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大國的消失:前蘇聯金融崩潰過程

作者:博遠投資   |   2016 / 10 / 03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Jayroz


一個超級大國消失了!

一個曾經在1980年還達到美國國力70%的超級大國,在短短十年之間,土崩瓦解地消失了!

俄羅斯這個現代化國家的男子,人均壽命只有四十幾歲。整個國家的重要產業、資源現在全部都在一群持有外國護照的‘經濟寡頭’們的私人手中,這是如何發生的?

當時的蘇聯被一場金融戰爭打得出賣了所有的‘家底’,而這些用來購買其產業的錢,卻完全是這個超級大國政府和人民自己的錢,這個可悲可笑的金融戰役究竟是如何巧妙操作的?

蘇聯在一場慘烈至極的金融戰爭中轟然倒下,至今還在流血不止。 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人民和官員在整個過程中不僅向戰爭對手提供了資金和條件,還聽從了對手的每一個建議?

最為奇妙的事:後來蘇聯,也就是俄羅斯人民雖然對超級大國地位的喪失都強烈不滿和深受其害,但為什麼每一個使他們深受其害的金融戰役的步驟,卻曾經都是在他們自己的掌聲、歡呼和鮮花中得到貫徹和執行的。

為什麼蘇聯會眼睜睜地看著金融戰役的發起人‘合理、合法’把所有的數目龐大到驚人的工廠、礦山、企業作為戰利品拿走?

這一切究竟是如何發生的呢?

而又為什麼,至今您肯定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一場規模宏大、損失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損失總和的「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是誰根本不想讓我們知道?戰敗的人羞於講。戰勝的人在偷偷樂。而新一輪戰役正在進行中!讓我們慢慢揭開謎底吧!

筆者將嘗試在這篇文章中,從金融戰役學的角度來論述整個這場可怕的「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階段和背景,把一個您甚至從來不相信有過的巨大金融戰役的波瀾壯闊戰役過程呈現在您的面前。讓我們一起來緬懷那些死者。 我們在對這場偉大的金融戰役的發起人表示欽佩的同時,也要思考一個問題:一場戰役輸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作為戰役一方的人們,為什麼根本沒有意識到打輸了一場戰役?儘管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大傷元氣、國破家亡卻不自知!

整個「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大致劃分為以下幾個戰役階段:

第一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戰略條件準備階段   

智慧的雷根總統首先在80年代大肆發行美元的同時又提高利率,表面上對外宣傳是用來增加‘經濟陷入危機的蘇聯在西方世界的籌款成本’,這個說詞本身就是整個金融戰役的一個有趣組成部分。他用美元高息造成的堅挺假像,吸來了不可計數的外國商品使之充滿了美國的市場和美國百姓的家庭。然後,又通過各種媒體和資訊管道把這種空前繁榮的資訊傳到蘇聯。這時整個蘇聯從上到下暫時被這種透支了明天的空前繁榮和消費所震懾,喪失了信心和辨別道路的能力。

事實上,雷根總統恰到好處地在與蘇聯領導人會談時提出了一種善意的恐嚇:“我能拿出比現在多得多的錢與你們進行軍備競賽,你們受不了的!”後來整個蘇聯上下都彌散著一種對‘美國繁榮的崇拜’和對‘美國繁榮的反思’。由於這種信心的喪失是從真實的美國市場、美國家庭真實的富有生活和整個國際金融力量對比中體會而來的,所以是‘真實的’、‘理智的’和‘經得起反思的’,這就煽動了蘇聯—俄羅斯選擇走美國模式道路的意願,從而為下一輪金融戰役的勝負打下基礎。

第二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全面開戰和兩個戰場的形成

美國作為金融戰役的發起者,一邊用友好和和解,來掩蓋自己發動金融戰役的戰略意圖,一邊用透支信用製造出來的美國空前繁榮的‘事實’,讓蘇聯的領導人和人民相信了自由市場、金融開放、‘自由’選舉、取消政府監管;這一出自斯密—哈耶克的自由主義經濟學說正是奠定美國繁榮的基石。

