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抵制日貨一週年:大獲全勝,還是兩敗俱傷?

作者:虎嗅網   |   2020 / 07 / 21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去年7月1日,韓國半導體材料被日本斷供,韓國由此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抵制日貨運動。一年過去了,韓國是大獲全勝,還是兩敗俱傷?

一、起因:為何抵制

這里,再介紹一下,韓國抵制日貨的大背景。去年7月1日,日本突然宣布,對出口至韓國的半導體材料進行管制,並將韓國從安全保障上值得信賴的“白色國家”清單中刪除。從表面上看,是一個經濟貿易問題,背後卻沒有這麼簡單。韓國政府認為,日本實施出口管制,是在搞經濟復仇,報復韓國宣判了多個“強征勞工”案。

說到這里,又不得不提,韓日之間的陳年舊事。眾所周知,日本曾經殖民朝鮮(韓國),導致韓日雙方結下了梁子,一直鬧得很不愉快。1965年,美國幫著和稀泥,韓日終於達成了《日韓請求權協定》。按照協議,日本提供3億美元無償援助、2億美元有償援助、3億美元商業貸款,“一攬子”解決受害者索賠問題。韓國則放棄“索賠權”,接受“經濟合作”。

這個協定,最大的受益者是日本。日本花了不到10億美元,就解決了困擾多年的歷史遺留問題,實在是很劃算。日本的想法是,協議也簽了,錢也賠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韓國不能再找自己的麻煩。韓國人可不這麼想,特別是日韓對獨島(竹島)的主權又起爭端,舊賬就這樣又被翻了出來。

2012年,韓國最高法院裁定“個人索賠權並未消失”,認為日本雖然通過《日韓請求權協定》賠償了韓國,但沒有涉及對二戰被日本征用的勞工進行精神損失賠償的問題。除了勞工賠償問題之外,韓國慰安婦的精神賠償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正因如此,韓國人又向日本發起了賠償訴訟。

日本原本想花錢買清淨,沒想到韓國出爾反爾,所以日本不僅拒絕賠償,還采取出口管制懲戒韓國。對半導體下手,日本算是打到了韓國的七寸。半導體是韓國的支柱產業,而半導體原材料卻掌握在日本企業手裡。日本一斷供,韓國半導體將陷入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境,經濟損失不可估量。在韓國看來,這既是一個“你制裁了我”的經濟問題,更是一個“你侮辱了我”的政治問題。韓國上下,反響很大。

當年的7月12日,韓國蓋洛普公司發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高達77%的韓國人表示“對日本沒有好感”,對日本“持好感”者僅占12%,是自這一調查開展28年以來的最低值。韓日關系,又跌到了冰點。

二、過程:如何抵制

一場轟轟烈烈的抵制日貨行動,在韓國打響了。復盤這次抵制行動,韓國表現得確實可圈可點。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先把氛圍造起來。總統府青瓦台網站上,5000多名韓國民眾聯合請願,呼吁“抵制日貨”,不去日本旅游,並呼吁政府對日本也施加報復性關稅。除了線上請願,韓國民眾也在全國各地發起集會,呼吁抵制日貨。

                                                                               圖:韓國民眾集會

2019年7月18日,韓國民調機構“真實測量儀”調查數據顯示,54.6%的韓國人正參與抵制日貨行動。另外,“今後有意參與”的人占到將近三分之二。影響之大,可見一斑。

像網上張貼日本旅游照片的明星,介紹日本美食的“網紅”,都被視為“逆潮流而動”,遭到了韓國網友的批評甚至責罵。抵制日貨,可不僅僅是句口號,至少得先知道哪些商品是日本制造的。7月11日,韓國出現了一個叫“NoNo Japan”的網站,用戶可以分享有關日本品牌的信息。更高明的是,這個網站不僅告訴你哪些產品是日本貨,還告訴你相應替代的韓國貨。

這個接地氣的實用網站,一經推出,就大受歡迎,一度因為訪問量過大而崩潰。此次抵制日貨行動,還出現了一個新動向,即商家的自覺加入。由1700家商業團體組成的韓國仁川中小型商店組織,宣布成員下架所有日本商品。韓國中小個體戶總聯誼會宣布禁銷日本商品,短短10日內,已有3500多家小商店加入抵制活動。

