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邊境 為何成為非法 性交易 的天堂?

作者:地球知識局   |   2020 / 10 / 02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得益於美國與墨西哥之間繁忙的貿易往來和人員交流,在美國與墨西哥的邊境存在這樣一種城市:它一半在美國,一半在墨西哥,而且往往墨西哥部分比美國部分還要龐大。在這些城市,存在許多灰色地帶,讓非法 性交易 等具有暴利的特種行業得以橫行發展。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美墨邊境有一長串的城市,蒂華納是其中最西端的一個,他們的繁榮與蕭條主要取決於來自美國的生意

「聖地牙哥-蒂華納」就是這類城市中的代表。墨西哥一側的 蒂華納(Tijuana)因酒精和色情業興起,從開始就呈現出法外之地的特徵,借助灰色行業的暴利,蒂華納與美國的聯繫愈發緊密。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一邊是聖地牙哥,一邊是蒂華納(圖片:google map)

這一地緣特點既帶來了城市的快速發展,也形成了路徑依賴,進而成為無法修正的結構性問題。如今美國成為疫情中心,墨西哥深受其害,而蒂華納的地下產業更是風雨飄搖。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步行即可到達美國(墨西哥 蒂華納)(圖片:magraphy / Shutterstock)

罪惡之都:酒精、賭博、 性交易

1919 年,史稱禁酒令的美國憲法第 18 修正案宣告製造、運輸、出售酒精飲料違法,改變了無數美國人的生活習慣,也催生出了一大批製售私酒起家的黑手黨。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把社會問題都歸結為酒精原因,一刀切的禁酒運動無助於社會改良,反而催生起規模巨大的走私產業(圖片:Wikipedia)

相較於為了喝口酒偷偷摸摸去地下酒吧、開酒精處方的美國東北部酒鬼,加州的酒鬼就幸福太多了,他們可以直接跨過國境,去不禁酒的墨西哥喝開心再回國。

旺盛的市場需求催生了製售酒品及其相關行業的興起,類似於蒂華納的邊境小城憑藉其區位優勢吸引了買賣雙方,藉此強勢崛起,先是有了第一條馬路——革命大街,便利遊客交通的同時美化了市容;之後又建立了酒吧、旅店,滿足邊境客人的餐飲需求。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革命大街是蒂華納第一條建造的道路,酒吧、酒店、妓院等也多集中在這裡,現是蒂華納的市中心(圖片:Denis Kabanov / Shutterstock)

隨著招待美國遊客的場所越來越多,它們也逐漸出現了滿足不同消費水平客人的分化。像阿瓜卡蓮特(Agua Caliente)這樣的住宿、水療、賭博、高爾夫球等休閒運動一條龍服務的度假綜合體深受有錢人歡迎,好萊塢明星出入其間的花邊新聞則進一步抬高了這一地區的知名度,讓美國遊客趨之若鶩。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南加州的富人們來到這個不被管制的新興娛樂勝地,在美國本土被禁止的賽馬、飲酒、性交易等,在這裡隨處可得(1928 年的阿瓜卡蓮特酒店)(圖片:San Diego History Center Photo Archive.)

在當時的蒂華納,賭博是合法的,娼妓行業則處在屢禁不止的灰色地帶。而正因為美國大多數地區禁止這些行業,美國人只能來到蒂華納解決這些需求,蒂華納的灰色產業名氣因此越來越大,遊客來蒂華納的目的也來越來明確,最終形成了一種畸形的產業繁榮。

經過 30 年代墨西哥政府出手打擊賭博業,蒂華納的賭博業一度衰落,但是畢竟這裡距離墨西哥首都遙遠,而墨西哥政策走向常因不同派別上台變更,所以賭博業並未消失。

60 年代時,墨西哥政府借助地價和人力成本低的優勢在邊境城市發展工業,提升了蒂華納城產業的豐富程度,也吸引了大量墨西哥人搬到這裡。之後,甚至從中南美洲偷渡美國的人也會選擇此地作為中轉站,或索性留在機會比老家更多的蒂華納。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大量人口在此流動,寬鬆的管控會產生更多的謀生機會(圖片:Sherry V Smith / Shutterstock.com)

