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作手回憶錄》─交易員的四個境界(四)

作者:美股隊長   |   2016 / 10 / 06

文章來源:美股隊長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上回提到,李佛摩出道時,左穿右插,細察股價形態,捕捉盤中突破,微觀技術分析,已臻化境。何解仍困守新野,未能「一遇風雲便化龍」呢?

原因之一,少年李佛摩,觀察的重點,是個別股票,而不是股市。觀察所有股票的價格變動(tape reading),「投機小子」,找出強勢股票,手到拿來;捕捉盤中突破,時機掌握,亦極其精準。

換句話,買什麼股票、何時買的法門,利佛摩當日,已然掌握。

問題來自離場。

少年李佛摩回憶道:「如我所料,股市上升。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非常順利誰都知道,獲利後,在股價調整時買回。這正是我做的事,更應該,我致力做的事,因為我獲利後,等待著永遠,不會到來的調整,眼睜睜地,看著持有的股票,飛漲10點以上。而我卻錯失良機,那4點盈利,安放在我保守的口袋裏。人們,獲利後袋袋平安,不會變窮。當然不會變窮,但在牛市裏,只得4點盈利,也不會致富」。

《股票作手回憶錄》-交易員的四個境界(四)-01

 

「投機小子」續嘆曰:「我本應賺2萬美元,卻只賺了2,000美元當我發現自己所賺的錢,比本應賺的少很多」。

問題的核心,是來自沽得太早,徒然浪費了,選股和時機(market-timing)的神技。苦無良策,直至遇到老交易員「火雞」(Partridge),一句:「你知道,這是牛市 (It’s a bull market, you know )」,點醒了少年李佛摩。

借用自己一非常敬佩的海外「巴打」(網友)的口頭禪:「It’s the market type that matter, stupid!(笨蛋,市場類型才是最重要的)」。無趨勢(trendless)的上落市,高沽低揸(抄底摸頂),候調整時回補,當然是王道;但牛氣沖天時,趨勢明確時,抱牢持股,才能擊出滿貫全壘打,一戰定江山。

李佛摩的盲點,一言以蔽之,是見樹不見林,「見股不見市」。換句話,他只懂聚焦個股走勢,缺乏大局觀,不懂判斷大市牛熊。

當日「火雞」,大義為何,竟醍醐灌頂如斯?

「當你到了我這年齡,經歷了股市興衰,經濟恐慌後,自會明白『大牛市中』失去自己的持倉,是誰都承擔不起的代價,連巨富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也不例外…『待股價回調後,回補持股』,我為此曾付出很高的代價。你知道,這是牛市」。

李佛摩事後回憶:「當時,我沒太在意火雞的話我鑽研得越深,越認同他的識見.. 我終於明白他話中的玄機:賺大錢,不能靠個別股價波動,而是股市大勢。(He really meant to tell them that the big money was not in the individual fluctuations but in the main [market]movements- that is, not in reading the tape [of individual stock]but in sizing up the entire market and its trend)」

當市場向上趨勢,極端明顯時,全倉投入(sizing up the entire market),抱牢持股,比任何事情,更為重要。但「新手」和「半老手」,習慣了「跳出跳入」(不斷離場後,再進場),像利佛摩一樣,明明可以賺10點,甚至40點,但最終只能賺得4點。

打個比方,駕駛古老帆船出海,點滴無風時,努力搖櫓划槳,汗流浹背,辛勞不已,望帆船緩步前行,誰曰不宜?但風勢強勁,胖豬也能飛天時,船帆盡張,「食盡」風勢,方為上策。

但聰敏如李佛摩,至遇到「火雞」後,方領悟到,操盤手法,尤其是應否採用突破投資法、以及盡量延長持股時段(避免頻繁進出),必須服從市場類型(大局)。換句話,「投機小子」,畢生鑽研搖櫓、划槳,對於判斷風力強度,毫無頭緒。

而「火雞」,估計年少時不斷吃虧,百敗後,方磨練出大智慧,深明強風之下,將帆放下,實是愚笨之至。牛氣沖天時,小型回調,「火雞」寧願忍痛「硬食」,也不試圖高沽低揸。蓋萬一忽然強風再起,來不及揚帆的話,人性極惡高追、承認錯誤,暫別牛市,極易變成永別。富有如李嘉誠(KBEJP),也承受不了如斯風險。

再次強調,操盤手法is a function of市場類型(牛、熊、靜、猛),不能一種手法,走天涯。更不宜習慣性地,單靠個別股價,細微波動來圖利。

利佛摩發現,明明最終,可以賺40點,結果分開十次,每次賺4點,縱然做到的話,辛苦十倍,已是極痛苦。問題時,股價、大市,一放塵,回調永不出現,結果落袋的,就僅為4點。

作為交易員,牛氣沖天,也只能小勝,注定難賺大錢。所以李氏在書中,如斯總結:「我賺大錢,從來都跟我的想法無關,而是因為坐功(It never was my thinking that made the big money for me. It always was my sitting)。」

「老手」要成為最高階段的「神手」,面對的兩個難題,便是如何分辨牛、熊,以及如抱牢持股之法。 估計看到這裏,很多讀者,已經看不下了,因為「半老手」,最不喜歡,就是長期抱牢持股 XD

《股票作手回憶錄》-交易員的四個境界(四)-02

因極其違反人性,是極難克服的一關。「能兼備眼光和坐功的人,彷如鳳毛麟角!」(Men who can both be right & sit tight are uncommon) (未完待續)

(1) 香港天窗版,將It never was my thinking that made the big money for me. It always was my sitting翻譯成「我賺大錢,從來跟我額度想法無關,而是靜觀其變,明白嗎?」將sitting,翻譯成「靜觀其變」,愚見是詞不達意。「靜觀其變」,給人的意思,是好像狙擊手,慢慢瞄準目標,才扳動扳機。但實際的意思,應為抱牢持股,像禪定一樣。建議不看英文版,也應該看台灣寰宇版。

美股隊長》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美股隊長

美股隊長

本地家族資產管理辦公室(Family Office)投資總監。《信報》專欄作家,個人著作:《值博率煉金術》(合著)。美股投資入門書籍,《美股隊長手冊》已經出版,謝謝大家的支持。
美股隊長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