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電風暴蔓延,企業面臨停產!中國為什麼要搞「能耗雙控」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限電風暴蔓延,企業面臨停產!中國為什麼要搞「能耗雙控」

2021 年 9 月 28 日

 
展開

9/22,珠三角一家中型製造企業的負責人王偉(化名)收到了當地供電公司發布的一則有關 “ 有序用電輪休 ” 通知。大致內容是:“ 受用電快速成長和天氣原因,在 9 /22、 23, 8~24 點主動停電錯開高峰期,若不履行則會強制停電 48 小時。” 第二天下午,由於超負荷運作,王偉的企業被緊急停電。“ 從上週開始,我們這還是第一次被拉閘。據了解,幾家知名的大公司也一同遭遇拉閘限電。之前以為是說說而已,畢竟是地方的重點企業,這次是真的拉閘了。”

江浙地區的部分企業也遭遇了相似狀況。 9/22,化工企業紅寶麗( 002165.SZ )發布公告稱,其位於江蘇泰興經濟開發區的全資子公司泰興化學公司,為配合地區 “ 能耗雙控 ” 的要求實施停車限產。9/23,江蘇徐州一家工程機械企業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從中秋節前開始,該企業即處於限電營運的狀態,“ 辦公室空調不開,電梯不讓用。生產也做出了調整,現在查得嚴,生產現場不可能全部開工,部分生產現場調整到夜班作業,全部開工會爆電表,開發區馬上來查,十一之前都得這樣。”同一天,浙江杭州一家大型石化集團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該企業生產也受到限電影響無法全負荷生產,目前部分產線人員處於 “ 放假 ” 狀態。

在一些地方,限電措施已擴散至消費場所。經濟觀察報記者得知,江蘇省徐州市商務局近日下發相關文件,要求開展商場超市能耗雙控工作, 50 家經營面積 1 萬平方米以上的商場、超市,在 9/16~9/30 期間縮短經營時間,“ 超市每天延遲半小時開門營業,鼓勵大型商場、超市視客流情況適當提前半小時閉門。”

一場不期而至的限電風潮正在各地蔓延。截止目前,中國一些地方仍在陸續頒布限電措施,不斷擴大限電範圍。與往年夏季用電高峰時期,一些地方有針對性地對具體產業企業採取錯峰用電政策不同,此番地方限電潮無論是發端時機、推進節奏、實施結果、限電影響均大不相同。“ 能耗雙控 ” 成為各地在採取限電措施中被反覆提及的因素。

在中國 “ 十四五 ” 規劃綱要中,“ 中國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別降低 13.5% 、 18% ” 成為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約束性指標之一。今年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21 年單位中國生產總值能耗降低目標是 3% 左右。但據了解,這一目標的完成進度並不樂觀。眼前全年只剩下 3 個月。

就在一些地方透過限電等手段加大“能耗雙控 ” 力度,試圖突擊完成年度任務目標的同時,鋼材、煤炭、有色等上游原材料價格一路高企,進一步推動 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漲幅連續創下 2008 年 9 月份以來新高。不僅如此,下游製造企業對由此導致的成本壓力也已感受明顯。

原本旨在促進轉型升級、推動企業綠色發展的能耗雙控,如何在一些地方演變成突擊運動?原本由決策層多次強調要按照市場化手段推進的能耗雙控,如何在一些地方變成了一刀切的拉閘限電?各地此舉對原材料市場、下游製造業乃至總體經濟運作所來影響當如何評估?目前,完善與強化能耗雙控制度的具體工作仍在進行中。國家發改委在近期的一次新聞發表會上稱,正在制定三年工作方案。

一、沒有例外

王偉原本心存僥幸。9/23,他所在的企業當日上午把辦公用電全部關閉,悄悄開了一小部分生產用電,但還是被電力公司監測到,繼而接到 “ 貴戶所屬電路超負荷運作 ” 的停電電話通知。據王偉了解,一次性拉閘多條線路,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 以前只是說用電緊張,從沒有直接拉閘過。” 由於是當地的重點企業,王偉所在的企業可以享受到開五停二的 “ 待遇 ”,非重點企業則是開三停四,一些高能耗的企業甚至會開四停三。