這時適逢中國開始改革開放,短期內通過開放內外市場和家庭承包農業,解決了食品不足的問題。

蘇聯領導人從戈巴契夫上臺開始,要走比中國更果斷的改革開放之路。於是,在3到5年內就放棄黨的領導,打開國門,甚至主動解散蘇聯。這個過程如果把責任完全推在‘一小撮賣國者和變節者’的身上是極其不公正的,恰恰是蘇聯人民集體意願相信自己正在走上一條能夠最終實現‘美國模式的繁榮金光大道’,因而自發自覺地做出這一切選擇的!只是歷史和他們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這裡不談政治層面的問題,只是想引導各位思考以下一個問題:金鍋破了難道不還是金?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為什麼蘇聯解體後卻瞬間破產到幾乎一無所有?

蘇聯如何突然由與美國並駕齊驅的超級大國,一度變成了一個二流,甚至三流的半乞討國家呢?

單純以金融戰爭金融戰役學的主攻擊點來說,對前蘇聯帝國發動決定性的金融打擊是首先來自美國經濟學家薩克斯後來臭名昭著的“休克療法”—‘哈佛500天改革計畫’。

其輔助戰役或者說輔助戰場,是有計劃的控制本已小範圍存在的盧布黑市,把一個原先只用來購買‘西方奢侈品’而存在的小規模黑市,變成了一個有能力操控蘇聯當時全部國有貨幣—盧布價格的地下灰色金融市場。

  1. 這個‘500天計畫’決議把蘇聯國有企業分為有價債券,也就是股份分發給全體蘇聯國民們,徹底完成私有化,準備讓蘇聯一舉進入“公平的自由市場”階段。也就是一舉進入透支信用換來的‘美國夢 ’!
  2. 這個‘500天計畫’的’的宗旨,據說是:‘公平’、‘合法’。所以全體蘇聯人們毫無疑問地、歡欣鼓舞地接受了那些私有化的有價證券。大約是每人1萬到1萬5千盧布不等,當時約合3到4萬美元。

這對於當時的每個蘇聯人來說,無疑是一筆飛來的橫財。

因為他們普遍認為,原來國營企業不是自己的,現在自己已經真正成了‘企業的主人’,又憑空得到了一筆可以在新出現的債券市場上出售的價值不菲的有價證券!

這一切改革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值得蘇聯當事人歡欣鼓舞的!

當時沒有任何人意識到,這些拆分國有企業股權後化整為零的有價證券,即將成為徹底瓦解蘇聯強大的國民經濟的金融戰役的一個最漂亮的工具。

第三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解體戰役的決戰階段

在發動這個最輝煌的金融決戰之前,美國幕後隱身的對這場跨國金融戰役的指揮者,已經事前迅速做出安排,通過獨資(正規軍)與合資(雇傭軍)的金融公司進入搶灘陣地。

美歐跨國金融公司和投資基金會在蘇聯境內設立大量‘獨立核算’的皮包銀行,並且利用蘇聯老百姓對蘇聯銀行和‘現代私人銀行’之區別的渾然無知,利用俄羅斯人當時對西方跨國公司的無限崇拜和信任,毫不留情地發動了決定性的龍捲風般的攻擊!

這時,在蘇聯原有的‘金融監管’,早已成為了公共媒體集中攻擊的對象—宣稱他們代表舊國家壟斷保守勢力的最後堡壘,是俄羅斯不能迅速致富的最大障礙,代表‘復辟’和‘集權’的舊體制。必須發動最後的流血攻堅,攻克這個堡壘!

當時,像《真理報》等蘇聯老百姓一向相信的那些官方大報,都已經被‘外資“(索羅斯)私人購買股權後,轉變成了發動這場金融戰役的‘衝鋒號手’。

前蘇聯的政治家都在忙於爭取選民的選票,即使有人瞭解‘現代私人銀行家’的厲害,也不敢違背強大的輿論和民意,去進行任何揭露和干預。

於是,短短一兩年間,一些‘不用排隊’、‘微笑待客’、‘獨立核算”、科學管理的‘現代私人銀行’,如同雨後春筍般遍佈了蘇聯每一個城市。他們提供免費的咖啡,雇員帶著和藹的微笑,無疑給蘇聯人民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信任感覺—這種銀行’(私人銀行)比舊銀行(前蘇聯國有銀行)強多了!

