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交易員的 4 大交易原則及經典投資分析

作者:雲核變數金融交易員   |   2017 / 11 / 18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Jayroz


拉里.海特 (Larry Hite) 笑道,“你經常會聽說在華爾街工作的人後來變成了電影編劇,而我也許是唯一一個轉行來華爾街打工的演員和編劇。”

海特在 1968 年被期貨市場深深吸引之時,他對如何在該領域立足還知之甚少,所以他從股票經紀人開始做起。後來,他成為專職的商品期貨經紀人。

十多年後,海特確信他已掌握取得成功交易績效並且長期保持所需具備的一切,於是組建了明特投資管理公司 (Mint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 。他意識到,他的交易思想需要經受嚴格的科學測試。他招募來統計學博士彼得·馬修斯 (Peter Matthews) 和電腦系統設計師邁克爾·德爾曼 (Michael Delman) 。

馬修斯和德爾曼都為海特的交易思想提供了數學上的檢驗和證據,證明其交易思想能真正經得起統計學上的檢測。海特強調,沒有馬修斯和德爾曼,明特投資管理公司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獲得高比例的回報絶不是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的唯一目標。明特公司的投資哲學是,在嚴格進行風險控制的同時,持續實現業績最好的成長。對於“風險”和“回報”間關係的洞察力和見地,海特確實是無人可比。

在最初的 1981 年 4 月到 1988 年中期的交易中,明特公司取得的平均年複合收益率超過 30%。而他們獲利的持續性令人印象最為深刻:年收益率從最壞時的 13% 多到最好時的 60% 多。他們在持股時間是 6 個月的交易中,最多的虧損僅有 15%,而持股時間是 12 個月的交易中,虧損低於 1%。

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的一流業績使其管理下的資產淨值快速、驚人地成長,這是意料中的事,不足為奇。1981 年 4 月,他們開始交易時的資金是 200 萬美元;時至 2005 年,他們管理的資產超過 8 億美元。尤為重要的是,其所管理資金的急劇成長並沒有使投資績效下滑。

關於海特的交易策略,有很多經典的問答:

  1. 你為什麼會對交易市場產生興趣的?

我還在大學唸書時,某門商業課的教授在課堂上對所有金融工具一一點評,包括股票、債券等。點評完股票和債券,他接著說:“現在我們所面對的商品期貨市場,是所有市場中最為瘋狂的。商品期貨市場中的交易者,其交易保證金的比例只有 5%,並且許多人的錢還是借來的。”全班同學聽完後都哈哈大笑,只有我例外。出於某些原因的考慮,能以 5% 的保證金比例進行高槓桿交易,對我而言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1. 你什麼時候涉足金融市場的?

涉足金融市場是多年以後了。我初次面試的是一家極為守舊的華爾街公司,那裡的辦公室讓你肅然起敬,使你感覺在那裡應當用肅穆的語調來說話。面試官告訴我,“本公司只為我們的客戶買進藍籌 (blue chips) 。”

我當時根本不知道“藍籌”的意思。面試之後,我查找了“藍籌”一詞的起源。我發現這個詞的源頭可以追溯到賭場籌碼的顏色,原來在蒙特卡洛 (Monte Carlo) 的賭場裡,最貴的籌碼就是藍色的。 “啊哈,現在我知道了,交易遊戲完全就是賭博呀。”

我把班傑明·葛拉漢 (Benjamin Graham) 與大衛·陶德 (David Dodd) 合著的《證券分析 (Security Analysis) 》一把扔掉,並且買了本《Beat the Dealer》。我後來一直持有這樣一種觀點:成功投資其實與機率有關,如果你能計算出成敗的機率,那你就能找到戰勝市場的方法,並且要對該方法進行交易測試。

  1. 是什麼使你確信,你可以形成、掌握一套勝率占優的交易方法?

通過多年交易,我逐步認識到市場是無效的。我有一個朋友,他是位經濟學家。他試圖解釋給我聽,找到戰勝市場的交易方法是徒勞無功的,因為“市場是有效的”。每個對我說“市場是有效的”人都不是賺大錢的,我朋友的論據是:如果我能夠形成一套戰勝市場、持續獲利的交易系統,那麼市場上的其他交易者同樣也能做到,並且我們的交易系統會互相抵消。

  1. 他的想法錯在哪裡呢?

