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進攻世界的三階段

作者:盒飯財經   |   2020 / 07 / 19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出發吧!向著偉大航路!」《海賊王》中的這句經典台詞,正是中國科技公司走向國際市場時內心中的吶喊,如今,它們的雄心重重撞在玻璃門上。

風頭正銳的TikTok就不得不放慢腳步。

繼失去印度市場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公開場合表示美國也有封禁TikTok的考慮。而後,亞馬遜發給員工的郵件上要求移除TikTok,雖然而後聲明郵件系「誤發」,但這已經釋放了明確的信號。

自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來,曾經歷過四次出海潮。

  • 第一次是2004年前後,以聯想併購IBM,明基併購西門子為代表的蛇吞象式併購。
  • 第二次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以資源能源,以及歐洲製造業中隱形冠軍為目標,排頭兵是國企和大型民企,如中鋁試圖收購力拓,中聯重科收購意大利全球第三的混凝土機械品牌CIFA,三一重工收購世界混凝土巨頭德國普茨邁斯特為代表。
  • 第三次是2012年之後,以安邦、萬達、海航、復星等以資本為槓桿,對海外金融、文化、地產項目的併購,在2016年,因為國內政策趨緊,這一輪勢頭凶猛的出海突然剎車。
  • 第四波在2015年開啓,是移動網際網路浪潮下的科技企業出海潮,除了BAT和今日頭條等國內一線網際網路公司,以及華為等老牌科技企業,還出現SHAREit(茄子快傳)、獵豹、一加手機等牆外開花牆內香的公司。

相比其他幾次出海潮,第四波國際化方式更多元,操作更陽光,本土化程度更高,也更依賴技術優勢。這也與2018年之後全球化的趨勢同步:全球化進入以知識生產和創新為主要驅動力的時代,科技成為最重要的全球公共品。

然而,世界並不是平的。

一、星辰大海

在2015年,馬雲雄心勃勃地提出:「未來十年海外市場要佔到阿里收入的一半」,並且提出了構架宏偉的五個全球戰略:全球付、全球買、全球賣、全球運、全球游。

對海外市場做出大佈局的企業家,馬雲不是第一個。在國內網際網路市場爭奪戰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許多網際網路公司已展現了對海外市場的野心。

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出海之路,又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與國外企業同台競技

阿里巴巴的淘寶、騰訊的QQ、滴滴的打車,百度的搜索業務等,都是在模仿國外同款應用基礎上創立起來的。因此,BAT早期的出海戰略,也均採用了以主營業務打頭陣的方法。

2007年,百度成了BAT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開始以日文搜索引擎進軍日本。其不僅在設備和技術上進行了巨額投資,而且還組建了一個明星團隊:索尼前董事長出井伸之擔任獨立董事,雅虎日本搜索業務負責人井上俊一擔任百度日本總裁。

阿里也不甘落後,2010年,阿里將主營電商業務進行國際化,主要依靠被稱為「國際版淘寶」的全球速賣通。據Statista的數據顯示,速賣通在當年3月的獨立訪問量為5.32億次,是全球第三大英文在線購物網站。

2013年,騰訊也注意到全球化的重要性,在收購WhatsApp未果被Facebook中途截胡後,馬化騰重倉20億以助微信國際化。

不過,早期的出海實驗並不算成功,最終都未能為國際市場中站穩腳跟。核心原因在於,國際市場上BAT的主營業務都有強勁的對手,比如搜索領域有Google、社交領域有Facebook、電商領域有亞馬遜Amazon,它們從誕生之際,就是在全球化市場中發展並壯大。

第二階段:借力本土公司

BAT在經歷過早期失敗後,開始尋求通過控股或者收購本土企業的方式出海。

軟銀創始人孫正義有一套著名的「時間機器」理論,即國家和地區之間由於發展階段的差異,同樣一個行業呈現著不同時間線的特徵。顯然,借助中國市場上的經驗,通過控制當地企業能更好地本土化。

