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獨角獸 掀起 創投 熱潮,下一個十年最强 VC / PE 會是誰?

作者:虎嗅網   |   2020 / 10 / 19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下一個十年, 中國 最強 VC/PE 會是誰?我們或許可以從過去的十年裡尋找踪跡。 2013 年 12 月 30 日,在 2014 年來臨之際, 創投 行業首先收穫了一份新年大禮:在歷時 400 天後, A 股的 IPO 暫停宣告結束。 IPO 重啟當月,便有 43 家企業實現上市。以 2014 年為起點,中國的創投市場迎來了一波罕見的高潮。

六年前, 中國 創投 市場曾出現一波高潮

那一年,阿里的上市,軟銀孫正義獲得了數百倍的賬面回報,“投資之神”的名頭從此坐實;聚美優品、京東、阿里巴巴三大電商公司都有紅杉中國的身影,加之此前上市的唯品會,紅杉完美成為中國電商崛起的最大贏家,“點金勝手” 沈南鵬從此聲名遠播。

隨後,中國風險投資 (Venture Capital,VC)迎來了史上新一波裂變。張震出走,聯合高翔、岳斌,創立了日後風頭強勁的高榕資本;“年少成名”的曹毅告別紅杉中國,獲得王興和張一鳴支持成立了源碼資本;傅哲寬離開了工作 13 年的達晨,啟賦資本出世…..在這場巨變中,中國 VC 悄然進入 2.0 時代。

與此同時,隨著大眾的創業的激情被點燃,新生機構也如同雨後春筍般湧現,彷彿一夜之間無數天使投資人誕生,開始出現“全民 VC ”、“全民天使”。而各種 90 後創業明星也被捧上了神壇——馬佳佳、余佳文、王凱歆…..這一串曾經閃耀的名字,成為了那幾年的縮影。

如今潮水漸漸退去。“現在的創投圈有點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資,很多人離開。”目睹了過去幾年的狂飆,達晨財智執行合夥人、總裁肖冰說,現在行業正回歸到一個安靜的狀態。而美好的事物往往在安靜的時候才會出現,做投資亦是如此。

VC 新貴橫空出世,改變了中國創投的走向

時間回到 5 年前,一大批從老牌投資機構出走的新生代投資人,改變了中國創投圈的走向。《中國創投簡史》記錄了這一段往事——早在 2013 年,還是 IDG 資本合夥人的張震、高翔已經嗅到了互聯新貴將會迅速崛起的趨勢,開始在 IDG 資本內部主張另成立一支單獨融資的子基金。但由於這支基金的投資風格更激進而未能實現。於是,二人聯合 IDG 資本副總裁岳斌共同請辭,出走創立了高榕資本。

“在那個時間點,我自己也不知道,出來做基金能做到什麼程度”,張震回想起當時的做出這個決定時,自己並沒有什麼把握。但後來證明,高榕資本抓住了最好的時間節點。成立之後,高榕資本投出了拼多多、跟誰學、虎牙、美團、蘑菇街、水滴等一大批明星企業。從高榕資本開始,中國 VC 進入 2.0 時代的大幕被緩緩拉開,一個個嶄新的機構名稱出現在 中國 創投 史上。

2014 年 4 月,已經是紅杉資本中國最年輕副總裁的曹毅,找到了王興和張一鳴,表達了自己想要做一支基金的想法。僅僅一個月後,一支 1 億美元的基金已經募集完成。曹毅身邊聚攏著眾多互聯網新貴,因此在源碼的 LP 隊伍中有著眾多的互聯網企業創始人、高管。“互聯網行業的資金正在變得越來越多,企業上市之後,創始人以及高管開始考慮如何配置他們的資產,他們認為最好還是反哺到在這個行業,這是他們熱愛的、也是無限看好的行業。” 這或許也是曹毅成立源碼資本的初衷。

高榕資本和源碼資本只是這場 VC 巨變中的兩個典型的縮影,那兩年裡幾乎每個月都會有投資人離職出來單幹的消息傳出。相似的一幕同樣在本土頭部創投機構上演。傅哲寬曾擔任達晨的合夥人,先後負責過達晨南方片區和北方片區兩個最重要的大區業務。 2013 年 10 月,從達晨離職後的傅哲寬創立了啟賦資本,過去六年間在早期階段投出了跟誰學、泡泡瑪特等知名項目;還有劉二海,曾任職於君聯資本,直至 2015 年出來創立了愉悅資本。

毫無疑問,相比 2005 年, 2014 年是中國 VC 行業又一次更加猛烈的裂變大潮。“ VC 2.0 時代從 2014 年開始,未來 9-10 年將是 VC 2.0 的大時代。”清科集團管理合夥人、清科母基金管理合夥人、清科研究中心總經理符星華當時曾預判,“歷年最佳 VC 榜單中前 50 位的排名, 70% 都將發生變化。在 2014-2016 年沒能做好佈局的老牌投資機構,將很快淹沒於這個時代。”