在此背景下,這些‘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通過各種灰色手段,以相對高一點的利息和一杯免費的咖啡,就吸收了大量蘇聯民間和企業的盧布儲蓄。

與此同時,這些貌似‘互不相關’、‘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開始 ’利用灰色的回扣和各種小費等’手段,也向蘇聯—俄羅斯中央銀行、國有銀行和金融機構大肆套取、借貸到巨額的盧布款項!

這個時候,由於中央的計畫管理體制和金融監管都已經隨前蘇聯政治制度的瓦解而弛解,於是大量盧布隨同失控的財政和私有化債券,幾乎無限制地流向消費領域,於是俄羅斯發生了通貨膨脹。

而在靜悄悄地幫助推動這一切的跨國銀行家們手中,這時也囤積了足夠數量的、完全是從蘇聯人自己手中借貸來的盧布。於是,一場唱衰和打壓私有化債券的媒體宣傳戰,先行發動。隨著盧布幣值的一瀉千里,百姓們對手中持有的國企股權債券的價值也完全喪失了信心。而就在這時,跨國銀行家在市場上悄悄地開始了對私有化債券的大收購行動。

由於蘇聯解體後經濟瀕臨崩潰,那些企業債券早就變成‘沒有任何分紅能力的’的廢紙—與其留著無用讓它成為垃圾,還不如及早拋出換到現金!

於是跨國銀行家們就靜悄悄地把整個蘇聯原有國營企業的全部私有化債券,以買垃圾的價格收購到手—從此成為其合法的股權持有人!然後迅速通過各種隱秘的管道對股權和收益權作了重新分配!

跨國銀行家對蘇聯戰役的第一個決定性階段,至此完美地結束! 而曾經是幾代蘇聯人流汗流血犧牲營建起來的前蘇聯那個令人生畏的強大國有工業體系,徹底崩潰,而且所有權轉手了。

也可以說整個新俄羅斯的國民經濟和國家工業,已經完全合法和自由民主地在‘新興的債券市場’上,被蘇聯人從自己手中全部賣掉了!

第四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重要的收尾戰役開始了

歷史上有名的大漢奸汪精衛曾經說過一句振聾發聵的名言:“我汪精衛只是一個賣國賊,而蔣介石是一個送國賊……”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他認為‘賣國如果能賣個好價錢,總比打敗了仗後土地白送給敵人要好些’!

回顧1989年到1998年這10年間在俄羅斯發生的這個金融戰爭過程,正是一個送國的過程—其中的奧妙真是值得歷史學家仔細品味!

蘇聯私有化債券的出售,本來也還不一定就會帶來國家經濟立刻崩潰的慘痛結果!

如果此時蘇聯—俄羅斯的政府監管部門採取以下措施:

  1. 緊縮盧布銀根
  2. 大幅提高盧布利率
  3. 毫不猶豫堅決取消半公開的盧布、美元自由匯兌
  4. 嚴厲打擊黑市美元交易債券交易和灰色金融市場
  5. 嚴格審查‘外資以及私人銀行’資格,大幅提高進入和退出門檻
  6. 堅決杜絕跨國及地下金融機構的資金匯入與匯出
  7. 嚴格審查各種私有化債券涉及的國有企業的破產
  8. 讓盧布大幅升值,比如穩定在1盧布兌10美元的水準,那麼此時蘇聯的情況,至少就是賣,也還能把國有企業賣個相對還算合理的價格!

但事實卻是,前蘇聯的金融當局沒有這樣做!

儘管他們當時清楚地知道,那些收買債券的‘私人’和他們背後的‘跨國銀行和金融機構’,已經用最微不足道的數量、而且是借來和倒手來的盧布金額,就收購了全俄羅斯一個帳面上達到天文數字的盧布債券!