王偉不知道這樣的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供電公司沒有說會限制到何時,停電時間可說是隨時切換,每週通知一次下週什麼時候停止供電。就怕這個情況持續,我們心裡也沒底,有緊急的訂單就只能租發電機,更要緊的是區域內的企業都在租發電機,想租都租不到。”

據了解,一台功率 1120 千瓦康明斯的柴油發電機組,一個月的租金是 9 萬元,800 千瓦的租金約在 7 萬。這還沒有將油價計算在內,現實的情況是油價和租金都在上漲。但終端產品的銷售價格沒有上漲的空間。王偉所在的企業今年訂單很多,可活幹多了,錢卻沒賺到,因為都被前端價格飆升的原材料 “ 吃掉了 ”。目前產業工人不是很夠,王偉說在拉閘的情形下,目前的對策是,加大了夜班的生產力度,白班基本停擺,相當於調休,停電休息,來電上班。現實困境是,訂單沒有收入,房租要交,雇傭工人的生活日常也需要維護。

根據廣東省發改委先前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完善我省峰谷分時電價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從 10/1 起,廣東省開始執行尖峰電價政策。尖峰電價將在峰谷分時電價的峰段電價基礎上浮現 25% ,按照廣東省統一劃分峰谷分時電價時段,高峰時段為 10~12 時、14~19 時,低谷時段為 0~8 時,其餘時段為平段。

現在電價高低不是問題,關鍵是 “ 弄不到電了 ”。王偉說,現在每個客戶都發函來問產品能否正常供應,是否會受缺電影響。據了解,當地一個平時 100 萬千瓦用電量的園區,被要求停掉 50 萬千瓦的電供。王偉直呼理解不了,“ 現在已經不知道怎麽搞企業了,一方面要發展,一方面又限電停產,更嚴重的情況下會被直接點名,企業再不停產,就把整條電路關掉。”

9/16,華南一大型不銹鋼採購基地突發停電事件。當天,該市場商戶收到通知稱,由於市場內有部分商戶拒不配合停止生產用電,偷開設備,造成用電負荷超標,該市場被區市兩級供電所強制拉閘停電。該不銹鋼採購基地位於廣東省佛山市陳村鎮,名為力源不銹鋼金屬物流城。根據物流城簡介顯示,力源金屬物流城是目前全國( 993大集不銹鋼貿易、加工、倉促配送等功能的大型現代化不銹鋼採購基地,從業人數約 3 萬。

9/23,市場內一位經營不銹鋼生產、銷售的商戶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回憶稱,當天園區內連辦公用電都停了。“燈、空調,全部都不能用,正是中午的時候,連閘門都關不下來,我坐在店裡等到下午 6 點多,又不敢走。”

那天之後,市場裡的商戶用電變得很謹慎。“ 很怕開錯了又超負荷被全部關掉,現在晚上開工風險也很大,廠房裡的照明不好,要是工人出什麼事就更麻煩了。” 這位商戶稱,今年來因原材料漲價,店裡的訂單也少了約 30% ,但今年租金比去年漲了約 5%。“ 停電可以啊,不開工能不能也減租呢。” 這位商戶說。

廣州供電局一位負責與企業協調用電情況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目前,全廣州都實行 “ 有序用電 ”,但區域之間具體執行也有差異,例如廣州白雲區、黃埔區、番禺區,工廠比較多的區域可能限得更嚴一些。該人士說,“ 你要問我到什麼時候,我現在也不知道,只能等通知吧,會提前通知的。供電局方面只是執行。我們怎麽會故意不給電用?”