大量湧入的男性勞動力導致城市的性別比例失衡,潛在需求讓色情業迅速下沉,非法的暗娼大量出現。

灰色產業看似成為了法外之地,實則內部有一套更為嚴酷的競爭規則,想要形成規模勢必需要黑惡勢力站台。而黑惡勢力關注的不是發展行業本身,而是行業帶來的暴利。隨著 70 年代哥倫比亞毒品擴散全美洲,毒品卡特爾在墨西哥出現,他們成為了蒂華納的無冕之王,幫派火拼、搶劫、販毒、販賣人口等惡行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各地區的販毒家族組織之間的競爭以及和政府的對抗,帶來了大量的槍戰,殺戮事件(圖片:https://www.eluniversal.com.mx)

但是,不僅美國人民南下消費的熱情沒有因為這些安全問題消退,遊客源甚至擴大到了萬里之外的日本、中國。

疫情衝擊色情業

隨著北美自貿協定的簽訂,美國與墨西哥的經濟聯繫日趨緊密,墨西哥人可以相對容易地獲得赴美工作簽證,不少人也拿到了美墨雙重國籍。處於家庭成員分佈兩地的原因,這些人也往往在兩國之間來回奔波。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這樣的盛況其實是常態了,過境和過一個收費站一樣方便(圖片:Chad Zuber / Shutterstock.com)

隨著 2020 年 2 月 27 日墨西哥出現第一例確診,雖然墨西哥政府對內要求隔離,對外要求減少美墨邊境不必要的過境,但是攔不住這些有雙重身份的墨西哥人。到五月末,每天依舊有數千輛車穿梭在美國墨西哥之間,定義模糊的政策根本無法阻止新冠的傳播,幾個月的時間中確診人數逐步攀升,累計確診早已超過 50 萬人,排名全球第六。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死亡率也名列前茅(圖片:Omar Franco Perez / Shutterstock.com)

蒂華納這樣的邊境大城連接著美國最重要、墨西哥裔佔比最高的加州,每日過境人數可想而知。不巧的是加州此時已然成為美國疫情的重災區,所以蒂華納被傳播的風險極大,幾乎必然是墨西哥的疫情小中心。

但反常的是,目前墨西哥疫情的重災區是人口密度驚人的墨西哥城,蒂華納的確診人數與其作為邊境口岸的重要性並不相稱。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墨西哥城向合法的性工作者發放了經濟補助,也是怕她們迫於生計偷偷營業(圖片:Eduardo Mejia / Shutterstock.com)

但死亡率揭示了其中的隱情。墨西哥疫情的一大特點是死亡率奇高。其餘全球確診排名前十的國家基本都將死亡率控制在 3.5% 以下,在經濟條件相對較差,政府承認確診數被低估的伊朗,死亡率也僅有 5.7%,墨西哥的死亡率卻高達 10.9 %。更詭異的是蒂華納所在的南加州,確診病例死亡率高達到 19.3%,令人瞠目結舌,因此該地確診病例數字實在可疑。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死亡率高到像是感染者沒接受治療一樣(圖片:wikipedia)

雖然邊境管理較為失敗,但是墨西哥聯邦政府對內防疫政策的執行力尚可,從三月起非必需部門都被迫歇業。壯士斷腕式的舉措讓墨西哥人愈發拮据,預計可能會新增 900 萬左右的貧困人口,嚴重依賴服務業與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蒂華納也陷入了半停擺狀態,受衝擊尤其大。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長期的封鎖勢必會影民眾的生存,墨西哥早在 6 月就有抗議活動出現,希望在經濟停擺期間得到財政支持(圖片:Gill_figueroa / Shutterstock.com)

說是自救也好,說是頂風作案也罷,疫情中的蒂華納地下灰色產業鏈,一直在尋找著政府禁令之下的經營模式,並且的確摸索出了一套讓人防不勝防的犯罪法則。

封鎖之下流動的慾望

目前墨西哥的性工作者分為兩類,一類是在政府註冊的合法性工作者,在蒂華納,她們在被稱為Zona Norte的紅燈區內工作,定期接受身體檢查。合法的聲色場所要滿足定位標準、清潔標準、營業時間等政府規定,也免不了需要交稅。另一類則是屢禁不止的暗娼,近年來與時俱進,利用社交媒體也做起了互聯網+,查處難度變得更大。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紅燈區的繁華也說明管制形同虛設,色情和賭博本就是這裡的經濟支柱(圖片:Balintawak / wikipedia)