如果這些‘私人銀行’當時完全按照‘誠實的、市場的、西方特有而東方人缺乏的誠信’來做—那麼他們最初用高達30%到40%的高利息而得來的資金,或者通過高息和‘代價不菲的灰色交易’所取得的蘇聯國有銀行和國有金融機構的大宗盧布貸款,本來根本沒有能力清償!

跨國私人銀行家雖然手中已經持有大量債券,但這些垃圾債券畢竟不是現實的金錢。這些銀行家們當時並沒有能力來迴圈支付巨大額度的貸款利息。那麼他們只能面臨兩個選擇:

  1. 宣佈私有銀行破產,那就意味著不僅白給了蘇聯老百姓10兆盧布,而且把自己精心裝潢的鋪面和豪華的從美國空運過來的免費咖啡機都要進行拍賣。那些剛剛購的私有化債券,則又會奇跡般回到蘇聯政府的手中。 這種大事,會成為精明的銀行家們的噩夢,以及前蘇聯人和俄羅斯政府的喜劇!
  2. ‘私人銀行’的第二個選擇,就是歸還利息和本金! 也就是說,如果以10兆盧布為基數,則每年必須歸還3兆到4兆盧布的貸款利息,並且還需要歸還貸款的本金!

蘇聯政府當時如果採取常規性的金融監管方案,就會導致蘇聯金融市場盧布通貨緊縮,那麼這些‘私人銀行’就更需要用天文數字的美元,也就是每年用至少10兆美元的金額,向蘇聯人民和蘇聯政府還本和支付利息!那倒楣垮掉的就不是前蘇聯經濟體系,而是跨國銀行家了!

請注意:這裡說的上述操作,都是常規的、市場化的操作,是美國金融歷史上很保守和常規的純金融手段而已,甚至不涉及關閉債券和股票市場。這種手段,後來在亞洲金融危機時刻越南等國都採用過。事實上,比蘇聯弱小多的越南在1998年就毫不費力地把索羅斯的‘金融敢死隊’—‘私人風險對沖基金’一手卡死在國門之外!

但是,遺憾的是歷史並沒有這樣發生。

歷史恰恰相反!因為引導改革時期的蘇聯政府金融決策的人已經不是舊日的蘇聯官員,而是一批有著‘豐富國際金融市場經驗的美國金融專家’!

於是,整個人類金融市場上最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終於發生了:在美國‘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的動機和意圖已經完全暴露的情況下’,在戰役力量對比仍然明顯有利於蘇聯的中央銀行的情勢下(此時金融戰場對壘的雙方,是跨國的‘私人銀行’及基金會以及手握制訂遊戲規則權力的蘇聯‘中央銀行’。而且蘇聯銀行是這些跨國私人銀行的債主,握有所有的王牌)。並且到此時,不論是蘇聯人民還是蘇聯中央銀行,都已經可以看出那些‘跨國私人銀行’的咖啡並不是真正地免費供應的,在‘經過私人銀行按照古老的市場原則進行周旋後’,掌握經濟實權的蘇聯官員把自己的個人利益擺在了民族利益之上。

他們決定徹底打開俄羅斯金融體系的全部大門。

蘇聯金融戰役發生了最可悲也是最令人深思的一幕:根據這場偉大的金融戰役的總指揮美國的“友好”金融專家小組完全出自‘友好目的’的建議。俄羅斯銀行決定進一步放寬對盧布和美元自由匯兌的監管,以更加自由和開放的兌換來‘對抗 ’美元和盧布的地下黑市交易!

葉利欽後來不勝後悔地在回憶錄中說:在國家匯率是1盧布兌換2.8美元的時候,他曾經頗有先見之明的提出用36盧布:1美元來換取黑市美元作為戰略儲備,卻沒有得到國務會議通過!的確,如果單純從被美國金融專家精心引導的固定思路和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而必然出現毫無懸念的結果來看,葉利欽的想法倒是有‘先見之明’的!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為什麼國家不採取上面所說的那些能夠避免出現災難性金融危機的合理金融策略?卻去採納一系列明顯會導至金融危機毀滅國民經濟的‘美國金融專家’的‘友好的’和‘市場經驗豐富’的建議呢?

