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早實現碳中和的地方,現在怎麼樣了?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球上最早實現碳中和的地方,現在怎麼樣了?

2020 年 11 月 24 日


《巴黎氣候協定》簽署後的幾年來,碳排放與氣候變化日益成為新聞關鍵字, 2019 年,隨著森林大火、洪水與異常天氣蔓延各地,多個國際組織再度發出呼籲 “ 再不採取行動就來不及了 ” 。 2020 年初,歐盟率先立法確定了 2050 年實現地區 “ 碳中和 ” 的總體目標。

所謂 “ 碳中和 ” ,意味著地區碳排放量與吸收量相抵,或低於吸收量,由此實現淨碳排放為零, “ 低碳生活 ” 進一步轉變成 “ 無碳生活 ” ,以此嘗試拖緩氣候變化的腳步。 “ 碳中和 ” 目標都被外界評價為 “ 野心勃勃 ” ,因為這對任何一個地區來說都不是易事:過去幾千年來,人類生活和生產建立在不同形式的碳排放之上, “ 碳中和 ” 意味著在幾十年裡實現經濟和生活模式的徹底改變。這真的可能嗎? “ 碳中和 ” 目標下的經濟和生活是什麼樣?同樣的疑問在二十多年前簽署《京都議定書》時也曾被一再提出,而二十多年前,一個北歐島嶼就已開始探索。

遊客乘船駛向丹麥小島薩姆索島(Samsø)時,首先會注意到的是風力渦輪機,其中一些從波濤洶湧的水域中升起,另一些則聳立在蔥鬱的綠色田野上。這 21 台風力渦輪機使薩姆索島獲得國際讚譽——不僅滿足了當地所有的電力需求,而且還抵消了交通運輸、農業設備和建築物中使用化石燃料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其生產的多餘清潔能源出口到丹麥的兩個主要島嶼,而薩姆索島位於兩個主要島嶼之間。薩姆索島長僅 28 公里,居民不到 4,000 人,島上大部分房屋靠木草料燃燒和太陽能供暖,因此該島使用的清潔能源少於其生產的能源,碳排放為負。

薩姆索 1.0 :因危機而生

薩姆索島的碳中和之路開始於 1997 年。彼時,丹麥政府舉行一個競賽,以建立可再生能源示範社區,以證明丹麥在《京都議定書》中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 21 %的目標是可行的。擁有 4,000 名居民的薩姆索島基於強大的社區參與度和合作社所有權戰略申請參與競賽並獲勝,開始實踐在 10 年之內利用已被批准的技術、民眾的支持和現行法規的應用下實現可再生能源 100 %的自給自足。

當時,薩姆索島正面臨著經濟和能源的雙重危機。據當地媒體報導,薩姆索能源學院院長索倫・赫曼森(Soren Hermansen)在回憶那段時間時說,島上一家提供了約 100 個工作崗位的屠宰場正在關閉,居民開始搬走。由於缺乏教育和工作機會,島上的許多年輕人流失,人口不斷減少。在當時,薩姆索島嚴重依賴進口化石燃料,進口能源每年花費約 5,500 萬丹麥克朗,且極易受到能源價格衝擊的影響。

他在多次會議上強調了清潔能源的經濟效益以及建築和維護風力農場, 以及安裝太陽能電池板可帶來新工作和技能的潛力,吸取當地社群和居民的建議,並贏得他們的支持。

水管工兼薩姆索能源學院董事會成員 Ole Klejs Hemmingsen 認為,赫曼森的努力對於說服當地人加入起到關鍵作用。他回憶說: “ 由於油價上漲,新技術可以幫人們省錢,這對於想做生意的人來說至關重要。我認為這推動了(能源轉換的)過程,因為涉及到金錢。 ”

儘管丹麥政府推動可再生能源競爭的動機是證明其宣布的《京都議定書》目標的可行性,但對於薩姆索居民而言,當時能源轉換的動機與氣候變化完全沒有關係。真正打動小島當地政府及其人民的是可再生能源轉型的潛力——提供就業機會,建立當地經濟並確保更大的收益。

抱著投資心態,島民集資 4 億丹麥克朗購買了 11 台陸上風力渦輪機,實現能源轉換並節省金錢,並在 2000 年投入使用。約爾根・特蘭伯格(Jorgen Tranberg)是島上最早利用太陽能和風力能源的農民之一。透過將從可再生能源中獲得的收益進行再投資,他獲得了可觀的利潤。他在先前的採訪中向媒體表示: “ 我給風力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投入了約 400 萬歐元,海上還有一半的風力渦輪機,在德國、比利時和義大利也有一些太陽能電池板。 ” 他補充說: “ 我在七年內就收回了我的錢。而且,我們不再需要從中東和普丁手裡購買那麼多的石油,同時我們還減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 ”

