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離別樂視 回顧樂視是如何逐步“失控”?

作者:小LV   |   2017 / 07 / 24

文章來源:獵雲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怎麼大風越狠,我心越蕩,幻如一絲塵土,隨風自由地在狂舞;我要握緊手中堅定,卻又飄散的勇氣……”2016 年樂視生態全球年會上,樂視董事長兼 CEO 賈躍亭演唱了這首《野子》。

當時的樂視,正在生態夢的道路上“蒙眼狂奔”,“逐夢”的字眼頻繁出現在賈躍亭的微博和樂視發佈會的 PPT 裡。在呼聲和質疑聲的關注下,賈躍亭堅信,未來就像他在歌詞裡唱的,“我會變成巨人,踏著力氣踩著夢”,透過鎂光燈,他或許看見了樂視生態夢到來的那天。

2015 年 11 月 26 日感恩節,賈躍亭在致全員的信中寫道,“因樂視總是與眾不同,所以經常有人嘲笑我們自不量力,質疑我們太會講故事”。

一年後,樂視資金鏈遭遇困境,質疑聲不絶於耳,賈躍亭說,“樂視人越被黑,越堅韌”。透過公開信,他表示,樂視將結束過去三年的燒錢階段,轉向經營和獲利,對公司組織管理進行第三次調整。

然而,第三次調整的腳步遲遲未來,樂視的“多米諾效應”便一觸即發,資金鏈斷裂、生態汽車受阻、高層頻繁離職、易到提現難、樂視網財務危機、賈躍亭夫婦資產被凍結……負面消息不斷發酵,樂視走向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2017 年 7 月 6 日,樂視網發佈公告稱,賈躍亭將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同時辭去董事會提名委員會委員、審計委員會委員、策略委員會主任委員、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相關職務,退出董事會,辭職後將不再在樂視網擔任任何職務。

這意味著,賈躍亭對於上市公司樂視網已無決策權,而“控股股東”身份也因其名下樂視網 99.06% 的股份被凍結,視為虛名。

與此同時,賈躍亭將出任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一職,全面負責汽車融資、全球化管理、團隊搭建、公司治理、產品研發測試及生產保障等方面工作。

堅持了四年的“樂視生態”隨著賈躍亭出局樂視網而分崩離析。夢想曾指引賈躍亭越挫越勇,為了維繫夢想,他也正一步步遠離它。

開啟全球擴展,陷入資金黑洞

2013 年底,從電視、手機、影視、體育、金融到汽車,賈躍亭提出“平台+終端+內容+應用”的產業鏈垂直整合的樂視生態模式。彼時,樂視版權分銷和廣告帶來的收入已顯倦態,“生態夢”的誕生令其滿血再戰。

2014 年,賈躍亭長期滯留海外後回國,搭建了樂視體育、汽車和手機團隊。

2015 年 3 月,樂視宣佈成立音樂公司,並透過微博將“生態化反”的概念推向公眾視野。“生態化反”是生態化學反應的簡稱,意指各個生態業務,被揉合到一起產生化學反應,釋放出巨大能量,以此發揮更大的經濟價值。

與這個有點拗口的詞一同賦予全新意義的還有“開放的閉環”。同年 4 月,賈躍亭在樂視超級手機的發佈會上,對蘋果 (Apple) 構建的封閉生態鏈進行了抨擊,並強調,樂視將以開放、閉環的生態模式,讓手機由智慧時代進入生態時代。

這是樂視最風光的幾年,新鮮的名詞和概念被不斷提出,樂視人堅信自己正在開創一項偉大的事業。與此同時,每年 200 場的發佈會也使“樂視”頻繁活躍在各大媒體醒目的版面。

一時間,“顛覆者”的形象深入人心。2011 年 1 月 31 日,樂視網市值 47.7 億元,三年後市值則直衝 410.4 億元,成長 6.8 倍,樂視網也因此帶上了“創業板神話”的光環。截止 2015 年 12 月 4 日停牌,樂視網市值已高達 1091 億元。

在投資者和分析師看來,樂視之所以打動投資者,在於其善於讓外界看到未來業績良好成長的期望,把公司成長的路徑、策略和邏輯策劃得非常清晰,讓人覺得,樂視網就是要做中國未來影視的老大。

依靠超級電視,樂視走通了“平台、終端、內容、應用”的生態之路。超級電視從 2013 年問市至今,目前市場保有量在一千萬台以上,成為智慧電視領域的核心玩家,並進入快速變現期。