隨著隔離措施的不斷加碼,合法的聲色場所、酒吧、旅館紛紛關門,大多數性工作者陷入失業狀態,一些人選擇離開蒂華納回老家,留下來的人如果沒有租房,在工作地點關閉後,就會面臨露宿街頭的窘境。

她們靠社會工作者或各種慈善組織救濟的食物生存,抱團抵禦墨西哥堪憂的治安形勢。政府出於人道,發放了1,000 墨西哥比索(約合 42 美元)的食品、藥品消費券,但是僅限於註冊在案的性工作者領取。

性工作者註冊與否的區別不僅體現在是否受政府保護方面,也體現在患病率和客戶群體的不同。俱樂部或酒吧首先就有一個消費門檻,而站街的話,面對的客戶群則更加複雜。

未註冊性工作者往往收費較低,比較受當地人的青睞,其中一類重要客戶是被美國驅逐出境的墨西哥裔。他們大量聚集在蒂華納這樣的邊境城市,往往妻離子散、生活慘淡,沉溺於感官和生理刺激之中,他們注射毒品的概率是其他男性的四倍,當然也就更可能傳播種種疾病。

2006 年的一項研究表明,15~49 歲蒂華納人中,116 人就有 1 人患艾滋,1996~2006 年之間艾滋病患病率翻倍,註冊性工作者艾滋病檢出率為 3% ,未註冊檢出率則高達 8%,其他性病的檢出率分別為 33% 和 53%,確實是一個高危職業。未註冊性工作者當然也好不到哪去。

新冠疫情當前,色情產業大概率也已成為一張疫情傳播的大網,但是它到底對於墨西哥爆炸式傳播起到多大作用,至今尚無人知曉。

但疫情和邊境管控也沒能阻止美國人尋花問柳。當地警長也承認,雖然色情業受到巨大打擊,但是關門營業和網絡暗娼的情況依舊存在,畢竟從三月至今,如果收入為零,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災難。而性工作者往往沒有儲蓄的習慣,甚至有不少是單親媽媽,停業還是開業就變成了事關生死的大事。部分旅館也順應這一需求偷偷開業,在疫情看不到盡頭的蒂華納,隔離政策事實上已經偷偷解凍。

美墨 美國 墨西哥 性交易 邊境 蒂華納 Tijuana
在管制之初,過境點的車流量大大減少,但隨著疫情持續的時間過長,愛好自由的美墨人民早已按耐不住了(圖片:Chad Zuber / Shutterstock)

到8月初,相關行業終於無法蒙受損失,超過 80 家夜總會向州政府請願要求重新開放,一千餘名相關從業人員走上街頭向政府施壓。

2020 年 8 月 10 日,疫情中心墨西哥城酒吧作為餐廳重新開放,營業時間截至晚上十點,允許顧客達到滿員量的 30%。不知道這一政策鬆動會不會引起南加州政府的效仿。

繼續封鎖依舊無法阻止少數人關門營業,也無法短期內阻止新冠肆虐。部分放開又必然會導致疫情的進一步失控,甚至出現向上的拐點。

這是蒂華納結構問題發展至今被新冠暴露出的尷尬,也是墨西哥整體的一個縮影。

參考文獻:

  1.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world/americas/mexico-coronavirus-cases.html
  2. https://www.krqe.com/news/border-report/bars-and-nightclubs-in-tijuana-demand-permission-to-reopen/
  3. https://www.borderreport.com/regions/mexico/mexico-city-lets-bars-change-to-restaurants-to-reopen/
  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ealth-coronavirus-mexico-tijuana-ins/tijuana-coronavirus-death-rate-soars-after-hospital-outbreaks-idUSKBN22K2U6
  5. https://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thousands-crossing-us-mexico-border-nonessential-travel-ban/story?id=70889788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