薩姆索 2.0 :因風力能源而富

2002 年,薩姆索島又安裝了 10 台海上風力渦輪機,產生 23 兆瓦的電力,足以抵消該島的私家汽車、公共汽車、拖拉機和將其連接到大陸的渡輪的溫室氣體排放量;2002 年至 2005 年之間,薩姆索島建立了三個區域供熱系統。現在透過數哩長的管道為島上四分之三的房屋提供集中供熱的生物質鍋爐供暖和熱水,這些鍋爐以當地種植的秸稈為燃料;2007 年,薩姆索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 100 %由可再生能源驅動的島嶼,並被譽為可持續能源社區中最具啟發性的範例之一。

除了獲得經濟利益外,將薩姆索變成可再生能源島還給當地人帶來了 “ 一點點驕傲 ” 。新移民 Lea Hesseldal-Haines 於 2016 年攜丈夫和三個孩子從倫敦移居至此,以尋求更好的 “ 工作-家庭生活平衡 ” 。利亞對媒體表示: “ 我希望我的孩子在與我一樣的信念下成長。 ” 她現在在薩姆索島能源學院工作。

在基於市場的政策工具(例如對風力能源的補貼)的支持下,估計該島的風力能源投資總額為 5,700 萬歐元,十個海上風力渦輪機中的五個由市政當局擁有,三個由私人擁有,另外兩個由許多小股東共同擁有。在陸上風力渦輪機中,九台由當地農民私人擁有,兩台由當地合作社擁有。在 1998 年~ 2007 年期間每年約為當地帶來 20 個就業機會。

薩姆索經驗證明,在政府的有限援助下,利用現有技術向可再生能源全面轉變是可以實現的。瑞典隆德大學教授 Luis Mundaca 認為,薩姆索島的例子表明,大眾參與是低碳轉型的關鍵因素。同時,政府的支持以及對公平和透明進程的理解也是關鍵。

薩姆索 3.0 :從小島到地球

現在,該島的願景是到 2030 年實現無化石燃料的使用。兩年前,該市政府用以天然氣為燃料的渡輪取代了柴油動力渡輪,長期計劃是將渡輪的燃料轉換為島上產生的生物燃料和風力能源。為了進一步減少碳足跡,薩姆索正在探索用當地生產的沼氣為渡輪充當燃料的可能性。同時,小島也在考慮其他技術,例如氫燃料電池,甚至是靠電池運作的輪渡,並依靠島上的風輪機充電。其他汽油動力汽車也將被電力或生物燃料汽車逐步淘汰。

作為薩姆索 3.0 的主要組成部分的沼氣廠至今尚未建成,原因是近年來天然氣價格低得足以使沼氣失去競爭力,也延遲了投資者的到來。與此同時,丹麥政府還擔心綠色環保能源的引入速度過快,會造成昂貴的成本,這會使丹麥產品的出口價格過高。能源學院董事會成員也對媒體指出,在政府補貼減少的同時,薩姆索的許多風力渦輪機已有近 20 年的歷史,需要盡快更換。

儘管存在從政策和成本到市場力量的巨大障礙,該島迄今為止的經驗還是有助於實現環保的最新願景。如今, 薩姆索島生產的清潔能源超過其消耗量。島上居民的年平均碳排放量為負 3 噸,而丹麥全國的人年均碳排放量則為 6.8 噸。為了複製薩姆索島的模型,丹麥政府還宣布了一項雄心勃勃的氣候行動計劃——讓丹麥其他地區嘗試在 2050 年之前實現這一目標,鼓勵家庭和工業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到 2030 年,出售新的汽油和柴油車可能會受到打擊。

其他歐盟國家也正在制定類似計劃。歐盟委員會已將 2050 年定為歐洲實現碳中和的日期,這個世紀中期的目標在歐洲議會獲得壓倒性的支持。但這是一項不具有約束力的決議——歐盟各成員國未能同意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執行時間表。儘管困難重重,但薩姆索能源學院院長索倫・赫曼森(Soren Hermansen)還是對薩姆索模式從小島到地球的推廣充滿信心。他對媒體表示: “ 當清潔能源項目於 1997 年啟動時,人們也認為這永遠不會成功,但我們設法做到了。 ”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