超級電視的成功使樂視將“打法”複製到其他領域 — 在體育、手機、汽車等子業務還未像超級電視那樣穩定獲利的前提下,樂視便開啟了在全球的高速擴張之路。

為了打造生態圈,樂視網也需要將資金更多地投入到內容和終端。一時間,到處都在花錢。外部融資不順時,賈躍亭就選擇自己減持股份套現,並把資金無息貸款給樂視發展新業務。根據 Wind 數據顯示,自 2013 年 3 月 8 日至 2014 年 7 月 8 日期間,賈躍芳、賈躍亭姐弟二人共完成了股權質押 33 次。

賈躍亭曾公開表示,個人投的錢其實是可以調整的,有些投到樂視全球,有些投到汽車,哪邊緊張就把這塊的錢抽過去。

2016 年 11 月,在樂視手機傳出因拖欠供應商貸款一個月後,賈躍亭發佈公開信承認樂視資金遇到問題,“幾個月以來,供應鏈壓力驟增,再加上一貫伴隨 LeEco 發展的資金問題,導致供應緊張”。

高層相繼離職,鑫根資本清倉式減持樂視網

公開信發佈不到十天,11 月 15 日,賈躍亭許多在長江商學院的同學,海瀾集團、恆興集團、宜華集團、敏華控股、魚躍集團、綠葉集團等十幾家國內大型企業負責人齊聚北京樂視大廈,與樂視控股簽署了第一期 3 億美元的投資協議。

樂視方面稱,包括上述六家企業在內的十多家公司,明確表達了投資意向,對樂視的投資總額為 6 億美元,將分為兩期,第一期 3 億美元將在本月內到帳。

這部分資金猶如救命稻草,大部分將被投入樂視汽車的項目中。這是賈躍亭非常看重的一塊業務,此前已拿到深創投、聯想控股、泛海、新華聯、平安系資本等機構的 10.8 億美元投資。

過去幾年,樂視透過一次次融資,建立起三大業務體系:上市公司主體樂視網,主要業務包括樂視影片、樂視雲和樂視電視;非上市樂視生態 (LeEco) ,主業包括樂視體育、影業、手機、金融等業務;樂視汽車則是一個獨立體系。

為了扎實這一龐大帝國,賈躍亭每發展一個新業務都會挖來這個行業的一流高手,並通過股權激勵為高層許以未來。例如做體育,他挖來了知名足球解說員劉建宏擔任樂視體育首席內容官;做手機,請來前聯想集團副總裁、MIDH 中國業務部負責人馮幸擔任總裁;打造汽車業務,挖來上汽集團等高層親自掛帥。

隨著資金危機日益凸顯,好聽的故事也難以留住曾經並肩的“逐夢人”。自 2016 年 11 月,樂視行動、樂視體育、樂視汽車等子業務的高層相繼離職。

也就在 11 月中旬,賈躍亭投資的電動車新創企業法拉第未來 (Faraday Future,簡稱FF) 在美國內華達州的 10 億美元電動車工廠項目被叫停。據一名內華達州官員表示,該公司數次錯過向承包商 AECOM 付款的期限。FF 也曾在 10 月末證實,過去幾個月裡,團隊已有六名高層離職。

除非上市公司體系的高層離職或調任外,上市公司樂視網,也因第二大股東鑫根資本近年一季度再度拋售樂視網至少 6424.21 萬股,而被視為想從麻煩纏身的樂視脫身。

據公開訊息顯示,今年 1 月 17 日和 3 月 1 日,樂視網疑似遭鑫根基金再度減持 817 萬股與 1909.46 萬股。加上 2016 年減持的 2999.36 萬股樂視網股票,與 2015 年成為樂視網二股東之時的 1 億股相比,鑫根資本已經連續減持了至少 9241.57 萬股。頻繁減持被外界視為其對樂視網的持續看衰。

資金困境遠比想像嚴重,賈躍亭承諾承擔全部責任

顯然,“閉環的化學反應”並未給使樂視發揮應有的效應。2017 年 1 月 31 日,孫宏斌等人給樂視帶來了 168 億。在孫宏斌眼中,將來樂視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車兩部分,“樂視汽車賈躍亭該怎麼弄怎麼弄,其他的,該賣的賣掉”。

然而,這筆巨額資金並未化解危機。2017 年 4 月 17 日,易到周航的一紙聲明和樂視被供應商集體催債事件,使樂視潛伏的資金危機再度復燃,將樂視推向爭議的焦點。周航指出,樂視因挪用了易到的 13 億資金,導致易到車主提現困難。