韓國“日本旅行者俱樂部”網站決定停止運營,以實際行動加入抵制日貨活動。該網站成立於2003年,擁有130萬會員,是韓國最大的涉日旅游網站。說關停就關停,真是很拼。由此可見,“抵制日貨”的浪潮,已經蔓延至韓國的各個階層。

三、結果:抵制成果

韓國抵制日貨,也不是一件新鮮事。到底能持續多長時間,很多人都抱有懷疑態度。優衣庫日本總部CFO岡崎健第一個表示不服,斷言“韓國的抵制運動不會持久下去”。這句話,可闖了大禍。

要知道,優衣庫2005年進軍韓國後便大獲成功,在韓國擁有180個賣場,2018年銷售額達1.37萬億韓元。優衣庫可謂樹大招風,本就是抵制日貨的主要靶子。岡崎健的言論,更是撞上了槍口。韓國人迅速跑到了優衣庫首爾總店進行集會抗議。優衣庫母公司迅銷集團兩次在官網上發布道歉聲明。

結果是,2019年,優衣庫在韓國的銷量大降30%,全年業績虧損19億韓元(2018年利潤達2000億韓元),被迫關閉了15家門店。其他日本企業,也元氣大傷。

自2010年以來,日本一直是韓國進口啤酒的最大來源國。去年8月至今年5月,韓國進口的日本啤酒同比驟減94.8%。日本朝日啤酒是韓國便利店的暢銷產品。以前,每家便利店一天能售出30瓶,現在,每周售出1瓶就不錯了。

朝日集團承認,韓國去年爆發的抵制日貨運動使其損失了30億日元(約合2732萬美元)。日本汽車企業,也未能幸免。日本汽車原本占據韓國進口汽車市場的20%,一年過去了,數字大降至7%。今年1到5月,豐田銷量減少了57%,雷克薩斯減少了64%,本田減少了73%。最慘的還是日產,遭受重創後,已宣布退出韓國市場。

據韓國海關部門統計,日本產的啤酒、汽車、煙草等消費類商品的進口額持續低迷,今年4月比去年同期減少了近4成。報道稱,目前在韓國便利店內,已經很難看到日本產品了。

四、評析:是非功過

從上面的分析看,韓國抵制日貨1年,成績斐然。但是,韓國真的大獲全勝了嗎?

僅從數據上看,恐怕很難得出這個結論。在國際貿易緊密聯系的今天,單純地抵制某個國家的產品,造成的傷害往往是雙向的。就拿優衣庫來說,品牌是日本的,但是韓國門店的雇員、商品有可能是韓國的。韓國抵制優衣庫,其實也是在傷害自己。從更大的視野看,韓日互為第三大貿易國,兩國經濟貿易要想完全脫鉤,幾乎是不可能的。

韓日雙邊貿易

實際上,韓國有抵制日貨的“優良傳統”。算上這次,僅21世紀,韓國已經爆發過4次大規模抵制日貨活動。

2013年,因為韓日領土爭端,韓國人抵制日貨,導致日本汽車在韓銷量下

图片10.png

            圖:2013年,韓國人砸日本車

如果抵制日貨非常有用,韓日之間的矛盾,估計早就解決了。所以說,抵制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最大意義是,將對方逼回談判桌,繼續談合作。

五、啟示:取而代之

在這場抵制日貨運動中,韓國網友喊出了一個口號:多用韓貨,抵制日貨。前半句,比後半句更有力量。

日本斷供韓國半導體原料,對韓國來說,其實也是一種被動的“抵制”。以用於晶圓清洗環節的氟化氫為例,日本廠商占據80%至90%的份額,斷供後,韓國半導體企業面臨停產危機。韓國SK集團被迫自己研發,實現量產。雖然品質低於日本產品,基本上能夠替代使用。光刻膠這一關鍵產品,韓國在比利時找到了替代貨源。

正因如此,日本發現封鎖韓國失去了意義,一個月後,就恢復了部分原材料的供應。無論是主動抵制,還是被動抵制,拒絕某個國家產品,最大的隱憂,還是可能帶給自身的傷害。解決的關鍵,在於有沒有可替代品。如果沒有替代品,那麼,抵制只會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借機制造出替代品,那麼,抵制將是“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