者,也不做只拍手稱快者。我們願意參與近這場創業大潮。我們是一群年輕有夢想的創業派。遵守規則,也蔑視規則,推崇創新,也扼殺創新。我們不用別人來指點未來應該走向哪裡。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獵雲網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