荒誕一幕上演:投資進入全民時代,鳳姐都做天使了

沒有人想到,中國創投圈爆發得這麼快。回想當年,一個個創業者白手起家的造富傳奇和投資機構點石成金的神話,讓多少人熱血沸騰。恰逢此時,全民創業的熱情被引爆,全國各地的創業者。僅僅 2014 年一年之中,中關村就有 40,000 家企業誕生。同一時期,中國 VC/PE 機構的數量也呈現出爆炸式增長。這其中,除了一部分之前的私募股權投資(Private Equity)機構將投資階段前移,還有國企、上市公司、民營企業、資深投資人、三方財富公司、信託、券商資管公司等跑步入場,紛紛成立自己的投資子公司或投資部門。

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的數據,僅僅在 2014 年 3 月開始的不到一年時間裡,登記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就達到 4,276 家,規模 1.6 萬億左右。而到 2018 年 12 月底,國內登記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已達 14,683 家,私募股權、創投基金 8.6 萬億元。事實上,當時中國投資市場遠比這些數據看起來要更加火熱。相比起投資機構的數量的激增,全國範圍內出現的天使投資人數量更是難以計算,一些手裡有點錢的人化身創業導師,創投圈一時間充斥著各種荒誕。

2015 年底,鳳姐就曾在自己的微博上正式宣布:“既然直到現在很多人都因為嫉妒在罵我,那我只好投資一個吵架的 APP 滿足大家,沒錯,我現在是天使投資人”。她還表示,首次投資金額達到數百萬。在全國,有無數個像鳳姐這樣略有財富積累卻知識欠缺的人投身天使投資,這讓天使培訓突然之間擁有了廣闊的市場。全國各地的天使培訓機構遍地開花,但由於信息的不對稱性,這個行業亂象叢生。

2018 年 11 月,曾號稱要 “ 20 年培養 6 萬名合格的天使投資人, 20 年內管理資金規模達到 6 萬億”的中國天使投資人學院被曝出早已人去樓空,算是給全民天使時代畫上了句號。

曇花一現:90 後創業者給 VC 上了一堂課

那幾年對於創業者來說,既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2016年, 17 歲退學創業的王凱歆,因為一檔創業真人秀節目《我是 獨角獸 》火了。 1998 年出生的她,迅速成了 90 後創業者的代表人物。王凱歆一句“只要你們願意投我,我能讓你們在未來賺夠 95 後的錢”,打動了國內多家頂級 VC 。然而,僅僅幾個月之後,數據造假、私吞公款、裁員……一個未成年創業者的斑斑劣跡全都浮出水面,各種質疑紛沓而至,那是當年創投圈最火爆的事件之一。

還有另一個 90 後創業明星余佳文,這位“超級課程表”的創始人不但公開承諾“明年拿出一億元給員工分紅” ,甚至提出“員工工資自己開”、“上下班時間自己掌控”、“鼓勵員工用打架解決問題”等令人匪夷所思的管理模式,一時引發熱議。

“ 90 後創業”這個趨勢,讓不少大牌 VC 跌了跤。那些閃耀的創業明星,潰素竄紅,又快速消失在大家的視野裡。不過,在那個趨勢頻出的時期,這只是整個行業的冰山一角。彼時,已經過互聯網浪潮洗禮過的中國創投行業,恰逢移動互聯網來臨之際,“風口”成為了一個被所有人追逐的熱詞。隨後,創投圈迎來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風口”創業(跟著趨勢創業)。當年,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尤為亮眼,其中 P2P 當時更是被樹立為互聯網金融的典型。到 2016 年時,國內 P2P 平台的數量就超過 5,000 家,而如今的境況令人唏噓。

此後,一個接一個的風口更是層出不窮: 2016 年,直播和共享單車火了; 2017 年,知識付費、共享經濟、新零售、無人貨架、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創業項目成了 VC 追逐的對象; 2018 年春節剛過,區塊鏈讓許多人 3 點鐘無眠。在這些風口之中,電商、社交、手游各類項目穿插其中,即便是國內最頂級的 VC 也不能免俗。

風口之下“誰人不識朱嘯虎”,從“獨角獸捕手”到“鼓風機”,儘管毀譽摻半,但朱嘯虎無疑是在風口時代裡那個最能吸引目光的投資人。不可否認的是,滴滴、餓了麼、映客、ofo……這些朱嘯虎投過的項目,無論結局如何,都曾在資本的助推下迅速佔據了行業的高地。

拼多多、美團、字節跳動等 獨角獸 崛起, VC 、 PE 的盛宴

喧囂只是其中一面。彼時,中國創投行業同時上演著豐收季。 2017 年,堪稱中國 VC/PE 波瀾壯闊的一年。隨著 IPO 大提速, IPO 核發數量每批達 10 多家。與此同時,港股、美股迎來爆發,退出通道愈發暢通,“ 7 天收穫 3 家 IPO”、“ 12 小時收穫 2 家 IPO ”等各種傳奇不斷上演,締造了一場罕見的 IPO 盛宴。

