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在弦上,消費稅不得不發 !

作者:艾爾文   |   2014 / 12 / 09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日本安倍政府宣布2014年4月將消費稅由5%提高至8%,造成民眾預期第二季實質消費能力將因政府課稅而減少,於是出現提前消費的現象,使得第一季GDP年化成長率大幅上揚到6.7%,第二季也一如預期的衰退7.3%。但令人意外的是,原先經濟學家認為在第三季擺脫消費稅影響後將微幅成長的日本經濟,竟還是季衰退1.6%,消費稅影響日本經濟之深恐怕跌破一堆專家的眼鏡,安倍政府也因此宣布延後第二次消費稅的調漲時程並解散眾議院,希望透過選舉讓選民對安倍經濟學進行信任投票…

日本表格-02

 

什麼是消費稅?

依照政府對於個人或企業進行課稅時,該稅額是否能轉嫁他人負擔可分為「直接稅」或「間接稅」。「直接稅」指的是無法轉嫁他人負擔的政府課稅,如所得稅,個人或企業都必須按照自身獲利繳納稅額;「間接稅」是可轉嫁他人的政府課稅,如營業稅,政府對商家課徵營業稅,而商家可藉由提高商品售價將部分或全部稅額轉嫁給消費者負擔。

日本消費稅屬於上述的「間接稅」,與台灣直接將營業稅內含在商品售價內的方式不同,大多日本賣場架上商品並未納入消費稅,為了避免消費者困擾,因此在2004年4月後,日本政府規定商品標價應以加上消費稅的價格做為最後的標價。

早年日本並沒有消費稅項目,而是針對生活奢侈品課徵不同稅率的「物品稅」,一直到了1980年代左右,大藏省(相當於台灣財政部)出身的首相大平正芳考量到日本經濟經歷過石油危機後財政相對疲弱,若以當前日本的經濟成長動能恐無法負擔未來社會福利支出,因此萌生了設計一種普遍性課稅的消費稅制度。

日本表格-01

但要從人民手中徵取稅收向來就是不受選民歡迎的政策,大平正芳提出消費稅構想後,沒有意外的在緊接而來的選舉中大敗,消費稅政策也因此胎死腹中,未付諸實行。一直到了1988年當時的總理竹下登拍板定案,並於隔年的四月首次針對所有商品課徵3%的統一稅率廢除物品稅後,日本消費才正式進入了「消費稅」的新時代。

 

箭在弦上,消費稅不得不發 !

通貨緊縮成因在於供需失衡所引發的經濟疲軟,商品價格下滑造成企業不願投資,以及民眾認為未來價格會更加便宜而縮減目前消費的預期心理,造成民間消費停滯,商品需求進一步惡化,企業獲利衰退、薪資福利下滑、個人財富減少的惡性循環…因此,安倍政府認為若要解決日本當前經濟疲軟的問題,「通貨緊縮」便是首要面對的難題,如果能扭轉企業與民眾對於通貨緊縮的預期心理,那麼將會刺激當下消費和投資,提升商品需求、企業獲利改善、薪資福利增加,日本將從此步入正向的經濟循環。

2012年11月,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在大選中提出「安倍經濟學」做為未來施政藍圖,以擺脫日本自1999年以來通貨緊縮(Deflation)為主要訴求訴諸於選民,希望透過大膽的貨幣、財政政策來刺激民間投資與消費,達到提振經濟、增加人民財富的效果,最後也一如預料地順利領導自民黨重新奪回執政權。

shutterstock_79162114

為了增加市場貨幣流通性及提升整體需求,安倍政府首先採取寬鬆貨幣與擴大財政支出的方式來刺激企業投資與民間消費,通貨緊縮與經濟成長的確曾一度改善,不過隨後效果又漸趨疲弱,相關政策引發如日圓大幅貶值、進口物價上漲、財務惡化等現象也招來批評,在刺激民間消費的效果上亦十分有限。為了改善財政惡化及扭轉民眾對於商品未來價格預期解決通貨緊縮的問題,安倍政府大膽宣布將凍結14年的消費稅,由5%上調至8%,成功造成一波消費稅調漲前的消費熱潮,刺激消費的效果反應在2014日本第一季年化GDP上,大幅成長6.7%,4月的通貨膨漲率3.2%也創下23年來最大增幅。

在安倍政府以寬鬆積極的貨幣與財政政策營造適合投資及消費環境的兩箭射出後,為加速效果顯現,消費稅調升為必然的結果,但執行時間點與尺度拿捏對結果影響甚劇,日本第三季GDP意外下滑反應了政策上仍有微調的必要,安倍政府要如何讓精心策劃的三箭皆分毫不差的落在靶心上,後續政策的走向值得市場關注。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艾爾文
重視風險規劃更甚一昧追求報酬,廣泛的知識累積將讓投資更有效率!

臉書個人粉絲團:艾爾文財富進化論

艾爾文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