二、猛增的用電量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銀湖新能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韋福雷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總體來看,廣東限電有兩個方面的直接原因。一是的確缺電,用電量創新高,但受各方面因素影響供電卻難以快速增加。二是能耗 ‘ 雙控 ’ 形勢嚴峻,上半年廣東省能耗強度和總量均未達標,能耗效率不降反增。”

9/14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數據顯示,1~8 月,全社會用電量累計 54,704 億千瓦時,與上期相比成長 13.8%。其中,第二產業用電量 36,529 億千瓦時,占比約 67%,與上期相比成長 13.1%。

根據南方電網公司的數據,今年 1~7 月,南方五省區全社會用電量與上期相比成長 17.4%,成長高於全國。其中,製造業用電量與上期相比成長 20.6%,成為拉動南方五省區全社會用電成長的主要動力。中國南方電網公司是負責投資、建設和經營管理南方區域電網,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海南 5 個省區和港澳地區提供電力供應服務保障的骨幹央企。

分省區看,1~7 月,南方 5 個省區全社會用電量均呈兩位數成長,其中廣東與上期相比成長 19.1%,成長居 5 個省區首位。作為製造業大省,廣東高技術及裝備製造業用電成長達 22.5%;主要出口外向型產業用電與上期相比成長 23.7%。今年上半年,廣東在負荷需求、電量成長雙雙超出預期,全社會用電量達 3,643 億千瓦時,用電總量位居全國第一。儘管廣東自 5 月以來實施有序用電情況,全社會用電量仍保持大幅成長。

從廣東缺電的原因來看,韋福雷認為,電源以火電為主是主要原因, 2020 年廣東火力發電占比達到 71%,隨著煤炭缺貨,煤炭價格上漲,煤電供給受影響。不過,韋福雷指出,如果單從東南沿海城市觀察,用電成長過快,供電不足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從全國來看,這一輪限電也是集中治理雙高項目,嚴格執行能耗雙控。同時,以限電為抓手,控制無序擴產能,防止出現低效產能過剩。

“ 在出口的拉動下,企業也相應擴大產能,其中就有高耗能、高排放產業。如果不加以規範,不僅不利於能耗雙控,還有可能形成低效產能過剩。”韋福雷說,前幾年,不少企業將工廠轉移到東南亞。疫情發生後,不少又開始回遷了。

王偉所在的企業的狀況或可作為一個例證,反映出不少中國製造企業的生存狀態:一方面企業需要面對大宗商品普漲帶來的原材料成本的提高;另一方面,疫情影響下,大幅的海外訂單回流,而從產業分工的角度來看,這部分產業在中國生產已優勢殆盡,且貨櫃運費成本高企,完成一個生產的閉環,幾乎是 “ 吃力不討好 ” 的事,獲利能力未必好,占用了庫存,也產生了大量的能源消耗。

中鋼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胡麒牧認為,現階段不能將減碳的責任全放到能源生產企業之上,作為製造業企業而言,更需要從自身業務角度出發,透過技改等方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目前中國製造業的超低排放水平普遍不高,這一塊工作亟需加強。能源雙控的推動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的表現之一,背後亟待解決的問題是產業結構的升級和調整。當高成長消失,一些結構性的矛盾必須要直面。

在胡麒牧看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為高能耗的產業留了利潤空間,這些產業並非仍舊處於長期虧損的狀態,此時去推動低碳轉型,對於企業而言是具備一定的經濟基礎的。依靠技術研發去提高能源利用率,調整能源消費結構,完成能耗 “ 雙控 ”,本身就是市場化機制在起作用的表現。

三、原材料價格高企

與各地不斷升級能耗雙控力度相伴的,是近期原材料價格的不斷高企。9/23,江銅集團分析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眼前的 “ 運動式 ” 雙控,將帶來大宗商品的全面漲價。目前看,這種狀況有些 “ 無解 ”,在 9 月前,各省能耗雙控已在執行中,但 8 月發改委 “ 點名 ” 後,各地雙控呈加劇之勢,這無疑將助推大宗商品的價格。該人士目前尚未聽說江西省頒布有限電限產措施,但他分析這得益於江西省既不卻煤電也不缺水電資源的優勢。