答案既深刻又簡單:因為美國和蘇聯的‘金融專家’和‘獨立的公共媒體’,已經長期反復對 ‘行政性的金融監管手段’肆意詆毀嘲弄,把正常的央行對金融監管權力和做法都說成是‘集權式的壟斷行為’!沒有人敢公開提議那樣做!

而當時蘇聯政界,當然也包括央行的官員,都忙於對‘美國式民主選舉‘的興奮中,根本無暇顧及這些經濟‘小事’!

其實,當時蘇聯中央銀行多數官員的內心也並不認為那是‘集權式的壟斷復辟’。但由於美國的金融戰役的發起者在‘第一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戰略條件準備階段’,就已經預先製造了一個有利於金融戰役攻擊意圖實現的大氣候。在歷史上的這個特定時刻,任何有效的合理的金融監管,都會被那個歷史時刻中的蘇聯人看成是阻礙他們走向美國式空前繁榮的絆腳石,必須搬開!而且不惜一切代價!這才是令人深思的問題!

可以說,正是美國引導的一系列徹底到位的政治體制改革,最終毀滅了蘇聯的體制和經濟!這是極其鮮活的歷史教訓!

而後就是一場毫無懸念的金融屠殺了!由於實際上放開了私人金融機構和黑市自由兌換盧布和美元,也沒有任何強有力的監管手段,任由盧布‘按照金融市場的那隻看不見的手來調控’!

當時私人銀行外面排隊公開以不斷貶值的盧布兌換美元的戲劇化場面出現了。此時,臉上焦急的蘇聯人已經無暇注意往日這些‘服務良好、不需排隊的私人銀行’,是不是還向顧客們提供笑臉和免費的咖啡了!事實上,他們往日面對的國際銀行家的微笑這時已經變成了無情的冷笑。因為此時,他們在這些私人銀行眼裡,已經不再是高貴的客戶,而是一群乞丐!

這場金融戰役最重要的收尾的第一個豐碩戰果,也是這場金融戰役最精彩的部份,隨著貨幣兌換市場彌漫的恐慌情緒而很快到來了,俄羅斯貨幣盧布從1盧布兌換2.8美元,迅速崩盤突破為100盧布兌換1美元。

這時出現了三個有趣的新結果,可謂‘一箭三雕’:

(1)蘇聯在債券市場上出售私有化債券拿到的那些盧布價值貶值了280倍。昔日俄羅斯人分到手中的債券財富,這時最多也就剩下幾十美元的價值了。

俄羅斯人就這樣異常廉價地出賣了他們和他們父輩,甚至爺爺輩辛苦血汗積累的全部家當,並且絲毫不能埋怨他人!

的確,這一切都是出自他們自己的選擇!他們曾經有過‘自由的決定權’—這就是現代金融戰役必須要堅持的‘自由交易權力’的原因。妙就妙在‘有苦說不出’!

(2)所有蘇聯的金融體制至此全盤崩潰,社會市場價格體系崩潰。所有人的終生積蓄,瞬間隨盧布崩盤而貶值280倍!

蘇聯由前蘇聯時代趾高氣揚的債權國家在一夜間成為巨大的的負債國家!俄羅斯的國力,瞬間崩解。俄羅斯陷入了一系列深刻和複雜的社會動盪。這種崩盤局面,最終又為國際金融家發動進一步的金融收尾清繳戰役,提供了‘良好的基礎’!

從長遠來說,蘇聯的超級大國之夢真實地從此遠去了。甚至恢復國力成為一個二流強國之夢,都顯得朦朧和不現實了!

(3)對於拼搏在這場金融戰役的‘戰士們’,那些‘獨立核算的私有、合資銀行’來說,那些用‘高息’ 得到的民間的盧布儲蓄和‘高息’問題,以及從蘇聯中央銀行合法借來的巨大額度的盧布債務歸還問題,至此已經便得完全微不足道了!