這一年,倪澤望執掌下的深創投以 23 家 IPO 笑傲群雄,達晨緊隨其後。在清科主辦的第十七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上,深創投董事長倪澤望、達晨財智創始合夥人、董事長劉晝以及清科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倪正東三人罕見同框漫談 IPO 大豐收背後的秘密,留下珍貴一幕。同一年,熊曉鴿帶領 IDG 資本成功收購 IDG 集團投資業務,完成世界投資史上傳奇的一筆。

到了 2018 年,以小米、拼多多、美團為代表的超級 獨角獸 們紛紛 IPO ,最高潮的時刻來了。 2018 年 7 月,雷軍帶領小米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從香港地區到內地都瀰漫著“小米味兒”。小米背後,出現了晨興資本、啟明創投、 IDG 資本等多家頂級機構的身影。其中憑藉著這筆投資,晨興資本劉芹創造了一個回報神話。用當時雷軍的話來說:“最早投資小米的一筆 500 萬美元的風投,今天的回報已經達到 866 倍。”

同一月,電商黑馬拼多多成功赴美上市,震驚四方。從 0 到 IPO ,黃崢僅僅用了 34 個月。自成立以來,拼多多一共獲得四輪融資,其中紅杉中國多輪領投;而高榕資本張震對拼多多的重倉押注,締造了中國創投史上的經典案例之一。除此之外, IDG 資本、光速中國、凱輝基金等都是拼多多的投資方。

兩個月後,又一家巨無霸上市——美團點評成功赴港敲鐘, VC/PE 再次迎來盛宴。紅杉是美團最早期的投資人,王興曾回憶,不論是紅杉在美團發展最早期的第一筆投資,還是後續參與多輪融資,以及在美團發展過程中每一個重要節點,紅杉都與美團站在一起。在美團逐漸壯大的背後,高瓴資本從 D 輪融資開始進入,也一直堅定支持。

那是值得回味的一年。以 IDG 資本為例, 2018 年投資的公司有 16 家在美國、香港和大陸的資本市場上市,其中不乏小米、嗶哩嗶哩、拼多多、蔚來汽車、愛奇藝、科沃斯等各行業的領頭羊。

2019 年,中國互聯網的格局發生巨變。美團點評、拼多多、字節跳動的市值/估值均突破 1,000 億美金,成為繼 BAT 之後崛起的三大新經濟巨頭。而他們身後都有紅杉中國的身影。僅對美團點評這筆投資,回報超越紅杉 40 多年來的任何項目,包括谷歌。百麗國際旗下運動業務板塊滔搏國際成功 IPO ,高瓴資本、鼎暉投資締造中國 PE 史上一筆經典投資;但最為轟動的,仍屬高瓴資本入主格力電器。安靜時美好的事物才會出現,新一輪排位賽開始。

市場競爭激烈,VC 正面臨淘汰生死賽

但盛宴終究只是屬於少數人。 2018 年,被稱為史上最嚴“資管新規”落地,“募資難”的聲音喧囂塵上。據說,一家成立近五年的 VC 機構, 2018 年春節回來後除了前台,人人身上都背上募資 KPI 考核,可以說全員募資。

“募資難”背後的現實是, VC/PE 行業正在上演一場悄然無聲的生死淘汰賽,募資難本質是市場正在淘汰不專業、沒實力的玩家。“對三分之二的 VC 來說,他們的第一支基金也將是他們最後一支基金”,這樣的說法並不誇張。

但需要強調的是,對於經歷過經濟周期的老牌投資機構和專業能力強新生代投資機構來說,寒冬並不存在。在他們眼中,市場降溫並不是壞事,回歸價值投資反而才能真正體現出自身的能力。事實上,優秀的投資機構總能穿越週期。“現在的創投圈有點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資,很多人離開。”達晨財智執行合夥人、總裁肖冰曾直言,中國創投行業經歷了青春躁動期,現在步入的是成熟期、理性期。

“現在這個行業慢慢進入到成熟期,比以前安靜多了。回歸到這個行業本來面目,回歸到一個安靜的狀態後,有利於我們做好投資。”肖冰用了一句詩來描述這種感覺——在安靜的時候美好的事物才會出現。

正如這兩年,科創板和創業板註冊制的推出,振奮了中國創投行業。東方富海董事長陳瑋坦言,這不僅改變了中國資本市場30年來長期受政策和人為因素影響的現象,更重要的是讓資本市場走到了用市場化的方法支持科技創新的正確道路上,創業投資的退出迎來了最好的時期。

“我覺得 2020 年、 2021 年、 2022 年這三年的時間,是中國股權投資市場上前所未有的、最好的退出三年。”對於當前創投行業,倪正東仍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

如今,互聯網不再是 VC/PE 行業唯一的“大糧倉”,半導體、醫療健康行業的“造富”速度更是驚人。以半導體行業來說,芯原微電子開盤暴漲 290% ,這也讓許多在半導體行業低調蟄伏已久的 VC/PE 們一鳴驚人。回望過去 20 年,潮起潮落,人來人往,有人繼續保持旺盛生命力,有人悄悄淡出大眾視野。眼下,投資界新一輪排位賽開始, 10 年後,中國最強的 VC/PE 又會是誰?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