2016年4月,阿里收購東南亞電商Lazada,其成為阿里電商出海的倚重,而後,阿里又向 Tokopedia領投11億美金,掌握了控股權。

騰訊也開始走向前場。經過幾輪資本運作,騰訊成為「東南亞版騰訊」Garena第一大股東。本來在遊戲、社交領域的Garena,後來做出了移動電商產品Shopee,在燒錢助力下,於2017年超過Lazada在印尼的GMV。

阿里與騰訊在海外擴張中,不僅有電商領域Lazada 與 Shopee的對決。在共享出行領域的Grab和Go-Jek,阿里和騰訊也通過投資扶持這些本土企業,以國內消費者熟悉的補貼大戰,瘋狂地進行市場擴張。

由於缺乏新意,這些收購而來的企業只在本土獲得了不錯的發展,但離國際化企業仍有很大一段距離。

第三階段:彎道超車

現在,中國網際網路企業在出海應用上不斷創新。歷史反轉過來,如今中國企業的應用成了別人爭相模仿的對象。

彎道超車最成功的當屬TiKTok,TikTok憑借15秒視頻短視頻形式吸引了國外大部分年輕人。而後,fecebook、Twitter後知後覺開始佈局短視頻領域,可是為時已晚,TikTok在海外已經站穩了腳跟。數據顯示,今年5月,TikTok在全球下載量超1.19億次,同比增速達2倍,穩居非遊戲類APP下載第一位。

雲端計算也是近年來科技巨頭髮力的主要方向。繼阿里雲和華為雲進軍海外後,2019年7月,騰訊雲宣佈正式進入日本。騰訊雲副總裁答治茜立下壯志:2019年騰訊雲國際化業務的目標是收入同期相比增長4-5倍,日本市場將是騰訊雲重點發力的市場之一。

今年疫情期間,阿里旗下的釘釘也進軍日本,填補B端服務缺口,釘釘同時成為中日兩國學生的噩夢。

在移動社交上,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另辟蹊徑,也表現出不錯的成績。

7月9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最大同性社交軟件Blued於2017年起進行海外擴張,已經在21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用戶。第三方報告顯示,以2019年的平均月活用戶數量計算,Blued已經成為印度,韓國,泰國和越南最大的LGBTQ群體在線社區。同時,探探、Yalla、LivU也在發力海外市場。

相比於早年間如火如荼的工具類產品產品出海,近年來,雲端服務、移動支付、移動遊戲等產品成立了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出海的新發力點,中國公司出海規模也越來越大。

二、進擊的後浪

在國際化這條路上,前浪BAT和後浪TMD都做得如火如荼,後浪還大有把前浪拍在沙灘上的架勢。

張一鳴認為:「中國的網際網路人口,只佔全球網際網路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資源,追求規模化效應的產品,五分之一,無法跟五分之四競爭,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為了踐行這一想法,字節跳動的出海戰略與其國內發展同步進行。去年,在字節跳動六週年年會上,張一鳴表達了他對國際化的態度:「全球化相當於換軌道,我們要修整汽車,而且還不能停下來調整,我們不能減速,必須同時往前走。」

2015年,今日頭條正式發佈了海外版——「TopBuzz」;2016年10 月,今日頭條投資了印度最大的新聞聚合平台Dailyhunt,同年年底,今日頭條控股了印尼移動網際網路明星項目——新聞推薦閱讀平台「BABE」。

張一鳴國際化神來之筆,是在2017年,收購Musical.ly和News Republic。後來,字節跳動將Musical.ly與抖音海外版TikTok合併。而後TikTok爆紅海外,這已經不是秘密。

在國際化進程中,張一鳴在人才戰略上也大費苦心。

今年5月,字節跳動宣佈任命凱文·梅耶爾(迪士尼前高級副總裁)為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執行官,這是自今年3月張一鳴宣佈將工作重心放在全球化上後,第一次引發轟動的「挖人」。

至此,張一鳴招攬了來自Facebook、谷歌、華納音樂、微軟等眾多海外巨頭公司的網際網路人才,集結起一支豪華的全球化軍團。

反觀騰訊,社交有明顯的本地特徵,這對它形成了一定障礙。微信應用在推廣海外市場時,Facebook、WhatsApp、Line等產品已相當成熟,這些產品用戶基礎龐大、社交關係穩固,實在難以撼動。