可以說:在這場蘇聯金融戰役中,作為戰役的失敗一方:俄羅斯央行已經沒有任何牌可打,由於盧布價值的大崩盤,俄羅斯銀行徹底喪失了支付能力,他們輸到家了!

於是,金融戰役的國際發起者決定繼續進行最後的金融圍剿。

這時,要贖買全部那些’垃圾‘債券的利息和本金的數目仍然極其巨大,雖然已經貶值了280倍,但考慮到當時利率很不正常,還有 ‘實際上’高息攬儲和‘灰色代價’的成本存在。所以如果把將近10兆盧布的私有化債券購買資金,誠實歸還給俄羅斯銀行,依然需要付出上千億美元的實際款項才行。但是國際銀行家並不想這樣做,新的方案出現了。

針對蘇聯金融戰役的最後之戰揭幕了!

第五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最後一戰:讓盧布徹底貶值!

最後一戰的發起是這樣的:這場人類歷史最偉大的金融戰役的指揮者利用蘇聯金融監管處於空白的有利時間視窗,在主戰場‘匯率兌換市場’和輔戰場‘金融黑市’兩個方面同時操作。

通過媒體對恐慌性的渲染,就如同2007年6月自中國國內外無數的媒體和個人宣揚的‘股市大挫敗’那種‘自我實現性的預言’一樣,蘇聯淚流滿面的國民們紛紛拋出每一張盧布,買進美元!甚至在和平空間站裡面的宇航員都焦急地動用秘密軍事波段,向在地面的朋友求助兌換自己在銀行的盧布!可憐啊!這場金融戰役多麼驚心動魄!

盧布市場很快毫無懸念的崩潰了!這時‘美國金融專家’立刻‘及時地’提出了‘新的友好建議’:貨幣改革!用1000舊盧布更換1個新盧布,然後把匯率定在5個新盧布:1美元的基礎上進行浮動!

在這個‘有效制止金融動盪 ’的措施執行後,整個舊盧布實際貶值就達到了14000倍。可以說到此時為止,整個原蘇聯‘500天計畫’的私有化債券的最終持有者們—‘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金融機構’所用來購買整個蘇聯前國有企業體系的全部價格,大約僅僅價值幾千萬美元!

這也就是後來俄國普丁總統認為必須打擊那些經濟寡頭的原始背景!

第六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尾聲,遊擊戰階段!   

這個史無前例的最偉大的金融戰役,基本上漂亮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國際金融家取得了輝煌的成功!

但金融殲滅戰的餘波至此還沒有完全結束!

金融戰役的幕後指揮者,為了鞏固這一戰役的勝利果實,緊接著利用各種私人風險對沖基金可悲的是,這時對付一個超級大國的金融體系已經不需要派遣金融戰爭的正規軍去打擊了,一些小型的風險對沖基金就足夠用了!,對俄羅斯金融發動了一系列的襲擊。

但這時,無論是葉利欽政府還是後來被西方痛恨的普丁政府,已經從沉痛中蘇醒過來,開始實施一系列金融監管!

所以這些後續戰役的成效不大。新盧布最多時曾經跌破40新盧布:1 美元,但很快就止跌回穩。

扣除利息因素,這場蘇聯金融戰役的發起者(國際銀行家和一批新生的俄羅斯金融壟斷寡頭們),以72800盧布:1美元的代價,用世界歷史上史無前例的超低價格,‘買’(不如說搶)進了當時以低標價格出手、總計不到十兆舊盧布標價的全部私有化證券—而這些債券證券所涉及的權益內涵,則囊括了整個前蘇聯國民經濟體系中有價值的一切!這些國際銀行家和新興金融寡頭們實際花費的資金數字則不到1千萬美元!

可以說,縱觀整個俄羅斯國民經濟的崩潰過程,這是人類歷史上迄今所有共濟會金融家發動的一切戰役中最偉大的一場金融戰役。不論是規模、戰果,還是手段的高超,都達到了史無前例的水準。這些金融戰役的策劃者的確是精英中的精英。

雪球》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