交易者能形成交易系統,但同時交易者都會犯錯。每個人都會有虧損的時候,因此有些交易者會改變他們的交易系統或是從一個交易系統跳到另一個交易系統。另有一些交易者,他們會忍不住對交易信號去做主觀的預測和猜想。

交易遊戲之所以能夠一直玩下去的原因就是,人性亙古不變。1637 年,荷蘭鬱金香從 5500 荷蘭盾崩盤後一直跌到 50 荷蘭盾,跌幅高達 99%。或許你會說:“現在的交易已與那時不同,已煥然一新,那時的人們原始愚昧,那時資本主義尚處萌芽時期。今天我們已非常成熟、理智。”

那好吧,請看 1929 年發生的股災,那時空氣減壓閥公司的股價從 233 美元的高點下跌,一落千丈,一直跌到 31 美元,跌去 87%。或許你又會說:“興盛的 20 世紀 20 年代是瘋狂的時代,但現在一切都已截然不同。”

那就前進到 1961 年,有一家叫德州儀器 (TI) 的公司,其股價從 207 美元開跌,最終跌到 49 美元,跌幅高達 77%。如果你認為我們遺忘了成熟理智的 1980 年代,那你必須要做的事就是看一下 1980 年代白銀價格的走勢,白銀價格從 50 美元的高峰下跌,最終跌到 5 美元,跌幅達到 90%。

關鍵原因在於,人性都是亙古不變的。如果你能用十分嚴格的方法來避免後見之明,你就能夠對交易系統進行測試,看其過去的表現是否良好,並能對該交易系統未來的運行做出相當出色的規劃。這是我們的優勢所在。

  1. 有許多資金管理者採用趨勢跟蹤交易系統,但也有許多資金管理者並不採用交易系統來預判市場。明特投資管理公司與它們相比有何不同?你是怎樣取得高於行業平均水平的回報風險率的?

我們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是因為我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無知。無論你擁有怎樣的信息優勢,無論你是做什麼的,你都可能犯錯。

我給你舉個例子。世界最大咖啡期貨交易者之一曾經邀請我到一家餐館吃晚飯。當時他問我:“拉里,你不可能比我更瞭解咖啡豆啊?我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豆交易者 (指咖啡期貨交易) 。我知道貨船開到了哪裡,我認識有關部門的領導。”我回答說:“你說得很對,對於咖啡豆,我一無所知。因為我壓根兒不喝咖啡。”“那你怎麼進行咖啡期貨的交易?”他問我。我告訴他,“我只盯住交易風險”。這頓盛大的晚宴吃了將近幾小時,席間他五次問我怎麼做,我五次都回答他:進行風險管理。

三個月後,他在咖啡期貨市場上爆倉,虧損達 1 億美元。他顯然沒有領悟我上次席間回答他的話 (即“進行風險管理”) 。你想知道我話中的含義嗎?那就是,對於咖啡豆,他肯定比我懂得多,但是他輕視交易風險,疏於風險管理。

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第一條也是最首要的交易生存法則就是,任何一筆交易中,所冒風險不要超過交易帳戶淨資產的 1%。對任何一筆交易,我都一視同仁,只冒 1% 的風險。將你所冒的風險控制在很小範圍裡並保持穩定,這點絶對至關重要。

我所認識的一名基金經理,其本金的一半因價格的回撤而虧掉。此時他非但沒有砍掉一半的持股以控制風險,反而繼續加碼買入,加碼數量與原來持股數量相同。到頭來,剩下的 50% 本金虧到只剩 10%。如果你不進行風險管理,最終風險會讓你吃盡苦頭。

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第二條交易法則就是,我們總是追隨市場價格的趨勢,順勢而為,並且絶不背離我們所用的交易方法。實際上,我們公司訂有書面協定:沒有人能夠撤銷我們交易系統的指令,違背交易系統發出的信號。所有交易依據交易系統進行,都遵循這一協定。這就是我們明特公司從沒有糟糕交易的原因。

其實交易可分為四種:好的交易、壞的交易、贏錢的交易以及虧錢的交易。大多數人認為,壞的交易就是虧錢的交易。這是絶對錯誤的。

在好的交易中,你同樣可能虧錢。如果下注後的盈虧機率是對半開,即 50% 對 50%,而可能獲得的回報是 2 美元,可能承擔的風險是 1 美元,那麼即便這筆交易最終你虧錢了,還是一筆好的交易,是可以進行的交易。

這裡的要點在於,你的交易次數必須足夠多、下注次數必須足夠多 (即統計樣本必須足夠大) ,這樣只要交易的期望值為正,你就能最終獲利。

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第三條交易法則就是,通過分散交易來降低風險。我們採用兩種方法來進行分散交易。第一種方法,相比其他資金管理者,我們儘可能在全球各種市場中進行交易,交易範圍極廣。第二種方法,我們使用的最佳交易系統不止一套。為保持平衡,我們使用多種不同的交易系統,從短期交易系統到長期交易系統。某些交易系統就其本身而言或許稱不上最優,但我們對此真的不介意,我們不僅要看該系統單獨使用時的績效如何,也要看該交易系統和其他系統間是否缺乏關聯 (即選擇與其他系統關聯性小並且單獨使用時交易績效優異的系統,只有這樣才能起到分散交易風險的作用) 。

明特投資管理公司第四條交易法則就是,通過跟蹤波動率來進行風險管理。當某個市場的波動率變得很大,以致對預期的回報風險比產生不利的影響時,我們就將停止該市場上的交易。