在移動支付的海外戰場上,特別在東南亞,支付寶擁有明顯優勢。在雲計算市場上,騰訊雲的出海戰略也不盡人意,遠不如華為雲在海外市場上的表現,據全球權威咨詢機構IDC發佈的《PRC SDC Software Market Overview, 2019 H2/2019》顯示,華為雲容器軟件市場份額位居全球廠商第二。

三、硬剎車

中國科技公司與真正的國際化科技巨頭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明星企業蘋果公司的海外營收佔總收入6成以上,谷歌、臉書也都有一半左右的海外營收。而中國代表BAT,則都只有5%或10%的海外營收,就連現在中國最成功的國際化企業華為,其營收也只有50%左右來自海外,並且隨著美國在海外市場對華為的打壓加劇,這一數字還可能會下滑。

更糟糕的是,伴隨著中國網際網路公司拓張的,是對中國網際網路企業的圍剿,其中越來越多的不確定因素也在進駐。相比早期,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出海受到海外市場科技巨頭的擠壓和自身因素的影響,現如今,更多阻力來自政治方面。

據彭博社報道,預計華為2020年海外市場手機出貨量將面臨40%至60%的下滑。

本來非硬體公司的出海一直在射程之外,不過,現在看起來沒有人能幸免。

實際上,2019年下半年以來,美國政客多次指責字節跳動旗下的TikTok與中國有聯繫而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

他們認為,由一家中國公司收集美國公民的隱私數據本來就是危險的。這種態度在TikTok在移動社交應用市場上佔有越來越大的份額後,越加明顯地顯示出來。

據字節跳動公開的數據,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接受的海外調查次數超過250次,其中在印度、美國、日本分別接受調查99、68、28次。

危機還在進一步發酵,早前,印度通信和信息技術部出於「安全」考慮,封禁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內的59款中國手機應用軟件。

此事一出,立刻引發熱議,有人認為,中國應用在印度遭封殺標誌著全球網際網路進一步分裂,基於協作互通的網際網路已不再是無國界的象徵。

作為世界人口第二大國,類似印度這樣移動網際網路剛剛起步的市場,是中國網際網路企業出海的橋頭堡。

此次封殺對字節跳動的海外擴張影響頗大,據《晚點 LatePost》援引業內人士分析,字節跳動的損失規模可能在60億美元上下。

幾天後,蓬佩奧稱美國正考慮禁止TikTok等中國社交軟件。而後亞馬遜又「誤發」要求員工移除TikTok的郵件,這一切的矛頭好像都對準了字節跳動。

有數據顯示,印度市場TikTok下載量佔總下載量的44%,而美國市場的TikTok下載量佔6%的份額,僅次於印度和中國市場下載量,排名第三。如果真的失去美國、印度等重要市場,TikTok今年乃至未來的發展將充滿變數。

2020年2月20日,谷歌突然宣佈,把超過600個應用程序從Google Play商店中刪除,這些app與谷歌廣告網絡的所有合作也隨之中止。受這次清除行動影響最大的,就是獵豹旗下的45款應用,涉及工具、遊戲、直播業務,甚至包括2019年11月份剝離出去的子公司LiveMe,也在被禁範圍內。

這是在谷歌2019年宣佈對華為斷供之後,硅谷巨頭與中國科技公司的又一次碰撞。獵豹超過20%的收入來自谷歌平台,大規模下架,對公司是巨大打擊,更重要的是,獵豹移動用戶群50%以上在谷歌的平台上,即便是在蘋果設備上,獵豹也依賴谷歌廣告的推廣和收益。

獵豹雖然早有準備,但從沒想到變化會是斷崖式的,隨著谷歌、蘋果、Facebook這樣國際超大平台出現,一旦和它們的利益發生衝突,它們可以在一天內讓幾十億用戶完全接觸不到你,讓你瞬間灰飛煙滅,這讓傅盛感慨,覺得這個世界很荒唐。「以前也沒輸,現在也沒贏,一切好像又回到起點」。

不能悲觀的認為,當前全球化處於逆流,但是新的競爭共存的國際經濟秩序正在建立,價值鏈大洗牌的時刻即將到來。

轉載自虎嗅網》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