9/22 至 23 日,期貨市場上動力煤、焦煤、焦炭連續大漲。從今年 2 月至今,動力煤價格從 600 元/噸漲至如今的 1,200 元/噸。在一片漲聲的大宗商品中,小品種上漲尤其明顯。今年 4 月至今,矽鐵價格已從 7,000 元/噸漲至 14,400 元/噸,錳矽則從 6,700 元/噸漲至超 11,800 元/噸。9/22,中國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 “ 更多運用市場化辦法穩定大宗商品價格,保障冬季電力、天然氣等供給。”

上海一家有色金屬貿易商分析認為,目前中國 PPI 高企,但沒有傳導至 CPI,這意味著大宗商品下游產業鏈要消化大宗商品原材料的高成本,這使得下游企業的利潤因原材料成本而更加薄弱,對經濟發展十分不利。

前述江銅人士分析稱,鑒於煤炭開採的嚴格管制導致的煤電緊張以及雙控措施的持續推進,後續大宗商品恐怕還將延續上漲之勢。“ 目前市場的現貨比期貨漲的還要多,這一現狀現在看起來無解,雙控政策越來越嚴,諸多大宗商品的社會庫存目前屬於低位,漲幅很可能繼續擴大。”

上述兩位產業人士認為,煤炭和其他多品種大宗商品一路漲至令市場錯愕,這可能讓政策層始料未及,也對今年的產業調控政策提出了反思。儘管全社會的減碳工作勢在必行,但如何在不影響生產和市場穩定的前提下實現減碳,是一道需要慎重思考的課題。

四、可能的選項

“ 能耗雙控 ” 是指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旨在行政區域設定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控制目標,對各級地方政府進行監督考核;並把節能指標納入生態文明、綠色發展等績效評價指標體系。

在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能源雙控被認為與控制二氧化碳排放存在高度正相關。國家 “ 十四五 ” 規劃綱要提出,完善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制度,重點控制化石能源消費。實施以碳強度控制為主、碳排放總量控制為輔的制度。能耗雙控作為一個有力的抓手,需要分階段進行任務拆解。在“ 十一五 ”、“ 十二五 ”、“ 十三五 ” 期間,中國單位 GDP 能源消耗分別下降 19.1%、 18.2% 和 13.7%。

不過,在今年以來,一些地方能耗雙控的效果並不理想。前不久,國家發改委發布了能耗雙控晴雨表,其中,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新疆、雲南、陜西、江蘇九省能耗強度降低進度不降反升,均為一級警告,除新疆、陜西,其餘 7 個省份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情況也為一級警告。一級警告意味著 “ 雙控形勢十分嚴峻。”

隨後,國家發改委宣布,對所轄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的地市州,今年暫停國家規劃布局的重大項目以外的 “ 兩高 ” 項目節能審查,並督促各地採取有力措施,確保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目標特別是能耗強度降低目標任務。

胡麒牧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能耗雙控實際上是與產業轉型升級相配合的,其初衷也是有助於經濟高質量發展。上半年一些地方出現 “ 運動式 ” 減碳的情況,而後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需要糾正 “ 運動式 ” 減碳,但在糾正過程中要防止滑向另一個極端,不能因為經濟指標成長出現回落的情況下,為了保成長,就不碰觸能耗雙控的工作,因為從長遠看,產業結構的確存在需要調整的“硬傷”,眼前正是繼續出清和調整落後產能的重要窗口期。

先前,有關部門曾多次明確推進能耗雙控,要 “ 堅持政府調控和市場導向相結合,充分發揮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9/16,中國國家發改委印發《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下稱《方案》),其中提出,要堅持激勵和約束相結合,嚴格能耗雙控考核,對工作成效顯著的地區加強激勵,對目標完成不力的地區嚴肅問責,形成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

此外,《方案》還提出進一步完善用能權有償使用和交易制度,加快建設全國用能權交易市場。建立能源消費總量指標跨地區交易機制,總量指標不足、需新布局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節能環保等要求項目的省,在確保完成能耗強度降低基本目標的情況下,可向能耗強度降低進展順利、總量指標富餘的省有償購買總量指標。

天風證券研報認為,透過推進市場化的用能指標交易,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地方在經濟成長與控制能耗二者之間的矛盾,為地方提供了更大的靈活用能空間。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