就在 4 月 19 日晚,樂視核心子公司“現金乳牛”樂視網發佈 2016 年年報,8 年來淨利首現下滑。除部分業績數據與此前業績預告存在大額差異外,樂視網亦因關聯交易,在 2010 年上市以來首次被審計機構出具非標意見。

5 月 20 日,樂視網召開媒體溝通會,並宣佈賈躍亭請辭樂視控股總經理職務,專任公司董事長,梁軍任公司總經理。此次調整意味著梁軍正式接管樂視網上市公司具體業務。這也預示,樂視上市體系與非上市體系加速割裂。

同意參加這次溝通會出乎許多樂視員工的預料。在他們看來,賈躍亭雖然也曾承認自己不擅長管理,但面對決策一向都很專制,且一度不願把職務交給專職人管理。多年來的絶對控股地位,也使得沒人能夠阻止賈躍亭給樂視按下快進鍵。

“99% 的人反對的事情,反而意味著巨大的機會”,這是賈躍亭一度堅信的原則。2013 年,樂視決定推出第一代超級電視時,內部曾出現過反對的聲音。同樣的反對聲也出現在樂視汽車的項目中。

賈躍亭曾向媒體坦言,當初決定做汽車,算下來至少需要四、五百億資金投資,即便如此,他也依然義無反顧地將所有個人資金、精力和樂視旗下的資源,都注入樂視汽車上。2016 年,樂視汽車開啟全球化,進入印度、俄羅斯、東歐和美國市場。

樂視跑得太快,以致於錯估了自身的體能。5 月 24 日,樂視北美裁員約 325 人,僅剩 60 名左右員工,裁員比例 84%,同時將大幅收縮研發業務。樂視方面表示,裁員是應對融資挑戰,樂視不會退出美國市場。

6 月 28 日下午,賈躍亭在樂視網 2016 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非上市體系的資金問題遠比想像的要嚴重。

賈躍亭稱,本來想非上市體系進來 90 多個億,理論上應該能徹底解決資金的問題,但結果沒有達到預期。收到 97 億資金,從去年資金到帳到現在,樂視累計償還的貸款,包括其個人抵押的貸款,已經償還了 150 億左右。

根據樂視網 7 月 4 日的公告,賈躍亭累計被凍結股份 5 億 1913 萬 3322  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為 99.06%,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為 26.03%。樂視網雖然強調,賈躍亭所持公司股份被凍結與公司本身無關,但鑒於賈躍亭為公司控股股東,對公司控制權影響暫無法判斷。

同時,由於貸款逾期未還,在招行上海川北支行的申請下,賈躍亭夫婦和樂視系 12.37 億元的資產已遭到上海市高級法院凍結。

消息傳開的第二天,北京姚家園路的樂視大廈大理石地面上,約 20 多平方米的空間裡,便聚集了來自西南和華南地區樂視行動的供應商們。據悉,樂視對這些供應商的欠款總數約為 6000 萬元,其中欠款最多的有 600 萬元。

7 月 6 日上午,賈躍亭發佈聲明稱,“樂視至今日之巨大挑戰,我會承擔全部的責任,會對樂視的員工、用戶、客戶和投資者盡責到底。我仍舊是樂視控股的執行董事和最大股東,辭去上市公司 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職務,就是為了全力以赴實現 FF91 最快量產上市”。

並表態,“樂視依然會把最好的產品奉獻給大家,而樂視汽車更會按照既定的策略展開”,“會把金融機構、供應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還上”。

造車夢不變

在去年 11 月初一次投資者交流會上,賈躍亭說,自己把所有的資產都投入到了樂視。他們一家 8 口人住的房子不到 200 平方米,“不是沒錢買大房子,而是沒有時間處理這些事”,賈躍亭說,他個人投在樂視汽車的錢,以及外部融資的錢,加在一起有“一百五六十億元”。

如今,賈躍亭的微博置頂頁面仍是關於 FF 全球首發的新聞和簡介,他曾發微博表示,“樂視汽車會按照既定的策略展開,再大的擠兌也擠不垮變革汽車行業的夢想”。

賈躍亭的字典裡,或許沒有“放棄”這個詞。於他,夢想還在,一切都不是問題,只是時間問題。

獵雲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獵雲網
「獵雲網」用心服務創業者。
創業本就是一場征途式的孤獨馬拉松。我們關注那些會改變世界的小火苗!不做隔岸觀火者,也不做只拍手稱快者。我們願意參與近這場創業大潮。我們是一群年輕有夢想的創業派。遵守規則,也蔑視規則,推崇創新,也扼殺創新。我們不用別人來指點未來應該走向哪裡。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獵雲網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