1986 年咖啡期貨合約從 1.30 美元漲到 2.80 美元,然後跌回 1.00 美元,我們在價格回升到 1.70 美元時,按照我們的交易系統賣出所有合約,之後沒有再進場交易,其後價格的繼續攀升以及最終的崩潰都與我們無關。

現在看來,也許我們可以再多賺一點利潤 (即不要在 1.70 美元根據交易系統出場,而是等價格繼續漲高一點再平倉,這樣就能多賺一點) ,但是根據交易信號平倉出場,正是我們嚴格控制交易風險的方法之一,也是我們長久成功的秘訣。

  1. 所以你與其他使用趨勢跟蹤交易系統的資金管理者相比,一個重要區別就是你已形成了確定如何及時出場的方法?

在任何交易中,你都能確定任何一個玩家所具有的得天獨厚的優勢,即便是最弱的玩家。在期貨交易中,你可以把玩家分為三種:做商品貿易的人、生產經營者 (這些人以套期保值為主) 、場內交易員以及一般的投機者。

做商品貿易的人和生產經營者對期貨市場的商品本身有豐富全面的知識,在清倉離場方面有優勢和好的方法。比如,他們在期貨市場上建立了一筆糟糕的部位,遭受虧損,能夠通過相關現貨市場上的操作來對衝風險、降低損失。場內交易員具有速度的優勢,你無法比他們快。

一般投機者既不具有商品本身的知識,又沒有速度上的優勢,但他們具有“不必須進行交易”的優勢。一般投機者能夠做到“只在勝率較高的情況下才下才進行交易”。這是他們重要而且得天獨厚的優勢。

  1. 如果市場價格在某一寬幅區間反覆上下震盪,反覆觸及止損並反覆發出重新進場的信號,你不是要反覆持續地止損離場以及反覆持續地重新進場嗎?

有時會發生那種情況,不過這並不讓人擔心,我依舊嚴格按照止損法則和重新進場的信號來操作。

  1. 你見過哪些因為忽視市場風險,而在交易中慘敗的例子?

我在整個交易生涯中不斷目睹、見證了我的一些朋友因為不敬畏“風險”而損失慘重。

我有一個朋友,他通過期權套利賺取了大量財富,還在英格蘭買了豪宅。然而他最終卻淪為失敗的交易者。

因為有一天他對我說:“我在黃金期貨上沒有得到交易系統發出的做空信號,看上去系統似乎有問題。我覺得交易系統裡有 50% 的交易信號是錯的。”他不僅沒有等交易系統發出做空信號後去做空,反而在黃金期貨上做多。結果,黃金期貨的價格開始迅速下跌。我告訴他“清倉離場”!但他堅持認為“市場價格會重新上漲的”。

他沒有止損離場,最終連房子和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輸掉了。現在他租住在某條小街的一間租金很便宜的小屋裡,只要 100 多美元,但是房屋十分破舊。頗具諷刺性的是,如果在那次交易中,他遵循交易系統來進行交易 (即在系統發出做空信號後進場做空) ,那麼他能大賺一筆。

  1. 你曾說過看上去“最完美”的交易系統並不是“最賺錢”的?

是的。有人對我說過一句話:“你的交易系統雖然不完美,但你還是賺到那麼多的錢,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我們不去尋找交易系統最佳化的方法,不求交易系統的盡善盡美,我們要尋找最切實可靠、最持久實用、最嚴密確定的交易系統。依據過去的交易數據,可以設計出所謂“完美”的交易系統。但是這種“完美”只是針對過去的交易而言,將來用此交易系統未必能取得最佳績效,我們的交易系統並不追求在過去交易數據上體現出來的完美無缺。

  1. 最後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我有兩條交易制勝的基本法則,這兩條法則也是成功人生的法則:(1) 如果你不敢進場下注,那你就不可能贏,因為你根本沒有贏的機會;(2) 如果你的籌碼全部都輸光了,你就不能再下注。

海特的交易哲學總結起來有兩大基本要素。

第一個要素是,海特與大多數學院派人士的觀點不同,他堅信市場是無效的。他對市場的這一看法意味著交易者只要發展、形成一套有利於提高交易勝率的交易方法 (而且並不要求交易勝率必須很高) ,最終就能夠獲利。

第二個要素是,要想交易制勝,必須有有效的交易方法,但光有交易方法是遠遠不夠的。要想在市場交易中存活下來,成為最終的贏家,你必須重視市場上存在的風險,懂得風險控制之道。如果你不懂風險控制,那麼蘊含的交易風險遲早會讓你遭殃。

拉里·海特從事過多種薪資低微的職業 (例如電影編劇、演員、搖滾樂推廣專員) ,最終卻成為基金經理,取得巨大成功。我認為他的個人經歷充分說明:“我們內心深處對成功的強烈渴望,是指引我們走向他的秘訣。”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